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卿是多么可爱啊!

我觉得我再这么写下去,早晚会把陈晓卿老师写出中央电视台的。之所以用这个标题正面报道陈晓卿老师,一来过去我总拿陈老师开涮(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备被开涮资格的,他必须有一种勾引你去涮他的气质),总得有点正面报道,就像今天的中国足球一样;二来我是看了马未都老师的博客,讲述他与中央电视台春晚剧组那段可歌可泣的事迹,让我不仅对马老敬之有加,同时也更喜欢陈晓卿老师了。

以前我在博客上夸张地说:“陈老师是从中央电视台大门走出来的唯一一个会说人话的人。”这话说得有点绝对,我认识的很多中央电视台的朋友基本上还都能说人话,当然你不要看他们在工作中鬼话连篇,有时候他们自己在那人鬼情未了。

我认识陈老师是在五年前,那时候他长得还很黑,但和蔼可亲。不太熟悉的时候,他未说话先害羞,熟悉了,他未害羞先说话。陈老师是个好脾气的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后来我就想,他这样的人怎么能在那种地方混呢,除非他是双重人格。

我对央视的人印象不好倒不是因为他们的节目,谁都知道作为大台,必须那样胡说八道,我早就习惯了,他们不那样做才不正常呢。是一件事改变了我对中央电视台的工作人员的印象,后来认识了陈晓卿老师,但我总像很多人看到中国队3:0战胜韩国队一样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2005年的某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是中央电视台某频道的编导,想让我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这个活动是该频道的节目组张罗的,希望贵刊能报道一下。我对这件事还有点兴趣,但是当对方说出活动的时间,跟我安排的采访时间正好冲突。我跟对方说,不巧那天下午我安排了采访,发布会去不了了。对方说,你那采访有啥重要的,我们这件事才重要呢,你干脆把采访推掉。我赶紧解释:“采访是我报的选题,完不成没法跟领导交待。”我们主编那时候正在更年期,他要求记者天天上班,就是可以随时找到可以骂的人,我这边变了不是往他枪口上撞吗。而且,我跟被采访者约好了时间,放鸽子是不礼貌的。所以我坚持不去他们的那个新闻发布会。对方急了,要求我必须过去参加发布会。那个口吻朱伟都从来没有这样要求过我,关键是他还觉得我不去是不识抬举。我觉得特别不舒服,都是在媒体工作的人,你至少该懂得对人的尊重吧。

本来我想发作,电话里骂他两句挂掉就算了,但是我突然觉得很好玩,便在电话这边浮想联翩的,是不是央视的人平时都这样啊,他们到地方会不会颐指气使啊,他们是不是一人的孙子万人的爷爷啊……越想越好笑,便在电话里跟对方磨叽,看看他还能说出什么。从对方那种霸道的口气中,我真的能感觉到,中央电视台的人出门办事都这操性。太监不都这样吗。

东方红,太阳升,我突然认识了陈晓卿。发现并不是所有央视的人都跟那个编导一样,陈老师就不这样,认识这么多年,我觉得他身上还有一种东西没有丢失,这东西叫谦卑。他在中央电视台,就像点燃的大裤衩在东三环,是那么耀眼。

陈晓卿让我忘记那个编导了,但是看马老师这篇博客,让我又想起几年前给我打电话的那个编导了,什么时候中央台再出来一个陈晓卿呢,我才能忘记春晚剧组这个人呢。中央电视台是贵国最有影响力的媒体,是不是影响力一上去,在该单位工作的人就产生权力幻觉呢?觉得所有人都有求于他们呢,所以才有些霸道?趋炎附势的人正如马未都老师说的那样:“我愣了半天神才省悟过来,估计所有作者都特想为春晚增光,为自己积累,上不了春晚等于白瞎,所有作者都有求于人,剧组的工作人员盛气凌人也是有原因的。可这招对我不管用,这个节目上不上春晚,我一点儿都不在乎。”

所以说啊,一条臭鱼腥一锅汤,更何况是不止一条呢,更何况这汤本来就……

40 thoughts on “陈晓卿是多么可爱啊!”

  1. 三表哥安好啊?恩.跑到奶猪(名特别,就记得了)那看到一个叫陈可卿的(非秦可卿)上头有表哥连接,拐进来了.

