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记者不当鸡

“我也想在这里对红包界的记者们说一句,拿钱发软文跟做鸡一样,也是需要职业技能和职业道德的,以后出台前最好能简单准备一下。”——东北汉子罗老师说

我想,任何一个腰封文学家看到这篇报道及罗老师的彪焊解释,都会嘲笑罗老师不懂潜规则,不知道为既得利益让步,是个不折不扣的愣头青。

照理说,我们敬爱的罗老师也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有丰富的对付媒体的经验,不该出现这样的事情,既然卖书,就要跟天上人间的小姐卖身一样,客人让你干吗你就得干吗,让你冰火九重天,你就不能两重。如果罗老师能审时度势,就坡下驴,也不会损伤两个汗毛,就不会闹出“东北汉子”风波。这下好了,除了“彪悍的老罗”之外,罗老师又获得一个新头衔——“东北汉子”老罗,这顶帽子比绿帽子戴着还难受。

罗老师不管站在哪里发表言论哪里都会成为道德制高点。这篇文章让老罗一剑刺破了一个G点,原来红包记者居然也可以不敬业。我一直觉得,人的贪婪是无极限的,因为新闻界没有法律约束,所以记者掌握话语权就可以胡来,为了防止记者胡来,或者是为了能拉近与记者之间的关系,于是发明了红包规则。吃人家嘴软,在90年代初期,红包能起到很大作用。区区100块钱,就能解决很多问题。后来,随着GDP增长,房价增长,红包的数字也跟着增长。我当年带歌手,出门宣传,可以把钱放在两个口袋里(那时候也没有信用卡),揣着就出门了,回来的时候口袋空空,算是完成任务,可见那时候红包的数额还是很低的。而且,我可以不吹牛地讲,很多媒体看在我的面子上,非但不要红包,还很努力地帮我宣传,临走的时候还要送我一些礼物。现在你试试?记者已经被喂得很馋了。

我不知道现在红包到了什么行情了,但肯定不是100块钱了,现在记者大概对拿红包也没有什么负罪感了,不仅可以堂而皇之地拿,甚至可以堂而皇之地要。我听一个朋友讲,某次新闻发布会现场,一家媒体因为去了两个记者,但是主办方只准备了一份红包,结果俩记者在现场为了一个信封吵了起来。真他妈丢人。

一般而言,拿了人家红包的人,回去要办事,于情于理都该如此,人家给你钱,然后操你你就得认,不然你就别拿。当然,还有一种方式是,你并不喜欢人家操你,但你被操的时候可以做死鱼状,但不能不让操。还有一种可能是你避免被人操,那就是老鸨护着你(比如上级领导不许发表这篇报道)。但是你如果很痛快地拿人家给的红包了,并且在拿到的一瞬间确实有心理和生理快感,你就必须要让人操,哪怕装出高潮也要表现得很爽。坚决不能拿完钱之后说人家耍流氓。这就是残酷的潜规则,你以为做鸡那么轻松呢?做记者跟做妓者,在面对红包这一点上,性质是一样的。如果洁身自好,开始就别伸手。

可能有人会说,你干吗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张嘴操闭嘴操的。那你说我该怎么形容你才能明白呢。

我不太清楚罗老师这件事的真伪,也并非针对这件事本身。而我作为一个记者,耳听眼见得太多了,我针对的是这个我早就不喜欢的新闻媒体行业。曾经,有一个来自我一度很敬重的南方报业集团的记者问我:“你们北京红包行情是多少?我们现在跑会拿得太少了。”我问:“你做记者就是为了拿红包吗?”

