不能犯错

有时候,人们认可某一个人之后,这个人就不能犯错。比如,一些明星,他们不能犯低于公众平均道德之下的错误,否则会被用板砖拍死(所以现在盖楼都用混凝土了)。人们会有一种幻觉,这些公共人物不能犯错误,他们必须百分之百正确才行——哪个傻逼规定的?比如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不能说白字,这是职业要求,但没有一个人能不出错。

李咏是中央电视台年错字最少的人,前天采访他,他说了一句话,说什么的“几率如何”,当时李老师发音是“几(ji3,己)率”,我跟他核实一下,“李老师,到底是几(ji3,己)率还是几(ji1,鸡)率?我以前一直念几(ji1,鸡)率。”李老师确认:三声,几(ji3,己)率。因为李老师是中国广播电视大学播音系毕业的,而且毕业的时候全优成绩,因此我相信了。因为以前我总说“几(ji1,鸡)率”。看来我错了。

但我这人总是喜欢求证,回家马上把《现代汉语词典》最新版拿出来,结果发现李咏老师错了。然后我就想,这要是李老师在什么非常六加七或是咏乐会里面说错,估计他又该去卖“门”了。他又会被口水淹没了。因为人们对某些行家的要求远远要比平常人高,不然干嘛你在那里当主持人呢,而不是经常念错别字的王小峰在那里。比如我平时都习惯了念心旷神抬,正式场合说的时候都不过脑子,这要换成李咏,肯定会被观众逼到小学重念一遍。

人们为什么喜欢给公共人物挑错,原理是这样:你把一个人从100米的高度拉下来1米,比如自己升高1米更有成就感。恍惚中觉得自己也站在100米的高度了。即便自己跟人还差99米,道德上的优势已经超过100米了。

李咏老师如果犯错误,我不会介意,中央电视台的老师不管犯发音错误、政治错误还是生活错误,我都能接受。但是,土摩托犯科学错误,我是不能同意的,丫平时就靠这个教训别人,因为除了科学丫也没什么可坚持的了,比如关于丫在艺术上的判断,不管对错,我们都当幽默来理解;丫讲的笑话,不管是否好笑,我们都当科学报道来理解,这样就会感觉他很有意思。

我总是想在他博客上找点科学常识错误,但是几年来我很失望,没有发现。一来是我的科学知识还不足以给他挑错,二来他确实很少犯错,三来他犯错我看不出来。但是今天我终于逮住了他的“把柄”,丫犯了一个小学六年级学生都不该犯的错误——煤油原来是从煤里面提炼出来的,以此类推,汽油是从汽水里提炼出来的,柴油是从火柴里提炼出来的,色拉油是从色拉酱里提炼出来的:

正因为如此,才让英国保留了一点森林,没有变成冰岛。顺便说一句,煤也曾经救了鲸鱼一命。以前人们都用鲸鱼油来照明,直到1851年有个名叫Abraham Gesner的加拿大人发明了煤油,捕鲸业这才消失。这个例子说明,评价一种新技术是否环保,要用大的尺度来衡量。
——选自《气候变化中的科学(二) 》

其实土摩托说的煤油,跟我们平时理解的煤油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他指的是从煤里面提炼出的油,不是从石油里面提炼出来的。但丫字里行间没有说清楚,科学就变得不严谨了。那从煤里面提炼出的油叫什么呢?应该叫“煤油”,而从石油里提炼出的那种煤油叫“煤油”。土摩托的意思是,煤油跟煤油还是有区别的。哈哈。

83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张小霞
张小霞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3:39:39

这说明,土摩托也会犯低级错误,同时也说明,王三表如果犯一些“低级”错误纯属正常~!

外星猩
外星猩
Reply to  张小霞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7:31:09

确定煤油和煤没有关系吗?

信韩寒不脑残
信韩寒不脑残
Reply to  外星猩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8:53:34

看把丫乐得。

不涮 土摩托不行吗?

张晓霞
张晓霞
Reply to  外星猩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3:25:14

其实煤油读煤油。石油里面的煤油读煤(MI)油。
区别仅仅在于此。

谜小宝.
谜小宝.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3:47:26

三表哥!是我!那天做梦.梦见跟你谈恋爱!哈哈!

梦见你大我12岁!可是我现在才21啊!

