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晓龙

2002年左右,我认识兰晓龙是在老六组织的饭局上,那时候老六还在现代拖拉机出版社工作,平时他身边都是各种文学兼文艺青年,我当年认识老六,他周围的人我只认识史航。1994年,那时候史航还在中戏念书,有一次黄金刚带着史航和王小力到单位找我,不久之后,这三个人就跟孟京辉弄出了一个《我爱叉叉叉》。

这一切都跟史航有关,认识兰晓龙也跟史航有关,那时候老六身边有很多“中戏系”的人,据说老六和史航第一次见面,谈起了电影,俩人都喜欢南斯拉夫电影《桥》,于是盘起道来,开始对台词。但十分钟后,老六便卡壳了,那些台词只能变成记忆碎片,结果史航一个人把台词背完。你可以想象得到,像老六这么贱的人,肯定会把史航当成心中的超级宠物。这样,老六的饭局,就多了很多“中戏系”的人,兰晓龙便是其中之一。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能喝酒,能嚷嚷,喜欢收集刀具,喜欢爬山,但怎么也看不出他是一个编剧。史航跟我说:“兰晓龙将来一定是中国最好的编剧。”后来兰晓龙也跟我说:“中国最好的编剧史航应该排在最前面。”您瞧这哥俩,中央戏剧学院的传统好像是喜欢禅让制。

插播一条广告:苗炜苗师傅的新书《除非灵魂拍手作歌》首发式于1月2日在朝阳公园路单向街图书馆举行,详情点击这里

几年后,《士兵突击》火了,我奉命采访兰晓龙。事实上我并不了解兰晓龙,采访他那次也不过是第四次见面。见面后兰晓龙就说,别采访了,有什么可说的。采访中,兰晓龙问东答西,答非所问,我觉得有点别扭,我感觉他好像是成心不想接受这次采访,故意捉迷藏。但回家整理录音的时候,我恍然大悟,我需要的东西他全都说了——只是不是在我问的时候说的。我看着那堆文字有点疑惑,妈的,这采访是咋做的。

《团长》播出的时候,兰晓龙在西山脚下的一所医院住院,所以没有采访成功,后来他说,他真不想对《团长》这部剧说什么了,因为跟他想象的出入太大。正好赶上他生病,干脆呆在医院里不出来。

这次《生死线》播出,我跟制作方要了一套光盘,一口气看完,然后打电话给兰晓龙:“聊聊吧?”晓龙没有拒绝。因为有了上次的采访教训,我尽量不让兰晓龙飞起来,但采访他最好的方式就是瞎侃,才能把他想说的侃出来。

《生死线》写于《士兵》和《团长》之间,是因为有人想让他写一个红色题材的电视剧,兰晓龙便写了一个故事梗概交给投资方,投资方看完之后问道:“党性哪里去了?”兰晓龙一听,既然这样那就算了。那时候兰晓龙还没几个人知道,《士兵突击》还仅限于文本状态,所以也没有跟投资方叫板的资本。但兰晓龙觉得自己为了这个剧本查阅了很多资料,不用的话太可惜了。你不是不用吗,我自己来。于是就有了《生死线》。这个傻逼投资方,你的悟性哪里去鸟?

这次采访,兰晓龙聊得很多,有问有答,条理清晰。他是目前少有的几个还有戏剧情怀的编剧,他很聪明,从来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像很多编剧,编出一个烂《奋斗》,就不知道天在哪里了,还嚷嚷要挣1000万。兰晓龙给我算了一笔账,如果他想挣钱,一年可以挣3000万,有根有据。但是他放弃了。有一次都要签合同了,一集六位数的稿酬,多诱人啊,但在签字之前他反悔了。他说:“如果我这样下去的话,还能坐在那里写字吗?”

