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瞭望塔(32)

46

又过了几天,部队还没有行动,迪伦却发现,一些军官开始出没军营,气氛有点紧张。迪伦猜测,大概是要行动了。他对列侬说,如果真打起来,一定趁着混乱之际逃跑,这可能是最好的时机。他又想从格里那里探出点什么口风,格里只是简单地说:再等几天吧。

一天夜里,在人们熟睡之际,军营里突然骚乱起来。列侬和迪伦被惊醒。

“鲍勃,看来要打起来了。”

迪伦赶紧跑到门外,军营里吵吵嚷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听了半天,好像是军营内部发生了冲突,人们在争执什么,他听不明白。格里也从屋子里出来,“格里,发生什么事了?”格里冲他使了眼色,“赶紧回屋去。”

迪伦回到屋子里,列侬问:“怎么回事?”

“可能是内部冲突,跟咱们无关,睡吧。”

两个人紧张的神经松弛了下来,困意袭来,又都倒在床上,但嘈杂的声音让他们几乎无法入睡。列侬狠狠骂了一句:“他妈的,没完啦!”

“看来真的有什么麻烦事儿了。”

“都是有病。”

话音刚落,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阵密集的枪声,枪声中还夹杂着一声声惨叫,列侬和迪伦吓得从床上蹦起来,慌乱地把衣服穿上,两个人躲在一个安全角落,惊恐地望着窗外,他们不知道这次是真的发生了什么。枪声和惨叫声一直交替持续着,震得窗户哗啦哗啦直响。两个人这是头一次听见枪声,非常紧张。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手里有一把枪,在战场上厮杀,可能是从儿时就会有的一种想象,那种感觉总能让男孩变成男子汉,它就像古罗马角斗场上的勇士,一旦剑拔出来,接下来就是战胜,那种战胜后的快感可能是一直伴随男人一生的向往。但是,当这两个人真的身临其境,去感受这种氛围时,除了恐惧没有第二种感觉,没有铺垫,没有任何可以激起他们内心力量的暗示,他们就像被狼群包围起来的羔羊,随时可能在下一秒钟成为牺牲品。

枪声和叫声渐渐稀疏,更多是屠戮者的吆喝声,两个人的恐惧神经也随着稀落的枪声而慢慢恢复平静,他们至少可以均匀呼吸了,列侬擦了擦脸上的汗,看了一眼迪伦,迪伦的额头也是汗。

“听起来不像是跟马来人之间的冲突。”迪伦说。

“是的,完全不像。”

“这帮人难道是自相残杀?”

“他们就像一群草寇,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说不定一会就冲进门把我们两枪干掉。”

“我得去问问格里,他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还活着?”

“只能碰运气了。”

迪伦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倚在墙边把头轻轻探在窗口向外望了望,借着昏暗的灯光,他看到有人影在晃动,伙食房营房的门口,有两个士兵拿着枪把守着,跟平常没什么区别。迪伦大着胆子轻轻推开门,只要他走出门,用五六步就可以走到格里的门口,然后推门进去。

“谁?”士兵很警觉地把枪对准了迪伦。

迪伦干脆推门出来,举起双手,“你们好。”他一边说一边朝旁边瞥了一眼,格里的屋子黑暗一片。

“干什么?”

迪伦做出一个上厕所的动作,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士兵也知道他是伙食房打下手的,便没理会。迪伦早就想上厕所了,人在恐惧中至少有一个反应是想撒尿。

迪伦跑到旁边的一个角落,环视一下,至少四周不会出现一个对着他的枪口,便放心地小解起来。

回来时,他走到格里的门口,轻轻冲里面喊了一句:“格里。”

“赶紧回去!”格里在里面轻声喝道。

迪伦管不了那么多了,推门就往里面进。屋子里很暗,借着从窗户透进来的一点光亮,迪伦看到,格里坐在床上,显然他也很紧张。

格里见迪伦进来,示意他赶紧坐过来。

迪伦自从到了军营之后,对这里发生的一切几乎知之甚少,一方面是语言不能交流,另一方面是唯一能跟他沟通的格里,从来不跟他讲部队里发生的事情,甚至,这些菲律宾人长途入侵马来西亚,究竟是为什么他都不清楚。格里一定比他清楚,只有搞清楚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心里才会踏实。

“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们把自己的另一支部队杀掉了。”

“为什么?”

“因为他们不执行命令。”

“上帝,真是太残忍了。”

“要不我们现在早就过河了。放心吧,没你们事儿。”

这句安慰的话从格里嘴里说出来是那么的轻松,可迪伦从格里的表情和语气中似乎看到了一种即将到来的麻烦和恐惧,这反而让迪伦更加不安,他觉得这是一支做事从来不讲道理的部队,可以肆意胡来,说不定哪天看着他们俩不顺眼就拉出去给毙了。

“你赶紧回去睡吧。”格里说。

迪伦站起身,走到门口,回过头对格里说:“谢谢你,你是这里唯一值得我们信赖的人。”

“算了,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就算是发生,你记住,跟你也没关系,因为你们是美国人。”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枪声大作,军营里顿时乱作一团。格里上去一步把迪伦拽了回来,迪伦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推到床上。格里的恐慌超出迪伦的预想。迪伦也能听得出来,先前的枪声是从一个方向传过来的,但这次,好像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的,那种死亡的恐惧好像也是从四面扑过来的。枪声和叫喊声又连成了一片,现在能听得出来,是双方都在射击。

“看来这次是真打起来了,是马来人。”格里说。

迪伦和刚才相比,略微镇静了一些,因为身边有格里。

“是偷袭?”

