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瞭望塔(58)

77

两个人转过身,前面和后面一样漆黑,黑得让他们甚至不敢往前迈一步,两个人只能慢慢摸索着往前挪动。

“约翰,我们不要再往前走了,天亮了再说。”

“在这里?”

“对。”

“鬼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最糟糕的结果是罗大佑把我们丢到台湾东海岸。”

此时已是入冬时节,冰冷的海风吹得他们都快透了,路上还不觉得,有亢奋在抵御着寒冷,现在再亢奋也架不住海风没遮没拦地吹,像是抽在他们脸上和身上,刺骨地疼。两个人找了半天,总算找到一个避风之处,坐了下来。

迪伦点上一支烟,借着火光看了一下手表:“到天亮还有六个小时,够受的。”

“哦,鲍勃,我想起来了。”列侬把包打开,“我这里有衣服。”

迪伦点燃打火机,借着微弱的火光,迪伦看见列侬从包里拿出两件绿军装,“我们现在有资格把这套衣服穿上了。”

“这是什么?”

“红卫兵都穿这个。”

“约翰,真有你的,哪搞来的?”

“在基隆的一家裁缝店。”

“他们居然敢给你做这样的衣服?”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那个店主只是说:这么难看的衣服,你怎么穿出去?”

“哈哈,确实不太好看,但穿上很精神。”

“这是皮带。”列侬说完,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布包,“这可是正宗伦敦货。”

“这是什么?”

“红袖章,这可是我一直带在身上的东西,我们的护身符,你把它戴在胳膊上,中国人就知道我们是朋友了。”说完,列侬把一个红袖章递给迪伦。

迪伦把红袖章系在胳膊上,然后系上皮带,点燃打火机,在列侬跟前展示了一下,“约翰,我看上去还像那么回事吧?”

“鲍勃,如果你有一天登台演出,就穿这身。你把打火机往上一点,哦,你的红袖章戴反了。”

“反了吗?”

“反了。”

“汉字对我来说,怎么看都一样。”

列侬上前把红袖章解了下来,倒换了一下,再次给迪伦系上,“记住,从你的角度看,应该是这样。不然,他们看到你就知道你是个冒牌货。”列侬边说边把红袖章重新给迪伦戴上。

“还别说,穿上这身衣服,暖和多了。”迪伦打着寒战说。

“我现在是心里比身体更暖和了。”

一件单衣的御寒效果是有限的,没一会儿,两个人便又嚷嚷冷。

“约翰,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温暖的地方生活,现在这么冷,我可真有点怀念马来西亚的那座孤岛了,阳光、海滩、蓝天。”

“那里真是世外桃源,我们都是野人。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做好面对任何艰苦生活的准备,我们已经成为正式革命者,现在不是旅游度假了。”列侬指着红袖章说。

“我只是个机会主义者,甚至连机会主义者都不是,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我们从一出生开始就身不由己,只是上帝让我们临时管理一下自己的生命。”

“好了,鲍勃,我们该振奋点,还记得我们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吗?是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结束之后,我们在路上走了多少年了,我已经记不清了,之前还有吉姆、詹尼斯、吉米,但是他们都不在了,他们能跟我们走到今天该多好,我很怀念他们,他们是为革命付出了生命,你一直跟我坚持下来了。我想到过放弃,都是你帮助我战胜了自己,让我们终于来到中国,这经历太神奇了。我们出发的时候还年轻,还在意气用事,现在我们都成熟了,我朝思暮想的中国,我来了,我来加入你们了,我是一个革命者了,这就是我要做的。”列侬越说越激动,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激动的,列侬的声音始终在颤抖。

“可是,约翰……”

“不要可是,这只是开始,我们不是淘金者,也不是探险家,我们是革命者,我们站在革命的土地上……”列侬说不下去了,他跪在地上,放声大哭。“我他妈这是为了什么?我为什么要来到这里?鲍勃,你告诉我,为此我失去了太多,你知道吗……”

列侬的哭声越来越大,像个委屈的孩子。迪伦站在一旁,看着趴在地上的列侬,心里也有点酸楚,风风雨雨这些年究竟为什么,迪伦在路上就一直没有停止思考过,他也想不清楚,在可以解释出很多理由的时候他反而不明白了。现在好像是一场爱情的终结,可以好好品味一下过去的酸甜苦辣了,想到这里,他心里的那些酸楚滋味越来越浓,几乎要从心里冲出来,瑟瑟寒风,无边黑夜,让迪伦感到孤零零的,这种感觉好像是他多年前听到某一段旋律的时候的反应。这种不好的感受出现,他关掉音乐,就可以从这种情绪中走出来,或者看一眼窗外的繁华世界,心里还是坚实的。但在这里,心里凝聚出的那种失落与伤感,让他无法排解,他真想跟列侬一样大哭一场,可他怎么也哭不出来。

突然,迪伦上去一把抓住了列侬,像拎包一样把他从地上抓起,然后用力推搡着列侬。

列侬被迪伦突然爆发的粗暴行为搞得有点蒙,“鲍勃,怎么了?”

