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瞭望塔(24)

38

第三天一早,迪伦便把东西收拾好,催促列侬和亨德里克斯赶紧离开。列侬问迪伦:“不是下午起航吗?”迪伦说了一些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分钟之类的话,并告诉列侬,克里斯会送他们去那霸港口。

果然,克里斯的车早就等在了酒店门口,三个人上了车,直奔港口。

那霸船港是整个冲绳群岛最繁华的港口,有一部分客轮往返于附近诸岛之间,有些是驶往日本岛和台湾、菲律宾,往返冲绳群岛与日本岛的人大都是一些商人和渔民。

克里斯把他们送到港口,挨个拥抱他们,这种分别显得尤其沉重,“我本应该拥抱五次,上帝保佑你们,希望我退役后能去看你们的演唱会。我爱你们。”

三个人惜别克里斯,来到候船大厅。列侬看了看表,离起航时间还有五个小时,“鲍勃,时间还早着呢?”

“如果你觉得无聊,我们可以找个咖啡厅。”迪伦说。

“我可以去找找。”亨德里克斯说。说完,他起身去找休息的地方。

列侬闭着双眼,一副疲惫的样子。“鲍勃,你还想去中国吗?”

“刚离开美国的时候,我觉得去中国就是做梦,但现在我倒很想去看看。”

“为什么?你对革命没什么兴趣,在你眼里,那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在干傻事儿。这一路上你很少说话,但又不像闷闷不乐,你心里有很多事情,一副很逍遥的做派。”

“我说过,我是为了信用才跟你来的,这个我不失言。”

“鲍勃,如果你想回去,那就回去吧,我不想勉强你。”

“但是现在好像不太容易了,有点麻烦。”迪伦说完站了起来,“约翰,你看吉米……”

列侬睁开眼,顺着迪伦指的方向望去,亨德里克斯正在登上一艘客船。列侬腾地蹦起来:“他想干什么?”

“逃跑。”迪伦边说边拎起背包,朝那艘轮船方向冲过去,列侬紧随其后。一边走列侬一边说:“他想逃到哪里?干吗不跟我们走?”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计划了很长时间了,从到东京开始。”

“你怎么知道?”

“当初他不想来冲绳,然后又要拖一天走,都跟他的计划有关。”

两个人跑到检票口被拦住了。列侬反复说着“我们上去找一个人,马上就下来”,但是检票员听不懂列侬说什么,无论他们俩怎么解释,那个检票员就是不让他们登船。眼看就要起锚了,迪伦情急之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大钞票,塞到了检票员手里,然后二话不说,冲过检票口。列侬也尾随其后冲了过去。两个人刚刚站到甲板上,客轮一声长鸣,开始向海上移动。

迪伦一边喘着气一边说:“真险,总算上来了。”

列侬看了一眼迪伦,咧了咧嘴:“可是我们下不去了。”

迪伦笑了,“那我们就跟着船走吧,反正只要能离开这个地方,去哪里都成。这样我们就知道吉米到底要干什么了。”

“我要收拾这小子,他总给我们找麻烦。”

“哦,不。我们不要打草惊蛇,我现在对他的好奇已经超过了对中国的好奇。这些天我一直在偷偷盯着他,一直没有搞明白他想干什么,他行踪诡异,这回轮到我当狗仔队了。我也要给报纸写篇文章:《吉他之神的妖野荒踪》。”

两个人费了半天的劲,终于搞明白了,这艘客轮是驶往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列侬和迪伦都陷入了困惑,他们搞不懂亨德里克斯干吗要去菲律宾,一个比日本还要陌生的国家。如果他想回美国,去东京是最好的选择,至少那里还有人给他提供毒品,去菲律宾,一定有别的目的。以迪伦对亨德里克斯的了解,十之八九他是去干一件蠢事,至于是什么,他不知道。列侬则开始愁云满面,这艘船离东京越来越远,他无法按时抵达东京,无法跟小野洋子联系,怎么去中国,望着茫茫的海天,列侬心里一片茫然,他头一次感到有些无助,那种命运变化无常就像这艘漂在海上的船,无依无靠。

迪伦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他像是科学家在研究了半年之后终于获得实验结果一样,话也多了。列侬很沮丧,变得沉默不语。

