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媒的未来

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了一个视频,洪晃老师在《亮话》节目中采访我们主编朱伟。里面最精彩的部分是朱伟说洪晃老师“水性杨花”,不适合做主编,因为主编的工作是要沉得住气的,不能像交际花一样,要多做案头工作。看到这里我乐了,觉得当初没有选择往主编的路子上走是对的。想想当年I也have个dream……要么开一家小唱片公司,要么做一本杂志的主编。第一个梦想在我1994年进入音乐圈里干了八个月后想明白了,这个烂圈子,最好还是离它远点。第二个梦想在1999年我看到《我爱摇滚乐》的主编小朱从石家庄跑来给我送杂志,见面那一瞬间,我觉得他已经实现了我的梦想,我不用重复了;退而结网有时候不如临渊羡鱼更有境界。

以前总有一些人跟我谈,希望我跳槽,承诺的位置就是类似主编的工作,人最大的自知之明就是莫过于了解自己,我一直以来最不爱干的事就是管别人,平生最大的信条就是小时候我姥姥总说的那句话:是人不用管,管死不成人。而且我的性格就是干什么都没长性,沉不住气。

插播一段广告:本周六(12日)下午14:30,中年作家黄集伟携萨苏、解玺璋、王磊在时尚大厦时尚廊举行黄老师新书《年代剧 内心戏》新书签售会,具体位置在北京朝阳区世贸天阶时尚大厦二层时尚廊书店。这可能是人类纸媒史上为数不多的签售会了,签一次少一次。将来你想找人签名都没有笔这种东西了。

想来我已经是一个没有梦想的人了。每次听到马丁·路德·金老师那句铿锵有力的话,都觉得很早就把人生想明白显得有点百无聊赖。但这样挺好,生活因此放松了很多。因此,每当理想主义者试图在我跟前煽风点火的时候,我的心里自然就会跳出一个字:波物!也有些人总问我:你将来想干什么?我想想,我其实正在活在我的将来,当初想象的将来跟现在是两回事,对我而言,我想看书的时候有书看,想找人聊天的时候有人聊,想出去玩的时候有时间,想说什么的时候可以说,想不想做什么时候可以不做,想高兴的事儿时候比想不高兴的时候多,没太多的欲望去追逐什么,有些东西属于别人的时候可能很精彩,但未必适合属于自己,做一个观众永远比做一个演员开心得多。对于更远的将来,操那份心干吗呢。但我喜欢幻想,想象着将来是什么样总比想象着自己将来什么样要好玩一些。

我一直在琢磨一个问题,就是我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这个行业的未来到底是怎样。这个问题是我在好多年前第一次看到一本外国时尚杂志开通了自己的网站时想到的,当时的判断是,这种行业广告杂志,如果人们仅仅是从它这里获取某些信息的话,买那么贵的杂志真不如在网上看看图片,那时尚杂志可能就要死了。然后就想到唇亡齿寒,其他杂志的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去。想这事儿的时候是1999年。于是我在1999年傻逼呵呵地进了IT行业,因为这是朝阳产业,结果在地平线上观望了两年也没看到太阳升起,后来才知道,太阳不在你看到的这个地平线升起。

《亮话》里洪晃和朱伟也谈到了纸媒体的未来问题,平时选题会主编就知道骂人、催稿子,很少听他说关于媒体的事情,他在访谈中的歌词大意是:今天的杂志主要是给人们提供思想,而不是新闻或信息。听完这句话后,觉得脖子后面凉飕飕的,像我这种没什么思想顶多有点想法的人早晚会被淘汰。当然,主编的意思是,在信息快速且廉价的今天,你还按过去的方式做,那一定会被淘汰,所以必须提供给读者一些快速媒体做不到的内容。看到这里,我就想,老天保佑,让《三联生活周刊》变成月刊吧,哈哈。正好今天采访白岩松老师,白老师说了一段话,歌词大意是:现在媒体的改革缓慢,环境不好,一流的人才肯定不愿意进来,进来的如果都是三流四流的,那媒体就没希望了。如果真这样,中国纸媒的死亡率和死亡速度一定比美国来的快速干净利索。

前几天看到一则消息,著名的《滚石》杂志开始开餐厅了,因为杂志不好卖了。这么好的一本杂志都快办不下去了,看来真是李双双守寡——没希望了。美国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甚至我们的明天到来的时候会变得更彻底,人家毕竟走过一段完整的出生到死亡的过程,我们连这个都没有,基本上在一个农业到信息时代,东西都是还没长大就夭折了。因此,当他们死的时候,会死得很缓慢,必须把党费交给水这样的事情交代清楚后之后才能闭上眼。而我们死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暴毙。就是常说的船小好调头,小船到桥头比大船更自然直。我们抛弃任何东西比美国人还要眼皮不眨。

