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常在

每年岁末,我都有一件必须做的事情,帮我妈搞一本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的挂历。以前台里没人,要托好多人,才能搞到一本。有时候拿到手里已经是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季节了。但我妈很喜欢,其实她看这本挂历,不是看今天是几号、星期几,而是看那上面的人。

虽然我妈退休之后没事,但整天坐地日行八万里,全世界的事儿差不多都知道,还经常打电话吓唬我,连电脑里流行什么病毒都知道。老年人上岁数,比较无聊,看报纸、看电视打发大部分时间,大部分信息就来自这些媒体。单位如果让我做什么电视剧采访,我都先问我妈;如果想采访什么明星,我也先问我妈。这方面她知道得比我多。所以我妈就特别喜欢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比如,她常问我:“那个叫柴静的主持人为什么总是歪着脑袋呢?”我说:“这您就不懂了,现在是歪脖2.0时代,脖子要歪二十度角。”我妈很杞人忧天地说:“那得颈椎病咋办?”

刚刚想到,年底该给我妈弄一本挂历了,就试探地问陈晓卿老师:“今年能否弄一本贵台的主持人挂历?”陈老师说:“已让人操办此事。”寒冷的冬日哪,突然来了一股暖流。什么叫“尼康,感动常在”?这就叫感动常在。谁说中央电视台只关心国家大事,有时候也关心老百姓的小事。
==========================
凌晨一点半更新:本来我出于好心,想感谢一下陈晓卿老师,因为一年就办一次的事情,他居然还替我想着,我连一个星期要做的一件事都会忘记。所以在这里由衷地替我妈感谢一下陈老师。但没想到,陈老师的朋友都看我博客,从这篇博客贴出来开始,陈老师的电话就没断过。半夜一点多钟,陈老师还在接听电话,内容只有一个,都是跟陈老师要挂历。陈老师是好人,但陈老师爱莫能助,中央电视台的正式员工每人只发两本,外聘的发一本,陈老师作为实习生只能发半本(到2010年6月),另半本还是跟别人要的。所以大家就别找陈老师了,可以找李咏、朱军、董卿,他们手里还有点存货。陈老师说:“以前不知道我有多少朋友,这回才知道自己有多少朋友。”

102 thoughts on “感动常在”

  1. 我家有个n久不联系的亲戚,是去年还是前年,突然恢复了联系。某一次中央来慰问地方的时候,这个亲戚就给了我们这一大家n本央视挂历。是以为很拿得出手的礼物。我倒是很不以为然,在边疆呆惯的人,对中央不中央的没啥概念。那挂历也没有太多美景好看的,不就是只要开了电视,想躲都躲不开的几张脸么。
    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央视挂历还翘得很呢。

    Reply
  2. 好吧王老师,这个事情你也别麻烦陈老师了,我看看我来当一次雷锋吧,帮你搞两本挂历。搞到以后怎么给你呢?

    Reply
  3. 唉,老人啊。
    我老妈也是,她以前认得几个字,在农村教过几年书。老了吧就觉得跟身边的老太太们没得聊,喜欢看点杂志,看点央视的一些娱乐或访谈点的节目。
    她老人家知道她儿子我是略有素质点的年青人,平时跟我聊别的我都不鸟她,于是经常跟我聊些央视主持人的狗屁点滴掌故,(在她老人家看来,央视那些主持人就是有文化人的代名词了,以为她儿子会爱听,会和她探讨)
    唉,顺着她去聊这些无聊的人吧,又实在是恶心。不理她或顶她吧,又有违孝心。
    唉!!!(连岳老师说最讨厌感叹号,可我在这里只能用感叹号表达)

    Reply
  4. 这挂历这么紧俏?以前央视不是还送记者的吗。好像是中数传媒或央视风云什么的送的好像。三表以后去采访下央视做数字电视或IPTv的那帮人,建立起联系,挂历就是小菜了,呵呵:)

    Reply
  5. 我觉得挺多大 过年办年货的时候 到处都有发啊
    实在不行的话 不是还可以定做都嘛 把那个撒主持人啊 美女啊
    往上一贴 OK了 想撒 就是撒
    搞那个定做的 好像我们这边到处都是的耶

    Reply
  6. 你们中国人就是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看你们网民恨广电总局那么多年了,怎么从没组织过大型示威游行?活该你们被阉割啊!!!

    Reply
  7. 父母家好像每年也挂一本,老人的习惯而已。奇怪的创意,一对对的看着跟结婚照似的。

    Reply
  8. 告诉您个捷径。三联好像是由华联印刷厂印的,中央台那挂历每年也是这印厂印。我们杂志也在华联印,每年都会送很多本挂历过来。。。三联作为华联这么大的客户,想要多少,说一声,华联会很乐意送来个几十本的。也不用麻烦陈晓卿老师了~

    Reply
  9. 原来台里的挂历这么吃香?
    看王站长的文章已有年头了 收益不是一般的浅啊
    所以想先表决心
    我 愿意贡献台里的挂历在千千万万个以后的年份里(只要台里发我就送)

    柴姑娘现在不再调查了
    您对她的评价也应该改改了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