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媒的未来

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了一个视频,洪晃老师在《亮话》节目中采访我们主编朱伟。里面最精彩的部分是朱伟说洪晃老师“水性杨花”,不适合做主编,因为主编的工作是要沉得住气的,不能像交际花一样,要多做案头工作。看到这里我乐了,觉得当初没有选择往主编的路子上走是对的。想想当年I也have个dream……要么开一家小唱片公司,要么做一本杂志的主编。第一个梦想在我1994年进入音乐圈里干了八个月后想明白了,这个烂圈子,最好还是离它远点。第二个梦想在1999年我看到《我爱摇滚乐》的主编小朱从石家庄跑来给我送杂志,见面那一瞬间,我觉得他已经实现了我的梦想,我不用重复了;退而结网有时候不如临渊羡鱼更有境界。

以前总有一些人跟我谈,希望我跳槽,承诺的位置就是类似主编的工作,人最大的自知之明就是莫过于了解自己,我一直以来最不爱干的事就是管别人,平生最大的信条就是小时候我姥姥总说的那句话:是人不用管,管死不成人。而且我的性格就是干什么都没长性,沉不住气。

插播一段广告:本周六(12日)下午14:30,中年作家黄集伟携萨苏、解玺璋、王磊在时尚大厦时尚廊举行黄老师新书《年代剧 内心戏》新书签售会,具体位置在北京朝阳区世贸天阶时尚大厦二层时尚廊书店。这可能是人类纸媒史上为数不多的签售会了,签一次少一次。将来你想找人签名都没有笔这种东西了。

想来我已经是一个没有梦想的人了。每次听到马丁·路德·金老师那句铿锵有力的话,都觉得很早就把人生想明白显得有点百无聊赖。但这样挺好,生活因此放松了很多。因此,每当理想主义者试图在我跟前煽风点火的时候,我的心里自然就会跳出一个字:波物!也有些人总问我:你将来想干什么?我想想,我其实正在活在我的将来,当初想象的将来跟现在是两回事,对我而言,我想看书的时候有书看,想找人聊天的时候有人聊,想出去玩的时候有时间,想说什么的时候可以说,想不想做什么时候可以不做,想高兴的事儿时候比想不高兴的时候多,没太多的欲望去追逐什么,有些东西属于别人的时候可能很精彩,但未必适合属于自己,做一个观众永远比做一个演员开心得多。对于更远的将来,操那份心干吗呢。但我喜欢幻想,想象着将来是什么样总比想象着自己将来什么样要好玩一些。

我一直在琢磨一个问题,就是我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这个行业的未来到底是怎样。这个问题是我在好多年前第一次看到一本外国时尚杂志开通了自己的网站时想到的,当时的判断是,这种行业广告杂志,如果人们仅仅是从它这里获取某些信息的话,买那么贵的杂志真不如在网上看看图片,那时尚杂志可能就要死了。然后就想到唇亡齿寒,其他杂志的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去。想这事儿的时候是1999年。于是我在1999年傻逼呵呵地进了IT行业,因为这是朝阳产业,结果在地平线上观望了两年也没看到太阳升起,后来才知道,太阳不在你看到的这个地平线升起。

《亮话》里洪晃和朱伟也谈到了纸媒体的未来问题,平时选题会主编就知道骂人、催稿子,很少听他说关于媒体的事情,他在访谈中的歌词大意是:今天的杂志主要是给人们提供思想,而不是新闻或信息。听完这句话后,觉得脖子后面凉飕飕的,像我这种没什么思想顶多有点想法的人早晚会被淘汰。当然,主编的意思是,在信息快速且廉价的今天,你还按过去的方式做,那一定会被淘汰,所以必须提供给读者一些快速媒体做不到的内容。看到这里,我就想,老天保佑,让《三联生活周刊》变成月刊吧,哈哈。正好今天采访白岩松老师,白老师说了一段话,歌词大意是:现在媒体的改革缓慢,环境不好,一流的人才肯定不愿意进来,进来的如果都是三流四流的,那媒体就没希望了。如果真这样,中国纸媒的死亡率和死亡速度一定比美国来的快速干净利索。

前几天看到一则消息,著名的《滚石》杂志开始开餐厅了,因为杂志不好卖了。这么好的一本杂志都快办不下去了,看来真是李双双守寡——没希望了。美国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甚至我们的明天到来的时候会变得更彻底,人家毕竟走过一段完整的出生到死亡的过程,我们连这个都没有,基本上在一个农业到信息时代,东西都是还没长大就夭折了。因此,当他们死的时候,会死得很缓慢,必须把党费交给水这样的事情交代清楚后之后才能闭上眼。而我们死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暴毙。就是常说的船小好调头,小船到桥头比大船更自然直。我们抛弃任何东西比美国人还要眼皮不眨。

