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瞭望塔(30)

44

第二天早饭完毕,迪伦找到格里,“嗨,格里。”

格里看了一眼迪伦,没做声,格里只是一个伙食长,他总觉得在管着所有人,平时对迪伦和列侬这两个外国人,他也照样摆出一副架子。他觉得这两个人倒还挺听话,两个外国人被莫名其妙抓到部队当伙夫,格里也挺同情他们。

迪伦递给他一支烟,格里把烟放进一个铁盒里,然后塞进上衣兜里。“你有事吗?”

“我的活都干完了,现在没事。我想出去转转。”

“不行。”格里变得紧张起来。

“放心,我不会走远,这里太闷了。”迪伦知道这里任何一个人对他们俩都有防范之心,他继续说,“如果你需要人做什么,我的朋友还在,他可以帮你。”迪伦的意思是,确实是一个人出去转转。

“你不能乱走,他们不认识你,会把你当成奸细。”

“我就在附近,不会超过两百米。”

格里停下手里活计,想了想,“好吧,记住,两百米以内。一定要记住,不要到河边,除非你不想活了。”然后他掏出一张通行证,递给迪伦。

迪伦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他走出营房,沿着路边往前走,再往前就是那条河,他想到河边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不知不觉,迪伦已经走到了营房的大门口,迪伦掏出通行证递给门口的守卫。

守卫的士兵点了点头,迪伦走出营房,朝前面走去。前面是一个村子,有十几户人家,那是种简朴的木头房子,几乎看不到什么人,这里要发生战争,人都离开了。沿着村子的路拐了个弯,再上一个坡,前面就是那条河了。

迪伦开始有些紧张,他放慢脚步,四处张望,河对岸布满了铁丝网。迪伦找了一个可以隐身的地方停住,眺望河对岸,对面很寂静,没有人,更没有军队的踪迹,似乎一道铁丝网就可以阻挡一切,除了茂密的树林之外,再看不到任何东西。

这条路通到河边,然后可以沿着河边一直往左,迪伦朝左面张望了一下,路最终伸进了丛林中。他不知道这条路的尽头会通向哪里,他算了一下时间,从营房到这里大约需要十五分钟,如果真的逃跑,十五分钟后就可以消失在丛林中。

就在迪伦想着如何逃跑的时候,突然在路的尽头出来几个人,朝这边走来。迪伦赶紧躲在树后,轻轻地把头探出去,他想看看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当人走近之后,迪伦看清楚了,原来是亨德里克斯和那几个巫师。“上帝,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迪伦又惊又喜,心想,这帮家伙胆子也太大了,他们不知道这里可能是战场,简直是找死。等他们走到近前,迪伦从树后面走出来,拦在了他们面前。

“吉米,我们又见面了。”

迪伦的突然出现,把这几个巫师吓了一大跳,他们本能地朝后面退了几步,看来他们也知道这里很危险。亨德里克斯也大吃一惊,他是无论如何想不到会在这里碰见迪伦,简直是见鬼。等亨德里克斯定了神,迪伦笑嘻嘻地说:“吉米,这里很危险你不知道吗?”

“鲍勃,有你们保护,我怕什么呢?约翰还好吗?”

“还好,他厨艺大长。”

“我对你们的革命没有兴趣,你们干吗总是跟着我?”

“是这样,本来我们是跟着你,但后来我们发现这里景色不错,干脆变成旅游了。”

“玩得愉快,这里蚊子很多,当心吸干了你们的血。”

“好吧,吉米,如果你愿意,我们谈谈,你做什么我们不管了,这里的风景远远比你更让我们着迷,我只是想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们一直对我很感兴趣,那我也不用跟你们隐瞒了,他们是我在东京认识的朋友,都是巫师,本领高强。实际上我在东京就决定来这里了,我们要去基纳巴卢,那座神山,两天后会有天神降临,我们要接受神赐予的力量。”亨德里克斯指了指河对面远处的高山,“我只想把吉他弹得更好,我要变成吉他之神,只有神的力量才能让我做到。”

迪伦听完,觉得有些可笑,亨德里克斯比列侬还天真,“吉米,你真相信罗伯特·约翰逊的那些鬼话吗?你真相信会有什么神赐予你吉他神功吗?”

“因为你不虔诚,所以你只会几个和弦。”

“对我来说足够了。”

“对我远远不够。”

“这都是胡扯,吉米,这里很危险,你看对面的铁丝网,战争一触即发。”

“鲍勃,神会保佑我们。”

“你们要过去?到河对岸?”

“对。我们今天必须到山下,等待神的降临。”

“吉米,你听我一句,我身后就是菲律宾的军队,对面就是马来西亚的军队,你从这里过去,他们会开枪的。”

“嗨,他说会有人开枪,他说那些树都拿着枪。”亨德里克斯回过头冲着那几个巫师喊,后面的巫师大笑起来,亨德里克斯也笑得站不稳了。“鲍勃,你一定刚吃了LSD,这种Bad Trip让你感觉很糟糕。哦,对了,因为这里太安静了,那玩意不起作用,要来点重的,吵闹的,你就没有那些坏感觉了。”

迪伦被气得哭笑不得,他知道,这时候是没法劝住这个家伙的,可这里又的确很危险,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家伙去送死。当然,他脑子里也闪过一个念头,如果他们能安全到达河对岸,证明他跟列侬也可以如法炮制,至于马来西亚,他认为跟菲律宾没什么区别,反正什么都不认识,但至少比现在自由。想到这里,他对亨德里克斯说:“吉米,算我多管闲事,有本事你就过去吧。祝你好运。”

