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瞭望塔(16)

24

“鲍勃,”莫里森推门进来,“你知道,我爱上了那个女孩。”

“我们都知道。”迪伦放下手中的报纸,“你打算娶她?”

“我是有这个想法,但是约翰知道后会不高兴。”

“嗨,你干吗当真,也许明天我们就去中国了,难道你还带着她?”

“如果她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干吗不带着她呢?”

“吉姆,你随处留情那是你的事情,能不能把她带回中国我也不管,如果非要投票的话,我投赞成票。”

“我不是这意思,我真的很爱她。我们在这里待了好长时间了,我应该去东京看看她。”

“这个我没有投票权。”

“我无聊到已经把这个村子所有的房子有多少个窗户都统计了一遍,我每天到海边看那些渔民收网,看着太阳东升西落,你看,吉米也说想去城里散散心。”

“也许约翰今天心情不错,会同意你们的。”

“报纸上有没有关于我们的消息?”

“迈阿密警察在到处找你。”

“哈,告诉他们我在日本千叶,让他们到这里抓我。”

“说实话,我也烦透了这里,每天在浪费生命。”

“没错,这样下去我们早晚有一天会变成乡村歌手。”

“我正打算出一张乡村歌曲唱片呢。”

“鲍勃,我打算跟吉米去城里,但你不要告诉约翰,如果他问起来,你就说我们去海边了。”

“如果你能在吃晚饭之前回到饭桌上,我愿意替你保守这个秘密。”

“你够哥们,晚上见。”

莫里森转身就走。迪伦看着莫里森,自言自语:“我希望所有人在这里都找到归宿,而只有约翰一个人去中国。”说完迪伦叹了口气,他想到自己,他既不想那么坚定去中国参加革命,也不想在这里留情,他只是想逃离美国,他对中国有那么一点点好奇,那是一个跟美国面积一样的国家,人们活在另一种制度下,那里没有美国那么物质和糜烂,人们都该是单纯和善良的,美国到处充满了暴力和暗杀,人性的底线都被破坏了,中国也许是一片纯净的土地,谁知道呢。迪伦闭上双眼,感觉一片茫然。

 

25

莫里森和亨德里克斯偷偷溜出来,直奔东京。

“吉米,你一定是断货了。”

“是你想那个妞儿了吧?”

“人总是有需要的,你我都是,对吗?”

“嗨,你想过回美国吗?”

“想。”

“算了,吉姆,你会跟那个女孩去中国。到了中国,把那个讨厌鬼一甩,哈哈,让他去革命吧。”

“为什么约翰一直想要革命?我实在不明白。”

“他想当总统。”

“那天下大乱。”

两个人来到城里,已经是中午。

“吉米,我们先去面馆吃饭?”

“你还是单独跟那个女孩约会吧,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两个小时后,我们在面馆见,晚饭前我们要回去。”

亨德里克斯去找巫师,巫师告诉他,一个月后,他们要离开日本,去菲律宾。亨德里克斯谎称他最近要去横滨办点事,所以不会经常过来。他很担心这帮人甩掉他,便要来电话,以便随时联络。然后,他匆匆忙忙去找那个毒贩子。

莫里森直奔面馆,他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见到邓丽君了,这期间他们没有办法联系,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当莫里森走到面馆门口,发现门口停了一辆货车,看上去像是在搬家,有人搬着东西出出进进。

莫里森推门进去,屋子里已经空空荡荡,他熟悉的环境没有了,地上有些凌乱。

“嗨,你们在干什么?”莫里森问一个搬运工。

那人没有听懂,摇了摇头,继续搬东西。

TeresaTeresa”莫里森喊着。

邓丽君从后面的门走出来,“吉姆,你来了?”

Teresa,这是怎么回事?

“吉姆,对不起,我一直无法联系上你,你最近去哪里了?”

“我们去了一个该死的地方。”

“事情来得很突然,我们要离开日本。”

“去哪里?中国?”

“不是你说的那个地方,是台湾。”

“你不是说你是中国人吗?”

“是的,我们联系上我爸爸了,他在台湾,我们要去台湾。面馆我们关了,能卖的都卖了。”

“为什么你爸爸在台湾?”

“这个故事很长,我们十多年没见了。”

“什么时候离开日本?”

“今天,下午的船票。”

莫里森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些沮丧,他感觉自己是那么无力,无法阻止正在发生的事情。

“吉姆,希望有一天你能去台湾,我们还会开一个面馆。”

莫里森对吃面已经没有胃口了,他不知道下一次见到邓丽君会是什么时候。“Teresa,我现在很难过,也许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谢谢你教我唱歌,我回去后会唱你教我的那些歌。嗯——我一直想告诉你,你很帅。吉姆,我得走了。”

这时莫里森发现邓妈妈一直站在门口等着他们结束对话。

邓丽君拎起一只箱子,低着头朝门外走去。莫里森迟疑了一下,随后跟了出去。她们母女俩上了车,邓丽君把头探出来,“吉姆,保重,早点离开日本。”

莫里森看到邓丽君的眼里含的泪水,他看得出,邓丽君也不想离开他。莫里森僵硬地抬起手臂,冲着启动的汽车挥着手,“Teresa,我爱你!