然后我想的另一个问题是:如果纸媒体慢慢都死了,人们该看什么?大概有两类人,一类是从纸媒体走过的人,他们会怀念且必须适应新媒体时代;一类是对纸媒体时代没什么情结的人,反正只要有信息可以获取,你爱用什么形式都无所谓。基于消费的需求,纸媒体必然会消失,但不会灭绝,就像大熊猫一样,你好好照顾它,可能还能存在几百年,你不管它,几年就灭绝。一旦纸媒到了这一步,抢救是没有任何用的。历史的残酷就是不许你丫倒行逆施。

每次我进三联书店,看到门口堆着的那一摞书,都觉得挺搞笑,一种是中国一天天好上去,一种是美国一天天坏下来。跟我小时候在《中国少年报》上看到的“社会主义好,资本主义糟”的栏目一样,只不过现在变成了成人版而已。第三种书就是那种骗人的方法论的书,教你干这个干那个,妈逼的,作者自己还要靠这种骗术活着呢,你说你看了能好到哪儿去。可未来的趋势是,人们对垃圾需求超过人们对粮食需求。

我总想看到一个好莱坞或是坏莱坞的导演拍一个电影,讲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必须彻底洗牌的故事。理论上讲,只要人类存在,文明的发展就没有尽头,但文明的底线是有尽头的。如果文明触底之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壮观景象呢?我很好奇,就像《2012》里的天灾一样。我真希望我能赶上这一天。赶紧发生吧。

103 thoughts on “纸媒的未来”

  1. 从去年那个什么破金融海啸开始,俺这个单位就一直盘旋在死亡的边缘,现在是垂死ing。唇亡齿寒,唇亡齿寒啊。

    Reply
  2. 我的纸媒阅读差不多已被网媒取代,以前纸媒上有个报道都觉得很新鲜,现在看到的大多是时政旧闻,不过娱乐版还是一如既往的劲爆,有的没的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Reply
  3. The kids are so computer literate that it would seem foreign to them to read a magazine or a book.

    不过我们还是喜欢班上没事儿的时候,一边翻报纸一边喝茶。

    Reply
  4. 比三表稍年轻,当时〈儿童时代〉也有专版〈社会主义社会好,资本主义社会不好〉,而且我们这边儿的故事印成彩色滴,另一边儿的印成黑白滴,对比显明,纸媒的好处在这里也有体现,呵呵。

    Reply
  5. 这给你寂寞的。2012嘛,let it be,甭急。如果现在发生的不满足你的胃口,期待中将来的变故你也没办法欣赏。
    ~~~
    最{我是二百五}烦所谓成功学书籍。成{你}{妈}{B}功阿。

    Reply
  6. 今天网上看视频。探索频道解剖2012.。具体就是告诉你。2012地球灭绝这事儿靠谱。绝对是真的要发生了

    我也盼着呢。。2012赶紧发生吧。。赶紧的。。。

    Reply
  7. 好文字,不必天天出现,特别是在经常更新的博客上。况且经常出现也是不可能的。隔个仨月俩月有一篇,也就可以了。今天这篇应该属于这种吧。原因就是因为它有用。

    Reply
    • 有些话啊,来自肺腑,在这个所谓的转型社会,穷得只剩下钱的人才是所谓的主流,“明明是一群下流的人,非叫做上流社会”。

      Reply
    • 这篇才是经典,估计这小子心情好或者没喝,再不就是没熬夜,还有就是刚刚爽了下,所以才出精华!

      Reply
  8. Rupert Murdoch
    12月1日说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很多新闻企业都在关门歇业或削减规模。毫无疑问,你们会听到一些人说,新闻业岌岌可危,而这要归因于数字化的进攻。
    我要说的刚好相反。新闻业的未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希望;它受到的局限,只会是编辑和制片人不愿意为读者和观众的利益争取,或政府以粗暴的手段,对我们施以过度监管或者是提供补贴。

    Reply
  9. 我觉得自己从前可以静下心来读长篇巨著,可是现在,大部分时间满足于阅读网络上的短文,博客文章。现在twitter很流行,不禁令人担心下一代的阅读者还是否有能力或者兴趣阅读?

    Reply
    • 换庄家,回归猩猩文明。你看人家林肯,
      终于把美国人民带到猩猩文明,打碎了奴隶制,给人尊严。

      Reply
  10. 有个电影叫《蠢蛋进化论》,讲得就是人类文明“进化”的故事,电影拍得挺蠢,不过视角挺有意思,尤其是前10分钟,呵呵,有空可以看看。

    Reply
  11. 第三种书就是那种骗人的方法论的书,教你干这个干那个,妈逼的,作者自己还要靠这种骗术活着呢,

    就像什么 卡耐基成功全书 之类的
    麻痹的,这种成功、励志的书,我从来不看,
    从小,从骨子里就反感

    Reply
  12. 内容为王是个趋势,但是大众越来越喜欢垃圾内容也是个趋势…
    谁能逆转谁呢?
    就像现在短波收音机只剩下一部分发烧友在听,而更多喜欢国际台的人转向网络一样。不同的载体给了受众更多的选择,纸媒到时候适时改变策略或许有救吧。
    2012要真实现我得赶紧离开这个鸟学校…生在贵国,死在贵国,祸不单行啊!

