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杆意象

前几天,有朋友请吃饭,档次比较高级,女士们一人一盘燕窝,男士们一人一盅煲汤,就是那种很小但是里面做得比较粘稠号称很有营养的汤。端到我跟前,我拿勺子捞了一下,以我对动植物属性的了解,这是大补汤,里面有鹿茸、某类雄性动物的生殖器以及其他补品。

有人介绍,这道菜叫“气宇轩昂”,俺看着眼前的气宇轩昂,实在没有气宇轩昂的尽头把它吃下去,但大家都低头在吃,我也只好小心翼翼一口一口吃,吃得我浮想联翩的。吃完后,我坐在那里等着自己身体是不是有气宇轩昂的反应,是否会流鼻血,结果,什么反应都没有,我估计这个气宇轩昂是假的。

虽然我喝的这碗汤没什么效果,但我觉得这个汤的名字起得还是比较有意思的,含蓄中不乏男子气魄,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变的气宇轩昂呢——除了梦想中国的男选手之外。不过看了梦想中国,我到真觉得中国男人该多吃点气宇轩昂,要不都成了面瓜了。

十多年前,听媒体圈的前辈们讲过一个段子,说有个名记者被四川的一家药厂请去,该药厂是专门做壮阳药的,请这个记者去很显然是希望他能帮助在报纸上宣传一下这个药,好吃好喝好招待一番后,临走,厂长送了记者一大包壮阳药。这位记者身经百战,留了一个心眼儿,回北京上飞机的时候把药吃了,下飞机后直奔女朋友家,结果上床后没三分钟就被女朋友从床上踹下来了,这位记者二话不说,提起裤子直奔飞机场,买张飞机票又杀回四川,一个箭步闯进厂长办公室,大怒:“你们的药都是假的,你让我怎么宣传?”如今,像这样神农尝百草的敬业记者罕见了啊。

有个在电台工作的朋友说,他们电台每天晚上都是被各种壮阳药的广告占据着,有个卖假药的,天天在节目里宣传自己的药,说是蒙药,到底是“蒙人的药”还是“猛药”还是“猛腰”我不清楚,但是他给药起的名字非常猛,叫“忽必烈”,比我以前看到的“三大哥王”还要猛,你想想啊,忽必烈,忽然一下必然让你成为烈马一般,那女的不得都去抓栏杆、撕床单了。

说到“抓栏杆”,这又让我想起了中国古代,从一些怨妇般的诗词里不妨能看出,中国古代春药制造技术不太发达,或者说还没有飞入寻常百姓家,都是像西门大官人这种有钱有势的人享用着。有很多研究古典文学的专家常常对唐诗宋词里面的“栏杆”感兴趣,为什么人动不动就倚栏杆,扶栏杆?我看了很多这方面的论述,基本上都是因为人在哀怨、惆怅或是无奈的时候才有如此动作。可是为什么人会哀怨、惆怅或是无奈呢?专家们一致认为,这大都是为情所伤,为情所困。所以,抓住一根东西,一种愁绪涌上心头,千思万絮,命系栏杆。这种解释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文学评论家们也仅仅写到这里为止,伤感乃人之常情,尤其是在唐宋滥情的年代,写出这类诗词也属正常。

但是,我认为,仅仅理解到伤感这一步还不足以解释清楚唐诗宋词里“栏杆意象”,更深一层的意味是中国古人性压抑的表象。那时候的男人女人在性方面都得不到满足,所以无法达到抓栏杆的地步,这怎么办呢?带着一次次的遗憾,伤感、失望之情油然而生,人们只能提起裤子,走出闺房,仰望星空,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郁闷从牙根里蹦了出来,于是,那些脍炙人口的“栏杆诗篇”便一首首地创作出来。

