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话的达尔文、巴甫洛夫及土摩托

文科生最多就是嘲笑一下理科生的古板,从来不嘲笑他们骨感。但是理科生喜欢嘲笑文科生无知,这一点我确实有同感,比如陌生人一见面总要问“你是什么星座的?”这类问题。你报上星座,对方就开始八卦:我一猜你就是某某座的,什么什么的。我现在出门都不说是魔羯座的了,说是绵羊座,然后让对方去想到底是牡羊还是山羊还是小肥羊。当然,对方在无法搞清楚星座的时候会问我是哪一天生的。这样365天可以让我随便去编。只要说清楚,对方就会说:你这个人如何如何。等说完我再说:其实我是魔羯座的,就知道之前对方在胡说八道。大概文科生都喜欢这样,尤其是女文科生,今天虽然没有枪林弹雨,但处处出生入死,人都变得有些脆弱和宿命。

所以我很佩服土摩托,作为一个内心非常宿命的人,却一直咬着牙坚持科学真理。比如他最近写了一篇《讲真话的达尔文》,就很让人受启发。

每周我能见到一次土摩托,就是开例会,有时候他会请例假出差。最近一段时间一直没见到土摩托,在SMN上,我问他忙什么呢,他说在家做实验。其实这才是他的本行。我好奇,问他做什么实验,他保密,说还没成功,成功后会公之于众的,让你们这帮文科生闭嘴。

哇,我好好奇哦,究竟是什么实验呢?前天,土摩托带着成功的喜悦,向大家汇报了实验成果。

土摩托半年前养了一条狗,就是常见的看家土狗,没什么名气。抱来的时候狗还没睁眼睛,只能一勺一勺喂小狗转基因牛奶吃。然后土摩托做什么实验呢?就是每天分八次,每次用五分钟的时候在小狗的旁边喊它“咪咪”。等小狗略大一点,每次喊它咪咪,它就会摇尾巴。等狗再长大一点,就开始发出“喵喵”的叫声,半年后,这只狗常常在屋子里上窜下跳,不过土摩托还不满意,因为小狗的瞳孔并没有因为光线的变化而变化,而是恒定的f5.6光圈。

最让土摩托关心的是,小狗的饮食习性是否发生变化。一天,土摩托带着小狗外出溜早,突然,小狗嗖地一下不见了,土摩托满处寻找,嘴里不停地喊:“咪咪”“咪咪”,结果一群野猫围了上来。没一会儿,但见那只小狗嘴里叼着一只老鼠回来了。土摩托顿时喜笑颜开,实验成功啦,实验成功啦。

讲完这段经历后,在场所有文科生都面无表情地问土摩托:你干吗要做这个实验?想证明什么呢?土默托微微一笑:我比巴甫洛夫的实验结果又进了一步,事实上达尔文与巴甫洛夫的理论之间是有关系的,我要把这二者的理论打通,这是其一;其二,你们文科生没事总爱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但你们说什么都没有科学依据,狗拿耗子也是狗的本能。明白吗?

69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海天
海天
2010年05月24日 2010-05-24 14:55:34

这写的是一篇笑话,也是吐槽文……
用了一个杜撰的所谓实验,只是为了表达出“狗拿耗子……”这句话而已。
列位文科生不会真以为狗能喵喵叫吧?
吐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