迪伦只是拼命地摇晃着列侬,嘴里使劲喊着“啊——啊——啊——”。

“鲍勃,放开我!”列侬挣扎着。

迪伦全然不顾,继续疯狂地蹂躏着列侬。

列侬猛然间从刚才的伤感中惊醒,他有些害怕,空旷无人的荒野,迪伦到底想干什么?他从挣扎变成了反抗,他用力挣开了迪伦,但迪伦像恶狼一样再次扑了上来……

“你为什么要带我到这里来?为什么?我是一个美国人,我是个摇滚歌星,却跟着你这么个白痴到处乱跑,我该待在家里吃汉堡,听乡村歌曲,我的身边该是把吉他,而不是你,是你剥夺了我的一切,什么他妈狗屁革命,我才不信呢!”

迪伦使劲一把推开列侬,扑通一声坐在地上,终于,他哭出来了。列侬喘着气,看见迪伦哭了,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

“鲍勃,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

“约翰,你让我哭一会儿。”

列侬的心情比刚才好多了,哭了一场,打了一场,他现在不觉得冷了,这场景还有点如梦如幻。

“对不起,约翰,刚才我有点冲动。”

“天都亮了,你看,那边好像是一座城镇。”

迪伦抬起头,天色渐亮,天边在雾霭中开始显现出一些轮廓了。

“这是中国。”迪伦说,“跟我想象的还是不一样。”

“我们现在就去那里,走,鲍勃。”

两个人站起身,背起包,朝那座小镇走去。

 

78

“喂,站住,你们俩!”一个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把迪伦和列侬吓了一跳………………

(未完但不待续了)

15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于小宝
于小宝
2010年05月05日 2010-05-05 12:56:27

“我真希望这本书是我写的。”为毛不续了?被出版社劫下了吧?

哼哼
哼哼
2010年05月05日 2010-05-05 13:00:49

不嘛,人家要嘛

tangyuan
tangyuan
Reply to  哼哼
2010年05月08日 2010-05-08 20:26:41

我怎么听着牙疼

哼哼哈哈

老猫
老猫
Member
2010年05月05日 2010-05-05 13:07:37

啊?!!!

三角猫
三角猫
Reply to  老猫
2010年05月07日 2010-05-07 9:44:16

估计表哥牙都咬秃了。

richard
richard
2010年05月05日 2010-05-05 13:08:57

为毛不续了

koko
koko
Member
2010年05月05日 2010-05-05 13:45:54

午时三刻,最后一顿。

老二哈
老二哈
2010年05月05日 2010-05-05 16:34:45

随便你,您看着办吧

我来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2010年05月05日 2010-05-05 16:35:06

真的很好,呵呵,以后都可以走文学路线了

我来当猩猩
我来当猩猩
2010年05月05日 2010-05-05 16:45:27

有些地方感觉像小时候看敢死队的电视或者啥,期待后半部分继续这么幽默

HL
HL
2010年05月05日 2010-05-05 16:53:40

刚刚看《发展心理学》的时候还说,嗯,到中年期了,要看完了。

果然高潮就意味着结束。

野喻
野喻
2010年05月05日 2010-05-05 19:30:43

崔健要来了,人没了

坏猩猩
坏猩猩
Reply to  野喻
2010年05月07日 2010-05-07 9:07:34

我也觉得那一嗓子是老崔出场,穿着这两只喜欢的绿军装,蒙着块红布。但是我觉得三表哥是不会安排老崔唱歌的,他一定是个体力活、技术工,无产阶级革命者的杰出代表。

freenight
freenight
2010年05月06日 2010-05-06 9:40:44

这很好!突然结束了,在我看得正HIGH的时候.
我严重怀疑再写下去会烂尾,还是不看的好,在脑子里可以产生N种猜想.

tangyuan
tangyuan
2010年05月08日 2010-05-08 20:19:54

表哥 别介啊
正看在兴头上呢
楼上说崔健来了 我觉得也差不多是老崔他老人家
还有这到底是不是大陆哇 会不会是香港那旮瘩?
表哥 这结尾怎么办?买书还是怎样?
得给个交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