李白的“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就说明了这为浪漫主义诗人心中并不是永远豪放的,在他准备度过销魂的春宵时,却发现自己不行,所以只能“沉香亭北倚栏杆”,这和他“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为什么呢?李白无非是想通过这些豪放的诗句来平衡掩饰自己,哪不行就补哪儿,尤其是“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这句,如果你仔细琢磨一下,会发现这两句诗写出了李白的矛盾心情,“仰天大笑出门去”,他为什么仰天大笑?肯定是对某些事情无所谓啦,关键就在下一句“我辈岂是蓬蒿人”,蓬蒿是什么东西?一种“茎矮、柔软、无毛、叶细线形”的草本植物。李白同志在这里强调自己不是“蓬蒿人”,以往的评论家们认为李白不是那种没有气节的芸芸之辈,其实这是一种误解。事实上,李白试图通过这种无所谓的姿态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痛苦和无奈。也就是说,李白虽然性能力上差一些,但是还嘴硬,这也验证了后来很多人明明自己不行,非要最嘴上更胜一筹的心态。

再看看晏几道,他说“楼中翠黛含春怨,闲倚栏杆遍。”闺房里女子啊,真是美貌欲滴,可是自己不行,春宵成了春怨,没办法,闲的蛋疼,只好看着美女靠着栏杆。把无奈的神情写得活灵活现。

皮日休大概写得更直接一些,“倚栏杆处独自立,青翰何人吹玉箫?”这个女子靠在栏杆处自己用手把皮日休的东西勉强弄起来,只能靠吹箫来解决问题。

秦观的“人尽夜久凭栏”意思是,他折腾了一晚上,筋疲力尽,还是不行,所以披上衣服,点上一支中南海,靠着栏杆无可奈何。

不知道李清照碰见的是什么男人,反正这个男人让她很失望,不然李清照为何能写出那么多哀怨的词句呢。下面这一首最具代表性:“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摧花雨。倚遍栏杆,只是无情绪! ”这男的那话儿太小,只有一寸,弄了半天,只弄出“几点摧花雨”,还不够滋润的呢,你说李清照能满意吗,所以她只好靠着栏杆一点情绪都没有了。遇到这样的男人,她不成为怨妇谁成为怨妇?

不过,最心急火燎的还不是李清照,作为一个女子,还是要含蓄一些,不然有些失态。男人则不同,急了真的会挠墙。最著名的就是辛弃疾,他一到关键的时候就不行,有词为证:“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吴钩是什么?宝剑也,在这里暗喻什么不言而喻。他反反复复地看着自己的那话儿,就不行,他急了,真急了,拼命地拍着栏杆,妈的,者是咋整的呢?可是没人会帮助他。这是唐宋诗词里面表现最剧烈的一首。

写到这里,列位看官大概明白了,所谓唐诗宋词里的“栏杆意象”只不过是文人们用一种含蓄的方式来表达性能力欠缺的问题。随着科技、医学技术的发展,人类在不断突破自己,挑战自己,解决了自古以来男人抬不起头的问题。也许我们都注意到了,为什么现在很多床都是铁制的而不是木制的?因为铁更结实一些,不至于把它摇散了。

如果这些诗人都活在今天,他们会多幸福。

=================================
附:大仙早期名作《倚不倚栏》
千尺危楼,一人独倚。
家住11层,便有了倚栏的条件,虽有“恐高症”,但还是壮着胆子,想倚出点境界来。
一倚再倚,倚到腰酸腿疼,扁桃腺发炎,还是没倚出个明白。
倚,人家说:“明月高楼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不能倚。
不倚,人家说:“长剑一杯酒,高楼万里心”,得倚。
倚的时间短了,人家说你心不诚,要“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倚的时辰久了,人家说你白费功夫,“把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想倚出点新潮色彩来,结果还是“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
想倚出点喜兴劲儿来,最终还是“细草愁烟,幽花怯露,凭栏总是销魂处” 。
凉台上转悠半天,摆了许多姿势,到头来还是没倚出个名堂来。
倚栏这关都过不去,又怎敢倚天屠龙呢?

