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卿对此事负责

“哼哼,这回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让你在博客上羞辱我,我让他们把你博客关了。”电话那一头,陈晓卿老师幸灾乐祸地说。是的,我早料到会有这一天的。前天晚上,陈老师打电话,我正在飞机上,说晚上有个饭局,我说在外地,他说,那你会后悔的。我想顶多也就是吃不到陈老师认为的好吃的,就没当回事。没想到,陈老师原来是设了一个鸿门宴,不愧是中央电视台的。哈哈。然后陈晓卿老师伙同土摩托啊、小强啊、老六啊、罗永浩啊,联名举报给妈妈团。所以,没事老在博客上祸害人,会有正义的人出来主持公道的。

今天我正在外面玩,一堆短信电话问我博客怎么了。还能怎么着,趁我出去玩,给干掉了呗。

事实上,我的博客从独立域名那天起,我就申请了ICP备案,但是由于换过一个服务器,那个备案就作废了。仿佛你在贵国领了一个身份证,你可以居住在北京,但是你定居到天津身份证就失效一样。原来这个备案相当于结婚证。

2008年,在奥运会前夕,我开始重新申请备案,马日拉老师申请过好几次,他们既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又不是上床,整的还挺暧昧。这很贵国特色。然后还有一个部门,专门封没有备案的网站。然后就出现了“第二十二条军规”的荒唐逻辑。你想在中国开一个独立域名的网站,一定要备案,你备案的时候他们既不说批,也不说不批,你没有备案就会封掉。你如果想不被封掉,就要去申请备案,你申请备案他们既不说批准也不说不批准,然后就会封掉你的域名。“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讲的是从前有座山……”所以在原来的博客上,有这样一句军规一般的话:“如果网站备案已在本公司接入并且通信管理局审核通过,可以找相关销售人员联系开通!”我倒是想做一个合法公民,但有时候人家不让。

我不知道备个案怎么就那么麻烦,难道独立域名真的就那么可怕吗?你们拥有军队、警察、城管以及核武器,你们连美国都不怕,干嘛怕几个写字的?

这个域名是马日拉老师刚注册的,因为我不去新浪的微博,马老师已经在上面解释清楚了。那些傻逼右派们也不用胡乱联想了,马勒逼的我没事换域名干嘛,大家可以去搜索一下我那个被和谐博客上的那句名言警句,看看出来的结果是什么,是我的朋友卡尔·马克思说的。这个博客也是一个临时的,也许有一天就没了。

61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May
May
2010年02月19日 2010-02-19 1:33:32

表哥,我在哈尔滨呢!今天很意外地找到你,真是十分高兴!一口气就把《鸟巢》以后的全看完了!

这个春节啊!真是十分想念你!祝春梦成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