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诗人如何诞生

——这篇文章以前登在《三联》的“生活圆桌”上,现在再次拿出来炒炒冷饭,应一下景,部分内容作了一些修改。

上大学时,我突然有一天诗兴大发,写了首长诗,自己觉得还挺满意,便跑到我们校一个诗人那里,让他欣赏,以便从他嘴里听到一些鼓励和赞美的话。哪成想他看了几行便扔给我,“你这也叫诗?”我茫然地看着他,他说:“现代诗最重要的一点是,没一句人话。”我明白了,我这首诗人话太多,所以不成其为诗。那时候我还没怎么学会不说人话,所以写不好诗。

写诗的想法后来就忘在了一边,再后来诗人也不吃香了,虽然后来我已经学会了不说人话,但发现已用不上了。

前几天我又萌动了成为诗人的想法,这源于一个翻译软件,叫东方网译。平时看英文网站,觉得麻烦,就想着装了这个软件之后,会让自己方便一些。这个软件很好用,点一个按钮,几秒钟内,让你眼前的英文全部变成中文,但接下来我就傻了,眼前的汉字没有一个你不认识,但没有一句你能看明白。我恍然大悟,这,不就是诗吗。

诗可以创造一种语言,也可以破坏一种语言,但我还从来没见过像翻译软件这样把语言破坏得如此登峰造极。现在互联网普及了,但外语还没普及,对很多上网的人来说,大都面临语言障碍,看外国网站如看天书,于是一些翻译软件应运而生,我粗粗统计一下,目前国内翻译软件不下几十种,但没一个在说人话。于是我灵机一动,何不拿它翻译一首歌词看看。

“独自一个的人/出生石头/愿望邮票时间的尘土/他的手打击他的灵魂的火焰/系住绳到一棵树并且挂宇宙/吹寒冷直到笑的风/在人的耳朵扰乱的害怕/并且饲养它是恐怖的头/畏惧……死亡……在风中……/钢的人祈祷并且下跪/与发烧的燃烧火炬/在面临晚上时插入/拉片如果同情/吻了由无数的国王。”我发誓这段歌词我没有动一个字,这大概就是那个诗社社长说的“没一句人话”,按他的标准,这绝对是首好诗。不过这还不算什么,三年前我用一个翻译软件试着翻译了一下《泰坦尼克》中的那首歌“My Heart Will Go On”的歌名,结果是“我的红心大战将要继续”,这是我见过的最有想象力的翻译。于是我又想,既然这些翻译软件都不说人话,那些程序员辛辛苦苦做出来,当翻译软件用实在是浪费,何不用其所长,当成诗歌创作软件,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当诗人了,说不定又能出来一堆李白杜甫。软件叫“东方网译”也不好,叫“东方诗译”或“东方诗意”更贴切。

记得几年前看报道说联合国某机构正在研发联合国官方语言对译系统,并且要把这个成果在2005年左右推广到互联网上,于是我开始担心,可别到时候全世界的人都变成了诗人。果然,联合国在2006年看到这一成果。

其实外语这个东西,学起来没有什么捷径,只有踏踏实实地学。而写诗则不然,就是几秒钟的事情,你看,有这么多的软件等着你变成诗人呢。

然后,我发明一个词:compoem,这是“computer”和“poem”的合成词,大家可以随便翻译,比如可以翻译成“计算诗”、“嵌拼诗”等等。

下面请欣赏我用金山快译“创作”的一首诗:

《让它诗》
(原作:列农/麦卡特尼)

当我在时代的麻烦中找我自己的时候
玛丽母亲走近我
智能的字, 让它诗。
而且在我的小时黑暗方面
她正在我之前站着权利
智能的字, 让它诗。
让它诗, 让它诗。
耳语智能的字, 让它诗。

而且当坏掉的心人
住在世界同意,
将会有一个答案, 让它诗。
为虽然他们可能是分开的有
使一个他们将会的机会安静
将会有一个答案, 让它诗。
让它诗, 让它诗。是的
将会有一个答案, 让它诗。

而且夜晚何时是多云的,
仍然有一个光在我上的光泽,
光泽在直到明天之上, 让它诗。
我醒来到音乐的声音
玛丽母亲走近我
智能的字, 让它诗。
让它诗, 让它诗。
将会有一个答案, 让它诗。
让它诗, 让它诗,
耳语智能的字, 让它诗。

guest
54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re.J
Guest
2006年10月6日 09:55

我的红心大战将要继续

彻底沉默了这回…………

Joyce
Joyce
Guest
2006年10月6日 09:56

在钱烈宪要发炎上看到的:

爱,我要暗杀你

吻,把我谋杀吧!