之前我在博客里说过,看到十集之后我才明白兰晓龙究竟想干什么。

王:你也有种愤怒的情绪在里面?
兰:抗战不是胜利。就这样。其实《生死线》也是一样的,抗战是胜利吗?就这一句话,你可以去延伸出很多东西。我们要把抗战看成胜利的话,那真的是挺无聊的,《四世同堂》也是这么一个东西。
王:因为你要写胜利的话,就会有一个从失败到胜利的逻辑,但是你并不想在这个逻辑里往下走。
兰:对,不想。
王:那你最后想写的是什么?
兰:别他妈再来一次了。包括《团长》也是,别他妈再来一次了。
王:你说你喜欢收集武器,但你是一个和平主义者。
兰:我是个暴力的和平主义者。我说的和平主义恰恰不是我们要躲避战争,不是这个意思。
王:你不想传达非黑即白的东西。
兰:乔治•简•纳森说过一句话:“爱国主义是超越于原则之上的对于不动产的一种专横的崇拜。”它与道义无关。所以在这种卫国战争状态下,再没有什么好与坏,忠与奸,都没有,我对军队的这种规则是非常同意的。你到了前线,如果这场战争真的是保家卫国的话,像我这种思维在战场上就是多余的,你他妈打就完了,没别的事,这种时候就是一个简单粗暴的事,不要去讲道理。我们那个时候和日本人相比,其实我们失败恰恰就是讲这个道义讲那个道义,犹犹豫豫,当然国力和全民意识上肯定是一个巨大的缺陷,但是还有一个很坏的就是我们还在吵嘴皮子,各种道义、逻辑全跑出来了,一直到今天还有人在争论汪精卫的合理性,这是个很无聊的话题。老舍说的那种“腐烂的、亡国的文化”,其实到今天我们都有很重的痕迹,只不过我们现在是国力强了,大家有一个统一的国家意识。

这是我为什么喜欢这部戏的原因。

我们同事舒可文老师曾这样评价兰晓龙:“在贵国,只有兰晓龙的编剧还叫文学。”

109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ime达娃
aime达娃
2009年12月31日 2009-12-31 10:34:39

哈哈
刘苏老师回来啦~~~HAPPY

表带三个
表带三个
Reply to  aime达娃
2009年12月31日 2009-12-31 15:25:35

你丫,天天叫刘苏老师。。真有韧性。

燕七
燕七
2009年12月31日 2009-12-31 11:15:51

我没看过那个剧,只看过小说文本,生死线和零号特工。

突击的电视版拍得很不错,角儿选的非常合适,只是跟原著比起来,少了很多温暖刚强的东西,多了点人情。omg我都不知我在说什么。

生死线,零号特工,是一以贯之的故事,零和他的哥哥,看起来是最弱的小群体,却总是能坚持到最后的人。所有的角色,湖兰,二十七,靛青,都是真正的有血有肉。兰晓龙好像从来不想告诉读者观众谁代表正义,那场战争在他眼中只是一场拉锯,各种优秀的人才扑了进去,消失在里面,结果无论是什么,都只令人叹息。

少年的中国没有学校,他的学校是山川和大地。主义什么的在他眼中应该都是浮云,支撑作品的是少年人最纯净的理想的力量。

兰晓龙是个善良的人。

Rainbow
Rainbow
2009年12月31日 2009-12-31 11:27:15

很想看看兰晓龙如何描笔下的女人。

Rainbow
Rainbow
2009年12月31日 2009-12-31 11:32:46

看三表的文章都很过瘾,希望不要委婉化,当然,我知道三表也不会同意的。我们就是喜欢三表不扭捏,不唧唧歪歪。

原始人
原始人
2009年12月31日 2009-12-31 12:11:41

我就喜欢兰晓龙编剧的电影。思想悠远深沉。

我也是猩猩
我也是猩猩
2009年12月31日 2009-12-31 12:29:00

新年快乐
幸福平安
呵呵
我语言有点贫乏
对所有的人都是这两句

我也觉得对石康似乎有点不公平啊
厚此不必薄彼呀
尽管我也不是喜欢奋斗的人
但是小孩子喜欢呀
而且它也确实算一种新的风格
不过或许你有讨厌石康的一些个人理由
OK啦

谢东东
谢东东
2009年12月31日 2009-12-31 12:38:21

生死线看完了,真的很好看

喜欢
喜欢
2009年12月31日 2009-12-31 15:45:16

还没看呢。

祝三表的新年愿望能实现!

