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

“理想主义”这个词如今并不时髦,有时它跟信仰紧紧联系在一起,有信仰的地方,理想主义更容易滋生,没有信仰的地方,理想主义很少。一般,我们喜欢把理想主义当成一个笑话去对待,空想,不切实际之类的词都可以跟理想主义相提并论。

对了,我是本博客70%以上的读者眼里那种很OUT的人,事实上我很希望被你们OUT,所以,在这里谈什么理想主义,有点对牛弹琴,正在IN的人会十分不理解,我希望有这种不理解的差异存在,这是自然现象,你有你的快乐,我有我的快乐,谁也不碍着谁,挺好。

插播一条现实主义广告:本淘宝店近日将赠送韩寒主编的《独唱团》,凡在指定时间开始在本店购买一件T恤,即可获赠一本韩寒盖章版的《独唱团》,数量有限,赠完为止,具体时间等通知。目前我还没拿到该杂志,拿到后会介绍一下。

前几天写了篇贾宏声的报道,好多人留言,说看着特别感动。我还是很克制自己的,没有写得很煽情,我觉得新闻报道不能加入太多自己的情绪,即使有,也要限制在最低限度之内。但我也很清楚,这年头人都是容易感动的,感动得很廉价,尤其是因为理想主义而感动的人,更觉得可疑,理想主义是个多土的词啊,在现在的校园里你说出来会被人笑话的。而且今天的人习惯了片刻感动,特别容易感动的那种,缺斤短两的那种。我可以肯定地说,在1990年还在上初中的人是不明白贾宏声的所作所为的。

有些留言是很有代表性的:

“拿什么文学、艺术、什么纯粹主义、理想主义作为自杀的借口,依然逃脱不过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不过是一个生活的失败者罢了。你说你傲,你孤傲,所以你选择自杀。我说你连傲的资本都没有,你想傲,傲不起来,傲不顺利,所以你才得去死。什么理想主义、纯粹主义,放屁!任何人都无法被别人救赎,除非他选择自我救赎。一个人如果无法点亮自己,那么他将永坠于黑暗之中。”

“要我说啊,如果这位先生在30岁前就把该想的问题都想通,那我觉得什么吸毒和自杀都跟他没关系。只能感叹智商问题,为一个比较脑残的人专门写这么长的文章,还拿理想主义说事,真觉得有点太贫了。那个时代的大多数人哪里像我们这些小年轻生活的年代这样,能够有充足的时间对这个世界进行稍微深入的思考。这是时代所造就的,我们没法改变。但总会有一些真正的思考者存在,去采访他们也许对其他人世界观的形成和发展有更大的启发。理想主义如果是单纯的在某一方面纯粹的坚持,那这样纯粹的理想主义不管在世界的什么地方都难以存在。”

“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是不会自杀的,因为无论这个世界再乱再脏再差再黑暗,我们还是要坚信,只要我们肯努力,还是可以慢慢一点点的去改变,这一点都做不到,还谈什么理想主义,再说这个世界美好的事物也不少,不能只是看到不好的东西,应该对生命有所留恋。”

我摘录这三段留言,不想去修理他们,只是想说,贵国公民都喜欢拿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理想主义往往会被用道德判断方式去衡量——你不符合我的标准你就是错的。这就是这个国家没有信仰没有宽容只有嗜血的思维原因。既然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为什么你不允许别人有他自己的人生呢?你一定是秦始皇当校长的西太平洋大学毕业的。事实上我平时见到太多国人,他们都是经受了几千年独裁专制训练的后代,思维方式已经变得非常可怕了。

有人问我,你的小说写的是什么内容?我说写理想主义的。又问:是精神层面还是物质方面的?我一愣,然后马上反应过来,我在跟一个26岁的同学说话。因为在我看来,理想主义一定是以精神层面为核心的,它不排斥物质,但是今天的理想主义里面精神与物质泾渭分明,或者说倒过来了,这也没什么错,坐在宝马后座里割腕自杀也是理想主义的终结。