张小霞
张小霞
Reply to  谜小宝.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4:25:50

个人崇拜太严重了,赵大叔说:这是病啊,得治~嘻嘻

ARWEN
ARWEN
Reply to  谜小宝.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7:52:09

俺也梦见过呢,嘿嘿。

信韩寒不脑残
信韩寒不脑残
Reply to  谜小宝.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8:54:42

我滴个妈呀,怎么看到了如此不该看的东西。

anchor
anchor
Reply to  谜小宝.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7:43:31

说实话,你做梦能力一般,不上档次,我一般都能梦梦露

afeng
afeng
Reply to  anchor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8:07:33

话说梦露活到现在也老的差不多了

Xiaoxing
Member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3:50:52

我是来拜楼上的。

Xiaoxing
Member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3:53:52

也许他是落了个字呢?不过反正他不 严紧 了。您就湿了。

里小猫不吃鱼
里小猫不吃鱼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4:50:15

明显是欺负人家孩子老实。

nick
nick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5:04:29

你丫老拿人家土摩托说事我看着怪不落忍的,可是他丫那里又不开评论,想支持下都不行

店小二
店小二
Reply to  nick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6:32:41

哈哈

:)
:)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6:26:27

“…煤油原来是从煤里面提炼出来的,以此类推,汽油是从汽水里提炼出来的,柴油是从火柴里提炼出来的,色拉油是从色拉酱里提炼出来的…”

:)你那坏怀的顽皮的可爱的气质真是和Bart有得一拼(当然啦,两个都是心底/地极其善良的小孩儿).

我很喜欢土摩托那篇”气候变化中的科学(一)”, 尤其是那句”最后人类出现,负责吃掉一切,成了百兽之王”联系前面的内容看, 生动有趣极了.不过我是有点担心看到他”转行”写环保的(当然有也恶作剧式的想看笑话的心态看他最后怎么把自己给自己否了(最不喜欢冥顽不灵的人)–这个孩子以前一直是”捍卫”科学及高科技的死硬派,现在却来谈支持环保,那可真成周伯通了–自己打自己 — 现代人利用高科技高效率的生活必然对应CO2的高排放,他却两个都要支持.

他的”科学(二)”就开始有漏洞了:

“可以像炼木炭一样把煤在无氧条件下加热,炼成焦炭。这个过程可以顺便脱硫,煤烟少多了。于是酿酒厂便从木炭中解放了出来,成本大大降低。——–这个例子说明,要想环保,新技术才是王道。”

其实,无论把木炭变成什么形式,焦炭还是别的,含C总量是一样的,只是密度不同而已,而人们最终要利用其燃烧释放的热,那么其释放CO2的量一点儿也不会减少!更不要说那个”把煤在无氧条件下加热”的处理过程所需的”无氧”条件所要耗费的更多能量了.所以,深究起来,他举的根本可能就是个反例(反对他自己论点的例子).

不过,他还是很可爱,可爱在于他不时留露出的困惑或self-awareness,就好像他在他的”你别无选择”中写的那样:

“…就像当年的迪伦,本来可以成为歌星挣大钱,或者摆个斗士的Pose挣知名度,但他就是不愿意,一生中数次改变自己,最后反而成了一代宗师。他当年写的那首《大雨将至》,全篇充满了模棱两可的歌词。他完全可以写的更直白,就像当时l流行的那些反战歌曲一样,但他知道自己不懂政治,没这个能力,只能用模糊的意象来代替现成的结论…”

他配的背景音乐有时候真能把人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听得出来,他也是用*心*听音乐的人.

所以,你们这些孩子,引用三表的话就是”都是lotus”…

aaa
aaa
Reply to  :)
2009年12月05日 2009-12-05 4:30:21

脑残…

……
……
Reply to  :)
2009年12月05日 2009-12-05 4:43:46

原来土摩托说的是这条回复

叽叽歪歪
叽叽歪歪
Reply to  :)
2009年12月05日 2009-12-05 9:25:24

偏见果然源于无知

梁海
梁海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7:32:28

土摩托提到的从煤里提取的“煤油”和现在从石油里提取的“煤油”差别不大 就是同一类概念
只不过 在他谈论的那个时期 人们主要从煤之类的矿产里提取煤油 而现在主要都从石油里提取了
土摩托的意思是 煤油跟煤油的来源还是有区别的

不过土摩托在这段文字里没说清这个问题确实让包括我在内的不少人以为他写错了——毕竟许多人不知道煤油曾有段时间是主要从煤里提取的

无地自容
无地自容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7:42:14

老虎伍兹如果犯错了呢?
看看这几天关于老虎的绯闻吧,看把一些人的G点摸得有多么兴奋。

ARWEN
ARWEN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7:56:54

三表GG别打我哦。。。
俺想表达一下自己对土摩托这问题是不是三表GG自己发现的一点点怀疑,因为这问题貌似不是三表GG第一个发现的,所以俺在琢磨的问题是:这是多人独立发现了同一个问题还是相互剽窃抄袭成果呢?

