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瞭望塔(7)

10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他们终于降落在东京羽田国际机场。日本对他们来说有点陌生,之前除了列侬,没有人来过,他们对东京的印象完全来自奥运会。他们都很好奇,四处张望,那些熟悉的广告让他们多了一份亲切感。这可能就是美国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的原因。

“我们在日本最多滞留半年。”列侬说。

“约翰,我第一次到日本,你得让我好好看看,比如富士山。”乔普林说。

“现在最要紧的是,你知道日本有什么好吃的吗?我饿了。”迪伦的一句话勾起了众人的食欲。

“我一会带你们去吃生鱼片,我很喜欢。”列侬说。

“我喜欢汉堡。”莫里森说。

“到这里你不要想那种美国低级食品,会倒你胃口,日本的美食会像糖①一样让你爽透的。”

他们驱车前往一家三星级酒店,这可能是他们成名以来住过的星级最低的酒店。列侬认为他们连三星级的酒店都不该住,应该像革命者一样过着艰苦的生活,真正的乐趣不是享受,而是革命的内容。当他们提出住星级酒店,列侬虽然从心里鄙视了一下他们,但嘴上还是同意了,不过他否定了住五星级酒店的要求。

“诸位同志,你们现在的身份不是摇滚歌星。”列侬提醒他们。

这家三星级酒店比他们想象的差很多。一入住,便个个牢骚满腹。

“这是我住过的最糟糕的酒店,简直是马厩。”亨德里克斯说。

“真看不出他们刚刚开过奥运会,日本人都很礼貌,但是这里条件太差,房间里连矿泉水都不提供。”莫里森说。

“你就是一个吃汉堡包的人,要矿泉水干吗?”列侬挖苦道。

“我的门锁一掰就坏了,那把锁都快成古董了。”乔普林说。

“那我晚上去你房间太方便了。”莫里森说。

“我干死你!”乔普林说。

列侬脸一沉,“这不是巡回演出,你们从现在开始要适应一切恶劣环境,谁再抱怨就回去。”

“那我回去。”半天没说话的迪伦搭话了。

“那我也回去。”莫里森说。

然后亨德里克斯和乔普林也跟着起哄,他们冲列侬嚷嚷,这些过惯了明星生活的人,可能到现在都没有用一秒钟考虑过列侬的想法,他们心中压根就没有革命的冲动,至于跟列侬长途跋涉来到这里,他们不过是把中国之行当成一次休假和旅游,他们随时都会把心中并不存在的信念放弃。列侬似乎把有些事情想简单了,看看眼前这几个家伙,哪像什么革命者,就是几个垃圾。他只想到直接把他们扔进中国的革命熔炉中,让他们别无选择,然后看着他们慢慢改变,成为坚定的革命者。现在,他们必须滞留在日本一段时间,还没过一天,他们就开始造反了。

列侬还是很清楚的,只要把最不安定因素的导火索迪伦搞定,其他人也就是发发牢骚而已,他们真的回到美国,处境远远比这里的三星级酒店条件还糟糕。迪伦不同,他明白自己在干什么。要搞定迪伦,让迪伦站在自己这一边。列侬说:“鲍勃,你过来。”

列侬把迪伦拉到一边,他单独与迪伦谈谈才会有效果,“我知道,有些事情我想得太简单,刚才我有些失控,对不起,我会跟酒店交涉,让他们想想办法。鲍勃,我需要你,你不知道你中国之行的作用。”

“我一直不知道你为什么拉我去中国,我对政治没有任何兴趣。我写的那些歌曲被他们曲解成政治歌曲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看明白,难道你也相信那些糟糕乐评人说的那些蠢话?”

“我怎么会相信那些自以为是的蠢猪们的傻话,我认为你是个有智慧的人,而我,更多的是冲动,我们只能互相帮助,才能做成大事。好吧,我们去吃饭,然后我跟酒店交涉,你们都会满意的。”

列侬都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些露骨,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以迪伦的智商一定能嗅出话里的味道,为了稳定军心,列侬不得不这样。

迪伦瞟了他一眼,耸了耸肩,一副无奈但又马上若无其事的样子,“约翰,我知道你也为难,麻烦的事情还没有来呢,慢慢来吧。”

列侬总算摆平的这几个家伙,他心里时刻在提醒自己,不要跟他们着急,这几个三心二意的家伙会随时给你撂挑子。

 

11

五个人来到街上,在周围日本人的映衬下,他们像几头怪物,不时引来人们的侧目。列侬过去来过东京,这样上街还是头一次,那次他要是这样出门,会被歌迷撕碎的。现在他的样子和发型和那时比已经大相径庭了,他留着长头发,戴着眼镜,更像一个大学的教授。他回头看后面这几位,有点太扎眼,万一被人认出来,一定会有麻烦。这几个人在日本的知名度都很高,日本媒体跟欧美媒体一样擅长八卦,事情搞大了,一定会出岔子。今天实在是太仓促了,以后不能这么招摇。他回头示意这几个人,别到处乱看。

