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局杂记

民以食为天,中国的饮食文化千奇百怪,而且,中国人喜欢把很多事情放在饭桌上解决,慢慢地,饭桌文化便形成了。

在认识老六之前,我管饭局叫饭辙,听上去惨兮兮的,不像“饭局”这样的词透着文化、层次与温暖。也是在认识老六之后,我也习惯了张罗饭局,不就是把一帮饥饿的人弄到一起吃饭么,这事谁不会干。可是在组局的过程中,才慢慢发现,这里面真有学问。

我这个人性格不太好,平时爱得罪人,我得罪人的速度比我认识的人速度还快,有时候到了这样的境地,有人组织饭局,想参加者都会稍带问上这么一句:“王小峰去么?他去我就不去,他不去我就去。”你瞧我这人缘混得有多差。组织者赶忙做我工作:“您看要不今天您就别参加了,不然今天的饭局肯定就剩咱俩了,两个老男人吃饭,多么富有失败感啊。”后来我也发现了不少规律,别看饭局以吃喝为主,有时也是心机的博弈。比如组织一次饭局,要想想整体面貌是什么样子,比如谁和谁不能同时出现,比如谁和谁必须同时出现。什么属相、星座、血型、性别、内向外向、生熟人的人出现的比例搭配应该控制在一个什么尺度内,这都是有学问的,你一定要横向纵向找出一个黄金分割点,卡在这个点上,这次饭局就是圆满成功,偏离黄金分割点,你就等着收拾残局吧。

我组织的最大的一次饭局有58个人参加,等我把所有的人挨个介绍完了,饭馆的经理很礼貌地走过来,“对不起,先生,我们打烊了。”昨天我参加了一个类似这样的饭局,这个饭局别开生面。我一进去,两桌人坐得满满的,人头攒动,我用最快的速度预览了一下,发现三十来个人只有三个我认识,其余的都不认识。我找到一个地方坐下来,等所有人都到齐了,大家开始动筷子吃饭,还没吃五分钟,主持人站起来开始组织活动,时间大约是19:40,第一道程序是每个人站起来介绍自己,这个情景好像是大龄男女青年联谊活动,这个程序持续了大约30分钟;第二道程序是排忧解难,谁最近有什么困难都提出来,然后看看大家能不能帮上忙,这个程序大约持续了20分钟;第三道程序是大家自由活动交换名片,这个程序大约持续了20分钟;第四道程序是穿衣服、把手机、交换到的名片放进口袋,挨个告别。不到21点,大家已人去楼空。这让我想起了买手机,卖手机的人拼命向你介绍手机的各种功能,就是不告诉你能不能打电话。当我饿着肚子从饭馆里出来后,迎着北京的夜色,我开始怀疑人生,我这是来参加饭局呢还是参加新闻发布会呢?

我习惯了大家在饭局上胡扯,其实也是个小型新闻发布会,大家每次都是把最近听到、看到以及瞎编的有趣的事情叨逼一遍,直到说到服务员第十次催促我们走人才恋恋不舍地离去。突然把饭局变成联谊活动,我还真不适应。

说到饭局,必须提一提老六。老六刚学会用电脑,就在网上开了一个“饭局通知”的论坛,整天召集各色人等来吃饭。你别看老六喜欢张罗饭局,但此人绝对不是个美食家,跟他在一起吃饭,能让你有回到旧社会的感觉,这主要是老六的点菜功能比较差。我第一次领教老六点菜是在2002年,当他把人召集到饭桌上后,很自然地把面前的菜单拿起来,用大约六秒钟的速度把厚厚的菜单浏览一遍,然后回头对服务员说:“把每一页正数第六个菜各点一份。”菜陆陆续续端了上来,但是大家都很勤地喝茶,谈天说地,就是不动筷子。等饭局结束后,桌子上的菜端上来的时候什么样,最后还是什么样。为了避免老六每次把饭局演变成茶话会,常跟老六参加饭局的人到场后第一件事是先把菜单藏起来,以免让老六发现。