ARWEN
ARWEN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8:05:58

顺便从wiki抄几句: Abraham Pineo Gesner, born May 2, 1797 in Cornwallis Township, Nova Scotia, Canada – died April 29, 1864 in Halifax, Nova Scotia, was a physician and geologist who invented kerosene and became the primary founder of the modern PETROLEUM industry. Gesner’s research in minerals resulted in his 1846 development of a process to refine a LIQUID FUEL FROM COAL. His new discovery, which he named kerosene, but which was frequently referred to as coal oil, burned cleaner and was less expensive than competing products, such as whale oil. In 1846 Canadian geologist Abraham Gesner gave a public demonstration in… Read more »

哪个更白
哪个更白
Reply to  ARWEN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3:59:44

哇!历史上还真有从煤炭里面“榨”出来的煤油。谢谢提供这段文字,长见识了。
不过我还是怀疑这种“煤榨油”是否真如土摩托说的足以拯救鲸。

同样见wiki,就在你引的那段话后面:The cost of extracting kerosene from coal was, however, high.
以及煤油HISTORY的最后一段:
The widespread availability of cheaper kerosene was the principal factor in the precipitous decline in the whaling industry in the mid-to-late 19th century, as the leading product of whaling was oil for lamps.

这两段话中间还介绍了一长串关于煤油的各种提炼方式,比如说Ignacy Lukasiewicz从seep oil里面提炼煤油的故事,似乎说明提炼成本较低且容易普及的煤油,也就是真正有可能在实际生活中替代鲸油的煤油,还是从石油里面炼出来的煤油?

pLuTo
pLuTo
Reply to  ARWEN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23:57:25

查了wiki,我也认为土摩托更准确些。
1846年,Abraham Gesner从煤中提炼出了某种可燃液体,起初叫做coal oil,后来他给他的发明注册了一个新名字叫kerosene。经过科学家的技术改进后广泛用于照明。
随着科技进步,人们又发现可以从石油中更方面地获得类似可燃液体,用于照明。但人们由于习惯问题,沿用了kerosene这个名称。
在中国,人们习惯统称为煤油。
下面这句英文很好地解释了这个问题:
The initial production of kerosene from coal oil led to kerosene being colloquially referred to as “coal oil” long into the 20th century in the United States.

哪个更白
哪个更白
Reply to  pLuTo
2009年12月06日 2009-12-06 16:00:14

我的意思是:土摩托说煤炭(通过煤炭里提炼的煤油)拯救了鲸,但实际上用煤炭提炼煤油的成本很高,无法大范围推广,而用石油提炼煤油成本低,推广范围更大,因此实质上拯救鲸的是石油提炼的煤油。换言之,从严格意义上讲,“煤也曾经救了鲸鱼一命”不够准确。只能说煤炭榨的煤油提供了拯救鲸的契机。

蝈蝈
蝈蝈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8:25:43

不晓得李咏看不看三表的博客。哈哈

Mr Bin
Mr Bin
Reply to  蝈蝈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9:57:20

以前不看,但被采访完就开始看了

大灰郎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8:27:44

什么错误都可以犯,唯独不能犯政治错误

ARWEN
ARWEN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8:30:28

三表GG你被周黎明表扬了呢,嘿嘿。
http://www.chinadaily.com.cn/zgrbjx/2009-12/04/content_9113202.htm#review

不知道叫个啥名好
不知道叫个啥名好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8:34:55

我唯一羡慕土摩托的是,他是个旅游记者,到处走,到处走…

Leon
Leon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8:54:57

三表哥,忍不住纠个错,李咏是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而不是“中国广播电视大学”

可以联想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9:10:04

CCTV最‘牛逼’的主持人水均益号称黑社会老大,带着一帮狐朋狗友到高级饭店吃喝玩乐,因为饭店老板没有及时作陪,口出狂言,还掀桌子拍椅子,三表哥,这样的‘错误’能原谅吗?他是不是可以荣任CCTV 的台长?

