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活在社会主义社会下的崔健

罗老师问我,崔健演唱会去不?我说,不去了。

崔健的演唱会我看了四百多遍了。如果说我作为不良文化消费记者看演出经常免票的话,我愿意花钱买票看的演出大概也就是崔健老师的演出了。我后来不想看崔健的演出,主要是在现场没法跟丫一起唱,这一点我和罗老师高度地看法一致。自从他学会现场即兴表演之后,我们就不知道怎么跟他合唱了。如果按照一个商业规则来讲,我花钱买票应该能享受到这份荣誉——跟崔健合唱。但是他把所有编曲都改了,节奏什么的也变了,一边他挥着手希望能跟他合唱,一边他又不理会观众是否能跟上他变化无常的节奏。

今天看崔健接受何东老师采访,谈到他说该把MTV电视台关掉的说法,我不禁大笑。崔老师绝对不是炒作,他真的是发自内心,他恨这个,他恨那个,咿呀~~。崔老师就这样,我采访过他五次,每次他都像一个执拗的公牛,跟你没完没了地掰扯。崔健说话有几个特点:第一,他不善于用嘴表达,想说的东西总说不清楚;第二,他说出三句话之后就开始出现前后矛盾,这一点是我在采访他的时候从来不用准备采访提纲的原因,你只要引起一个话题,接下来跟他抬杠就行了,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抓住他的逻辑漏洞,步步为营,这样的采访会特别精彩。有一次我让他回顾一下他的艺术人生,崔健说:“我不想回顾,只想辩论,这样才有意思。”问题是,他自己的脑袋里都理不清该去跟人辩论什么。这一点是崔健老师最可爱的地方,他坚持的东西都当成理想主义情怀。在今天,还有几个人能这样坚持呢?

崔健老师到底坚持什么呢?其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在那万恶的八十年代,崔健的理想主义只是对摇滚乐本身的一种向往,或者说作为一个年轻人他内心的叛逆希望通过摇滚乐来表达出来,然后他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牛逼。那是一个社会主义的时代,衡量艺术的标准就是你丫有多牛逼,而不是别的。这一点,崔健做得非常彻底,他在一个群体年代制造了代表群体的个性。而到了资本主义时代,衡量一个人的成败标准变得很恶俗的时候,你光牛逼就没用了,有时候必须变成大傻逼,崔老师不妥协,于是傻逼们就觉得崔健很傻逼。那些变成大傻逼的人我不说是谁,你可以到网上搜索一下热门词汇。

人都要经历一个这样的过程,但他变成了明星,就进入了迷失的季节。崔健老师的迷失可以这样来分析:一方面他没有迷失,他一直坚持自己过去那一套,一个计划经济时代下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只限于他的创作和表达层面,或者说他依旧残存理想主义的情怀,他希望有这样的一个世界,人们尽情地欣赏音乐,在音乐的世界里人们都是自由的,在自由的世界里,人们都表达自己的音乐。他的价值观在计划经济时代是社会主义的核资本主义的皮,现在,他的价值观是社资双核以及社资两层皮,有时候他总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姓社还是姓资。但他本能地去为了维护自己的理想主义而为我所用,但这样连他自己有时候都说不清到底运用哪一种价值观。在他没有想去改变别人的时候,他改变了很多人。在他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可以去改变别人的时候,他发现人们都想去改变他——是迷失的人太多,而不是崔健。他坚强执拗的一面开始发作,他像一个唐吉诃德,用那根长矛去挑时代的车轮(已经不是一个风车了)。

另一方面,他迷失了,他的迷失不是因为自己变成了一面旗帜而不知道让这面旗帜的方向吹向何方,而是这个时代已经不给理想主义任何机会了。这就像,昨天晚上你还躺在一个屋子里的床上,第二天你一睁眼发现房子没了。为什么会没了?因为这座房子只是一个虚拟的理想主义空间,它本身可能并不存在。

崔健因为坚持,所以他身上保留了上个世纪的某些遗迹,这些标记在今天可以当成一个标本让我去研究在过去的二十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的身上还存在,别人的身上没有了?比如张艺谋,比如陈凯歌……好吧,你会说,时代在进步,就别再这里刻舟求剑了。剑,可以丢弃,但人们很少去想你那艘破船啥时候沉没。崔健就是为了寻找那把剑而从船上下来的人,你看,他希望所有人都跟他一起找那把剑,又希望能登上那艘船,哪有这种美事啊。

