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就是偷偷地看。怎么偷偷看呢?你在大街上偷偷看不叫窥,而是前面必须有点什么东西挡着,让你躲在后面跟贼一样,心里老觉得干了什么坏事一样,这种看叫做窥。

大学上文学概论课,老师讲得很有意思,比那些照着课本宣读的老师讲得有趣,所以,这门课我几乎每节必上,但是上了两个星期就不让我上了,老师说,你的水平可以免修了。我说为什么那些我不喜欢的必修课不让我免修,而我喜欢的选修课却让我免修?一怒之下,我把大学所有的必修课全变成了选休课(可选择性地让我休息的课),把所有选修课全都变成了必休课(必须把这门课休掉的课)。也就是那时候考勤不严,不然没那么自由。大学四年下来,任课老师的名字没记住几个,长什么样也没印象。后来回学校,见到个别任课老师,都不知道曾经有这么一个人教过我。上年岁的任课老师有时候会误当做同学的家长。现在回想起大学四年,真的被我荒废了,什么都没学到,现在遇到法律问题,都要请教我同学。

有人知道我是大学学法律的,常常咨询我法律问题,我哪会啊,就说,你这个问题我现在不能回答,涉及的比较复杂,我先查查书,然后告诉你。撂下电话,我赶紧给同学打电话,问出个究竟再给人回电话:“你这个问题呀,其实很简单(这么简单自己都不会),你如此这般这么这么的就可以了。”后来,我发现自己越是装大头蒜麻烦越多,人家有什么法律问题还来问我,索性,我就让他们直接找我同学。

其实大学里能给我留下深刻记忆的老师不多,一个是我前面提到的这个文学概论老师,还一个是教我们刑法的老师,他叫王治文,是个长着花白头发的老头,我们之所以喜欢上他的课,就是因为他不管讲什么罪,最后都能绕到强奸罪上面。比如纵火罪,爆炸罪,甚至当时的反革命罪,都能找到跟强奸有关的案例。

有一次,老头讲了一个盗窃强奸罪案例,就是一个人去人家盗窃,从窗户爬进去,跳进厨房里,正准备进屋行窃,结果家里有人进厨房,一看是个姑娘,于是他只好躲起来。老师说:“他在暗处窥了一眼,发现这姑娘还有几分姿色,顿时改变了计划,然后一个箭步,把姑娘扑倒在地,正在他即将实施强奸行为的时候,姑娘的妈妈发现女儿去了厨房半天没出来,便推门进来看,一进门发现女儿被扒光躺在地上,上面还趴着一个男人,老太太怒不可遏,抄起旁边的铁锹,照着那男的屁股就拍了下去。老太太没想到,她这一下,也把这男的生殖器给拍了进去。请问,这是强既遂还是未遂?”老师讲到这里,底下顿时乱作一团,平时上课睡觉的都睁开了眼睛,平时上课在后面下围棋的都放下棋子,平时看金庸小说的人都合上了书,平时在后面打毛衣的女生也张大了嘴巴,平时上课在后面吃零食的人口腔也都停止了咀嚼……经过一番讨论,我们一致认为:“老师,这属于不可抗力因素造成的意外事件。”

这次上课,课堂上变成了老舍的茶馆,热闹非凡,反正有这个老头上刑法课,票房永远最高,大家讨论永远最热烈。现在我就想,如果让这个老师去百家讲坛讲刑法,还有易中天什么事儿啊。我们这个老师有句名言:“中国刑法研究了好几十年,强奸罪就研究出那么三条,我一晚上就想出了四五条。”

其实,那节课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老师最后抖的包袱,而是他在形容那个男地看到那个姑娘进厨房时说的那句话的表情,“他在暗处窥了一眼”,当时老师的表情很怪异,看上去既色迷迷又有点幸灾乐祸同时又有点传道授业解惑的那种严肃。所以,后来我就记住了“窥”的表情。

