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趣事(1)

我一直想写写喝酒这件事儿,因为在饭局上,我不喝酒一直成为酒鬼们奚落的话题,就像一个不吸毒的乐手在乐队中被孤立一样,直到有一天他沾染了毒品,乐队才会把他当成自己人。当然,不喝酒还不至于被孤立,顶多被人拿来逗逗闷子,我早就习惯了。像我这么反人类的人,既然周围除了我都喝酒,那我还是坚持跟人类不一样吧。

在我经常出席的饭局上,除了个别女士不喝酒,大概就我这么一个男的不喝酒了。每次服务员过来问:“请问你们喝什么酒水?”第一个应答的肯定是陈晓卿:“先来六瓶冰镇的啤酒和两瓶常温啤酒。”老六经常来例假,所以只能喝常温啤酒。有一年冬天,特别冷,陈晓卿就这么让服务员上酒,结果给老六上来两瓶里面冻着冰碴的啤酒。陈晓卿看着冰碴脸直发黑:“服务员,再来两瓶常温的。”服务员很认真地说:“大哥,这就是放在常温环境下的啤酒啊。”

当然,陈晓卿肯定在叫完冰镇和常温之后,还会补充一句,他会指着我和柴静说:“给这两位女士来点饮料。”我妈这辈子就喜欢女儿,生了俩儿子一直很遗憾。我要把陈晓卿这句话告诉我妈,我妈会很高兴。

其实我是喝酒的,平时在家,我会喝酒,我睡不着会喝点酒入睡,但是在外面我不喝酒。我是个很自律的人,因为以前在酒吧喝酒跟人打过一架,从此不在外面喝酒。我没有酒瘾,多好的酒,对我都不构成诱惑。有时候我看到老六、王小山、老颓、陈晓卿把脸喝成了坛子脸,我就庆幸不喝酒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当然陈晓卿会偷偷跟我解释:“其实,我还是个瓜子脸。”呸,你也配,你顶多也就是南瓜子脸。

我第一次喝酒还是八岁的时候,我姥爷喝酒,喝了一辈子,最后喝死了。我当时好奇,就喝了一口,那是东北烧酒,差点让我呛死。从此我就离这玩意儿远远的。真正第一次喝酒是上高中,当时我们到北师大勤工俭学,给化学系实验室刷瓶子,挣了65块钱,当时是为了办班刊,我当时是班刊的主编呢。白天干完活,晚上就在师大的一个同学家里会餐,当时打开一瓶通化红葡萄酒。可能有同学问了,你们怎么不喝干红或干白?这就跟“何不食肉糜”一样,我就不解释了。反正我头一次喝通化红葡萄酒,一杯下去,当时的感觉就是话特别多,但是舌头发硬,越说越不利索。同学觉得我喝多了,便把我打发到她的闺房,让我醒酒。第二天上课,该生拿了一张纸给我,我一看,是我的笔迹。我问:“怎么在你手里?”同学说:“昨天你喝多了,在我的房间里默写各种数学公式。”你猜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我赶紧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发现公式没有写错,这才长舒一口气。什么叫“喝死事小,失节事大”,这就是。

第一次真正放开了豪饮,是我考上大学之后,回东北老家,当时我姨夫开了个饭馆,我在饭馆帮忙,打烊之后,我就跟表弟在饭馆喝酒,当时比较放松,因为考上大学了。有一次,我跟表弟喝了整整一箱啤酒,我喝了至少有五瓶,居然也没事,这是我到目前为止喝的最多一次。后来,我在家没事想试试能喝多少,结果我喝了一瓶啤酒就昏死过去了。

真正让我对酒精产生反感,是我上大一,新年都要搞一个联欢会,我从白天就开始忙,早饭、午饭、晚饭都没吃,晚上直接联欢会,大家联欢也没什么内容,表演几个节目之后就开始喝酒。我肚子里啥都没有,倒了一杯啤酒,跟大家碰,绕了一圈回来,发现酒杯里的酒已经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可乐的颜色,闻起来有红酒、白酒、啤酒、香槟、饮料的混合味道,这样的“酒”我好像喝了三杯,然后就觉得胃里不舒服,赶紧回宿舍。躺在床上就不行了,浑身哆嗦的控制不住,我记得宿舍的一个同学看到我因为浑身哆嗦手不小心碰到电源插座,那个该死的电源正好漏电,啪的击了我一下,我都没反应。同学倒吓坏了。从第二天开始整整一周,我什么都吃不下去,吃了就要吐。那是1987年的1月,此后第二次正经喝酒是在1994年冬天。

