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瞭望塔(53)

69

列侬被带进了审讯室。警察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坐下。

“你叫什么名字?”警察问。

“我——”列侬打了一个磕绊,他马上想到,他们一定会问迪伦,他知道,迪伦肯定不会说出他的真名字,但是迪伦会编造一个什么名字,他不知道。这怎么办?

“你叫什么名字?”警察提高了嗓门。

“我叫约翰。”

“全名。”

“毛约翰。”列侬不知道从哪里冒出这么一个名字,他知道的中国人可能就是毛泽东。

“从哪里来的?”

“中国大陆。”

“你的同伙叫什么名字?”

“罗伯特。”列侬这一路上听到的就是迪伦告诉人们他叫罗伯特,至于他姓什么,他从来没说过。

“全名。”

“嗯,罗伯特·齐默门。”这是迪伦出道之前的真名字,列侬能想到的就是这个,但愿迪伦自己也这么说。

“你多大年纪?”

“三十六。”

“你同伙多大年纪?”

“三十五。”列侬头上的汗下来了,再问下去,估计就会出破绽。

“什么时间到台湾的?”

列侬又卡住了,如果时间说的和迪伦对不上,可怎么办?早知道被抓进来应该和他事先说一下。

“一周前。”

“来台湾做什么?”

“旅游观光。”

“你们是怎么来到台湾的?”

“坐飞机。”

“什么航空公司?什么航班?”

“不记得了。”

“你要老实交代,听见没有?不然对你没好处。”

“是的。”列侬的底气明显越来越不足。

“从大陆什么地方来的?”

“广州。”

“是跟你同伙一起来的?”

“是的。”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十年前。”这些问题对列侬来说都是致命的,但凡迪伦的回答跟他有一个不一致,就完蛋了。干脆他也不想那么多了。反正咬定来自大陆,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为什么在天桥上打人?”

“那两个家伙欺负那个年轻人,我看不惯,就打了他们。”列侬把当时打人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完后,列侬被带了出去。

警察又把迪伦带了进来。

“你叫什么名字?”警察问。

“罗伯特·齐默门。”

“从哪里来的?”

“中国大陆。”

“你的同伙叫什么名字?”

“叫——”迪伦愣了一下,心里暗骂,这个该死的约翰,也不知道你说的叫什么,管他呢,他随口而出:“毛约翰。”他觉得这个名字很符合列侬的心理,他崇拜毛泽东,而且这个名字听上去很中国。

“你多大年纪?”

“三十五。”

“你同伙多大年纪?”

“三十六。”

“什么时间到台湾的?”

迪伦愣了一下,想了想,假装在数日子,“嗯,应该是一周之前,对,一周之前。”

“来台湾做什么?”

“旅游观光。”

“你们是怎么来到台湾的?”

“坐飞机。”

“什么航空公司?什么航班?”

“不记得了。”

“从大陆什么地方来的?”

“北京。”

“是跟你同伙一起来的?”

迪伦觉得警察这句话肯定是在跟他核实什么,现在只能碰运气了,他点了点头:“是的。”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十五年前。”

“说说在街上打人的事情吧。”

“那两个家伙欺负一个年轻人,我们就揍了他们。”

“你是怎么打的?”

迪伦把列侬怎么下手打的经过揽到自己身上叙述了一遍。他怕警察不相信,还抬起手说:“刚才我的手不小心都打疼了。”迪伦之所以这么强调自己打人,是他怕列侬把所有责任都担下来,甚至那两个被打的家伙和那个年轻人都会作证,而他一口咬定自己打人,至少可以和列侬承担相同的责任,不然的话,他没什么事儿,列侬可能会受到惩罚。

警察看着迪伦,连上露出了微笑,这微笑代表着一种得意,他用钢笔轻轻敲着桌面,慢条斯理地说:“你真是从大陆过来的?”

“是的。”

“你应该知道,台湾和大陆没有通航,你怎么能坐飞机过来?”