庞大的群马高大的雪茄无穷大的盔甲还有无限大的撒哈拉,在同时自杀着

当长头发撕杀时,我要倒下!!

我面对着庞大的烤鸭和无限大的青蛙

情人是狡滑的

哦,群马,天马,和小丽

爸爸,把我咒骂吧!

妈妈被垂死挣扎得挣扎

我要垂死挣扎我要被磁化我要说梦话我要撕杀我还要说梦话呢!
——恶搞之杰作

czar
czar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0:04

2000年的时候为了应付翻译毕业设计需要的英文资料,很多人装了金山词霸,我一向对这玩意心存怀疑,就输了句脏话试试,结果它把FXXX U 翻成了骗你,过了3年,单位的机器上又装了,还是这句话,翻译的结果是淫你,还真挺与时俱进的。

行止录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0:04

表格就是勤劳啊,感动

歌词或诗?
歌词或诗?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0:07

要一次一次的战斗
再一个一个的割喉
用一坨一坨的血肉
换一寸一寸的自由
因一次一次的颤抖
这战场再不能久留

再一次一次的割喉
要一个一个的战斗
换一坨一坨的自由
用一寸一寸的血肉
因一次一次的颤抖
这战场再不能久留

要自由 鲜奶换来的自由
雅典娜偶然展露了歌喉
有情人终于床上在怒吼
走在新时代向右看向左走
来!起来!起来!来!起来!
来 起不来 来不起 都起来 起来
那一堆一堆残骸 你的你的明白
明白明白 我的明白

起来!起来!来!起来!
不愿不愿做奴隶 那就做个做个奴才
从哪儿来 问你的奶奶
奶奶奶奶 我从哪里来

——-韩寒

无双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0:15

现代的诗人太多了,希望能有改变社会的诗人出现,如老毛,,,,,

无双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0:25

http://www.google.com/language_tools?hl=en
推荐你用这个翻译,会减少当诗人的机会:)

xuan
xuan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0:29

成为诗人的便捷途径,装N个翻译软件^

yueyue
yueyue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0:37

minx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0:38

我觉得google和yahoo的翻译都不错的。

Lynnette
Lynnette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0:47

还是三联上的原文比较有趣,当时印象极其深刻。。
现在炒冷饭炒得味道不对了。

ray
ray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0:58

Speaking words of wisdom…..Aha!

钩子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1:02

翻译软件新功能开发

不诗才怪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1:22

这是我的原版中文诗歌,中文的!如下: 我擦了一点香水, 在脖子上, 我希望那味道可以诱惑你, 可往往只诱惑了你的鼻子, 你缠绕着我, 我任由你缠绕着, 象藤蔓般热情四溢…… 闭上眼睛, 打开我酒红的卷发, 遮掩着你的眼睛, 而只有我可以在这样微弱的光线下, 看清楚你的眼睛, 眼角的鱼尾纹, 还有你恶魔的笑容, 还有…… ???? 我还听见, 很清楚的听见, …… 你灵魂出窍时的声音…… 可以划破皮肤, 可以回荡山谷, 可以让我长久的去幻想…… 我先用“雅虎宝贝鱼”在线翻译翻成英文,如下: I have scratched perfume, On neck, I hoped that flavor may entice you, Might often only entice your nose, You are twining me, I leave free you to twine, The cane vine is likely warm four overflows… … Closes the eye, Opens I 酒红 volume to send, Is covering up your eye, But only me to be allowed under the such weak light, Looked is clear you the eye, Corner of the eye wrinkles, Also… Read more »

一点观察
一点观察
Guest
Reply to  不诗才怪
2009年4月23日 16:27

这种现象在香港台湾,新加坡的语言文化里都可以见到.

一点观察
一点观察
Guest
Reply to  一点观察
2009年4月23日 16:28

包括上海有些日常词汇也是这种渊源.

诗业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1:32

一种新的高效产诗的生产力诞生了……

清风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1:42

神奇:)

砸音
砸音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1:47

王同学,你能否告诉我《辛普森一家》的DVD哪里有卖?要字幕翻译成中文的,,,

几年前偶然在外地看过一季。里面的人物都很鲜活,我最喜欢的就是霸子,,,嗯,,喜欢得快要死了。

有知道的朋友也可以告诉我,,,谢了~

我的Q:8030007,,,暗号:辛普森

PS:王,你的图片在哪里看到的,告诉我吧,,谢!