无独有偶,文学概论老师讲课,也讲到了“窥”。其实,给大学生讲课,根本不用详细去解释“窥”的意思,但是那天老师偏偏就费了半天口舌去解释“窥”字的用法。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迟到的同学蹑手蹑脚地从门外探进半个头,想看看老师是否发现了他,如果没发现,好赶紧溜进座位,老师在台上抑扬顿挫:“我们打个比方,什么叫窥?就是看东西的时候贼眉鼠眼的,比如说……”正说到这里,老师习惯性回头想在黑板上写点什么,刚好看见那个扒着门缝往里看的同学,便顺手一指:“……就像这位同学这样,我们叫作窥。”台下哄堂大笑。这位同学在笑声中溜到座位上。

“窥”这个字在过去的用法还是比较正面的,比如“管中窥豹”、“窥之一般”,诗词里用“窥”可以加强某种意境,比方说“绣帘卷,一点冷月窥人”。还有“夜阑犹未寝,人静鼠窥灯”“梦破鼠窥灯,霜送晓寒侵被”,你看,“窥”在那个时候就跟老鼠联系在一起了,多么妙笔生花。

现如今,“窥”的负面用法已经越来越被发扬光大,最常用的就是“偷窥”,好像现在人们做什么事情都鬼鬼祟祟的,总是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去看人家的博客都带有偷窥心理。偷窥无处不在,也让人越来越多地失去了安全感和贞操感。现在人们已经没有闲心拿根竹管子到动物园看豹子了,目标都对准了人,解闷的方式变了。前段时间美国有家网站“搞客”很火,它就是让全民都当狗仔队,把你看到的明星行踪记录下来,然后贴到网上,记录的人在窥,上网看的人也在窥,全民皆窥。

有时候看那些傻逼IT精英们在奢谈什么web 2.0,得逼了半天,把它描绘得跟一场革命一样,其实有什么呀,就他妈一个字:“窥”。写的人在窥,看的人在窥,它充分满足了人们偷窥癖。如果我们回顾一下自从有了互联网以来,网络上发生的重大事件,哪一个事件的核心最终都可以归结为“窥”。真是众目窥窥啊。当然,那些傻逼精英会用一个更诗意的词组——眼球经济。

只要人静鼠窥灯,肯定没什么好事要发生。昨天,听一个朋友说“女娲补天,黄雀在后”,这句话改得很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毕竟还有点血腥。但是女娲补天,黄雀在后,就比较八卦了,黄雀肯定等在后面看女娲啥时候走光,不然丫跟在中国首位美女后面干什么?现在人们都以做黄雀为乐,“鸿鹄焉知黄雀之志”?

在一个可以轻易掌握到他人信息的信息社会,窥变得越来越容易了,从人造卫星到针孔摄像机,不都是为了窥么。有一天,你一回头,发现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你。反正,女娲补天也好,亡羊补牢也好,将功补过也好,总有黄雀在后。

56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2006年10月17日 2006-10-17 16:42:33

这个太逗了,笑死我了…

有一次,老头讲了一个盗窃强奸罪案例,就是一个人去人家盗窃,从窗户爬进去,跳进厨房里,正准备进屋行窃,结果家里有人进厨房,一看是个姑娘,于是他只好躲起来。老师说:“他在暗…

怎么戴花
怎么戴花
2006年10月18日 2006-10-18 11:47:09

原来是这样哦

trackback
2006年10月26日 2006-10-26 4:39:09

北京 租房 建兴家园 北京租房网…

rentsoufun…

和田白玉
和田白玉
2006年11月08日 2006-11-08 23:47:53

表格的眼神有点呆,有点迷离,也有点专注
好像在做一件事情的样子

和田白玉
和田白玉
2006年11月08日 2006-11-08 23:49:44

而且手加烟的位置有点生理化,嘻嘻

草风
2007年06月18日 2007-06-18 1:04:12

这是谁的照片?
孙继海剪头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