    Reply
  2. 她告诉我说:“我们(春晚语言组)本来是根据陈志宏在《故事会》的文章改编的,可没想到您也写了一篇。”(引自马未都的博客)——从这句话里我悟到了一枚真理:春晚组看的都是“一种社会人文类的,比如说《知音》杂志,或者《故事会》”

    Reply
  3. 他们有“业务”培训么,上梁不正下梁歪吧,充分说明负责培训的就不是好苗子。看了马未都写的那篇了,挺奇怪的一点是一个媒体工作者不知道马未都是谁,不是扯淡么

    Reply
  4. 写的深刻,确实如所说, 和权力挨上边的人,怎么就变得颐指气使,变得霸气了,而缺少了谦卑,这就是中国特色。警察,公职人员,都这德性,连我们这儿风景区把大门的都有霸气。

    Reply
    • 吹毛求疵一下,“和权力挨上边的人”应为“和权力挨上边,屁民们又不能用选票把他赶下去的人”,呵呵。
      在贵国以外的很多地方,和权力挨上边的人有不少还是很谦卑的,生怕一不小心就触怒了选民。

      Reply
  5. 一有消息就过来了,表哥还是老样子,坚持抓别人前台出柜,真有型,我也是尽可能把机会留给别人,有福让牛人多享享,在一个圈子待久累得离去,即使相隔遥远还是会想念表哥的。

    Reply
  6. 写在前面

    其实在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看来,足球只是众多不正常问题的冰山一角,在这年头,不正常才是正常的,要真的哪天出了几件“正常”的大事,那才是真正的不正常。CCTV5最近几期冰雪节目做得还是比较有水准,赛车就算了,很多时候听记者的口音就知道这些猫猫狗狗是不是走后门进央视。

    至于CCTV新闻频道,已经可以去死了。天天给”禾邪(忽悠)社会”贴金,贴你奶奶的金,都贴了六十年还不够,生怕别人不知道贵国那点破事,还他妈的要拉几个不知内情的老外跟个傻缺似的在镜头面前说“我爱中国”,爱你妹,你敢播出中国人在美国说“我爱美国”吗?你CCTV允许吗?你真没有这种胸怀,你的子民(无数自以为是的“爱国者” 们)也没有。谁要说爱日本爱美国,简直跟叛国了一样,一大群脑残“手持正义的利剑”,利用几十年来在铺天盖地的灌输教育中习得的那点可悲的“知识”(这些人没有见识,见识是自己领悟学习,不是别人说啥你信啥,用脑子!),开始口诛笔伐,脏话不绝于耳。“爱国者”如是这般心胸狭窄自以为是,简直如豺狼禽兽,诚可怖也(没什么可悲的,已经成年已定型)。

    贵国媒体有能力提取菲律宾一家烂报纸“中国了不起”的头条,我们却根本没能力看见CCTV敢说“美国了不起”,你真没这种胸怀,你唯恐“西方霸权主义国家” 不出点乱子,你成天扯淡让我们相信harmony,自己却兴高采烈地报道别人的乱子。(少给我扯海地,提起国殇就如闻放屁。)你真有本事的话,敢大规模报道国内人为的灾难、敢大规模高密度报道贪官如何腐败我就服你! 你有能力让杨利伟上天,居然没能力让我们顺顺利利买一张火车票?

    当然,我说归说,只是一点点疯言疯语呵呵,您还是继续坚持您的报道思想吧,继续您的brainwash,洗刷刷洗刷刷,洗洗更健康。多么和谐快乐啊! 呵呵呵。

    Reply
  7. 做人若是修为不够,不懂得尊重人这种德行,那最后只剩独舞没人看,就只能顾影自怜了。

    幼儿园小朋友都懂得道理,如今大人砸都不懂呢?

    Reply
  8. 我觉得这件事情的发生与她所在的单位虽有关系,但是主要还是个人修养的问题,现在的年轻人(85以后的)大多比较自我,基本的为人处事的能力欠缺。

    Reply
  9. 关注马老先生要求15万元的作品许可使用费,老头儿太可爱了。
    陈老师好脾气?咋踹陈乐了呢?
    就春晚家的人玩自己,烦不烦啊?

    Reply

Leave a Reply to 老二哈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