那辆车渐渐远去了,莫里森愣在那里,无法接受突如其来的事实,能和邓丽君在一起,是他在东京做的唯一有意义的事情。现在,他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去哪里,脑子里浮现出的场景,从他第一次见到邓丽君,一直到刚才,感觉就像他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里的情节。在这短短的一段时间,他因为遇上这么一个女孩儿而发生了很多改变。从前他是那么放浪不羁,根本不知道自己还会这样儿女情长,面对什么都无所畏惧,他只喜欢自毁,喜欢摇滚乐,他一直认为自己过着让生命升华的生活。实际上,在他来到日本,远离那种疯狂和沉迷的生活,他开始慢慢思考很多过去懒得去想的那些简单问题,他才发现,很多问题他并没有想清楚。当他与邓丽君邂逅,有些内心莫名的东西被点燃,他知道那是一种感情,一些与感情无关的东西也开始在触动他,让他突然长大了许多。甚至他不止一次怀疑,是否该远离那种自作自受的摇滚生活。

莫里森的脑子很乱,甚至全然忘记他是走在东京的街头,他愣了愣神,看了一下四周,他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离开那家已经不存在的面馆到底有多远。这里很陌生,甚至也有些危险,他突然想起了亨德里克斯,赶紧看了看表,还好,还有一个小时,他可以按原路回去。这是一个十字路口的人行道上,莫里森记不清从哪边过来的,他退回到路边,左右有两条路,该走哪条路?

就在莫里森有点转向的时候,忽然听到后来一阵嘈杂声,他回过头,不禁失声喊了出来:“吉米!”

亨德里克斯沿着路边飞奔,后面一个警察在紧追不舍。

“吉米,吉米,这边!”莫里森冲亨德里克斯喊。亨德里克斯看见莫里森,掉头朝他这边跑过来,俩人慌不择路,朝一个巷子里面跑去,七拐八拐了半天,总算把尾巴甩掉了。俩人扶着墙,喘着粗气。

“吉米,你他妈还嫌麻烦不够?”莫里森骂道。

“我只是多看了一眼那个家伙,他就追过来了。”

“你一定是向人家抛媚眼了。”

“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赶紧走吧。”

“去哪儿?”

“回去。”

“不去找那个妞儿了?”

“她走了,离开日本了。”

“是吗?你今天来是跟她分别?”

“算是吧。”

“他去哪儿了?”

“台湾。”

“吉米,我得买张地图,不然晚上我们肯定回不去。”

莫里森买了张地图,摊开之后发现全是日文,俩人站在街上像猜谜语一样在上面指指点点了半天,也没搞清他们在什么位置。亨德里克斯拉过来一个过路人,“我们要去千叶。”

“你们要到前面坐私铁线。”

“冲绳在什么地方?”莫里森好奇地问。

那人把地图翻过来,“在下面,这个地方。”

“这里呢?”

“台湾。”

“哦,这么近。”莫里森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未完待续)

1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四夕亚日
四夕亚日
2010年03月29日 2010-03-29 0:31:24

总是有一种翻译小说的感觉。

有人信吗
有人信吗
2010年03月29日 2010-03-29 0:38:23

哦,这么近 ~

Sophia
Sophia
2010年03月29日 2010-03-29 1:12:08

生命的意义要附着一个具体的事物,才会让我们有现实存在的理由。如同邓丽君至于莫里森,革命理想之于列侬。

奔腾的猪肉
奔腾的猪肉
2010年03月29日 2010-03-29 1:13:10

感动啊,好一部文艺作品。

麦田
麦田
2010年03月29日 2010-03-29 2:16:42

为什么你的原创能写出翻译的味道?(与人名无关)

5YA
5YA
Reply to  麦田
2010年03月29日 2010-03-29 12:32:12

因为这讲的是几个老外的故事,他在模仿老外说话的方式吧。
如果让列侬说湖南话,莫里森说河南话,吉米说东北话,鲍勃说四川话,那……

山城棒棒军
山城棒棒军
2010年03月29日 2010-03-29 11:35:10

人们活在另一种制度下,那里没有美国那么物质和糜烂,人们都该是单纯和善良的,美国到处充满了暴力和暗杀,人性的底线都被破坏了,中国也许是一片纯净的土地,谁知道呢

嘿嘿…..

微言大意
微言大意
Reply to  山城棒棒军
2010年04月11日 2010-04-11 19:21:37

读到上面这段的时候,觉得茫然的……..穿越了…….

Syphon
Syphon
2010年03月30日 2010-03-30 0:24:39

我怀疑三表最后会不会让他们去中国,或许这只是故事需要一个飘渺的目标。这帮人不去中国故事也可以很精彩。邓丽君突然让我想起了林明美,或许邓是现实中最接近林的人物了。

肯定到不了中国
肯定到不了中国
2010年03月30日 2010-03-30 18:28:11

RT 大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