之铄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9:20:29

民间艺术大师让人感慨的真实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96de050100g8dn.html

小小
小小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9:28:24

三表叔,您说相声呢吧,逗死人了

虫洞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9:30:19

就像“粗犷”二字很多人念成“粗犷kuang)一样,语言学家也说了,既然大多数人都念错,索性不如改变它的读音得了。

其实汉字有汉字的弊端,进化和改革是必须的,但是居然有人大代表建议要恢复繁体字,恐怕多数人都不理解,我觉得取消汉字拼音化更好,拼音一个礼拜能学会,汉字十年也未必能搞懂。O(∩_∩)O哈哈~

wqreqr2q
wqreqr2q
Reply to  虫洞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1:44:31

粗犷念粗犷那是约定成俗,不是语言学家说的算的.
汉字和汉语是两个概念,不知道你为什么说汉字一定要进化和改革,是不是纯属你个人的主观想法.
汉字拼音和汉字也是两回事,拼音可以做为汉字的注音,也可以视为单独的拼音文字.还是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取消拼音,感觉你就是吃饱了撑的没地方放屁憋的.

虫洞
Reply to  wqreqr2q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6:21:46

请问:“您跟谁约的定成的俗?”

都愿我年纪大了,表达不清楚,我说的是取消汉字,改用拼音,这样不是更国际化吗,当然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事,只是逗个乐产生点联想而已,虽然在此不许联想。

另外也知道您吃饱了会放p。嘘~~~以后不要再把自己的秘密拿出来晒喽,借用3表2个字,嗯哼!

阿企
阿企
Reply to  虫洞
2009年12月06日 2009-12-06 15:17:24

谁需要您约定了?在您出生之前,它就没读音啦?
约定俗成非要找一个当事人的话,那就是长期以来的历史习惯。

w
w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9:30:35

本文主题是:下期(或下下期)三联有王小老师对李老师的专访。

这是我见过的隐藏最深的广告。

嗯哼~

OmniBook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9:32:48

土摩托会不会本是想说“顺便说一句,煤油也曾经救了鲸鱼一命。”少打了一个“油”字?
ps:其实主持人说错一两个许多人都拿不准的多音字可以理解。但是众多的演员、主持人都管“角(绝)色”叫“角(脚)色”真是煞风景。

路人
路人
Reply to  OmniBook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4:11:17

台湾那边喊的是角(jiao3)色 有时甚至用脚色的汉字(这个应该是别字 但是别字的意思就是同音不同字嘛
还觉得这边喊角(jue2)色怪怪的

所以旧中国其实是角(jiao3)色?后来才改的?

心语心愿
心语心愿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9:33:27

你已经成功地推出了“土摩托”,就像公路成功的推出了“小娟”。你俩在这方面都挺有才的,不如合伙开个店,期待啊!

charles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9:38:42

我来拜二楼

阿蕉
阿蕉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9:39:57

T恤什么时候出来呢?我很想买哎。冬天也可以找机会穿的。

虫洞
Reply to  阿蕉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6:23:21

第三场雪后。

资深潜水者
资深潜水者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9:44:42

不论人家怎么在网上折腾,到您这儿,永远只有听的份儿!

~~
~~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9:47:17

填一把火:鲸不是鱼。

高嗷嗷
高嗷嗷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9:52:25

什么中国广播电视大学?专业点好不好?是中国传媒大学。。

我是粉猩猩
Reply to  高嗷嗷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5:16:14

就你专业,专你是二百五业啊。愿意怎么说怎么说,你明白就行了呗。

我来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0:07:21

原理:你把一个人从100米的高度拉下来1米,比如自己升高1米更有成就感。恍惚中觉得自己也站在100米的高度了。即便自己跟人还差99米,道德上的优势已经超过100米了。
应用:所以,我痛恨,生活中某些个人,逮住跟别人的一丁点恩怨,打击别人,把别人拉下水,显得自己多牛X。实际上,啥也不是。

写的抽象,不知道,可不可以发表。

afeng
afeng
Reply to  我来当猩猩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8:12:17

同志们,同意不不意呀

食铁兽
食铁兽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0:15:39

三表哥是不是老矣了,最近越来越童趣了。

……
……
Reply to  食铁兽
2009年12月05日 2009-12-05 4:47:00

不,是大家又被三表一贯的“正话反说专涮大傻子”给绕进去了

玲玲
玲玲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0:19:07

从这里点到土摩托那里,看到他推荐的那个粪青很不错!