迪伦哪里知道两岸之间没有通航,看来编砸了。

“你要想清楚,如果我们无法确认你的身份,罪名可能会更重。”

“我们的确是从大陆来的。”

“回去好好想想,想好了告诉我。幸运的话,你们明天就可以获得自由,想制造麻烦的话,你和你的同伙会失去自由。”

在经过几番审问之后,两个人一口咬定是从大陆来的,但是两个人交代的具体细节几乎完全对不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俩是从哪里来的,警方对此毫无办法。最后,警方调出了半年以来入境外籍人员档案,也没有发现任何与他们有关的记录,平白无故从地上长出了两个人,让警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警方分析,这两个人咬定是从大陆过来的,事实上他们对大陆一无所知。可见,他们一直在撒谎,无法以外患罪定刑。

列侬和迪伦在羁押期间也发现,警方确实拿他们无可奈何。三个月后,警方对他们宣布:免罪释放。

列侬对宣布结果颇不以为然,“我们来自大陆。”其实他到此时仍想提醒他们,该把他们遣送到大陆。

警察微笑着说:“我们无法相信一个美国口音和一个英国口音的人来自大陆,你们自由了。”

“然后呢?”

“然后你们从这里出去,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我们想回大陆。”

“可以,只要你们能过去的话。”

“你们应该把我们遣送回大陆。”

“如果你们真的是来自大陆,我们会以外患罪判处你们死刑,然后让那边的人过来收尸。”

列侬看了看迪伦,迪伦看了看列侬,不言语了。

“走吧,这里不是你们该待的地方。”

列侬和迪伦耷拉着脑袋,连去仰天感受久违的阳光的心情都没有,走出了看守所。

“鲍勃,你不觉得台湾的法律很可笑吗?”

“约翰,应该说我们有些可笑。他们根本不相信我们是大陆来的。”

“这让我很有挫败感。”

“我们现在去哪儿?”

“我想见那个刘文正,好久没见了,怪想他的。”

(未完待续)

18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旷课的猩猩
旷课的猩猩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12:57:40

上一篇博文争议很大,三表可以考虑回应一下

whatever
whatever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13:21:32

根据您上一篇雄文里的引文

“很多网民虽然能力平平,却毫不谦虚地生产出不计其数的数字产品。如今,很多“业余者”用他们的电脑在网络上发布各种各样的东西:漫无边际的政治评论,不得体的家庭录像,令人尴尬的业余音乐,隐晦难懂的诗词、评论、散文和小说..它们将混淆公众对政治、经济、艺术和文化的认识。”

请博主自重,不要再贴这蹩脚小说了,您这样是在帮助互联网摧毁人类建立起的美好家园啊。

whenever
whenever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13:42:03

楼上愚昧,怎么可以把三表哥跟村夫愚妇般的网民相提并论,人家进进出出知道这无边的空虚,你丫却不知道。

whereever
whereever
Reply to  whenever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13:45:42

我悟到了,原来三表哥就是传说中的Neo啊,三表哥,you’re the one,free us from the bondage of the matrix.

Linda
Linda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15:29:06

“我想见那个刘文正,好久没见了,怪想他的。”

这个把我笑喷鸟.

koko
koko
Member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17:20:44

三表,劳动节的第二天也好,
一路上比到了中国有意思,这约翰真是一簇喜剧。

An11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18:20:19

怎么可以把三表哥跟村夫愚妇般的网民相提并论…

===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我天天搁家喂猪,哪逮得空跟村夫相提并论。

An11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18:26:16

刘文正来过,不过跟王三表跳了一段探哥后飘飘然又走了。

那一走真TM洒脱!

我最钦佩的是那一转身不留痕迹绝然的转身离开。。。。

An11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18:28:22

一段时间不见,不过你的回复量少了些!

未来三国都是你的!加油。。

cleverdie
cleverdie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18:37:37

这要是现在的派出所,他们该怎么“被”死呢

An11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19:14:27

刚重装系统,我刚把一个很好的音乐盒子下了,结果发现盘里只有披头士的歌了。

加油!!!

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20:40:49

越来越有三表风格了

tangyuan
tangyuan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22:25:48

还真有你的 三表哥
亏你想的出来姓毛

tangyuan
tangyuan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22:27:30

毛三表
五一节日快乐

二十六公斤
2010年05月02日 2010-05-02 22:36:26

世博··很无语

HL
HL
2010年05月03日 2010-05-03 20:56:33

他俩若是在贵国,遇到这样的情况,不知道是会像小强那样看到第二天的朝阳,还是会像哪里的农民又像哪里的民警等等那样蹲上十年大狱。

我来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2010年05月03日 2010-05-03 21:57:43

这一节好玩

假猩猩
假猩猩
2010年05月03日 2010-05-03 22:06:25

原来jimi hendrix有首歌叫all along the watcht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