==========================
回复:我就是在北京大街的音像店里买的。

三表妹
三表妹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2:30

这不挺好的嘛。这是原生态的诗,您写的那是干诗,或者醋泡干诗,嘿嘿

bunlog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2:37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如歌的行板
如歌的行板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2:40
秀才
秀才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3:16

就“让它诗”吧

雪花季节
雪花季节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4:34

有讽刺也有调侃,还有笑过之后冷冷悟心悟面。什么没说都说了,什么没骂也骂了。有点鲁迅的味道。

炮儿
炮儿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4:56

怎么是你,怎么老是你$|

诗业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5:09

发现三表哥哥的博客留言还有回复功能!新鲜!比翻译软件能写诗还要新鲜!!!娃哈哈~~

李李
李李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5:11

中秋节哦,三表哥节日快乐!后天又要上班啦。

小小麦子
小小麦子
Guest
2006年10月6日 15:32

有意思。我下过两个电脑作诗软件,一个粗糙,一个稍微有条理些。
发现还是粗糙的作诗效果比较疯狂。。。。

当然,这些讽刺的都是伪诗人

真正的诗歌不是电脑写出来的,也不是伪造出来的。。。

汶璟
汶璟
Guest
2006年10月6日 20:57

中学的时候流行朦胧诗,有一天语文老师讽刺地拿来几个盒子,里面分别装着名词、副词、形容词、动词,让大家随便抽,我一抽便拼成了:我滴落的心……

sun
sun
Guest
2006年10月6日 21:07

耳语智能的字, 是机器人吟唱的诗。

arbre
arbre
Guest
2006年10月6日 22:32

http://www.dopoem.com/poem/dopoem.php
你试试看这个,太有趣了,我写了一首,笑得自己抽筋儿
猎户星写诗软件简易版: 60秒, 写出你自己的诗歌!
恭喜! 您的诗写好了!

著名的江南猪场诗人 满神 创作新诗一首:

《麻花的思念》
http://www.dopoem.com

秋声,又响在树梢
久违的小行星B26,又像一块小小的石头
搅乱了我平静的心湖
荡起一圈圈淡淡的涟漪

露水,又沾湿了我的双脚
门前的荒山野花,又像那调皮的小孩
跑进了我恬淡的梦境
惊起了一只只慌张的小鸟

大雁,又划破了晚霞
箱底的不马,又像远方的来信
投进了我回忆的信箱
唤起了一个个尘封的往日

夜雨,又滋润了夜幕
叫卖的麻花,又像缥缈的歌声
滑进了我如水的日子
浮起了一片片洁白的花瓣

月光,又照亮了寂寥
远方的赵丽华,又像馒头的味道
溜进了我盼望的心里
诱起一丝丝淡淡的
思念

christain
Guest
2006年10月6日 23:08

我迄今都记得那篇生活圆桌。

土人
土人
Guest
2006年10月7日 00:51

你应该去看看这个猎户星写诗网站,哈哈。我用它写的诗

在角落洗澡

角落,蒙蒙
是我洗澡钟爱的地点和时间
先用肮脏的衣角和手帕擦脸
再用无数的FCUK牌洗发水敷面
总是喜欢在洗澡时撩动
却忘了拉上有七十三个洞的窗帘

如果爬过一只红色新生鼠,
我会操起处方狂扁
水烧开的声音被我听见
我会裸体冲出浴室,
慌乱中跑到角落的门前

还是七十三摄氏度
是我水温的首选
娇艳的美体
总在我脑中浮现

trackback
2006年10月7日 01:23

[…] 者名博客“带三个表”昨天写了他用机器翻译软件来作诗,这个倒是新鲜用途。我用了谷歌语言工具来作列农/麦卡特尼的那首诗,结果是这样的: […]

soph_ia
soph_ia
Guest
2006年10月7日 06:03

笑疯了。。。

hh
hh
Guest
2006年10月7日 09:36

这篇都收录到结集里了,并且对你那篇《音乐的幽默》也是记忆尤新。

辛普森可以去网上下载嘛。

皮皮狼
皮皮狼
Guest
2006年10月7日 09:54

be…怎么会是诗。。

因为
诗儿=2b

诗儿=二be

诗=be

let it be =让它诗

phoebe
phoebe
Guest
2006年10月7日 10:59

有创意:)

都闭嘴吧
都闭嘴吧
Guest
2006年10月7日 13:03

你是不是如同我的母亲

   ——致宝马事件里的农妇

  你是不是如同我的母亲

  为了糊口

  每天起得很早,睡得很晚

  泥土一样颜色的脸上

  落满了愁纹和风霜?