列侬也不知道究竟哪一家日本餐馆的饭菜好吃,他看着天书一样的日文,犹豫不定,后面几位已经开始抗议。

“约翰,你怎么像个女人一样逛来逛去?”迪伦抱怨。

“应该在这条街上,也许倒闭了。”

“我走不动了,我的胃里还是飞机上的那些难吃的面包。”乔普林说。

“嗨,要不我们就这家吧,看上去还挺干净。”亨德里克斯指着一家饭馆说。

“那种日本菜你根本吃不下去,好像就在前面。”列侬仍坚持着。

几个人又继续走了一段路,列侬还是没有发现他说的那家饭馆,他根本就没记住那家好吃的餐馆在哪里。

“约翰,你看见白宫了吗?”莫里森在后面喊。列侬回了一下头,又往前看了一眼。就在他愣神的时候,莫里森大笑,“我看见白宫了,还有肯尼迪,吉米,你也看到了吧。”

“嗨,我不想走了,”迪伦停下脚步,“我看就这家吧。”

大家都说同意,停下不走。列侬无奈,转回身说:“这家餐馆吗?”

“对,”迪伦说,“你知道我们住在什么酒店吗?我想我们都走丢了。”

“这是什么餐馆?”列侬问。

“不知道,但是我看到里面有个女孩挺好看。”迪伦说。

“我同意在这里吃晚餐,”莫里森边说边朝里张望,“我怎么没看到女孩?”

列侬拗不过他们,他现在也饿得有些腿软,只好遵从大家的意见,进了这家饭馆。餐馆里面很整洁,有七八张桌子,柜台跟前站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见他们进来,微笑地点着头。

“哪儿有女孩?”莫里森问迪伦。

“刚才在窗口。”

列侬走到那位妇女跟前,问:“能说英语吗?”

中年妇女摇摇头,表情显得有些尴尬。然后她往后面的门里张望,这时候,门里出来一个女孩,她圆脸,大眼睛,留着短头,看上去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这就是刚才迪伦透过窗户看到的那个女孩。

“嗯,美妞儿。”莫里森盯着这个女孩自言自语。

女孩冲列侬一笑,用听起来也不太熟练的英语问:“能帮你什么?”

列侬很高兴,他尽量用最简单的英语跟这个女孩交流:“你们这里最好吃的是什么?”

“面条。”

“还有呢?有生鱼片吗?”

女孩拿出一份菜谱,但上面都是日文,列侬看着有点发懵,但女孩挨个指着每一道菜翻译给列侬听,列侬很高兴,他的胃和口腔开始发生反应,恨不得马上大吃一顿。

(未完待续)
————–
①此处列侬暗指毒品。

11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不束客
2010年03月22日 2010-03-22 1:57:46

真不容易呀

fei
fei
2010年03月22日 2010-03-22 2:24:47

未看全文,只为告知每天候着而已,静静观望后台的你

洗衣粉
洗衣粉
Reply to  fei
2010年03月22日 2010-03-22 5:21:57

您去好望角了?

Veronica
Veronica
2010年03月22日 2010-03-22 2:45:22

一个摇滚歌星的社会良知觉醒了。歌虽然不大好听,但情操很高尚。

喜鹊
Reply to  Veronica
2010年03月22日 2010-03-22 2:58:53

很多人现在不缺钱,缺得就是这个

很巧
很巧
2010年03月22日 2010-03-22 3:25:45

我在看1968: the year that rocked the world.

国人缺少的是魂! 没有魂就不会有好的音乐作品!

nadana
nadana
2010年03月22日 2010-03-22 3:36:55

日本还要半年……
撂挑子啊糖啊不知道到了中国三表让他们怎么说话

Rei
Rei
2010年03月22日 2010-03-22 5:41:43

東京國際機場?
沒聽說過。。。

尼日利亚
尼日利亚
2010年03月22日 2010-03-22 5:59:37

日本呆半年,也太好玩儿了。

五轮真弓那时估计也十五、六了。

第四块表
第四块表
2010年03月22日 2010-03-22 8:38:43

拿列侬开涮不是新鲜事儿,《阿甘正传》里就有。阿甘从贵国打完乒乓球回来之后在电视台接受采访,列侬也在。主持人问阿甘:中国怎么样?阿甘说:那儿的人啥都没有。列侬插嘴:Imagine No Possessions,后边又插了一句『No Religion Too』。

但这段在贵国被掐了。

思维痉挛
思维痉挛
2010年03月22日 2010-03-22 20:41:54

列侬找到他老婆了

11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