“约翰,你如果把自己变成一个侦探,那乐趣跟革命一样。不然你就会面对单调的大海,这时候很容易自杀的。听我的,至少他在我们控制之内,跑不掉。一旦有机会,我们就把他抓回来。”

“我现在就想把它扔到海里喂鱼吃,吉姆和詹尼斯刚刚离开我们,他却一直想着逃跑。”

“先别想这个,现在我们要找个地方睡觉,虽然海风清新,吹多了人会变傻的。还有,我要去搞清楚,吉米现在在干什么,也许在餐厅里开演唱会。”

两个人在三等舱找到了位子,这里空气污浊,人声嘈杂,列侬一屁股坐在床铺上,从口袋里拿出去东京的船票,看了一眼,然后用食指弹了一下船票,“去他的头等舱。”一撕两半,扔到地上。

“革命是很艰苦的,不过你只需坚持三天。”说完迪伦冲列侬挤了挤眼睛,转身出去。列侬躺在床铺上,陷入了无限的忧伤。他开始怀疑,这次决定到中国参加革命,是否真的是冲动?他不辞而别离开了“披头士”,可能现在媒体都炸锅了,他有点太不负责任,甚至搭上了两条生命,至今反而像一个失去了方向的航船,不知去向。菲律宾,那个陌生的地方开始让他感到恐惧。革命不是这样的,可怎么又变成了这样?想着想着,列侬的眼里涌出了泪水,他觉得有些委屈。如果这时候在利物浦,他也许在家里听着音乐,享受着生活。可恰恰是当初不喜欢享受那样的生活才逃出来的吗,现在又怀念那种生活了,还有演出,录音,和队友们开着肆无忌惮的玩笑,面对各种媒体的刁钻问题,闪躲腾挪,这是多么享受的事情啊。

列侬翻了个身,擦了擦眼睛,叹了口气。不,不能这么想,革命就是这样,放弃过去留恋的东西,自己没有选择错,只是暂时出了麻烦而已,一切都会恢复正常的,不管走到哪里,总会到中国的。如果回到那个环境,又会陷入那种无聊的状态,他不想再重复那样的生活,至少,现在的经历是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甚至想都不曾想过的事情,难道这不是很有意思吗。想到这里,列侬精神了许多,他瞪着双眼,开始新的畅想,到了菲律宾,就把亨德里克斯抓回到东京,然后去中国,让亨德里克斯在革命中变成一个健康正直的人。迪伦说得对,革命总是很艰苦的,需要付出代价。

经过一阵胡思乱想之后,列侬心里坦然了很多。没一会儿,迪伦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堆吃的。列侬一骨碌爬起来,“怎么样?吉米到底搞什么鬼?”

迪伦把吃的放在小桌子上摊开,抓起一片面包,边吃边说:“先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吉米住在头等舱。”

“好了,别卖关子了。你跟他说了?”

“没有。我们不能让他发现,他现在跟一帮打扮古怪的人在一起,看上去他们很熟悉,这些人我在冲绳从来没见过,我们坐的这个船是从东京来的,看来吉米在东京就跟这些人混熟了,他们一定是去菲律宾干什么。还记得当初去冲绳,吉米很不愿意,后来还是跟我们过来了,我猜他们一直保持联系。很巧,这些人去菲律宾正好路过冲绳,更巧的是跟我们离开冲绳的时间相吻合。为什么他希望再留一天,如果早走一天,他们就见不到了。他还编了一个让我们都确信无疑的理由:船票当天买不到。”

“你为什么今天一早就要离开酒店?”

“这是吉米的意思。”

“跟这些人去菲律宾?他去菲律宾干什么?”

“这正是我感兴趣的。”迪伦说完躺在了床上,“上帝,这床够硬的。”迪伦翻了个身,“约翰,你难道对这件事没好奇心吗?”

“我就想揍扁这个家伙。”

“等我们搞清楚他干什么再把它扔到海里喂鲨鱼吃也来得及。”

(未完待续)

7 thoughts on “沿着瞭望塔(24)”

  1. 他(列侬)瞪着双眼,开始新的畅想,到了菲律宾,就把亨德里克斯抓回到东京,然后去中国,让亨德里克斯在革命中变成一个健康正直的人。

    怎么看都不像一个英国歌手的想法,编得有点离谱。
    为什么要拿这几个歌手编故事呢?随便给几个人物安个名字,不一样讲这故事吗?不明白。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