  你是不是如同我的母亲

  只体验过拖拉机的颠簸

  从未想过宝马车的舒适

  用大脚量完了一座城市

  却舍不得坐一次公交车?

  你是不是如同我的母亲

  数着零散的角币

  替我计算着下一年的学费

  一阵寒风就能把她吹个趔趄

  却仍然在义无返顾的走?

  

你是不是如同我的母亲

  最喜欢儿女灯前的闲话

  放下一天的操劳

  享受一个短暂的温馨

  明天继续为生计奔波?

  然而现在

  那车大葱永远卖不出去了

  柔弱的生命怎能抗得过宝马的铁躯?

  你悲惨地躺到地上

  草芥一样的烟消云散

  你的生命正如我的母亲

  你的尊严正如我的母亲

  你的苦难正如我的母亲

  你的死亡让我想到了母亲!

  你代我的母亲

  用自己低贱血肉之躯

  承受了来自权贵的轰然一撞

  淋漓的鲜血被金钱和权势遮盖了

  高贵的杀人者依然逍遥复逍遥!

  那件不遮体的单薄的棉衣

  抵得住另一个世界的黑暗和寒冷吗?

  在这个真实得如同坚冰一般的人世里

  我只能长歌当哭

  为全天下受苦受难的母亲

  为了你!

  祈祷天堂里没有宝马,

  不需要早起卖大葱。

homeng
homeng
Guest
2006年10月7日 20:35

^_^骨骼那个翻译还行

安全套戴嘴上
Guest
2006年10月7日 23:53

歌手:披头士(甲壳虫)乐队 When I find myself in times of trouble, Mother Mary comes to me Speaking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And in my hour of darkness she is standing right in front of me Speaking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Whisper words of wisdom, let it be And when the broken hearted people living in the world agree There will be an answer, let it be For though they may be parted, there is still a chance that they will see There will be an answer,… Read more »

trackback
2006年10月8日 07:21

[…] 不许联想 » Blog Archive » 一个诗人如何诞生 诗可以创造一种语言,也可以破坏一种语言,但我还从来没见过像翻译软件这样把语言破坏得如此登峰造极 (tags: my网摘 诗人) […]

qyt
qyt
Guest
2006年10月8日 13:31

记得原来看到,一个老外把他的email信箱里十来封垃圾邮件的标题串成一首诗

茶壶盖盖
Guest
2006年10月9日 10:27

不许联想,表哥三哪是不许联想,简直是不联想就不能自克

一个笔亲
一个笔亲
Guest
2006年10月17日 19:18
holly
holly
Guest
2006年10月25日 16:07

NND,太有创意了

茉莉爱桂花
茉莉爱桂花
Guest
2007年1月10日 01:52

找个没见过这2段原文的人,让他倒着翻会英文,那境界才叫高!

trackback
2009年4月23日 10:39

[…] 后来进入信息时代,我觉得我可以当诗人了,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了股沟,没想到成了全国皆知的秘密。前几天看见和菜头老师在博客里写过如果用股沟在线翻译,可以把一首诗翻译成什么样子,股沟在这方面比金山快译差远了。我认为金山快译的全文翻译才是创造当代诗歌再度辉煌的绝佳软件,以前我写过一篇《一个诗人的诞生》,其实当下诗歌流派完全可以发展成“股沟派”“金山派”,跟过去的“撒娇派”有一拼。金山公司应该大力发展自己的企业文化,利用自己的软件优势,将当代诗歌发扬光大,将来可以出一本什么诗集《快译恩仇录》。 […]

纸婴
纸婴
Guest
2009年4月23日 10:45

让它诗,呵呵T_T

且听风吟
且听风吟
Guest
2009年4月23日 13:16

让它湿.。。。

很湿意。。

TIANBAO
TIANBAO
Guest
2009年4月23日 18:06

梨花体绝对是人话

《一个人来到田纳西》
  毫无疑问
  我做的馅饼
  是全天下
  最好吃的
《我终于在一棵树下发现》
  一只蚂蚁/另一只蚂蚁/一群蚂蚁
  可能还有更多的蚂蚁
《我爱你的寂寞如同你爱我的孤独》
  赵又霖和刘又源
  一个是我侄子
  七岁半
  一个是我外甥
  五岁
  现在他们两个出去玩了

噜噜
噜噜
Guest
2009年4月23日 18:13

让它湿。。。。。。。。。。

54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