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大意

饭否彻底歇菜了,我在网易注册了一个微博,在饭否的时候我就很少写微博,在网易注册后也没怎么写,写博客已经让我够忙活的了,再写微博,就忙不过来了。

我记得在2007年,叽歪市场部的一个工作人员,把我按在雕刻时光,诱惑我写微博,她讲了半天,歌词大意是,如果有一天你在街上打不到车,就在叽歪上面发信息,马上会有人开车来接你。我当时没当回事,后来也没注册。直到有一天我去成都出差,宋石男老师请我吃饭,六点钟开饭,我五点半出门,路边就是打不到车,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成都没有出租车。那时候我脑海里闪现了几年前叽歪的那个美女在咖啡厅里教我怎么用微博的情景,那叫一个后悔啊,最后我见到宋石男老师,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那段路其实也不远,如果步行的话,两个半小时可以走六个来回了。

我一直以为微博是用来发布求助信息的东西。后来注册饭否,听名字以为是找吃饭的地儿呢,结果,上来一帮反动派,没几天就把饭否给弄死了。我才知道,微博还可以创造条件批评政府。看来,早期的微博是用来发布信息的,后来的微博是赞美政府的。目前唯一还坚持发布信息的就剩下陈晓卿了,他没事还把吃饭的信息发上去。

微博变成社会议题的平台,那是肯定的,在微博流行之前,可以讨论社会议题的空间几乎没有了,所以后来有人就说,要创造条件让老百姓更安全地赞美政府,所以就把饭否给干掉了。好多人跑到墙外注册Twitter,我也注册了一个,还没等我开始写呢,就翻不出去了。把牢底坐穿也挺好,翻过去也看不到什么新鲜玩意儿。

有些东西,用着用着就把人的个性和习惯用出来了,尤其是一些公众人物,一旦被关注多了,说话就开始有策划了,它最终又回到信息传播的最基本方式,有发布有传播,形成影响,形成相互作用,达到各取所需的目的。在这种情况下,公众人物永远是占便宜的,至于它的便捷与迅速已经不重要了。人们看重的是它的传播与影响,不然像老六这样鄙视新浪的人,甚至常常羞辱周围去新浪写微博的人,他最终还是没有守住自己,贱嗖嗖地去了新浪,本来我心里还想冲他竖一竖中指,后来觉得他根本不配我的中指。这样也好,我周围的人就剩下我不会去新浪,就像我是唯一一个从来不在饭局上喝酒被这些人类鄙视一样。有时候,被人类鄙视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看过一本关于吸毒历史的书,书里面说,一支乐队里面如果你不吸毒,你会被孤立和鄙视的,很多人吸毒不是因为他真正喜欢吸毒,而是怕被孤立。毕竟吸毒不是一个很光彩的事情,你不吸毒,意味着你光彩,不光彩的人心里就不踏实。当然,从众心态倒没有吸毒那么严重,谁也没要求谁做什么和不做什么,说白了都是自愿的。我觉得今天在互联网上写这个写那个,并且都凑到一起,假装互相不知道对方存在,然后孔雀开屏,看看有多少秃尾巴鹌鹑在看头头自己,有则爽之,无则加勉。微博里的“关注”“被关注”其实就是想让人有种爽的体验。

人确实是从鱼类鸟类进化过来的,不用土摩托解释我都能看得出来,比方说,在大海里,你看见有一群鱼在游动,突然它们掉转了方向,为什么呢?通过重放的慢镜头,你会发现,游在最前面的一条鱼突然改变了方向,后面的鱼就跟着改变方向,跟他妈国庆阅兵一样整齐划一。还有,树上落着一群鸟,一只鸟突然飞起来,其他鸟也跟着一起飞起来,至于为什么飞起来,不知道,不信你观察一下,过一会儿它们又都慢慢落回来,但是没有鸟去埋怨那个没事瞎鸡巴飞的出头鸟,这就叫从众心理,要不怎么叫乌合之众呢,“乌”就是没脑子的鸟,鸟少了一点,就变成了“乌”。现在人干什么也都继承了人的祖先的传统,只是今天这种心理可以创造大量的经济效益,你不是高贵的挎着一个LV包吗,妈逼的我半年不吃饭也买一个,天天拎着它去菜市场买菜。你以为那些奢侈品是专门卖给有钱人呢?现在人干什么都是从众心理使然。

对于不擅长写博客的人来说,写微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没事写上几句话,把一天的豆腐账和流水账记录下来,也算是给生命留下点痕迹,虽然啥鸡巴用也没有。

人对文本介质的发明与改进,正好与智慧表达成反比,想想当初写在羊皮上、兽骨、竹简上或者帛上,就那么点地儿,你想说多少话都被局限在那么点空间上了,人必须反复思考,精益求精,微言大义,才能落笔。后来发明了纸和印刷,能让人记住的话就不多了,现在几乎没有能让人记住的话,都是没用的废话。过去一句顶一万句,现在一万句里总能有一句绝句吧。

微博限制字数,这一点似乎可以改进人们的写作方式,比如可以更精炼去表达,但这跟过去写在竹简上的方式不一样,它只是通过字数限制来区别博客而已,并且达到更快速发布效果。事实上,对于像宋石男和和菜头这样的人来说,字数限制没有任何作用,他们一天在微博上发布的信息比全本《论语》还长。

微博只适合那些惜字如金的人使用,比如孔子,丫就是一写微博的,半年憋出一句话,憋了一辈子,憋出了那么些话,八千来字,他的弟子整理好起了个名字叫《微博》,虽然地位卑微,字数微少,但里面博大精深。后来不谁手欠,给他妈改成《论语》了。

有一次,戴少爷谈到博客,他很鄙视写博客的人,对于一个至今不会上网,发短信都需要事先打电话让人把短信写好发给他他再转发出去的人来说,他鄙视博客很正常。他说在网络上写东西都太罗嗦,应该限制字数,这样说的话才会精彩。他说,过去我们都背古文,现在有人背博客吗?现在人都健忘,还能记住什么呢?

偶尔,能在微博上看到一些有意思的句子,我估计也是人憋了好长时间憋出来的,当然,人们在适应这种微言,尽量能做到语不惊人死不休。但今天的语言表达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过去是微言大义,现在顶多也就是微言大意,说出大概意思就了不得了。

62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2010年03月18日 2010-03-18 10:18:43

[…] 微言大意 查看 […]

胖屯屯
2010年03月18日 2010-03-18 17:41:02

能看出三表哥对现在 人们对待文字 文化的不认真 不尊重 感到失望 虽然看着全文 有几处会让人发笑 不过 看完后 还是和你一样 心里不是滋味儿 当我们玩弄文字的时候 是矫情还是对它的猥亵呢

trackback
2010年04月25日 2010-04-25 13:45:08

[…] 原文请读这里:http://www.wangxiaofeng.net/?p=4961,比这摘抄版有趣一百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