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每一个校长都能让人铭记在心

有时候,你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可能在多年后才能慢慢地感受到它的价值。它可能不是一个具体的知识、技巧,而是在一种氛围里带给你的人生启示。当年察觉不到,多年后慢慢在身体起作用。

从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直到我骑着自行车把行李拖出学校那一刻这四年间,我是在一种很郁闷的情绪下度过的。用我高中的一个同学的形容就是:“你小子上了大学后变得深沉了。”这种苦闷,没有人能理解,即便是高中最好的同学。

当年让我郁闷的是,我的高考分数比我想象的高出去将近100分,去什么北大、人大、复旦啥问题都没有,可偏偏考进了我认为的二类大学。甚至和我当年最大的梦想,考到北京师范大学当老师还有落差。大学二年级暑假,我彻底放弃了退学重考大学的想法。劝我放弃这个念头的就是我的同学孙国栋。他是我大学期间少有的几个可以交心的同学,这么多年,见面的次数加一起可能连十次都不到,但每次见面,都那么亲切。

甚至毕业之后,我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终于可以把大学学到的知识原封不动地还给老师了。毕业后,我做的工作基本上跟法律没什么关系,甚至有意识躲开法律,跟同学之间的联系就少了,我是很典型的不务正业的人,并以此为荣。我很长时间对中国政法大学没有什么感情,对这所学校没有什么自豪感。比如,同学都很亲切简称中国政法大学为“法大”,我从来都叫“政法”。老觉得“法大”念的特别扭,一个视法律如儿戏的贵国,法大什么啊?法是最小的。直到有一天,我由衷地把“法大”从嘴里说出来。

那是经过多年后,我真的彻底意识到这个国家的法真的并不大的时候。当我再次捡起当年一眼都看不下去的法律,不管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当我开始用这些法律思考一些当下的问题,才发现,虽然我上大学以旷课为主,但实际上我真的学到了太多东西。我应该感谢容忍我四年的这所大学。

今天看孙国栋的博客,他写了一篇《江平:永远的校长》,看得我差点眼泪流出来,我们一同经历了那个岁月。正如国栋所言:“江先生只做了一年半的校长,然而这短短的一年半,却足以让他载入史册。”我1986年考上法大,1990年毕业,在校期间,经历了三位校长,第一个校长叫什么早不记得了,第二人是江平,毕业的时候又换了另一个人。所以毕业证上的校长盖章不是江平,当时拿到毕业证的时候心里是有些不舒坦。虽说当年对学校没什么感情,但我很敬佩江校长,尤其是在工作之后,才发现像他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他的名字竟然没有写在毕业证上,这是我四年中的最大遗憾。这个毕业证除了在必须拿出来的时候,我再也不想多看一眼。甚至毕业好多年后我还有个念头,就是拿着毕业证去找江校长,让他在上面签上名字。但后来想想,江平这个名字早就印在心里了,何必在乎他真正印在毕业证上呢。毕业证早晚有一天会褪色,但心里的印迹永不褪色,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变得愈加闪亮。

江校长令人敬佩的气节,国栋在博客里写得清清楚楚,我不赘述,现在回忆二十多年前的大学生活,我真的非常感谢那个氛围,感谢那四年所经历的一切,它影响了我后来的人生。人在年轻的时候要经历些风浪,不然将来可能会被小溪吞没。那些风浪是最宝贵的财富。

江校长今年80岁了,希望他老人家身体健康。

75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逍遥
逍遥
2009年12月17日 2009-12-17 23:31:01

第一次回帖,我看了孙先生的文章
不知道该怎么说,贵国太缺少江先生这样的人了,或许以后会好起来吧,或许……

阿D
阿D
2009年12月17日 2009-12-17 23:42:20

有时候,你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可能在多年后才能慢慢地感受到它的价值。它可能不是一个具体的知识、技巧,而是在一种氛围里带给你的人生启示。当年察觉不到,多年后慢慢在身体起作用。

真希望我那个所谓的大学别给我一丁点东西、知识、技巧,也希望它别对我产生一点作用

Jacse
2009年12月18日 2009-12-18 0:32:19

三表叔很少这么温情的文章啊,看来那位校长果然很有过人之处。

现在的校长个个都像菩萨似的。

yoyo
yoyo
2009年12月18日 2009-12-18 1:28:38

我老哥也是法大人,曾经去过一次,问他为啥学校那么小,他说因为XX事件法大当先,所以一直不受重视,直到07年才开始入211。

看了你的博客快两年了,看到这篇才发现,其实在八九一代人的心中还是存在着一份赤子之心的。看到你同学的那篇文章,我也和当初第一次听到那个著名的纪录片结尾那首blood is on the square一样,眼泪止不住的流。看来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有些感觉还是不会变。