    Reply
  13. 他在访谈中的歌词大意是:今天的杂志主要是给人们提供思想,而不是新闻或信息。
    表哥 说的是那本杂志?俺想看

    Reply
  14. 轮回嘛,有生有灭,灭而复生.洗牌是一件在规则中的正常的事情.赶不赶得上,就看有没有那个福气了.

    Reply
  15. 日前,有消息传出,CCTV将“山寨”台湾王牌综艺节目《康熙来了》。
    记者向CCTV相关负责人求证此事,得到对方确认,“确实有这样一档生活智慧型脱口性节目,主持人目前暂定王小丫,名字叫《丫来了》。
    还想再搭配一个像蔡康永那样“具有知性和学者气质“的女主持人,在几位备选人中,倪萍的可能性最大,节目可能改叫《倪丫来了》。
    同时,负责人表示十分欣赏《铿锵三人行》的节目氛围,新节目极有可能采取三位
    主持人的搭档形式,考虑到目前已有两位女性主持人,第三位将由男性担纲,白岩松凭借其风趣幽默及真诚犀利成为最理想人选,如果这样的形式确定下来,届时,节目名会更为《倪丫白来了》.
    BBS 未名空间站

    Reply
  16. 《功夫熊猫》里那句台词 未来是个谜 呵呵

    三表倒是一杯白开水啊 哈哈

    要是再发点裸照啥的 大家就更了解你了

    外一哪个小姑娘看了后 动了春心呢

    Reply
  17. 因为工作的缘故,但凡党国初了什么政策,我都要去看,然后写成一个报告,我是白痴,什么也不懂,带着崇敬的心情,看完了各大报纸杂志对这些新政策点评,我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学富五车了,至少不会混淆概念,混淆视听,也庆幸当年大学毕业,没能高攀上媒体这个行当。想到这,我脖子后面凉飕飕滴。

    Reply
  18. 只要有不上网的人类存在,纸媒就会存在。就像您说的,多点思想,少点垃圾、广告、信息,纸媒的死亡速度会慢些。八卦的新闻看后没有余香,还不如看看您的博客,痛骂中看到真正的人性。
    电子商务是未来趋势,百货门店也不会全部倒闭,要看经营者的思维了。纸媒也是,主编的思想喷涌而出吧。

    Reply
  19. 理论上讲,只要人类存在,文明的发展就没有尽头,但文明的底线是有尽头的。–你丫真有思想。

    Reply
  20. 看来三表老叔也不能免俗,只是纸媒体和文明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而且三表故意歪曲了一个思想,就是他是活在将来的,其实他是活在过去的才对。
    三表描述的纸媒体的未来,其实已经是现在进行时了。
    只是纸媒体不会消亡,只会从一统天下的地位,变为三足鼎立。
    三表老叔多虑了!!

    Reply
  21. 最好一句话有意思,我想看到最后一代人类面对的环境,文明到底能发展到什么地步。真有意思。

    Reply
  22. 如果是说“纸媒体的未来”,关键还是一个“纸”字。

    从纸媒到电子媒体,是媒介变了而不是内容,是从拿着一打又一打的纸变成只要拿着一块电子屏幕就应有尽有,屏幕上不能看深刻的文字吗?图书馆都可以全换成数字图书。我觉得最终各类搜索引擎将代替编辑部,筛选分类导读评论,都可以依托搜索平台完成,谷歌不正在这么干吗?记者的角色会更加扩大和稀释,比如好多论坛上精彩的在线直播的帖子,不正相当于记者的深度报道吗?

    从长远来看,通过改变内容妄图在夹缝中生存的纸媒前途堪忧。一旦人们适应了新的阅读方式——一块电子屏包打天下,那么任何纸媒怕都难以生存。

    你再怎么玩,不也就是图文吗,是图文就都可以转成数字形式。未来的三联为啥就不能是个网站呢,只出电子版杂志,我觉得你的博客会比三联周刊的寿命长,哈哈,而且纸张不环保,效率低,信件和公文不早就换成电话,聊天工具、电子邮件和PDF了吗?将来就算纸张还存在的话,估计也就和毛笔、机械相机的命运一样,纸都不用了,哪还有纸媒了。

    Reply
    • 不知道电子版杂志是如何生存的?

      纸媒体没有电子信息媒体的更新速度快,所以可能不再适合做新闻类的内容。

      纸媒体可以考虑做有收藏价值或收藏意义的内容。。。

      而我个人觉得看书和浏览屏幕的感受还是有根本的区别的。。。当然,只是现在有过纸媒体阅读经验的一些人觉得有区别,不知道未来的人还会不会觉得有区别。。?

      Reply
  23. 一直等待人类文明的毁灭。。。2012搞笑的是,建在那里的方舟,最终没有挽救Chinese。而某些评论还在吹嘘,xx的力量和伟大。所以被顺利的引进,等等。哈哈。死到临头让领导先走,死到临头让外国人先走。

    Reply
  24. 不想把全部纸媒体一巴掌怕死,但就报纸来看,尤其中小报纸,地方性报纸尤甚,满篇广告以及垃圾文字,这种纸媒体要它做什么。文化以及环境双重污染。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