果宝
2009年12月31日 2009-12-31 15:55:44

我写个小小说,请三表哥来骂一下?
嘉宝结婚了,婚礼当天,一切都很完美。晚上,结束了一天的应酬,卸了妆,和杰躺在床上,她侧着身,静静地哭了。杰很困惑地问:宝宝,为什么哭了?有什么不满意的?嘉宝不吭声。杰想了想,又问“你后悔跟我结婚了?觉得跟我在一起不幸福?”嘉宝翻身坐了起来。她知道自己再不说话,杰就会开始瞎想,新婚的第一天晚上,不该让杰胡思乱想地睡着。她伸手抹了抹泪,嘟着嘴说:“你大学同学王磊把啤酒泼在了我最喜欢的高跟鞋上,我的Jimmy Chou 就这样毁了。”杰哈哈笑了起来,一把揽过嘉宝的肩,“我的好宝宝,一双名牌鞋算什么,以后咱们有了钱让你天天穿名牌,不带重样的,好不好?”嘉宝斜着眼瞟了瞟杰,哼哼唧唧地抱住了他。两个年轻人相拥躺在床上,小区里的猫又在歇斯底里地嚎叫,杰的呼吸均匀又沉稳,他已经睡着了,今天折腾了一天,被灌了不少酒,他累了。嘉宝也累,累得浑身的筋骨疼,可是又有一种兴奋,睡不着。黑暗中,她静静地想,她现在的状态,经不经得起那个叫做幸福的挑剔的老人的打量,还是被他尖锐的目光一看,就浑身上下开始不自在,心虚起来了呢?她心里知道,在世俗的眼光里,她是够得上幸福这两个字的,但她从来不把别人眼里的标准当回事,她不是活在别人的度量杯里的可怜生物,不清楚自己的救赎。为什么哭了,杰不会懂,她也不想把真实的想法解释给他听,他就像一个大孩子,复杂的道理他弄不明白,只会徒增他的烦恼。他的世界是简单的,他是善良的,他认为自己努力能使嘉宝过得幸福,不受委屈,照顾好她,他就别无所求了。嘉宝的世界却是一片深深的海,水上一片碧蓝,内心鱼儿游来游去,充满了珊瑚礁和海葵,以及数以万计的浮游生物。

将被子拉到头上,嘉宝钻进了被窝,头靠在杰的胸前,闭上眼睛,内心那片海静了下来,只剩下缓慢的潮汐,嘉宝在心里默默地说“我为的是我将失去的纯真,自由,寂静,冥思,以及一个人眼里的世界,从明天开始,我将用我们共同的眼睛看这个世界,我将不再是我,我将是我们。” 【完】

5678
5678
2009年12月31日 2009-12-31 16:08:08

May be he is a good writer but your comments seem to be too overwhelmingly positive. Your comments/reporting would be more informative if it is more arms-length.

坚持
2009年12月31日 2009-12-31 17:09:27

中星9号被加密。广电部门又做缺德事。鄙视!有本事把卫星都炸了。

jj
jj
2009年12月31日 2009-12-31 18:30:44

跟着北京三台再看第三遍。新年快乐!!!

萧嵘
2010年01月01日 2010-01-01 3:12:56

他真不想对《团长》这部剧说什么了,因为跟他想象的出入太大。正好赶上他生病,干脆呆在医院里不出来。
—————-
哎,我想知道他想象中的团长是什么样子~~~团长就那么的让他。。。

至少,我觉得康洪雷在有限的条件面前把团长做的很好。有时候也想,用四级的时间来交代人物的命运那肯定是太干了。康洪雷的处理方法,挺绝妙的。

万物生长靠太阳
Member
2010年01月03日 2010-01-03 1:24:25

敬佩这样的人 ,即便不能最终人以文传 ,起码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了 。
石康那类的真是锉 ,我都不信他的写的东西他自己真觉得好 ,卖钱而已 。

sexla
2010年01月05日 2010-01-05 17:08:31

这个人是谁,我不认识!

裸猿
裸猿
2010年01月06日 2010-01-06 23:01:26

感觉表哥的文章有点变味了。。。

Terry
Terry
2010年01月08日 2010-01-08 10:48:00

表哥好!

chic
chic
2010年01月13日 2010-01-13 18:31:05

生死线 划时代的作品!
感谢兰小龙,感谢全体演职员

existingman
existingman
2010年01月18日 2010-01-18 23:27:22

感谢表哥的推荐。
生死线打动人心。

大鱼
大鱼
2010年01月19日 2010-01-19 10:49:33

这部片子的音乐制作人就是,王小峰

alanda
alanda
2010年01月19日 2010-01-19 16:06:47

和“小兵张嘎”电视剧版也有的一拼。日本人是纸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