如楼上所说,也许等到真正的八九一代成了领导人的时候,这个国家会改变吧,也只能这么期待了

城里
城里
2009年12月18日 2009-12-18 9:02:24

我曾经所在的大学仅仅能引以为傲的也就是法律专业,我的要好的朋友从法学专业出来,他们最遗憾的事曾经也是没有让能力更强一些的那任校长签上毕业证。只是你的话是对的。

火乐
火乐
2009年12月18日 2009-12-18 9:37:22

前两天见到江校长与王泽鉴老师,神采依旧。
第一次来,第一次留言,是从开心网的转帖跳链接过来的.
可以的话加个msn.
问声师兄好了。

wuzhiyeng
wuzhiyeng
2009年12月18日 2009-12-18 13:29:22

看几个国内不管从文字还是阅历基本上都属于顶尖的老男人没事在自己的空间里捣鼓一些破事是很过瘾的事情。尤其还听着陈升的专辑。

记得我是在五年前正式打开从文之路,是被一个差不多的老男人肯定和引导的。虽然我早就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但在那个时候他推荐给我的王小波我是全心全意的看了个仔细,甚至到现在也能说出个所以然,并由此确定了自己文字的初级风格。之后的这几年里,我前仆后继地收纳不同种类的书籍,有时候翻翻,有时候认真。

除了对于他们的欣赏之外,我更多关心的是他们各自的阅历脉络,一个是法律系出身,一个是出身生物系,且在当时都是此中佼佼者,逻辑思维和严谨性极强的家伙。除去比较好奇他们个人成因,对于他们我一直抱有尊重和欣赏的态度,因为他们不是因为标榜文字而写字,只是因为工作或者擅于以文字为载体记录表述自己的人——并不是每个喜欢写字的人都希望有观众的,即便希望,也是关于精神的默然共鸣。有时候,写字本身的作用仅仅在于给自己看的个人累积。

“人在年轻的时候要经历些风浪,不然将来可能会被小溪吞没。那些风浪是最宝贵的财富。”这句话我欣赏,或者更多是因为有一些不多不少的经历才会如同中第般产生共鸣。

黑诸
黑诸
2009年12月18日 2009-12-18 20:14:18

法大,还是政法?我觉得现在还是政法…

只配叫猪
只配叫猪
2009年12月19日 2009-12-19 3:34:57

64 个黑猩猩响应

也是法大人
也是法大人
2009年12月19日 2009-12-19 20:09:31

因了江校长,定了模糊的理想与幻想,象那首John Lennon的magine。毕业后的这么多年,一直在忍着,人格分裂地保持着不离开衙门,是在等着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的希望,可以稍尽人事。老六说,我们不该总说“我们尽力了”,应该去骄傲地说“我做到了”。我就一直等着可以骄傲的那天。

丫先知
丫先知
Reply to  也是法大人
2009年12月20日 2009-12-20 10:44:46

你们的存在是中国的希望

lily
lily
2009年12月19日 2009-12-19 21:22:02

我最近一直看您的文章和土摩托的博客。在你们的文字里我越来越独立了。我还不到30岁,可是我感觉自己已经有40岁了。无论是感情、工作还是经济,许多年前,我想如果我内心足够独立和强大,也许我可以过到很好。10年前我还是一个脆弱的文学青年,10年后的今天,我已经变成了独立的半个生意人。生意人是充满铜臭的,但其实却是最独立的,与所谓的学者不同,经济上的独立和力量带来的支持比靠体制内来吃饭的学者更独立。很敬佩您的独立思考,只要您过的开心,那就好。我只是感觉,其实有时候坚持是很累的,真的需要内心的力量来支持。

婴宁
婴宁
2009年12月19日 2009-12-19 23:28:30

生于七十年代,长在八十年代,死于九十年代……这就是悲哀……
上到大二只见过照片里的校长……
长到十八也没找到传说中的铁皮鼓
倒是有一顶霍尔顿的棒球帽

芍药居士
2009年12月20日 2009-12-20 12:42:55

江平,我记住了这个名字。

沉走
沉走
2009年12月20日 2009-12-20 21:03:16

你1986年考上法大,我1986年生人。
长长的时间轴并不妨碍我们成为校友。
这个世界好神奇。
我也是在这个学校里深沉了自己的。
这个学校好强大,
无论二十多年前还是二十多年后,
她还是仍然给予她的学生们同样的郁闷。
那么是不是可以说她一直在坚持着自己的文化和底蕴呢?
直至毕业典礼上的一句话:“我们在奢侈的郊区,骄傲的活着。”
原来我们也是拥有那么多可以骄傲的资本的。

艺术就是真实的谎言
2009年12月22日 2009-12-22 0:15:55

还好,我到是如愿地考上师范大学,光荣地成为一名人民教师了,而且至今拿着在北京仅够温饱线的国拨工资,不得不外出兼职。

henrysong
2009年12月25日 2009-12-25 6:49:23

考大学,上了四年,与你的感觉一模一样,甚至出来后都做了相似的选择,不过没你命好,至少还碰了个好校长.

咩咩
咩咩
2009年12月27日 2009-12-27 15:17:48

你1990年考于法大毕业,我4年后出生,2009年考入政法。
我从高二开始就在看三表老师的博客,如今居然成为了校友。多么神奇。
江平爷爷如今只是法大的一个传说。身为法大学子,只能在江平奖学金、周年校庆、以及需要排队两个小时才能领到票的讲座中远远瞻望。不及你幸运,能遇上这样一个好校长。

PlaceToHide
2010年01月09日 2010-01-09 17:51:43

我今天才发现不许联想竟然出于我所在的这所二流学校。
我也觉得这所学校很不尽人意。我也萌生过退意,我也已经打消退意。
熬到了大三,开始学习社会学,打算去美国读phd。
真想不到cupl 还能出博主这等牛人~~~ 我还以为这学校除了sb 政府官员其他什么都不生产。
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