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了?

昨天在三亚,有人告诉我域名被封。马日拉老师临时注册了一个域名应急。今天回到北京,正在跟马老师提供备案材料,被封的域名又打开了。

封的时候没有通知(不可能接到通知),开的时候也没说法(显然也没有说法),一天之内,关关开开,你开关厂的呀?至今我都搞不清楚是哪个部门干的,权力是这么使的吗?真是闲的蛋疼。

71 thoughts on “蛋疼了?”

  1. 都是暧妹园床惹的祸,能不眼红吗?要备案先招待山谷老林园床+青蛇白蛇+X名酒+X名药,慎记老祖宗孝敬“衣食父母”,不许放肆

    Reply
  2. 三表在明处,敌人在暗处。别光不顾自己死活,还有千千万万的表哥表妹表弟表姐们等着你呢,不能光荣啊。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