记者拿红包的感觉就像吸白面,第一口的时候感觉极爽,后来一口不行了,要两口。后来两口不行了,改三口、四口、五口,才能保持初爽的感觉。后来吸不行了,改注射了。再后来,一管不行了,改两管。后来两管也不行了,改三管、四管、五管,再后来不就死了嘛。

所以,我很赞成罗老师向红包记者界发出的呼吁:“拿钱发软文跟做鸡一样,也是需要职业技能和职业道德的,以后出台前最好能简单准备一下。”就是,别那村长不当干部,别拿记者不当鸡。

唉,说到最后,感觉挺可悲的,妈逼的新闻界。

11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丫先知
丫先知
2010年05月25日 2010-05-25 22:23:18

鸡界(不对是家禽界)的队伍在壮大

富贵
富贵
Member
2010年05月25日 2010-05-25 23:10:09

现在偶也学乖了,求媒体办事,会问价格,因为通货膨胀太厉害了;否则会被“婉拒”……到底是谁养坏了谁……太难了……

akapost
2010年05月26日 2010-05-26 0:18:52

有次交友会要填个人信息。 偶很傻很天真地把职业和生肖填反了。 本来这不是什么问题!但我生肖是鸡呀…

小白兔
小白兔
Reply to  akapost
2010年05月26日 2010-05-26 10:26:45

牛人啊,哈哈哈

坏猩猩
坏猩猩
2010年05月26日 2010-05-26 12:57:03

哈哈哈,这个预防针还挺管用,万一哪一天“骨子里仍是东北汉子”的表哥也被写出台了,我就不会惊慌失措地拜读了!

话说人家稍微有点职业性的记者会不会把表哥写成“处于压力漩涡中心的中年男”,然后用真实的数据来证明“号称三联资深主笔但年发稿量xx,比不过比他后期的某某某某某……同时作为一个在某某圈混迹多年但据数据显示无房无车无啥啥啥……”,然后再进一步出现幻觉认为“即使爱才心切的某主编也爱莫能助……这些都加深加快了”表哥愤世嫉俗、痛恨别人拿红包、总是在自己的博客上开骂做广告……最后估计就会自然而然地得出都是“东北汉子”惹得祸……

小布头
小布头
2010年05月26日 2010-05-26 15:17:22

每次可爱多被欺负了,三表都被气愤,血浓于水啊!

拒绝当鸡
拒绝当鸡
2010年05月26日 2010-05-26 17:08:35

借贵宝地,写写我当记者的时候拿红包的事。怀着对无冕之王的憧憬,刚毕业找工作的时候,我毅然霸王面了某晚报,顺利当上了记者。结果,记者这行业和我想的一点儿也不一样。报道要防踩雷,选题由编辑决定(记者只负责报选题,但没有决定权)。作为一个跑口记者,我才知道原来新闻都是旧闻,事情还没发生新闻通稿已经出来了,版面也提前准备好了,就等着它发生的时候发表出来了。有一次,去红叉会的周年庆活动采访,去的记者每个人都发红包。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有红包这个东西。我很奇怪红叉会为什么要给红包。这个活动如果有新闻价值,自然会报道,没有,就不报道。我拿了红包什么也没写。再后来,我就辞职了。因为我不想当鸡。

拒绝当鸡
拒绝当鸡
2010年05月26日 2010-05-26 17:11:26

我如果写了,可能红叉会更不高兴。所以,我把红包当封口费收着了。以上补充为证明,我还是有道德的。

蔚北
蔚北
2010年05月26日 2010-05-26 20:09:42

我现在在做实习记者 拿过几次红包。我拿这些都是常规性的,就算人家不给你红包 你还是会照样报道的,因为报道了单位就算分的,可以加工资的。 给了红包就是意思一下,这已形成了一个大家都熟知的规则。我们不拿的话 反而会被孤立 …

Fallcon
2010年05月26日 2010-05-26 20:38:15

有半个月没来看您的博客了,因为这样每次来都能发现多了很多东西。可无奈翻了N页之后还是会发现 读完了

其实这里留言就为了说您做的广告都很敬业,或者说您做的不是广告,是真正的行销。我不认为哪里有能力几分钟就卖100本书(不说书上的签名)。

反正就有一种把钱给婊子,来操,婊子很配合,操的很爽的感觉

希望您不要介意我这么说
ps:您这篇文章依然很好,而且不管您的观点是什么 我喜欢您的行事风格和态度 至于事情本身么 who cares!!

mozaiti
mozaiti
2010年05月26日 2010-05-26 22:12:05

令人十分气愤的人确实该损,但是像你这样出口成章的问候人家生殖器真是没本事!别说你是写字为生的,丢人!