然后我想的另一个问题是:如果纸媒体慢慢都死了,人们该看什么?大概有两类人,一类是从纸媒体走过的人,他们会怀念且必须适应新媒体时代;一类是对纸媒体时代没什么情结的人,反正只要有信息可以获取,你爱用什么形式都无所谓。基于消费的需求,纸媒体必然会消失,但不会灭绝,就像大熊猫一样,你好好照顾它,可能还能存在几百年,你不管它,几年就灭绝。一旦纸媒到了这一步,抢救是没有任何用的。历史的残酷就是不许你丫倒行逆施。

每次我进三联书店,看到门口堆着的那一摞书,都觉得挺搞笑,一种是中国一天天好上去,一种是美国一天天坏下来。跟我小时候在《中国少年报》上看到的“社会主义好,资本主义糟”的栏目一样,只不过现在变成了成人版而已。第三种书就是那种骗人的方法论的书,教你干这个干那个,妈逼的,作者自己还要靠这种骗术活着呢,你说你看了能好到哪儿去。可未来的趋势是,人们对垃圾需求超过人们对粮食需求。

我总想看到一个好莱坞或是坏莱坞的导演拍一个电影,讲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必须彻底洗牌的故事。理论上讲,只要人类存在,文明的发展就没有尽头,但文明的底线是有尽头的。如果文明触底之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壮观景象呢?我很好奇,就像《2012》里的天灾一样。我真希望我能赶上这一天。赶紧发生吧。

103 thoughts on “纸媒的未来”

  1. 三表老师终于开始担忧纸媒的未来了。。。相比于杂志报纸这类快速消费器而言,图书可能会存在更久。。

    Reply
  2. 纠正一下:“社会主义好,资本主义糟”是《儿童时代》的栏目,本人从小看这个栏目,深感自己生在红旗下,长在蜜罐里,幸福啊。

    Reply
  3. 媒体和咨询个人化了,类似三哥这样的就是未来大趋势。纸媒需要砍树 需要垃圾回收 属于垃圾文化 不符合低碳文化生活。另外的还有低脂肪 少吃肉多吃菜;低性活动,少ML多拍照片做T恤。

    Reply
  4. 寡欲淡然到都快消失了的同时又在真诚渴望着更加好玩丰富的自己,王老师您还真是矛盾啊。如果三联书店的进门处让您觉得可笑的话,不如直接退出来,隔壁的油泼面还不错。

    Reply
  5. 纸媒不会灭亡的,表哥多虑了。
    新媒介出现后往往会在很大程度上冲击原有媒介的市场,最后再由于种种因素达成一种新的平衡,原有媒介内容更加精良和专业化,找到生存空隙,与新媒介并存于市场中。
    而且当新媒介的潜能被推向极限后,由于其本身的缺陷性(比如硬盘崩溃,服务器烧毁导致数据资料丢失),旧有媒介会在某种程度上“逆转”。
    这不是我说的,人麦克卢汉说的,窃以为很有道理。技术含量越高,人类生活越脆弱。

    Reply
  6. 纸媒消失了就太可惜了,手感和阅读的感觉跟电脑没的比~~

    不过电子媒体会向深度和舒适度的正方向发展的吧?虽然现在一片杂草,很多年后应该会因为人的需求和要求规范有序化一点的……吧?

    如果那样的话,纸媒可能会变成收藏和爱好类型的存在呢

    Reply
  7. 哎~那作为媒体人如何是好呢?
    才刚刚成为梦想,突然发现它变成了糖人儿。
    纸媒消失之后,那广播又会怎样?难不成随着技术崛起了?
    纸媒消失了,办公自动化了,最后是不是纸也消失了?除了卫生纸?
    信息在网络里丢失了怎么办啊?
    焦虑,真焦虑!

    Reply
  8. 我觉得朱伟说得很对,纸媒在时效性上已经远远落后于网络,即使是twiter的只字片语,但还有各种链接可以丰富完善对整个事件的描述和梳理事实。而时效性不足,纸媒就只有以内容来取胜。纸媒已经不是新闻的代言人,而是高质内容的提供者,这才能从人们兜里掏出钱来。这还涉及到单纯以广告为基础的商业模式以后的走向。

    Reply
  9. 在贵国的唱片时代到来之前,我就倒在了我的唱片店里,那叫一个脆!前后都是眼泪。我属于后知后觉那种,后悔那些年没能看到这篇字。

    Reply
  10. 要普及网络媒体消灭纸媒,还得等家电全下乡
    网络实名制还没谱呢,估计您这代人就看不到了
    身安则道隆吧

    Reply
  11. 纸煤的前途是电子纸图书,可以搜索“电子纸”。

    好处是重量轻,对视力好。
    关键点是内容如何收费,电子纸图书比如AMAZON的KINDLE 2,是用手机下载。内容如果加密,手机下载可以直接收费。

    阅读质量类似传统图书,但是目前还是单色,彩色几年后。

    好处是发行量可以到千万,所以一毛一本可以收回投资。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