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瞭望塔(40)

55

列侬知道迪伦顺利拿到护照后,高兴得快哭了,他像从巴士底狱里放出来的囚犯,望着马尼拉的天空,好像是望着天安门,好像自己已经加入到革命队伍当中,浑身上下血脉奔流。几天后他们就可以踏上中国的土地,毛泽东会接见他,会跟他谈论革命的道理,革命是最浪漫的情怀,列侬陶醉在憧憬之中。

“嗨,约翰,你在想什么?”迪伦给了他一拳,“我看到你的心飞了。”

“鲍勃,我们明天去中国大使馆,我早就搞清楚了,每周有两次从马尼拉飞广州的航班,然后再飞到北京。”

“对,明天。”

第二天,两个人来到菲律宾驻中国大使馆,办理签证的队伍很长,列侬望着这些与他们风格迥异的面孔,再看看迪伦,除了肤色跟他们差不多,其他方面显而易见。

“鲍勃,我们俩是菲律宾人?”

“是的,我正在进入这个角色。”

列侬咧咧嘴,他很担心被识破,这样戏就演砸了,随着队伍往前推移,列侬就变得更加紧张。迪伦看出来了,他拍了拍列侬的肩,“约翰,你一定没干过什么坏事。”

“我以前干过的最坏的事情就是强行把一个女孩按到床上。”

“一个男人要怎么样才能变成一个男子汉?”

“知道,答案在风中飘。”

“你必须经历该经历的一切,不然你永远是个好孩子。约翰,听我说,这事儿没什么,他们根本想不到你这个东西从哪里来的,如果他们看到你紧张了,你就说很向往中国,现在很激动。我们是穿越风浪的人。记住,我们就像面对那些无聊的记者,当他们抛出任何问题,我们都该若无其事地把它挡回去。”

“我在记者面前演砸过一次。”

“哈哈,这次跟耶稣没关系。”

“好吧,我尽量冷静,像比耶稣还受欢迎那样。”

终于排到了他们俩进去了,列侬有点犹豫,迪伦推了他一把:“约翰,现在是埃德·沙利文秀,上吧,All you need is Pass。”

签证官是一个女士,留着短头发,脸色皙白且没有表情,列侬把护照递了上去,签证官看了一眼列侬,问道:“你为什么要去中国?”

“旅游。”

“你在菲律宾做什么工作?”

“音乐教师。”

女签证官继续问道:“请你说出与中国有关的五件事。”

列侬紧张的腿都有点发抖,有点像当初在军营里遭遇袭击时一样,他想了想说:“长城……毛泽东……黄河……紫禁城……还有……红卫兵。”

签证官“啪”地一声把章盖在护照上。列侬感觉提到嗓子眼的心咣当一声随着那枚沉重的印章一起落下了。出来的时候他脑子一片空白,能想得起来的就是他的姨妈,小时候有一次姨妈谈到中国,说出过那几个词,没想到这些他一直认为与自己无关的词汇在最关键的时候用上了。

见到迪伦,列侬压抑着内心的喜悦,但却用力地抖了一下护照,脸上露出一种无法绽放的表情,那种喜悦一闪而过。

迪伦进去,签证官问:“你为什么要去中国?”

“旅游。”

“为什么选择到中国旅游?”

“因为中国是个伟大的国家,历史很悠久,菲律宾没有。”

“请你说出五个与中国有关的东西。”

“孔子、易经、孙子兵法……”

“可以了。”签证官又是“啪”的一声。

两个人跟当初离开那座小岛一样,像两只自由的小鸟飞了出来。

“鲍勃,你刚才为什么不紧张?”

“我从小就干过不少坏事,这事儿根本不算什么。更何况,我他妈真不想离开格里,这家伙太可爱了。我今天要最后一次下厨,把我最拿手的菜都做一遍。”

“我也要最后一次教雷金了,她一定能成功的。她简直太有天赋了,我们加一起也不如她。”

(未完待续)

8 thoughts on “沿着瞭望塔(40)”

  1. 呵呵,这俩哥们太可爱了。来中国吧,做过坏事的人如有冲动革命和忏悔,那都是真诚的,也是最傻的。

    Reply
  2. 天啦!表哥为什么要让这俩哥们都来强调“最后一次”——根据我所在的地方得到的编剧常识,我看到一出悲剧正上演,你俩笑得越无邪我就变得越狂野。

    Reply
  3. 菲律宾的确是当年到贵国的渠道。东北亚不通,东南亚被裆撑腰的政客工会游击队搞得特烦,就菲律宾例外

    Reply
  4. 以追求真理的态度又去了土摩托老师那边,果然,大有收获!本来还觉得三表哥笔下的列侬迪伦去签证场景超级搞笑,现在我明白了,一点也不搞笑,人家就是一本正经的!Are you guys ready?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