“可能。我们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

“我应该让约翰过来。他一个人,会吓尿裤子的。”迪伦说。

“外面太危险了。”

“我马上回来。”

迪伦说完立刻冲了出去,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胆子,几步冲回屋子,推门便喊:“约翰,约翰。”

列侬从地上爬起来,“鲍勃,你可回来了,怎么又打起来了?”

“赶紧,到格里那里去。”

还没等列侬反应过来,格里也随后冲了进来。他一进来便大喊:“快,快跑,我们必须离开这里,不然都得死。”

“我们去哪儿?外面到处都在打枪。”迪伦喊道。

“跟我走。”

列侬和迪伦已经来不及说什么了,两个人手忙脚乱地收拾一下东西,背着包便跟格里冲了出去。外面的枪声震得耳朵都疼,格里跑在前面,“往左边跑,那边没有枪声,一定没有人。”

迪伦有点印象,左边营房有个小出口,它不是军营的正式出口,只是在搭建军营的时候没有围好而已,因为正好倚在山边,即便出去也很难爬上那座山,平时这里没有人把守,谁都知道,没有人能从这里跑出去,自然,也没有人喜欢从这么一个别扭的地方发起进攻。

三个人从小出口钻了出去,可钻出去就傻了,那座山他们根本爬不上去,没有可攀爬的东西能让他们抓住,三个人互相看着,都不出声了。格里向上望,大概在十多米高的地方才有可抓住的东西,下面光滑的连一滴水都存不住。

营房那边喊杀声越来越大,枪炮声也越来越密,迪伦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火光冲天。

“格里,营房里已经着火了。”

“天亮他们会发现我们的。”格里说。

“我们现在哪里都去不了,就在这里躲着吧。”迪伦说。

“也许他们发现不了我们。”列侬说。

确实没办法了,格里很泄气,三个人只好依靠在山墙下,坐下来。此时,天已快亮了,从声音能听得出来,马来人是三面包围营房突袭的,战事听起来很惨烈,营房几乎被炸毁了,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枪炮声渐落,迪伦看了看表,已经是五点多了,天已大亮。这场战事持续了大约一个小时,但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漫长和恐惧。

“如果他们都死了,我们也完了。”格里说。

“为什么?”列侬问。

“这里被他们占领了,我们逃不出去。前几天我听说,他们在谈判,然后我们撤军,怎么突然打起来了?”

“一定是有一方耍无赖。”列侬说。

“格里,你应该把军装脱掉,像我们这样。”迪伦提醒格里。

“这已经不重要了,反正逃不掉了。”

“喂?不许动!”突然从头顶上传来一声,像是一声炸雷,把他们三个吓得一哆嗦。他们抬起头,在山顶上,有四五个士兵,手里端着枪,枪口指着他们。

“马来人。”格里小说嘀咕了一句,然后慢慢把手举起来。迪伦和列侬也跟着举起了手,此时,这个动作可能是唯一保命的方式。

“我们不是士兵,我们是厨师。”格里冲上面说。

“格里你说的是什么话?”迪伦好奇地问。

“汉语,他们能听懂。”

果然,上面的人把枪放下,其中一个人把绳子扔下来,另一头拴在树上,然后很麻利地从上面滑下来,到了他们近前,这个人举起枪,示意他们靠在墙边,然后上面的几个人陆续顺着绳子滑下来。他们盘问格里半天,看得出来,这三个人并没有威胁到马来人,其中一个人用枪指挥他们三个人,从刚才钻出来的出口再钻回去。

当他们走回营房,惨相让他们目瞪口呆,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这支部队几乎全军覆没,迪伦和列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这简直是地狱,他们低着头,不敢再多看一眼。长时间的恐惧已经让他们没有什么感觉了,只是在恐惧上又多了一份强烈而已。

他们被带到营房外的一个地方,这里还有十几个菲律宾士兵,蹲在地上,显然他们是幸存者。他们三个人也被命令蹲在地上,在这群人的不远处,有十几个马来西亚士兵,半包围着这些人,正对面,有一架机枪对着他们。

迪伦蹲在格里身边,问格里:“我们变成战俘了?战争结束了?”

“希望是这样,也许他们不高兴就把我们全扫了。”

“约翰,我们经历了一场战争,然后还会经历一场战俘交换仪式,就是有一条界线,我们站这边,还有一帮人在那边,有个人宣读一个什么东西,然后我们走过去,就自由了。”迪伦不知是忘记了刚才的恐惧,还是因为恐惧没话找话。

“是的,当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后面突然枪响了。”

“约翰,你看,几百人的军队,就剩我们几个人了,我们是幸运的,我们现在应该计划一下,到中国革命的事情,至少我们已经有了战争的经验。”

“鲍勃,你要永远记住,小国家的战争从来是不按规则玩的。”

(未完待续)

15 thoughts on “沿着瞭望塔(32)”

  1. 给三表哥挑刺。

    『枪炮声渐落,迪伦看了看表,已经是五点多了,天已大亮。』这是北半球夏天的模样儿,马来西亚虽说也在北半球但因维度很低,即使是6月22号夏至那天,天光大亮也得六点多奔七点了。

    Reply
  2. 恩,不仅名字可以换成中国人,摇滚乐和革命也可以替换成任何理想的过去式和现在时。基本上就是一个关于成长和现实歧途的故事。

    Reply
  3. 你这小说很切中时弊啊

    中国说不能让迪伦来。迪伦自己也没想来啊,是被约翰忽悠来的。。。

    等着看三表哥的看法

    Reply
  4. 越来越好看了!

    大多数菲律宾人应该都懂点英语吧,应该不存在多少语言障碍。

    表哥就是反人类,大家围观的时候他沉默,有人挑刺的时候他兴奋,刷刷刷地连发好几篇,呵呵。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