MMZS
MMZS
2010年05月26日 2010-05-26 22:55:07

楼上的13先生,
“会不会成为一个好记者”显然不是你上面那段话里的智力和教养可以判断的。。。
有时侯真希望自己不只是自律,也能像这位13同学这样,扛着“正确”的小旗,轻松地律他!
SO CUTE

三点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5:35:11

我写了篇关于徐静蕾和《杜拉拉升职记》和鲜花村网站的文字(一个浑身散发着铜臭的“才女+美女”),表哥意下如何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72d9e30100irq2.html

城市小流氓
城市小流氓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9:20:21

俺大清国总算有自民党(自认代表人民)的新闻发言人了。第一个是老罗,第二是三表叔。还有一个叫韩寒。

PC(People china)还是三核的好,单核的玩不转最新网络游戏。

自行车108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10:08:42

看鸡看久了,已经麻木了“`

we
we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10:46:41

接受人家邀请出去旅游,和拿红包有何不同?别装高尚。

戴小蛮
戴小蛮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13:02:56

不是所有记者都拿红包的!您身为新闻媒体界的人,能不能也说说一些不拿红包的记者?譬如上海的一记者,复旦毕业,在某刊任职时,我当时还做宣传,人家就是不要钱,很有性格。当然,人有名也只是小众的,人不混你们圈子。
是,确实有一些记者胡来,不可否认。但还有些良心记者呢?你身为这个圈子里的人,更应该知道这些人的存在。你不说,公众永远只知道记者是混蛋,是拿红包的鸡。你在给大家制造一个混乱环境,因为所有人都对媒体是这样坏影响,以后再来新人,他们也以为做记者就是为了拿红包!您就抱怨吧!怎么能让您这样自以为有良心的人当了”知名人士”的

翅膀迎着风
翅膀迎着风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13:42:24

你要说拿负面报道换钱我不管,你要说拿红包说事儿就太过分了。贪污行贿还有个五千块的标准呢。站着说话不腰疼,记者不用活啊,谁都像你这么能,多栖发展是不是!不开会怎么积累采访对象啊,用媒体既有资源换取工作便利。我就不信你活到现在没走过捷径,70后不理解80后,表哥太让人失望了!!!

翅膀迎着风
翅膀迎着风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13:45:08

记者也是人,跟大家一样,全是B出来的。
谁他妈的不想高尚………

翅膀迎着风
翅膀迎着风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13:46:11

自己粗口不让别人粗口,表哥真是太有才了

顽石岩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14:16:08

中央级媒体记者2000元以上,省级媒体的记者我们一般给1600-1800元的红包,省级以下的视情况给800-1200的红包。我是搞宣传的,这个我了解。

bear
bear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14:34:02

简直想骂人,别这样直呼媒体从业人员。总是骂孩子不懂礼貌,那和父母教育有重大关系。呼吁全社会提高媒体待遇,改变畸形的媒体生存状态,才是硬道理。

本人从事记者行业多年,当然也拿过红包,那是怕交了红包,关系联系不下去,下回人家有选题不再找我。自己有选题做,有稿费,要比让公关追着发稿有尊严多了。

谁不是为五斗米折腰
谁不是为五斗米折腰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14:36:10

各行各业都有潜规则,娱乐圈、影视圈、媒体圈、文学圈、就是教育圈也一样有。君不见孩子家长逢年过节排着队给各科老师送礼么?少送一次都不成啊。这是个普遍的社会现象,不是非得哪个圈才有的,见怪不怪了,谁不是为五斗米折腰啊

lulu
lulu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16:01:20

我想各个角落都有各种整容了但没变性的鸡。
它们可恨,有时候一想到和它们呼吸着同样的空气都觉得它们占了太大的便宜。
它们可怜,有时候一想到它们卑微丑恶的嘴脸就想一脚给它们踹个悉碎。