贾宏声生前说过一句特牛逼的话:“某某从来不下地狱,他都是让别人下地狱,他自己拐个弯上天堂了。”把这句话送给所有第六代、第七代导演们,这是你们的写照。

94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苍蝇
苍蝇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0:42:21

除了大自然的慷慨赐予之外,今天你所享受的一切美好,都是历史上那些曾经的理想主义者们创造的。

现在的理想就是未来的现实,是人都有理想。只有拉磨的驴子是纯粹的现实主义者,眼里只有草料,基本原地打转,且从来不想那没用的未来。

lucky
lucky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2:10:39

“我说写理想主义的。又问:是精神层面还是物质方面的?”
CALL 太TMD缺心眼的傻X问题了,头一次听说,理想主义还分精神和物质两方面?!

土摩托
土摩托
Reply to  lucky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3:51:31

人家就是随便一问,可能都没过大脑,而且我觉得这话也没什么大逆不道的。其实我觉得现实中倒很多这样的人,有人说了句没过脑子的话,他就要上升到人格,性格,情商的高度,以俯视的姿势进行批判,显得自己多有思想似的。

兔子
兔子
Reply to  土摩托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6:40:55

我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挺有智慧的,呵呵

虚实相
虚实相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2:54:28

冲着最后那句话,必须顶,必须的……

snail
snail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9:04:59

其实纯粹的理想主义或现实主义这都是幸福的,最痛苦的莫过于徘徊于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之间的人,在两者之间死撑,既不甘心现实主义了,又做不到理想主义!哪里都找不到喘气的空间!一个人对抗整个世界!

我是谁?
我是谁?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9:20:33

每个人眼中看到的世界都不一样,人生观价值观也不一样,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或者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去结束,都是他自己的权利,只要不对他人造成不便或是坏的影响,我们都应该尊重和敬畏。人永远是寂寞而自我的生物。无论多么真诚的说出自己的爱,也总会有无法被理解的心情。

不应该把自己的道德观强加到别人头上,我想的思维方式是有些问题,需要有所改变,受教了!

外东北
外东北
Reply to  我是谁?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0:47:48

不对别人造成不便和坏的影响就应该尊重和敬畏?

A和B是夫妻,B背着A与C乱搞,B和C都没有危害到别人,也没有对A造成不便和坏的影响,难道B和C就值得尊重敬畏?

不单是你一个人,绝大多数人都和你持类似观点。

我是谁?
我是谁?
Reply to  外东北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1:30:09

B和以双方都你情我愿的,别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要不违法,公民有哦戳的权利,你看着不爽那是你的事。

外东北
外东北
Reply to  我是谁?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4:00:02

你是当事人你还持这样的观点,我就服了你了。那只能是你和大家不一样。台湾有通奸罪一说,大陆就没有。法律是谁定的?又是为谁定的?

老百姓心目中的事理才有真正的公平正义。

所以,事理高于法理,这是我探讨问题的原则。

外东北
外东北
Reply to  我是谁?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4:02:05

你看清楚了,B背着A,何来A的自愿?你不要偷改情景。

tristan
tristan
Member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0:00:19

不知道三表做何感想,我看完上面的留言,本想逐条批驳一番,却又觉得对牛弹琴,再多说也是徒劳,受了十几年的僵化教育,仅凭三言两语又怎能改变?只能是长叹一声了。。。

外东北
外东北
Reply to  tristan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0:50:28

听你这意思你是个明白人啊?
明白人一般都是乐观的。
可你这人似乎对人生都失去了兴趣……

XXXX
XXXX
Reply to  外东北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2:16:56

SB才会乐观。
清醒着的人是最痛苦的。

表三个带
表三个带
Reply to  tristan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5:36:42

只有广告一段还是有条理的。

雩儿
雩儿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0:36:33

替表哥改发一则广告 –

“要买《合唱团》者,需在指定时间内在本店购买T恤两件以上,每件T恤即可获赠一本韩寒盖章版的《独唱团》。”