希望崔健老师和他的歌迷度过一个美好的圣诞之夜。

56 thoughts on “一个活在社会主义社会下的崔健”

  1. 说说我对崔健,我是个80后,但是在上大学的时候崔健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个传奇了。甚至老狼我们都是有意去寻找曾经的校园民谣。那时校园里几个对音乐痴迷的校友,还在不断的说崔健,所以我就用了80后的方式网上搜索了崔健的曾经。

    还是能感觉都当时的牛逼,但是内心里总是觉得隔着一层。就像看《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我觉得很好看,但是在旁观在偷窥。并没有对当是的感同深受。

    现在崔健对我来说,更是传奇,更加没有概念。只是知道当时崔健很牛逼,具体怎么牛逼,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现在的崔健,就是我的一个长辈,如果有一天我见了崔健,我会很平淡尊敬的问候一个长辈,其他的对我并没有太大的概念。

    Reply
  2. 顺便问一下:三表哥的街拍,是要等到明年开春了?年底肯定忙,不管怎样???支持三表哥街拍,什么时候再凌晨四点多群发短信……

    Reply
  3. 1993年,我15岁,守着一盘《解决》,一盘《无地自容》。

    多年以后,我们看到崔健的健在,这已经很不错了。
    再看看黑豹唐朝们,有时候健康真的很重要,
    无论专业还是友情,无论身体还是精神。

    崔健!崔健!崔健!多熟悉的呐喊!崔健!崔健!崔健!

    Reply
    • 前段时间听了首老BOB DYLAN的圣诞歌,情绪狂飙。

      不为别的,是他还活着,活的很健康,很有内容。

      多想看到窦唯、张楚、丁武也能向老Bob,老崔一样啊。

      Reply
  4. 你写的大实话,总让我感到特别的悲伤。

    我直觉你说崔健可能很准。如果真是这样,希望崔健做好自己的音乐,就好了。至于有多少人愿意接受他,那是听众的事。作为音乐人,不要管这世界如何理解你的音乐。你只为自己的心演奏,为听得懂的人演奏。

    就算全国的听众90%都是傻瓜,剩下的10%也有很多人。中国人真的很多。现在的人们在各种迷惑面前,转一圈回来,可能还是会选择打动自己内心的音乐。

    我不是特别了解他的音乐。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同屋的女生很喜欢他,天天放他的歌给我们听,我对他那首游子归印象非常深,很喜欢。九几年(具体忘了)在北京看香港城市舞蹈团,改编崔健的音乐为现代舞。我在现场所感受到的,只有震撼两个字,非常喜欢(我对歌词不如对旋律敏感,对歌不如对舞蹈敏感)。就为这个,我很喜欢他早期的那些歌。

    Reply
    • 艺术(包括音乐,舞蹈,文学)和宗教一样,是让人们的心产生共鸣的。而人的心灵与感受,同时代和经济制度,不一定相关。任何一个时代,都有更偏重精神层面的人,也有偏重物质和实惠的人。千年下来,很多艺术作品和宗教,在感动着一代一代的人。我想,崔健也许可以从这个角度去考虑,创作他的音乐?

      或许,崔健的歌也没有想到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之类的。我猜测。

      我个人觉得,艺术就是用来表达说不清的感受。人类的感受是复杂的,所以才出现音乐,舞蹈,绘画等非语言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丰富强烈没有逻辑性的情感。

      我真心期待触及灵魂的好乐队,好歌手,好音乐作品出现。

      Reply
    • 额,是浪子归,呵呵。坚持自我是需要勇气的,崔健算是那拨人里活的很好的了,只因为他教父的地位,像唐朝黑豹,张楚何勇,都很落魄。。

      Reply
  5. 为啥三表有时候那么流氓,有时候又这么深刻捏?他在想耍流氓的时候可以很流氓,需要深刻而精准地分析一件事的时候,又是无可匹敌的深刻。

    个人也觉得张艺谋陈凯歌身上的那些让人激动东西越来越少,而崔健身上还残存着,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去表达,而三表这种不同流俗的深入思索和精准表达,算不算一种可贵的80年代遗迹?

