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瞭望塔(51)

67

吃完饭,列侬说:“我们该去港口看看。”

“我得问问,怎么去港口。”迪伦四处张望,想找一个人打听一下。

“我们冲着有海风的方向走。”

“等一下。”迪伦叫住了列侬,“约翰,你听,有人唱歌。”

“鲍勃,我在一九六九年就没心情听别人唱歌了。”

“不,他在唱埃尔维斯的《温柔地爱我》。”

列侬揉了揉耳朵,四处张望了一下,“在哪里?”

“天桥上。”

“我们走吧。”列侬显得不耐烦。

“等两分钟,我上去看看。”迪伦说着便上了天桥。列侬没办法,只好跟着他一起上来。天桥上确实有个年轻人抱着一把吉他在唱歌,面前放着一只帽子,帽子里面有一些零钱。迪伦站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听着,唱完《温柔地爱我》,那人又唱了一首《再见,爱情》《泉水中的三个硬币》。

迪伦蹲下,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零钱,放进帽子里。

“谢谢。”年轻人点了点头。

“你从哪里学的这些歌曲?”迪伦问。

“广播里。”

“你靠这个生活吗?”

“我喜欢唱歌。”

“好样的,跟我一样。”

“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说,”迪伦突然觉得自己差点说漏嘴,赶紧说,“我也想像你这样唱歌,但我不太会。”

年轻人把吉他递给了迪伦。

“你叫什么?”迪伦问。

“刘文正。你呢?”

“我叫罗伯特。”

迪伦抱着吉他,回头看了一眼列侬,做了个鬼脸,“我听到了一首歌,唱给你。Oh yeah, I´ll tell you somethingI think you´ll understandWhen I say that somethingI wanna hold your hand……”

“你唱得太难听了。” 刘文正说,“你们还会什么歌曲,有没有比较悲惨的?”

“唱悲惨的歌曲,会有人给你钱吗?”迪伦问。

“如果他们感觉不到悲惨,会给钱吗?”

“也是,我想想,有一首歌谣,你听过没有?”迪伦开始唱:

 

Laura and Tommy were lovers

He wanted to give her everything

Flowers, presents and most of all, a wedding ring

He saw a sign for a stock car race

A thousand dollar prize it read

He couldn’t get Laura on the phone

So to her mother Tommy said

 

Tell Laura I love her, tell Laura I need her

Tell Laura I may be late

I’ve something to do, that can not wait

 

“很好听,故事很悲惨。”刘文正说。

“你每天都在这里吗?”

“这是我的地盘,如果你想卖唱,请离这远一点。”

“我不会唱歌。”

“你这嗓子没人给你钱。”

列侬见迪伦打开话匣子跟这个年轻人聊起来,便在后面踢了他一脚,迪伦站起身,“你知道基隆港口在哪里?”

年轻人指了指右前方,“往那个方向,一直走就到了。”

“明天我来跟你唱歌。再见。”迪伦说完便和列侬下了天桥。

“你真要跟那个乞丐唱歌?”

“为什么不呢?”

“我会给当地电台打一个电话,说摇滚歌星鲍勃·迪伦目前在大街上与一个乞丐举办演唱会。”

“这样会有媒体来报道,我们就可以巡回演唱,一定要安排到中国大陆演出,你也加入进来好吗?”

“你刚才唱《我想握住你的手》的时候我真想把你从天桥上踢下去。”

两个人按照刘文正指的方向,走了很长一段路,到了基隆港。他们在港口转悠了半天,毫无斩获。迪伦说:“我们这样纯粹是浪费时间,除非我们想偷渡。”

(未完待续)

12 thoughts on “沿着瞭望塔(51)”

  1. 似乎,

    因为你是不许联想,所以人们更愿意用诸如道德之类的东西来捆绑你。就像人们喜欢对明星的捐款评头论足一样。

    他们为什么不能,宽容点呢。

    本来是一件好玩儿的事情。我的经验是,这种事情在完全准备好之后来高调比较合适。双重标准。

    Reply
  2. 哈哈哈嗓音干净的刘文正出场啦!难道鲍勃的嗓音真的如某位校园派所说只适合写歌而不是唱歌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会给超女做个坏榜样的!

    “巡回演出到大陆”——他们又不是纵贯线,但是他们俩认识罗大佑……微妙啊!

    不知道张震在地铁卖唱的广告创意是否源自鲍勃或是刘文正?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