还有比这个更理想的主意么 🙂

西瓜
西瓜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0:43:16

1990年我没在上初中,我在上小学。
贾宏声自杀后,某人导演第一时间出来说话,我脑袋里跳出来的就是这句话“他说你一个人下地狱就够了,他拐个弯就上天堂了。”

spotless
Member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3:17:44

理想主义!…一尊还酹江月.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说过:如果在你年青的时候,你不是一位自由主义者,那说明你没心没肺;但是但你有了一定年纪之后,如果你不是保守主义者,那就是你没脑子了。

本人总觉得有自由主义倾向的人,在先天的基因组成上,就有点与众不同。在美国,自由主义者人群大概是在百分之19左右,可见在哪里都是小众。 自由主义者都是理想主义者,当然保守主义也有理想份子,但是目标不同,他们总是想要安排操控这个世界。但是自由主义者,天性里多了些反叛,不爱束缚,又充满好奇之心,想探究生命及宇宙的真相及真理,所以往往被形而上的东西吸引,‘真实’是美学的基础,同情之心也是一特点,所以会关心社会公平公正。贾宏声是有自由主义倾向的理想主义者,表哥是自由主义疯子,来这里凑热闹的人,有些多少有点这种倾向,大概是物以类聚。

不知道在这里,多少人对上世纪八十年代有印象。我是70后的,但是记得当时的社会氛围,反正那时候没人会为找工作烦恼。而中国正在开放,各种西方二战后的新思潮被介绍进来,跟大学沾点边的人,许多都在做各种讨论,而且在讲个性解放,重新寻找自我意义。。。反正那是一个理想主义色彩很浓的年代。。。但是,接下去,就是春夏之交那场杯具

本人的经历可能有些不寻常。我那个时候在念中学,一边看存在主义,一边参加了那场运动。但是把我爸妈给吓得半死。他们觉得贵国不是我待得地方。就把我弄到了国外。后来去了美国求学。 我上的那所大学,在六十年代是出了名的反战基地。有一部纪录片叫做‘the war at home’讲的就是我那学校在六十年代的风云历史。 而我住的地方叫‘国际人民公社’,是由那个时代嬉皮士成立的communal living. 里面的人一拨离开,又一拨进去,同住的有嬉皮士,也有hippy wanna be, 也就是说,骨子里其实不是这号人,只不过想体验人生。 我在里面住了三年时间,见证了一次又一次大麻烟雾袅绕的很high的派对,但是也见证了后院种下去的菜没人收, 分配下去的工作没人完成。 有的成员也很热衷参与各种抗议活动,天下事事事关心,反正在他们从小到大风调雨顺的中产郊区生活里面,可以激发他们对存在意义想象的事情太少了, 于是‘生活在远方’,东帝汶的独立,亚洲的血汗工厂都是他们抗议的主题。公社里有一个共同基金,凡是因为参加示威或携带大麻被警察拘留的成员,都会被基金里的钱保释出来。

但是在那里呆久了,就会觉得只不过是那么回事。 也谈不上有多少理想主义。有的人拿嬉皮生活做遮羞布,其实是懒虫。 也有人吸了太多的大麻,把脑子给搞坏了, 说话很慢没有连贯性,好似‘Ozzy Osbourne’。 当然也有很纯粹的人, 我有一位女朋友连蚊子都不会去杀一只,因为她认为那也是杀生。

大学之后工作了一段时间,然后又念了个MBA。然后进了一家投资银行。 自我感觉好像在走美国婴儿潮那一辈的路:曾经反叛过,探索过,然后又努力让自己成为大公司主流社会乖乖的一员。

美国有一形容词叫‘sell out’. 我已经把自己给卖了。

贾宏声不愿意卖。 他不幸生在贵国,一个自由主义理想十分贫瘠的土地。 所以他很孤独,孤独到得了抑郁症,最后他把自己逼上了不归路。

他这么一跳,击碎的是他自己,击破的是理想主义的光荣与梦想。 其实表哥早已看破了,才会写出 ‘沿着瞭望塔’那么搞笑的东西。不过,我没法看下去,太罗嗦了。 表哥不好意思这里直言了。