    Reply
  6. 理想主义情怀,因为这个,总是被周围的人bla bla bla。我一直以为,离开了这个国家就好了。追逐自己的那所空房子,即使房子一次次的被撒旦偷走,还是觉得,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有那样的房子,可以保护住,纯粹,自由,和爱,一切美好又太容易破碎的东西。

    Reply
  7. 看不懂。
    虚拟的理想主义空间。。。。。。。。。。。。
    没有这空间就没有人吧?
    貌似批评,
    更像自怜。。。。

    Reply
  8. 北展剧场可能不如上次在工人体育馆看的有气氛。等他下次再去工人体育馆的时候再考虑买票的事

    Reply
  9. 形而上啊!啥是形而上啊,这就是形而上
    做人要有“一股气“,啥是“气”, 这就是“气”

    Reply
  10. 这不是音乐,这是文化。我在听音乐的时候不会去思考这唱歌的人理想是什么,目标是什么,被☭中央点点过几次名,闯过几个红灯,上过几个女人。

    Reply
  11. 因为拧巴所以才想宣泄,不拧巴的时候就不需要表达了,他就去享受生活本身了,这也是早起遛弯老头老太的追求,老却成佛嘛。当然不排除有早熟的在壮年期提前进入“成佛”状态的,比如比如张艺谋,比如陈凯歌……,熟透了的,就该烂了。

    关于文艺产品是该迎合自己还是大众,貌似有人说过,“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贵在似与不似之间。”如果信中医的话,这也许算是个标准答案。我是不可知论者,觉得这个问题也和其他许多问题一样,无解。刻舟求剑挺好,顺水行船也不错。

    妄图用根带尖的棍子去捅时代车轮的,按一般经验看,会连人带棍子被时代的轮子碾得粉碎,但他至少不会死的无声无息。

    Reply
  12. 老崔和那个时代在一起是用来怀念的,他毕竟实现了自己的梦,这世上有多少人敢去追自己的梦想呢?那需要勇气和坚持!当我们放弃梦想而追逐现实的利益时,我们心满意足地认为我们曾是理想主义的傻瓜

    Reply
  13. 北岛说,诗歌不具有消弭仇恨的力量,但至少在政治和宗教之外,让世界多一种表达的声音。
    同理可以说音乐吧。那末也继续祝福老崔健康。
    贵国逼北岛们流浪,让窦唯们发疯,是可悲和可怕的。
    我给自个找个答案:家里穷疯了,养不起。

    Reply
  14. 连崔健自己有时候都说不清到底运用哪一种价值观。看看,不光我迷失了价值观,道德,信仰,恍惚自己活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中后期,连我师傅赵本山都说了:现在崇尚-吃喝玩乐!

    Reply
  15. 我不能老是崔健,我不能不是崔健!
    向老崔那样走自己的道儿,让时代的列车脱轨去吧!

    Reply
  16. 理想主义者的悲歌

    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代人,甚至几代人。

    老崔后来出的几张专辑,说心里话,听不下去,他自己也知道老歌迷都不爱听他的新东西了。

    崔健的名字被永远的钉在一块红布之上。

    Reply
  17. 崔老师绝对不是炒作,他真的是发自内心,他恨这个,他恨那个,咿呀~~。
    这句很牛逼,活学活用典范,嘿嘿

    Reply
  18. 23号的彩排去看了一下,舞美做的比以往好,比较精细了。
    喜欢老崔的原因不光是真实,还有点怀旧的意味,那些年代我们的咨询不够开放,只能听他们。现在比较多了,自然觉的有这样那样的不足是吧?

    Reply
  19. 对我来说,唱不唱无所谓了,去看他演出的时候也只是跟着哼哼,跟着呐喊,跟着痛快一阵,找找感觉就满足了。其实崔健的唱词并不比周杰伦清楚多少。

    Reply
  20. 我是70后,关于音乐,诗歌,都保持沉默,能说清的说清,说不清的让电脑去说?你看如何 ?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