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诗人如何诞生

——这篇文章以前登在《三联》的“生活圆桌”上,现在再次拿出来炒炒冷饭,应一下景,部分内容作了一些修改。

上大学时,我突然有一天诗兴大发,写了首长诗,自己觉得还挺满意,便跑到我们校一个诗人那里,让他欣赏,以便从他嘴里听到一些鼓励和赞美的话。哪成想他看了几行便扔给我,“你这也叫诗?”我茫然地看着他,他说:“现代诗最重要的一点是,没一句人话。”我明白了,我这首诗人话太多,所以不成其为诗。那时候我还没怎么学会不说人话,所以写不好诗。

写诗的想法后来就忘在了一边,再后来诗人也不吃香了,虽然后来我已经学会了不说人话,但发现已用不上了。

前几天我又萌动了成为诗人的想法,这源于一个翻译软件,叫东方网译。平时看英文网站,觉得麻烦,就想着装了这个软件之后,会让自己方便一些。这个软件很好用,点一个按钮,几秒钟内,让你眼前的英文全部变成中文,但接下来我就傻了,眼前的汉字没有一个你不认识,但没有一句你能看明白。我恍然大悟,这,不就是诗吗。

诗可以创造一种语言,也可以破坏一种语言,但我还从来没见过像翻译软件这样把语言破坏得如此登峰造极。现在互联网普及了,但外语还没普及,对很多上网的人来说,大都面临语言障碍,看外国网站如看天书,于是一些翻译软件应运而生,我粗粗统计一下,目前国内翻译软件不下几十种,但没一个在说人话。于是我灵机一动,何不拿它翻译一首歌词看看。

“独自一个的人/出生石头/愿望邮票时间的尘土/他的手打击他的灵魂的火焰/系住绳到一棵树并且挂宇宙/吹寒冷直到笑的风/在人的耳朵扰乱的害怕/并且饲养它是恐怖的头/畏惧……死亡……在风中……/钢的人祈祷并且下跪/与发烧的燃烧火炬/在面临晚上时插入/拉片如果同情/吻了由无数的国王。”我发誓这段歌词我没有动一个字,这大概就是那个诗社社长说的“没一句人话”,按他的标准,这绝对是首好诗。不过这还不算什么,三年前我用一个翻译软件试着翻译了一下《泰坦尼克》中的那首歌“My Heart Will Go On”的歌名,结果是“我的红心大战将要继续”,这是我见过的最有想象力的翻译。于是我又想,既然这些翻译软件都不说人话,那些程序员辛辛苦苦做出来,当翻译软件用实在是浪费,何不用其所长,当成诗歌创作软件,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当诗人了,说不定又能出来一堆李白杜甫。软件叫“东方网译”也不好,叫“东方诗译”或“东方诗意”更贴切。

记得几年前看报道说联合国某机构正在研发联合国官方语言对译系统,并且要把这个成果在2005年左右推广到互联网上,于是我开始担心,可别到时候全世界的人都变成了诗人。果然,联合国在2006年看到这一成果。

其实外语这个东西,学起来没有什么捷径,只有踏踏实实地学。而写诗则不然,就是几秒钟的事情,你看,有这么多的软件等着你变成诗人呢。

然后,我发明一个词:compoem,这是“computer”和“poem”的合成词,大家可以随便翻译,比如可以翻译成“计算诗”、“嵌拼诗”等等。

下面请欣赏我用金山快译“创作”的一首诗:

《让它诗》
(原作:列农/麦卡特尼)

当我在时代的麻烦中找我自己的时候
玛丽母亲走近我
智能的字, 让它诗。
而且在我的小时黑暗方面
她正在我之前站着权利
智能的字, 让它诗。
让它诗, 让它诗。
耳语智能的字, 让它诗。

而且当坏掉的心人
住在世界同意,
将会有一个答案, 让它诗。
为虽然他们可能是分开的有
使一个他们将会的机会安静
将会有一个答案, 让它诗。
让它诗, 让它诗。是的
将会有一个答案, 让它诗。

而且夜晚何时是多云的,
仍然有一个光在我上的光泽,
光泽在直到明天之上, 让它诗。
我醒来到音乐的声音
玛丽母亲走近我
智能的字, 让它诗。
让它诗, 让它诗。
将会有一个答案, 让它诗。
让它诗, 让它诗,
耳语智能的字, 让它诗。

54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第三、四只老虎
第三、四只老虎
2009年04月23日 2009-04-23 23:55:36

兩只老虎兩只老虎
跑得快,跑得快

Viv
Viv
2009年04月24日 2009-04-24 14:06:34

我写了这个纪念海子,然后用Babel Fish 把它译成了一英文,效果一样,添了很多诗意。。。 铁轨,不再伸向远方 你的热情已冻结 青海湖变成银灰的铅块 你独自一人 选择了那样一种离去 二十年 你的读者和爱人都已失去了光泽 而你的闪光仍是金黄和铜绿 那是你的麦,青草和刀锋的颜色 原来死亡可以真的不朽 但那不是你的本意 我但愿你如每一个凡人 娶妻,生子,繁衍,不去想死亡的事 但将没有人在一个共同的日子 提起你的名字 海子,那是镜子一样的湖泊 映出云的影子和山的影子 映出我们的脸和身体 和鸟的影子 然后你选择干涸 消失在大地和远方 那是孤独的断裂 没有声音 但你依旧面向大海 说话,做梦 生活和死亡 The railway rail, no longer extends to the distant place your enthusiasm has frozen Lake Qinghai to turn the silver gray the lead ingot you alone a person to choose such one kind to depart 20 year your reader and the spouses has lost the gloss, but your flash was still golden yellow and verdigris that is your wheat, the green grass and the knife point color original death may really…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