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总动员

采访《怪物史瑞克》制片人阿伦·沃纳,遇到了一个雷人的翻译,其中我提到了电影《阿甘正传》,这个翻译居然给译成了“A Story of Ah-Gan”。我实在不敢再让他翻译电影名了,后来出现的电影名我还是尽量用英文说,尽管我说“Finding Nemo”听起来像德文,但是对方能明白,我真怕翻译给沃纳同学翻译成了“Mobilization From Seabed”。

56 thoughts on “海底总动员”

    • 问题是那电影名本来就是翻过一回的,而且基本都不是直译,再按字面翻回去。。。质疑那个翻译,哪个学英语的没看过阿甘正传啊,居然不知道英文名称。就算不知道,电影名书名等是不能直接翻的吧,这应该是常识。

      Reply
  1. 楼上VAN的说法,似乎有点偏颇~在校期间的语言专业学习,只是让我们积蓄一些词学和辞学方面的知识,具体某一行业的专业知识累积,是需要入行并花时间积蓄的,并不是我今天某语言专业毕业了,我就能做所有专业的翻译~

    我也从事翻译职业,在各大翻译公司兼职,专业做汽车行业类翻译,06年至今没涨过价格,为什么的?因为这些年有太多学语言的步入社会,几十块钱每千字的价格,他们也都接(我听到最低的价格是60元/千字,而我06年在一般翻译公司的报价就已经是120-140元/千字),这样的人目前占据了各翻译公司的翻译员的大多数,出来的质量自然也就一般了。

    只能说今天三表兄遇到了一个比较雷人的翻译,最大的责任还是在主办方,翻译公司总是会在对方接受的报价上去找自己还能有利润的翻译师。

    Reply
  2. 不过,对于一个翻译来说,接单子之前没和需求方沟通,了解大概的翻译方向和可能涉及的专业词汇,明显的是职业素养不够。而他/她看电影,估计全是看的中文字幕中文配音的电影,作为语言专业从业者,真可算是极品了~

    Reply
  3. 你用“谷歌金山词霸”试试,这两个它都可以翻得一字不差,比那雷人翻译强多了。(基本同意三楼的说法)

    Reply
  4. 不是翻译的错,是教材或翰林院的错,是影院或真理部的错。

    搞得专业人士都孤陋寡闻,不要说翻墙,趴窗户根舔窗户纸都没干过的人士,肯定是老太爷发现“教育是最大的失误”以后的新品种。

    去哭吧,没别的辙。

    Reply
  5. 三表哥能自己琢磨出 mobilization from seabed, 就完全可以自己给自己做翻译。 我估计是那翻译太专业了, 电影看得少,所以这不是专业素质的问题, 是电影常识的问题。

    Reply
  6. 虽然没活多久,但我得到的最大教训就是不能拿自己的知识体系去衡量别人的,你总不能要求翻译什么都知道吧?

    Reply
  7. 翻译这活不好干,尤其是涉及到专业的东西。所以作翻译也要做个半瓶子万事通。但是连阿甘都不知道实在说不过去。

    Reply
  8. 那个翻译和你们的对话都很搞笑。。郭德纲怎么不到这来搜集素材?
    郭德纲是不是不懂英语?

    Reply
  9. 又谈到翻译,之前我就真的觉得内地对外国品牌人命的英译汉恶心,恶心之处在于将不必要的辅音放大翻译出来,比如纽约市长彭博,全名为迈克尔·彭博(Michael Bloomberg),不知哪个silly b把它译成迈克尔·布隆伯格,估计又按照《英语姓名译名手册》这种马列八股土鸡翻译法,真想抽他,这个翻译害死多少要说要记这名字的人,以后这种翻译先让台湾或香港翻译得了。不是说港台翻译就是标准(香港还是按粤语翻的),而是参照人家对于辅音的处理。
    从这种翻译及语言文字使用的倒退,可以看出某个帮派所带来的文化灾难

    Reply
  10. 其实从发音上说,Gump更接近『杠扑』,阿甘于是就成了阿杠 – 上海人没准儿会改成“阿戆”,多么传神。

    三表哥需要找个能把陆川的《南京南京》翻译成 South Capital & South Capital的高人。

    Reply
  11. 正常,中国翻译外国电影名很多是意译

    谁知道《这个杀手不太冷》原来叫什么?就叫《Leon》
    《人鬼情未了》?其实就是《Ghost》

    Reply
  12. 我还看到过一个导游,专带外国人那种,她指着一个清装在打算盘的塑像像一老外介绍:“he is counting the numbers…………”Orz

    Reply
  13. 您要再找翻译,您找我。我保证不给您翻成a story of a-gan.
    要是有别人跟我抢这个活,我就免费,甚至倒贴钱。
    我就是想跟您见识见识大牛都怎么想的。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