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瞭望塔(29)

43

大约过了一周,部队拔寨出发,列侬和迪伦跟着大部队,格里告诉他们,部队正在往神山地区靠拢,如果速度快的话,第二天即可到达,与先头部队会合,然后就是等待命令,随时跟马来人开战。两个人已经感受到了战争的气氛,不免有些紧张,不过迪伦还显得若无其事,一路上,他更像是一个观光的游客,见到什么都要评论一番,不明白他就问格里。“这里简直太漂亮了,可惜要变成战场。”迪伦感慨。

“鲍勃,子弹是不长眼睛的。”列侬说。

“没关系,我们长眼睛就行了。对吧,格里。”

“我们一般不会到最危险的地方去,不然谁给他们做饭。”

“格里,你原来就是厨子?”迪伦问。

“不,我是个手艺人。”

“工匠?”

“差不多。”

“那怎么到部队里做厨子?”

“说来话长,因为我的手艺惹了点麻烦,不能继续了。为了养家糊口,只好当兵了。”

“你原来做什么?”

“我擅长伪造各种证件。”

“这个确实容易惹麻烦。”

“我讨厌在这里,战争结束后,我要回马尼拉。”

“格里,我想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说那座山是神山呢?”

“这座山有很多传说,最早都是从华人那里流传出来的。后来就变成了神山。据说有神灵降临,说不定这次你能看到,希望神会把作恶的人杀掉,避免战争。”

“神赶紧显灵吧。”一直不吭声的列侬插了一句,“我讨厌战争。”

“约翰,没人喜欢战争,除了疯子。”迪伦说。

“我说,你们现在要小心点,我们已经进入马来西亚境内了,随时可能遭遇埋伏。”格里提醒他们,“对了,你们把锅放在前面,可以挡子弹。”

迪伦和列侬把背着的锅挂在胸前,迪伦觉得,格里这人还不错。

傍晚时分,部队行进到基纳巴卢山下,列侬望着远处的基纳巴卢山,有些惊呆,这座山简直是太美了,一片片群山,神秘而威严,山顶锁在云雾之中,晚霞透过薄雾映照在嶙峋的山体上,赤红一片,各种列侬从未见过的树木,错落有致,像是雕琢在山上一样,虽然一路列侬已经看到了很多风景,见过热带雨林和稀奇古怪的树木,但如此壮观的热带雨林他还从来没有接近过,或者说用全视角欣赏过。

“妈的,在这里开战,炮弹都不忍心落下来。”列侬感叹。

“我想留在这里。”

“你不想回美国开菲律宾餐馆了?”

“工业化告诉我们一个真理,当他们把地球上所有的美景都毁灭,自己就毁灭了,老天只有在没有人的时候才会造出这样的美景。”

“上帝干吗造人?简直多余。”

“没人欣赏上帝会很寂寞的,就像你写出一首歌没有人听一样。”

“鲍勃,难道你不是?”

“彼此彼此。”

两个人还在为风景争论不休,格里催促他们赶紧忙起来,一会要开饭。迪伦问格里:“我们为什么不驻扎在山脚下?这样我们可以把风景看得更清楚一些。”

“你看到那条河了吗?那边是马来人控制区,你过去他们会杀了你,赶紧去淘米洗菜,风景永远在那里,将来战争结束,你再慢慢看吧。”

迪伦失望地看了一眼远方的基纳巴卢山,俯下身干起活来。列侬抱着一袋子米过来,倒进一个大木桶里,迪伦把水倒进去,列侬挽起袖子,把手伸进去,反复搓着米。边搓米边跟迪伦说:“鲍勃,也不知道吉米怎么样了,希望他没出什么事儿。”

“你还惦记他呢?他可不会想你的。”

列侬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人在跟前,便小声跟迪伦说:“你就想这样待在这里?他们打仗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得找个机会逃出去。”

“我们逃跑的最佳时机已经错过了。”

“什么时候?”

“在伍德斯托克的时候。”

列侬看了一眼迪伦,“再加点水。”

“约翰,我也一直在想,怎么离开这里。”

“怎么离开?”

“我们需要一个人。”

“谁?”

“格里。”

“怎么可能?”

“我发现他根本不喜欢这里。”

“你错了,我们当逃兵没什么,他当逃兵会被枪毙,他不过是抱怨一下,当兵的都喜欢抱怨,他要是当了逃兵,连马尼拉都回不去。”

“但是他会有办法,至少他比我们熟悉这里。我们逃出去,东西南北都不知道。明天你留在军营,我一个人出去,不然他们会起疑心,我去观察一下地形,也许会有办法。”

(未完待续)

7 thoughts on “沿着瞭望塔(29)”

  1. 都没人看,连载个球啊!你的杂文还能看,小说您就免了吧,人无完人 !

    Reply
    • 你这种人还真是够扯淡的,不想看就别看,还要求别人别连载了。就你这智商还知道杂文啊,杂/你/妈/逼/文吧

      Reply
  2. 希望你不要连载了,你还来劲了,连贴3篇,可是写的比凤姐还难看,求求你,饶了咱的眼睛吧!

    Reply
  3. 当作者一人分饰几角的时候可以试着给这些小人订立一些基本性格特征,人无完人,但他们可以做某种人的代表,这样就可以区分了,毕竟所有人都是一个脑袋想出来的容易混。有些人可以试着只给他一个或两个性格特征,这些特征都是常人所共有的,但是在小说里被放大了,戏剧化了,成典型了,应该挺好玩。个人觉得莫里森就很好玩!在没能力写出复杂而立体的人物时,把人压扁成一个平面是一种练习,一个面写好了,以后就可以组装。张爱玲评价自己笔下的人物就是这个样子,虽然变态但可以产生强烈的冲突。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