贾宏声如果多些幽默感,他或许还会坚强地活着,但是他是落入凡间的天使,在天的那边,他或许会找到他的平和之心。

表三个带
表三个带
Reply to  spotless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6:10:27

TNND,要说几句,结果被改了频道,还是要顽强地回来说两句对话,不吐不快啊! 前半部分很好,后面有关贾宏声的部分要认真修理一下。(即使娱乐别人,也要认真些。)

mike.g
mike.g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4:47:12

为啥有人喜欢在回复里说废话?

杨锐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5:27:00

理想主义照样是人的一种状态。不管他自己是怎么想的。我一直觉得王朔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俗一点更理想主义

表三个带
表三个带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6:15:45

就题目的表面自已看这是一个适宜于 大部分离休老人讨论的话题。

杨锐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6:51:03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三表姐
三表姐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7:53:23

昨天和同事聊起三表哥的博文,她给我讲了她的高中同学的故事。
关于一个刚毕业大学生,在分配就职的四川一小城的储油基地当保安,在抓油耗子(偷油的团伙)过程中,被油耗子杀了,抛尸河滩。之后储油基地不管也不抓油耗子,历经千辛万苦-父母想办法抓到了油耗子,结果法院轻判。
之后她轻轻的问了我一句“有什么比自己活着更重要吗?”
我也想问——有什么比自己活着更重要吗???

EQ0
EQ0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8:54:42

表哥还是太高估贵国人民了~~这媒体混了这么多年~~亏了~~贵国公民哪里来“自己的”标准~~其它不再一一罗列~~

22
22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19:42:34

其实三表哥也喜欢拿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时不时的。
而更多的黑猩猩,是没有标准的人,应该说,三表哥的标准就是他们的标准。

qiaoan
qiaoan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20:45:28

理想主义一直存在,所以我们会看你博客,会买韩寒的《独唱团》

呵呵,大家都尽量坚守一点真。。。。

————————-

不过我也插播一下,不是广告

是邵夷贝那篇广告你说起了快男。。。

王乃恩曾经是快男。。。也曾经是奥运我和你的男A

这其中的故事比你的《沿着瞭望塔》—的现实版还曲折生猛。。。

所以他唱歌有人看到平克-弗洛伊德、有人看到MJ、有人看到王菲。。

你不要嫌弃他的外表呵呵(好多人开始都如此。。。)

但是这样的唱歌的孩子在贵国。。。真的是太曲折了。。。

lesley
lesley
2010年07月22日 2010-07-22 21:07:42

博客是你自己的~
不过要与留言者对话,尤其是对自由主义这样的话,还得现弄明白有些人懂不懂“理想”吧。
那三段留言真有雷震慑力。看得人毛骨悚然。

SkyAbove
SkyAbove
2010年07月23日 2010-07-23 19:20:06

虽然有时候看三表刻薄地骂人很不以为然,但这次说得好。我觉得咱们国家最不缺的就是那些自以为是的脑残,对自己达不到的境界,不了解的思想都横加指责。以前还会去和他们辩论,可结果往往成了和猪摔跤,自己弄了满身泥可猪还很高兴很真理在握。

SkyAbove
SkyAbove
2010年07月23日 2010-07-23 19:26:15

还有一句,以后少说“理想主义”这词。鲁迅说过,有些词曾经还干净,后来往往成了放鬼债的资本。理想主义这年头很奢侈,就像一些人自我标榜为诗人一样操蛋。我现在如果看某人的标签是“诗人”往往很怀疑是不是骗子,许多时候都证明我的怀疑是有理由的。

朱力叶
朱力叶
2010年07月24日 2010-07-24 12:09:42

我已经在卓越网买了。正在看。体会:要是都是名人为主,以摩托车为主,以后我就不看了。话不投机半句多。
同时买的还有我的千岁寒。果然晦涩难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