鲁鲁猫
鲁鲁猫
Member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0:24:01

土摩托貌似没说错把。。
另外字典里的普通话发音很多规定都是权威专家们硬性定下来的,出了北京到处都说方言,那编字典的砖家们不得气死。

wqreqr2q
wqreqr2q
Reply to  鲁鲁猫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1:56:47

你去找找八九十年代,台湾电视台的主持人念的新闻稿,或者是香港电影电视剧的国语版,你会发现他们的国语和我们的普通话语音没有几个是不同的.这说明什么?以后不要说普通话发很音很多都是专家硬性定的这样比较无知的话了.

Pipette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1:04:25

我觉得,捕鲸业消失也算不严谨的说法吧,您说是不是?

wqreqr2q
wqreqr2q
Reply to  Pipette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1:46:23

捕鲸业当然消失了,注意这是个业

我来当星星
我来当星星
Reply to  wqreqr2q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4:51:51

真的消失了吗?

kisa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2:46:57

科普:煤里能出来两种液体,产量高效能低的水煤浆、产量低效能高的煤油…土摩托老师没错…只是您一听他说“没油”…您神经一反射菊花就紧了…

Brick
Brick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3:36:55

煤油的制备方式已经改变了…

前中国广播电视大学门卫
前中国广播电视大学门卫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4:34:55

这是怎么了,看心旷神抬我掉泪了。。。。。。。。。。

草船
草船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6:38:39

三表说: 不许联想,可以犯错(土摩托除外)
土摩托说:尽情联想,尽量准确
天敌啊~
呵呵

……
……
Reply to  草船
2009年12月05日 2009-12-05 4:47:39

天生CP

anchor
anchor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17:47:39

土摩托的文章还是可读性很强地,受益多多

希特勒能打苏联,用的可多数是从煤里面炼的油
希特勒能打苏联,用的可多数是从煤里面炼的油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21:07:35

不懂科学,;历史多读点也能知道煤油是什么啊

trackback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22:08:28

[…] Posted 不能犯错 […]

摩托的轮子
摩托的轮子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23:05:52

我觉得摩托君现在的文章越来越受看了,是不是三表的影响。但是摩托的文字什么时候读都可以,不像三表的文字,永远只看当前页面,没有向下翻页的冲动。
说得不好,呵呵。

回头无岸
回头无岸
Reply to  摩托的轮子
2009年12月06日 2009-12-06 3:18:48

音乐也好听。

外东北
外东北
2009年12月04日 2009-12-04 23:52:58

说到主持人犯错误,央视的张泉灵犯的错误可太多了,不单独错字,还坐那晃晃悠悠的不老实,那眼睛还经常不自然的眨巴,反应上似乎也有问题,言语接续上似乎也有滞顿,逻辑上似乎也有欠清晰。总之吧,问题多多,可是,她竟然是什么一等主持人?是民意被强奸了,还是民意也不靠谱?

感觉到,张泉灵人的品德应该不错,可这并不助于对能力的评分。

什么
什么
2009年12月05日 2009-12-05 1:21:27

不管你这么说,作为上海人,我代表我们宣称,还是喜欢周立波及其风格。

trackback
2009年12月05日 2009-12-05 4:10:16

[…] 本来不想讲石油的故事了,但是因为王三表提到了煤油,我只好顺着这个话题接着说下去。 […]

:)
:)
2009年12月05日 2009-12-05 9:47:33

“我看到王三表博客里有位读者留言说:“他的”科学(二)”就开始有漏洞了。其实,无论把木炭变成什么形式,焦炭还是别的,含C总量是一样的,只是密度不同而已,而人们最终要利用其燃烧释放的热,那么其释放CO2的量一点儿也不会减少!更不要说那个”把煤在无氧条件下加热”的处理过程所需的”无氧”条件所要耗费的更多能量了.所以,深究起来,他举的根本可能就是个反例(反对他自己论点的例子).”

我的回答是:我在那篇文章里所说的环保,指的是煤炭拯救了森林,而不是煤炭能效本身。我顺便告诉你一个小贴士:如果你很轻易地看出原作者的错误,一定要小心,因为原作者在写作的时候花费的功夫远比你多,不大可能犯这么明显的错误。”

这位读者回答:

是我略有疏忽,不过,您老大标题是 *气候变化中*的科学, 所谓的”气候变化” 按照当下时髦的理解自然是由越来越多的CO2排放量带来的所谓"温室"效应,那么任何高效率高密度C含量的能源必然带来更多的CO2排放量,而煤炭相比于森林木材是效率大大提高了,但是CO2排量也随之提高. 这一点毫无疑问. 不过,我承认我疏忽是因为我确实没有留意你文中说煤炭取代的是森林,这对你的论点是可以加分的,考虑到森林树木在CO2循环利用中的作用. 不过,更主要的是煤炭,煤油等的出现大大加速了CO2的排放. 你的功夫都在你的文中体现了,你怎知我在这些问题的考虑上比你下的功夫少? 你作为新闻记者这样武断地对对你不熟知的人,事,物,得结论看出你的新闻素养还是有待提高.