1990年,我大学毕业,被分到民政工业公司,做监察。这个工作就是没事下去看看哪些厂长经理有什么贪污违法行为,够线的就送检察院去。这种工作,权力很大,我们下去,那些厂长经理都把我们当爷爷,好吃好喝好招待,在两年间,我在饭桌上看到的名酒几乎都见全了,茅台、五粮液、XO……最次的也是杏花村,这帮孙子也够腐败的,什么好喝什么。我记得第一次看见茅台,打开后闻着真香,真想喝一口。但我知道,如果我喝了,就意味着他们会一直让我喝,直到我喝到不能查帐和调查为止。那次,我咬着牙把茅台扛过去了。后来,我又扛过了五粮液、XO。当时就想,顶级的酒我都扛过去了,什么都不怕了。后来还真是,那两年间什么酒我都没兴趣。

1994,我还在唱片公司做宣传,我带着黄格选去重庆演出,吃饭的时候我和李春波、陈梓秋在一桌。李春波总逼着黄格选喝酒,晚上有演出,他有点成心,我就挡了过来,陈梓秋一看,也来劲了,说:“我不会喝酒,看你这么豪爽,我陪你喝三杯。”实际上陈梓秋的白酒至少有八量的两,至于李春波,我就觉得丫根本没底。这俩孙子灌我一个不会喝酒的人,真够爷们,那种特难闻的沱牌曲酒,我喝了整整12杯,回到酒店我就吐了。从此,在饭桌上,我他妈就特别讨厌逼酒的人,谁逼酒我就特想扇他一个耳光。

1995年,我去南京出差,接待我的朋友说,晚上吃饭都是一些能喝酒的人,你要不能喝酒别逞能。我说,我要是不喝就肯定一滴都不沾。果然,菜上齐了之后,大家便开喝。我喝可乐,开始没什么,后来一家伙看我喝饮料,便倒了一杯酒递了过来,“兄弟,你是哪里人啊?”我知道这是跟我套磁找理由跟我喝酒,我多聪明啊,能上他的当吗。你想,如果我说我是东北人,他们会说,东北人能喝酒,来,干!所以我不能说是东北人。我愣了一下说:“我是福建莆田的。”这么一个破地方,没人知道。没想到啊,这哥们眼睛顿时亮了:“老乡啊!你莆田什么地方的?”酒杯递了过来。妈逼的,我说哪的人不好啊,怎么这么不巧撞在他的枪口上。我坚持不喝,他有些急了,说了些不给面子之类的话,但我坚持不喝,结果搞得很尴尬。所以后来再遇到逼酒的,除非我确实想喝一点,否则把天说塌了我也不喝,不就是得罪一个人吗,哥们又不是没得罪过人。

我对逼酒已经到了厌恶的程度,甚至我每次都想,逼急了我把桌子掀了,让你丫逼。我不喜欢逼酒这种风气,找他妈一大堆让人喝酒的理由让你喝酒,你他妈爱喝你就喝,干吗拉别人垫背,在饭桌上喝酒这件事上,我还真就不好面子。有钱难买我不愿意。其实有时候跟人吃饭,我状态挺好的时候,也会喝两口,但如果这时候有个傻逼非逼着我喝酒,我就一点兴致都没有了。大概这就是中国人的习惯,从来不尊重对方的感受和选择。你说这个国家能民主自由吗,连喝酒都你妈逼跟独裁者一样。(未完待续)

14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Balmorhea
Member
2010年07月29日 2010-07-29 16:36:35

深有同感 逼酒的都是逼养的

小猫君
小猫君
2010年07月29日 2010-07-29 20:23:30

哈哈….我就是福建莆田那破地方,莫不是王老师你来过吖~

pt
pt
Reply to  小猫君
2010年07月31日 2010-07-31 16:33:47

偶也是

小意达的花儿
小意达的花儿
2010年07月31日 2010-07-31 19:13:02

毕业,所谓集体凑份子请老师们吃饭。

整个厅里乌烟瘴气,桌上同学会逼你喝酒,老师竟然也会逼你喝酒。极度反感。最后还是被强灌了。很愤恨。

不过偶灵机一动想到林妹妹,学样儿吐掉一杯。哼哼。

我实在很讨厌逼酒的人,尤其讨厌逼女生喝酒的人。

多多玛
多多玛
2010年08月01日 2010-08-01 13:30:42

酒桌上有人被灌得吐了,其他人就觉得这酒喝好了。真他妈混蛋逻辑。吐出的味道,闻得人胃抽筋,想吐。

小山
小山
2010年08月03日 2010-08-03 16:48:01

我也特讨厌逼酒,特别是对方知道我有胆囊息肉后,还是死命相逼才惨。

bigualu
2010年08月04日 2010-08-04 10:04:03

大冬天的您还喝常温的 能没冰碴吗

AN11
AN11
2010年08月05日 2010-08-05 15:59:45

你就死吹,你还不喝酒呢,那年头那谁过生日,看着你喝得眉毛胡子都分不清了的照片贴出来

自由
自由
2010年08月06日 2010-08-06 21:24:47

顶!!中国人就喜欢劝酒!!不喝就说不给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