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球(2)

这次来上海,憋着要逛一逛花卉市场,看看跟北京的有啥区别。最主要的是看看有什么奇异的仙人球。

上网查了半天,又咨询了上海的朋友,其实上海的朋友也不太清楚,最后锁定几个地方。先去陕西南路的一家花卉市场,这个市场位于市中心,我没抱太大希望,果然,这里面没有我想要的仙人球。绿色植物倒是很多,看了一遍发现跟北京的品种区别不大,但价钱上比北京便宜一些,颜色上比北京的绿一些。空手出来心有不甘,拦上一辆出租车,问司机,去曹家渡花卉市场,司机一踩油门,东绕西绕把我带到了曹家渡花卉市场。大老远就看见一个牌子:“中国花卉市场巨无霸”。我一阵欣喜,可是一进去,才发现名不副实,没五分钟我就看完了,只买了两个小球,也不是什么稀奇品种。这叫什么巨无霸?

还是心有不甘,出门便四处打听,有没有比这个巨无霸更霸道的花卉市场?众人皆摇头。于是再栏上一辆出租车,问司机,找一家巨大的花卉市场。司机毫不犹豫地说:“浦东有一个。”我说那还是算了。司机见我要下车,便说,离这里不远,有一个曹安花市。我问,是在武宁路附近么?司机说没错,于是他一踩油门,东绕西绕不知道开了多长时间,终于到了梅岭北路的曹安花卉市场。

这个市场花鸟鱼虫都卖,确实挺大。让我性混的是,有好几个摊位专门卖仙人球。第一个摊位很有意思,他们把仙人球的刺都染成了红色,一开始我以为发现了新品种,定睛一瞧,敢情是染色体,制造出一种“血染的风采”效果,差点上当。我看中了一个球,问价多少。

摊主说:“30块钱。”
我一听,摊主是个东北人,我便立刻用我非常不正宗的东北话说:“大嫂你也似东北淫?”
大嫂说:“似呀,兄弟你是哪圪塔的?”
我说:“吉林。”
大嫂说:“我黑龙江。”
我说:“那咱是邻居,老乡啊。”
大嫂说:“可不,在上海,东北淫都是老乡。”
我说:“那你给兄弟便宜点?”
大嫂说:“你要真想要,25块钱。”
我说:“整半天你才便宜5块钱,不像东北淫。”
大嫂说:“那20块钱。”
我说:“20也贵,再便宜点,花盆我不要。”
大嫂说:“那不行,再便宜就不锃钱了。”
我说:“15块钱,不卖我走啦?”
大嫂说:“别走,15块钱拿走。”
于是成交。

我拎着这只球往前走,又看见一个卖球的摊,也卖我刚才买的那种球,问价多说,摊主用辽宁东北口音说:“20。”我说:“10块钱卖不?”摊主说:“卖。”
唉,都是东北淫,差别咋就那么大呢?

又往前走,终于看到一个让我欣喜若狂的摊位,这个小摊不大,但是球的品种都是我没见过的,我正要狂购一批,可走进跟前一瞧,花盆上的价签把我吓傻了,最便宜的95元,最贵的880元。这是卖球还是卖金蛋呢?我试着跟摊主侃价,结果没戏,880的球顶多能降到860。算了,我恋恋不舍地告别了那些球球,你等着,等俺有钱了,我一样买俩,一个自己养着看,一个煮汤吃。

从这个花卉市场出来,对面有个小胡同,上海话应该叫弄堂,里面也有几家卖花的。于是我又进去看,一进口有一家专门卖球的,嗬!这家的品种真多,我粗略数了数,有上百种,不过有些属于玉露之类的。就在我看的时候,一个小伙子走了进来,看来他跟摊主比较熟悉,拿出一砣黑乎乎的东西向摊主炫耀:“你猜这个多少钱?”摊主打量半天:“600?”小伙子说:“900,比你这个品种好。”看来这哥们是个玩大发的人。不过这东西我还真头一次见到,反正我是不会买的。