“…这位读者又说到:“不过我是有点担心看到他”转行”写环保的(当然有也恶作剧式的想看笑话的心态看他最后怎么把自己给自己否了(最不喜欢冥顽不灵的人)–这个孩子以前一直是”捍卫”科学及高科技的死硬派,现在却来谈支持环保,那可真成周伯通了–自己打自己 — 现代人利用高科技高效率的生活必然对应CO2的高排放,他却两个都要支持.”

我的回答是:你今年高寿了?为什么叫我“孩子”?我接下来要写什么,以及怎样写,都是我的事情,不用你担心。我顺便告诉你一个小贴士:不要轻易叫别人孩子,更不要轻易对一个你不认识的人下结论,这样做只能反衬出你的无知和自大…”

读者回应:

谁对你下结论了? 我只是就事论事.不要动不动就气急败坏,那会显得别人碰到了你的痛处.我生理年龄自然是比你年轻,就从你那么close-minded的表现看就能判断出我的脑神经网络比你的更年轻,更不僵化,更flexible.

“…最后我要说:就是像这位读者这样的人,让我决定关闭留言。因为我没时间一一纠正留言中的错误,而我又对自己的文字有点洁癖,不希望我的文章后面附上这样一些很容易误导读者的文字,所以只能一关了之。其实这一点王三表早就说过,当你看别人的文字的时候,别老总想着挑错,挑到最后一定会挑花了眼,忘记了你当初看这篇文章到底是为了什么…”

读者回应:

误导读者? 你太小看读者的智商了,或者说你对你的文字与观点是否经得起推敲太缺少信心了. 花时间读你的文章及做这些回应一个当然是因为无聊,另一个就是好玩儿,三嘛,如果能让大家更明辨是非那就更好.

“共勉”

这话说得好.

thresh
thresh
Reply to  :)
2009年12月05日 2009-12-05 14:59:39

你要发表如此脑残的言论,不如自己搭一个平台发布去。你的回应缺乏逻辑性,就一个嘴贫。

:)
:)
Reply to  thresh
2009年12月05日 2009-12-05 19:52:19

你懂个屁. 姑奶奶我就是enjoy在公开场合intelligently flirting & smsing 还算像那么回事儿的object(s).

KK
KK
Reply to  :)
2009年12月05日 2009-12-05 21:00:46

我kao!
(我觉得我说的中国人更好理解—虽然我也用了拉丁字母))

……
……
Reply to  :)
2009年12月06日 2009-12-06 1:53:23

言多露怯

……
……
Reply to  :)
2009年12月06日 2009-12-06 1:52:39

果然就是这种料

沈括
沈括
2009年12月06日 2009-12-06 1:53:46

他早就听说宾夕法尼亚州的某些岩石的缝隙里会冒出一种可燃的黑色粘稠液体(石油这个名称就是这么来的),印第安人以前一直拿它当药用。 ………………..唉,这个p驴子……又……. The earliest known oil wells were drilled in China in 347 CE or earlier. They had depths of up to about 800 feet (240 m) and were drilled using bits attached to bamboo poles.[2] The oil was burned to evaporate brine and produce salt. By the 10th century, extensive bamboo pipelines connected oil wells with salt springs. The ancient records of China and Japan are said to contain many allusions to the use of natural gas for lighting and heating. Petroleum was known as burning water in Japan in the 7th century.[1] In his book Dream Pool Essays… Read more »

哪个更白
哪个更白
Reply to  沈括
2009年12月06日 2009-12-06 15:49:32

有道理。
土摩托查的资料确实多,而且能从比较新颖的角度利用资料。但有时候稍微一引申说不定就会出错。即便有维基,当个博学的人也不容易。

质疑还是有必要的,哈哈。

koko
koko
Member
2009年12月07日 2009-12-07 10:09:57

李老师的调子老复杂咯

进水
进水
2009年12月07日 2009-12-07 22:08:47

一群 S..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