今年正月十五,我组织了一个鞭炮局,当然,放鞭炮之前大家要吃饭,等把大家召集好,围坐在饭桌前,老颓对我说:“咱俩去买炮吧。”于是我和老颓等人去买炮。路上,老颓一边开车一边嘟囔:“忘了跟服务员说把菜单都藏起来了。”他这么一说,惊出我一身冷汗:“我操,可别让老六发现。”等我们买完鞭炮,回到饭桌前,菜已经都端上来了,我定睛一瞧,得,肯定是老六的杰作,饭桌上齐刷刷地摆着六种用雷同方式炒的白菜。

关于老六饭局上的六卦还挺多,比如,在2002年左右,他发现了一处贵州菜,叫“小贵州”,这家饭馆的最大特点就是只有一道菜——酸汤猪蹄。对于不会点菜的老六来说这简直是福音,因为再会吃的美食家在这家饭馆都必须和老六平起平坐。所以,老六就深深地爱上了酸汤猪蹄,带着不同的人去吃,这一吃就吃了三年,直到把这家饭馆吃倒闭,因为吃到最后已经没人再愿意跟他去那里了,饭馆生意惨淡,门可罗雀。老六也同时面临交友危机,昔日饭桌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的场面已做众鸟兽散,只剩下他与酸汤猪蹄形影相吊。于是老六痛定思痛,决定办一本《读库》,以约稿、发书等欺骗手段勾引众人跟他一起吃酸汤猪蹄。人嘛,都爱占点小便宜,白给一本书谁不去拿啊。人家的书打开后都散发着油墨香,《读库》打开后散发的都是酸汤猪蹄味道,这也算是该书的一大特色。于是饭局又恢复了人头攒动、热闹非凡的场面。

有一次,老六私下里跟我说,以后别叫80后的人来参加饭局了。我说为什么?老六做了一个撒娇状:“讨厌~~~”又过了一段时间,老六又私下里对我说:“以后别叫70后的人来参加饭局了。”我说为什么?老六又做了一个撒娇状:“讨厌~~~”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我才发现,饭局上最年轻的人就是老六,他生于1969年,此时的老六像一个烂漫的孩子,在众人各种羞辱下显得兴奋异常,时而撒娇、时而发(口爹),他简直变成了林妹妹。《红楼梦》选秀,他要去竞争林黛玉这个角色,我看行——。这时我才恍然大悟,有70后、80后的人在场,哪有老六展示阴柔一面的机会啊。

就在我们长期遭受老六的第二轮酸汤猪蹄的摧残时,天无绝人之路,东方红,太阳升,饭局出来个陈晓卿。他为吃货找地方,他是我们的大救星。当他加入到我们的饭局后,从此我们的伙食标准就跃上了一个新台阶,我们一下从毛泽东时代迈进了邓小平时代。每次饭局后,大家一边擦着嘴巴一边异口同声地说:“敢情北京的美食不光只有酸汤猪蹄啊。”陈晓卿来自我国最大手套厂家“中央十套”,他能把北京犄角旮旯的好吃的饭馆都能翻腾出来。而且,最关键的是,从来不重样。你只要空腹带着一张嘴去就行了。

虽然老六是一个不太地道的吃货,但有一项特长至今我没看到有人能超越他的,那就是介绍来宾。一般开放式饭局,每次都会出现新面孔,这时候就得有个人来向大家介绍,尤其是生人多的时候,也可能这些生人平生就能见到这么一面,但这一面一定要印象深刻,怎么才能让人印象深刻呢?这就需要一个类似司仪的角色来介绍,老六在这时责无旁贷地发挥了桥梁作用。他能把每个人介绍得妙趣横生,像是晚饭前的一次单口相声,哪怕这个人在三分钟前才认识老六,老六也能介绍得入木三分。这些陌生人在老六的逗趣介绍中变得熟悉了、印象深刻了、有好感了、成了恋人了、上床了、结婚了……没有老六的介绍,这个城市会游荡多少孤魂野鬼。在介绍人这件事上,老六是非常敬业的,有段时间,老六嘴里拔掉了6颗牙,说话基本上搂不住风,尤其是一些发爆破音的字,对他来说跟掌握阿拉伯语一样难,但老六坚持不“泄”,即便所有人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他也要坚持扮演完这个角色。