“我们就在这里渡河。”亨德里克斯回过头对巫师说,“开始吧。”

他们只能从这里渡河,再往前走,已经没有路了,更没有桥和船。只有这里的对岸相对是一片平地,其余地方河床很高。亨德里克斯走到巫师们跟前,比比划划说了几句,这些人开始脱衣服,他们把脱好的衣服放进包里,有人开始走到河边,准备下河。迪伦只好躲到一旁,看着他们过河,同时他也变得非常紧张,他最担心的是河对岸出什么状况。但他朝对面望了望,依然寂静无声。

河面不算太宽,有大约四五十米,水也不是很深,一般会游泳的人一口气都能游过去。亨德里克斯走到水边,回过头冲迪伦伸出手做出OK手势,“鲍勃,我是未来的吉他大师,再见。”

“好运吉米!”迪伦在向他挥手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心情,眼前的场景简直荒唐透顶,这帮人就是一群疯子,中了什么邪才干出这种蠢事。可他们又如此虔诚,不得不让迪伦感到佩服,虔诚是要付出勇气的,至少迪伦有生以来从未如此虔诚过。

这几个人很快就游到了河对岸,吉米在对岸冲迪伦笑了笑,伸出大拇指,他们走到了铁丝网跟前,其中一个巫师从包里取出一把钳子,开始铰断铁丝。其余几个人围在一圈,做祈祷状。铁丝网很快被铰出一处大豁口,几个人从豁口处钻进去。

亨德里克斯得意地又回头冲迪伦挥手,迪伦也向他挥手。

“鲍勃,希望你们去中国顺利,我们美国见。对了,问约翰好,他是个……”一阵密集的枪声淹没了亨德里克斯最后这句没有说完的话。迪伦可能是觉得这个结果随时都会发生,他的那根紧张的神经一直就没有松弛过。枪声一响,他本能地一步窜到树后,像是之前做过无数次演练一样,他从来没有这么敏捷过。

枪声停止了,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迪伦从树后面探出头,小心翼翼地向对面望去,和他在树后面想象的一样,亨德里克斯和那几个巫师倒在血泊之中。

“吉米……”迪伦抱着树放声大哭,一切就在一瞬间发生,这个可能出现的结果,在亨德里克斯一出现就开始在迪伦的脑子里闪现,他应该制止住他们,可他也心存侥幸,以为这种最可怕的结果发生的可能性最小,它只是人在面对恐惧时的胡思乱想,但它真的发生了,这,就是战争,不幸的事情随时可以发生,并且最坏的结果发生的可能性比平常还要大。

这时,迪伦身后有几个士兵冲了过来,刚才他们听到枪声,以为这里发生了冲突,其中一个人冲迪伦喊:“怎么回事?”

迪伦从树后走出来,来到这几个士兵跟前,把刚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其中一个人冲迪伦呵斥道:“以后不许来到这里,赶紧回去。”

迪伦跟着他们,回到了营房。

走进伙食房的院子,迪伦见列侬正在摘菜,列侬见迪伦进来,便说:“嗨,怎么样?”

迪伦很难过,“约翰,告诉你一件很不幸的事,吉米死了,而且是我看着他死的。”迪伦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详细讲了一遍,列侬扔下手里的菜,双手抱住脑袋,沉默不语。

“鲍勃,这到底是为什么?吉姆、詹尼斯、吉米都不在了。”

“不幸的事总会降临的,约翰,你无法左右命运,也许他们命该如此。我们都做了最大努力,至少,今天我是可以阻止吉米的,但我没做到。”

“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否则我们也要完蛋。”

“我今天看了一下,如果过河,会像吉米那样,但如果往回走,会被他们抓住。”

“那怎么办?”

“办法总会有的,战争能开始就会结束。这些小国家的战争,就是打打闹闹,很快就会结束的。”

“你怎么总是这么乐观?”

“亲爱的约翰,你已经够悲观了,我不能跟你一样,不然你让我来干吗?”

(未完待续)

13 thoughts on “沿着瞭望塔(30)”

    • 表格立功了哈
      【封面故事】中国电视剧30年盈利模式之变——投资人与买手背后
      P40 投资人与买手背后 主笔◎王小峰
      P41 热热闹闹赚小钱 主笔◎王小峰
      P44 电视剧买卖那些事儿 主笔◎王小峰 摄影◎蔡小川
      P52 卫视频道采购:竞争白热化 实习记者◎郭闻捷
      P56 赵宝刚:没有死亡的剧种,死亡的是文化 主笔◎孟静 摄影◎蔡小川
      P60 刘德宏:电视剧行业还是太小了 主笔◎王小峰 摄影◎黄宇
      P64 《暗算》背后的女人 主笔◎孟静 实习记者◎童亮
      P68 谁也不可能还原历史 主笔◎孟静 摄影◎蔡小川

      Reply
  1. “这个可能出现的结果,在亨德里克斯一出现就开始在迪伦的脑子里闪现,”——实话实说,我也这么一开始就出现了!迪伦以前所未有的敏捷闪到那棵树后的英姿,我也觉得天经地义,好像他排练过。

    但是,“约翰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Reply
  2. “亲爱的约翰,你已经够悲观了,我不能跟你一样,不然你让我来干吗?”——很智慧的话。他不能来就在文字上给弥补一下吧。

    Reply
  3. 看到他死。好伤心。如果morrison,joplin和henrix是因战争而死而不是因drugs,他们也许也是革命者。

    Reply
  4. 明白了,那三人就是出来暖场的,兜这么大个圈子,就是为了弄死他们,好开始正式演出呗
    行了,该死都弄死了,这回该去中国了吧。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