我还真看中了一个球,在我印象中,北京花卉市场也有,很少,而且很贵,便试探性问摊主:“这个球多少钱?”其实它已经不是球了,看上去像荷花状,不过摊主管它叫牡丹。

摊主:“150块钱。”
我说:“太贵。”
摊主:“你要真想买,140块钱。”
我说:“大嫂啊,我头一次来,你就这么贵,下次不敢来了。”
摊主:“那我再便宜点,130怎么样?”
我说:“还是不敢再来。”
摊主:“那120,不能再便宜了。”
我说:“我是坐飞机从北京来的,特地来您着看,您再便宜点。”
摊主:“那你既然从北京来,还是坐飞机,就再便宜点,110怎么样?”
我说:“我还要坐飞机回去,来来回回的就为了买这么个球。”
摊主:“那就100块钱。”
我说:“大嫂啊,您看我下飞机还要打车,还要住酒店,为了这个球……”
摊主被感动了:“那就90块钱吧,不能再讲了。”
我说:“您这里的球品种不多,不然我会多买几个回去,不然太不划算。”
摊主:“原来不要太多,都送走了,明年春天很多,多的放不下。”
我说:“要真这样,明年春天我肯定来,买一堆回去。”
摊主:“你明年再来,我再给你便宜一点,80块钱。”
我想,如果我再编出八个理由,她是不是免费送给我呢?我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合适的理由了,便掏出80块钱,把这只球买了下来。

其实,我再磨蹭一会儿,估计还能便宜,但我实在没这个耐心了,就当我为了支持中非论坛去了一趟挨宰俄比亚吧。

63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蝶恋花
蝶恋花
2006年11月08日 2006-11-08 11:44:51

三表还在上海吗.不然我当领路人吧.浦东花木最大的花鸟市场.不来可惜了.浦西你去的那个地方也算大的.下次来和我联系保证奉陪你买到满意的花.

flowerest
2006年11月08日 2006-11-08 12:30:38

哈哈,不错,我已上海专业花艺人士的身份告诉你:
你去的这两个地方是去对了滴!

trackback
2006年11月08日 2006-11-08 12:36:59

[…] 不许联想 » Blog Archive » 人生如球(2) […]

小桐
小桐
2006年11月08日 2006-11-08 12:50:49

表哥你这样砍价吧,在广州可能不行:

表说:“我是坐飞机从北京来的,特地来您着看,您再便宜点。”

摊主说:“……您坐飞机来的啊,那您是有钱人啦,也不在乎这十块八块的啦……”

表说:“……”

小米
小米
2006年11月08日 2006-11-08 14:09:35

太有趣了,看来三表哥人缘不错啊,连做生意的老板也对你和善有加啊.主要是太会编理由了,有理走遍天下啊!

陪你
陪你
2006年11月08日 2006-11-08 14:22:51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刀客,厉害

大花猫
大花猫
2006年11月08日 2006-11-08 15:12:35

别不多说
砍价的功夫绝对到家
我以后也学着砍

名表处高徒
哈哈

moon
2006年11月08日 2006-11-08 15:43:01

对仙人球没有研究,总觉得长得太慢,没有成就感;1、2个月不浇水,偶泛滥爱心没地方泛滥。

河马万岁
河马万岁
2006年11月08日 2006-11-08 16:29:58

难道不能让我们亲眼看看你那俩球的照片..

曾见
曾见
2006年11月08日 2006-11-08 16:56:41

花花
花花
2006年11月08日 2006-11-08 19:12:41

看来三表哥很会砍价,真是个过日子的好男人~~
那些卖花的竟然都不认识三表哥,太不像话了,唉!

岁月悠悠过客匆匆
岁月悠悠过客匆匆
2006年11月09日 2006-11-09 22:27:27

so you have balls!

燕赤
2006年11月13日 2006-11-13 0:31:48

给三表同学推荐一个肉类植物的版子:
http://www.tahua.net/index.asp?boardi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