29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杨葵
杨葵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3:49:48

这是大仙的名篇《倚不倚栏》的beta2.5升级版。
贺之!建议将大仙那篇附于后,以供参考。

另外,“气宇轩昂”这个词,原作“器宇轩昂”,
现在也出了beta2.5版“气宇轩昂”,现汉已通用。
这个升级版我就不贺了,因为没道理。

==========================
回复:附上了。:)))

trackback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3:51:35

[…] 看了这篇,长学问啊。 Cat:  Life | Time: 3:53 pm (UTC+8)  «« Previous: My Ad on Taipei101 […]

sunny
sunny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9:28:07

笑疯了,寓教于乐,哈哈

。。。
。。。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9:38:45

不想倚天屠龙, 只想继续漂流。

。。。
。。。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9:43:53

我是说我自己, 您想倚什么就倚什么,呵呵

。。。
。。。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9:44:33

大概我也是想的, 欲盖弥彰。。。

伊人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9:52:03

戏说栏杆:)

那岳飞怒发冲冠凭阑处.怎么意象呀?

guoyan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10:02:49

敢情这唐宋八大家全是阳痿啊

。。。
。。。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11:11:24

突然想明白了, 李清照怎么会失望呢?
不会的, 她是不会对他失望的。。。

。。。
。。。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11:11:54

他也不会对她失望的。

。。。
。。。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11:14:23

她还对着他念那首叫做《橡树》的诗,
只有他才会明白,别人又怎么会明白呢?

别册美人
别册美人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11:30:24

美文!~~

tintinli@hot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12:09:49

陇首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阑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
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急拖柳词应此景,奈何小峰胡乱解。

拖把
拖把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12:14:53

太厉害了

小胡杨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12:20:46

哈哈,瞎扯的学问:)

挺怀念按摩乳的~~~

soph_ia
soph_ia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18:20:23

三联的男人真不简单。哪个不开提哪个

凌风蝶影
凌风蝶影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18:53:07

哈,恶搞。典型的恶搞。还说人家周星驰恶搞呢。
恶搞别人俺不管,还恶搞了俺最最最ETS级欣赏的李清照。555

北辰
2006年05月09日 2006-05-09 20:05:16

“抓栏杆、撕床单”

呵呵~

胡思八卦
2006年05月10日 2006-05-10 23:27:09

说的很有歪理

木法弄
木法弄
2006年05月11日 2006-05-11 17:46:03

靠,I服了U!!

trackback
2006年05月12日 2006-05-12 6:41:47

[…] 看了这篇,长学问啊。 […]

路过
路过
2006年05月12日 2006-05-12 11:42:11

颇有贵朱主编“有关品质”的路数,不过这种品质朱主编就写不出来了。

HENRY SONG
2006年05月13日 2006-05-13 4:39:21

笑到肚子疼!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
2006年12月05日 2006-12-05 10:30:00

我也同意凌风蝶影的。
唉,本来不想回复。干嘛还要去那样理解李清照呢。
真是郁闷。就算你有才华吧,把什么都看透与想透了,除了往那方面去想,就没别的了。:-

蕉梦鹿
蕉梦鹿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4:10:22

我不知道是他们悲哀,还是你。
有点意思

逐个白略
逐个白略
2007年08月13日 2007-08-13 19:56:46

哎呀,太厉害了。看的笑的
不晓得《百度的鸡巴》里的“三联的男人都没什么功能”是不是也属于这情况

summitsea
summitsea
2008年01月12日 2008-01-12 20:30:04

闲的蛋疼 研究这个 哈哈

溪水小鱼
2008年02月20日 2008-02-20 8:46:23

楼主肯定常常猴急,其时肯定想拍打什么,或者特郁闷萎顿,看到古人竟然有栏杆可拍可依,甚嫉妒。所以一见到栏杆字眼,猴急的感觉就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一亿度
2008年12月29日 2008-12-29 22:42:30

高,实在是高,虽然难以考证,但这种说法很是创新,李白若地下有知,恐怕也要出来开博辩解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