饭局总是千奇百怪。有一次,我采访一个人,正好赶在饭点上,他说:“要不咱们去吃饭,我有个朋友张罗了一个饭局。”这个人是上海人,于是我跟着他去了,地点是工人体育场东门的一家比较豪华的餐厅,进去一看,来了十多个人,都是上海人,有艺术家、音乐家、演员、作家、企业家以及各种型号的CEO。饭菜还算可口,价位摆在那里呢,不好吃都不行。上海人搞饭局跟北方人不同,基本上事先都算好了,等吃到最后,我发现,桌子上的盘子都是空的,空的非常干净,连汤渍都没有,只剩下点缀在盘子周边的绿叶和萝卜雕刻成的小花,但我的胃提醒我,我刚刚吃了三分饱。我坐在那里等啊等,怎么还不见菜上来?后来大家站起来,饭局结束。参加上海人的饭局,充分体现了节俭的特征,这要放在我们东北,就是招待不周,宁可剩一桌子,也不能让盘子空了。于是在我离开那家餐厅后,迅速跑到对面的一家西餐厅,要了一份牛排和一盘意大利面,吃饱喝足之后,才回家。

豪华饭局参加过几次,一次,采访一个老板,其实我不喜欢在饭桌上采访,特别耽误事。但是老板说边吃边聊,其实就是边吃边吃,能聊什么啊。我百般推托无效后,只好在饭桌上采访,老板说,吃完再聊也成。言外之意采访不要影响进食。那个酒楼我经常路过,但从来没想过会进去吃一顿,因为那里是北京有名的屠宰场。经验告诉我,这种地方吃饭,第一吃不饱,第二吃不好。饭局一共六个人,吃的什么我忘了,反正都是一些又贵又难吃的东西,最后结帐有一万多。我的胃又提醒我只吃了一个半饱。回家后,我撕开一包康师傅,从来没觉得方便面会如此好吃。后来,一遇到这类吃饭的地方我就发怵。

饭局千奇百怪,饭局上的人也一样千奇百怪。我以前认识一个人,此人生性好色,好色到什么程度呢,反正只要有异性出现在他面前,他就亢奋,而且从不挑拣。他知道我常搞饭局,便问我,都什么人参加饭局。我逗他说,美女居多,因为美女美食,相映成趣,美食可餐,秀色也可餐,与美女吃饭永远是种享受。几句话就把这家伙说亢奋了,后来话里话外总要参加我们的饭局。

好吧,不就是惦记饭桌上的美女么,No Pa。一次,他说晚上吃饭,我问都有谁,他说他跟他老婆。我说,地方我来定。撂下电话,我把手机里的菜单调出来,给菜单上的所有美女都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们今晚有重大活动,要盛装出席。你说也巧了,平时我约个什么美女吃饭,都扭扭捏捏的,不是来例假了就是就是加班。那天也神了,美女们齐刷刷地回短信:“来。”这太阳是从哪边出来了?

当这哥们走进包间后,我想信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平生干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今天携夫人出场,他坐落在美女周围,如坐针毡,双手捂住下体,不敢撒手,一撒手说不定一只小鸟就扑楞楞地飞出来了。他眼睛泛着绿光,像两颗熟透了的吐鲁番奶葡萄。事后,他对我说:“你小子可太坏了。”

嗯哼,折磨一个人的最好办法就是把他的欲望挑逗起来但不满足他。

102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江晓月
江晓月
2007年02月13日 2007-02-13 11:39:45

同感,为啥太高档的酒楼东西都不好吃捏?莫非是有钱人的口味不一样?

飘
2007年06月22日 2007-06-22 17:56:28

由此文章,可想我国社会风气堕落、腐化到何种地步,什么事情都要在饭桌上解决,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