我想我很可悲,对它们还存在感情。其实心中对它们从良的小小期盼早就灰飞烟灭了,奈何看着还一样窝火

草了别人还不给钱?
草了别人还不给钱?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19:22:29

大可不给,只要别有个啥发布会就磕了药似的叫媒体过来办事儿,还可了劲儿地说自己的东西多好,不喜欢的就是吃猪草长大的。

真的,写软文写的太差,可能是欠了点儿。
但是那些又要别人为你宣传又不想给钱的主,特别是那些东西还不咋滴,让人忍着恶心撒花的主,难道不该出点儿小钱滋润一下记者心灵耶?况且真没多少。
而且,若真是资源好,不给钱记者也会去。
若是东西一般,不给钱,记者去也就是去积累点人脉,估计不会写一个字;
若是东西本就不好,还不给钱,还硬要记者报道……记者不是慈善家,就如每本杂志不可能靠东北罗或者您养着。

说记者写软文拿钱是鸡,仿佛占领道德制高点。
得了,别那么虚。
您就没拿过?
还是说,您只能做鸭?
或者说,特别令人感动的,您是只负责的高尚的鸭?

现在拿小红包的标准,一般就是一场300-700,再加上吃个饭啥的。
去掉来回无法报销的车费,我不知道还剩下什么。

PS,我也算当过宣传一阵儿。
有些项目,我不给钱让人来,真的,自己都不好意思。
而有的记者编辑,冲着以前积累下的薄面,还真愿意来,我真是感激的不知道说啥好。

要说人家是鸡,自己先当柳下惠呀。

comment
comment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19:51:52

媒体给记者的底薪大多太低,但没几个记者跟广州本田的工人那样为加薪罢工抗议,因为他们手里有笔有版面有栏目,可以变相地挣!

试想,如果现在的记者罢工,新闻系应届毕业生该多高兴,那些一无所长的新闻系学生们就是呼啸着扑面而来的源源不断的新鲜劳动力。他们的起薪远比老记者为低。

再说,低薪的记者们基本没有交通无补贴,开新闻发布会若不拿出来二三百元的车马费,根本没几个人会来。

这不算是红包。对公司PR来说,每年预算里,请记者出国、旅行才是最大开销,表面赔笑,内心嘲笑……

追名逐利是你们的共性
追名逐利是你们的共性
2010年05月27日 2010-05-27 22:07:24

老罗当然不会标榜自己是东北人,因为他恨不得自己是美国人

亓开井
亓开井
2010年05月28日 2010-05-28 10:09:49

老罗写的博文是关于南京某书城读者见面会,当时我去的,我就是记者文中所讲的扬州赶到南京的那位读者。当时媒体的确想把事情搞大,看我在现场来火,说是从扬州赶过来的,就有两女记者要采访我。我当时就问,你们是什么部门的,她说我是记者;我说,找主办方来给我解释,关你记者什么事情,我只要求给我合理的答复,我又不是举报强制拆迁,又不是想炒作是非。当时那小记者还和我杠上了,说我态度不好。我就纳闷了,你要采访关我鸟事啊,你要采访我就给你采访啊。
再说说我对这件事的评价,我之前通过老罗的博客看到的,一看是见面会,还打电话到书城柜台确认签售前有演讲,于是就特地赶到南京去感受一下现场气氛。当时的确很来火。在我看来,都有部分责任。老罗不能以自己的个性在现场说一句道歉的话就完事,欺骗我们这些读者的感情,浪费我们的时间。当然欺骗和浪费可能是主办方与出版社的责任。

戴小蛮
戴小蛮
2010年05月28日 2010-05-28 19:31:49

哈哈,这次老王没帮成朋友倒把同行得罪了,连带着自己也成了某种家禽。您何必逞口舌之能把一帮人都打死?

nightpanda
nightpanda
2010年05月28日 2010-05-28 20:20:45

三表脑子又糊涂了吧,每回您一愤怒就显得特没智商…不过平时也没什么智商,三表加油哦~

deebuu
2010年05月30日 2010-05-30 0:04:54

职业道德很重要,很必要。。

看侃再去打酱油
看侃再去打酱油
2010年05月31日 2010-05-31 14:17:13

窃以为记者主要是口交,因为是喉舌。

吴空空
吴空空
2010年06月19日 2010-06-19 19:00:45

果然是万人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