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搞你么?

——我特希望陈凯歌、冯小刚、黄健翔打官司,期望某些“过度阐释事件”变成一个案例,仅仅停留在像个娘们儿一样去战斗的层次上不利于中国的法制建设和进步。

今天在一个博客上看到这么一个东西,美国人当街卖恶搞总统布什的扑克牌。你想过没有,如果是换成中国的某个官员,会是什么结果?好,我们再退一步讲,换成一个县长或村长,会是什么结果?我想你大概能猜出一个结果了:肯定会引起一场官司。

你会说,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公民言论自由,不清楚的人大概也知道在美国干这种事情不违法。但具体为什么不违法,你可能就不清楚。这么说吧,美国宪法保护公民恶搞,不像咱们,有关部门不是要颁布一个禁止恶搞的条例么。

美国是怎么保护恶搞的呢?1988年,有个叫杰里·福尔韦尔的牧师,状告《皮条客》杂志,说这本杂志编造的一篇采访,在这篇题为《杰里·福尔韦尔谈论他的第一次》“采访”中,编造了一个福尔韦尔和最后与母亲乱伦的情节。福尔韦尔牧师认为这是“极端无礼的”,但是最高法院否决的福尔韦尔论点。理由是第一修正案保护恶搞公共人物的权利。

其实前段时间因为胡戈恶搞《无极》,引发的有关恶搞争议,其实都建立在一个没有法律依据的前提上,所以谁也说不过谁。当时我就真希望陈凯歌告胡戈,如果陈凯歌因为他的名誉权败诉(胡戈根本没有侵犯他的著作权),那么,就意味着不会有哪个不知趣的部门要颁布禁止恶搞规定了。中国虽然不是判例法国家,但是某些判例对推动法制建设还是有作用的。只可惜,陈凯歌最后缩了回去。当然,民众的胜利还不能足以证明公民的言论空间真的扩大了,它需要法律的认可。

之前我在《千万别把自己当人》中提到了中国即将颁布的民法典里有一条在送审时被删掉了。“为社会公共利益进行新闻宣传和舆论监督为目的,公开披露公众人物的隐私,不构成新闻侵权。”大家试想一下,如果这一条通过,会是什么结果?

在这条被删除的条款中,提到了一个概念:“公众人物”,或者说“公共人物”。实际上这么提法律把公民中的特殊群体和普通群体分开了。以前,我们也分开过,比如,有些规定禁止发表损害国家领导人形象的言论(用影像、漫画的方式也算言论表达方式的一种)。这里的“国家领导人”往往被理解成最高级别的领导人,如果我们这么理解,国家领导人和一个村长在受法律保护上就存在着明显差别,都是政府官员,干嘛不拿村长当干部呢?可是如果村长也有这种法律上的豁免,那么,这又和我国宪法里规定的公民有监督政府的权力相矛盾,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所以,这些类似的规定也自相矛盾,真细究起来,都是漏洞。很显然,被删掉的那一条是根据宪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制定的。

那么,当我提到公共人物的隐私权在法律报护方面门槛要高一些,有人留言说我逻辑不清,都是人,凭什么公共任务就吃亏呢?你们媒体就可以胡说八道呢?问题就在这里。如果我们能把普通人物和公共人物的某些权利加以区分,就能解决这个矛盾,比如“为社会公共利益进行新闻宣传和舆论监督为目的,公开披露公众人物的隐私,不构成新闻侵权”这一条通过的话,很多问题就好解决了。

在美国,不仅公民有恶搞的权利,披露公共人物的隐私也受到法律保护。你会说,美国这么一个非常注重个人隐私的国家怎么还可以乱来?

事情要追溯到1954 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作出了著名的布朗案判决,这个判决实际上宣布美国南方盛行的种族隔离制度违反美国宪法的平等保护原则。1960年,有一部分民权人士购买了《纽约时报》的一整版篇幅,刊登了题为《请倾听他们的呐喊》的政治宣传广告,猛烈地抨击了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警方以“恐怖浪潮”对待非暴力示威群众的行为,但广告中有个别情节不是真实的。有个叫沙利文的人作为蒙哥马利市的民选市政专员和当地警察局的负责人,起诉《纽约时报》严重损害了他的名誉,构成对他的诽谤,要求50万美元的名誉赔偿费。蒙哥马利市地方法院判《纽约时报》败诉。《纽约时报》不服,告到了阿拉巴马州最高法院,结果州最高法院维持原判。《纽约时报》还不服,像秋菊打官司一样,请来了著名的维克斯勒教授为律师,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1964年3月,最高法院以9票对0票一致否决了地方法院的判决,《纽约时报》最终胜诉。(以上内容参考了张克/温荣撰写的文章《伟大的瞬间或失败的制度:反思“沙利文规则”》)

联邦最高法院的贡献是,它第一次把关于政府官员的“公务行为”的诉讼同一般的民事侵权诉讼相提并论。从此,这个判例在美国产生了巨大影响,在随后类似的判例中,逐渐清晰了“公共人物”的概念,这就是公共人物隐私权门槛变高的依据。

从道理上讲,如果你是政府官员或是在公共利益的组织中担任重要职务的人,你本该受到公众的监督,打个比方,一个普通公民的合法收入不管有多少,这是他的隐私,不该受到质疑和公开。但是一个官员的收入超过了合法界限,公众就有权对他的收入提出质疑;还有社会各界名人(明星、球星或其他公众熟知的人物),公众有权知道他们家住在哪里(只是他想不想知道的问题),因为公众关心他的生活,反之如果是一个普通人,你公开了他的住址就是侵犯了他的隐私。说到这里你可能还不明白,咱就拿冯小刚为例,丫有一次不是说要抽那个公开他们地址的媒体记者么(且先不说是否是联合炒作),由于公众关注他这个公共人物,他因为被关注而知名度提高,并从中获得利益。比如会有人因为是他导演的电影才会去电影院看,如果说这个电影是王小峰拍的,票房会很惨,因为王小峰在公众中受关注的程度比冯小刚差,虽然都是“小”字辈的。由此能看出,明星因被关注而获得利益的同时,媒体在对其报道中会占有他的隐私空间,明星通过隐私来换取他该得到的利益,来作为补偿。这就是为什么贝克汉姆结婚的时候会把婚礼的转播权卖出去的原因,你结婚的时候卖一次转播权试试?

萧瀚在《公共人物的名誉权与隐私权》一文中指出:“从很大意义上讲,公共人物的概念脱胎于公共事务或者公共利益观念,公共人物在名誉权、隐私权方面与一般个人名誉权、隐私权保护的差异,本质上体现了公共事务信息公开与个人隐私保密的关系,以及保护公共议论与允许信息有限错误之间的均衡关系。公共人物的名誉权、隐私权保护之所以有别于一般人名誉权、隐私权的保护,也是因为公共人物的言行直接影响到公共事务,因此他们的言行或者特定阶段与公共事务相关的言行应当接受公众的检验,而不能聚之为私,密不示人,或者要求媒体一点不许错。”这就是所谓的“反向倾斜保护规则”,有点像剪刀差。唯有这样,才能扩大公共空间的言论自由。

其实,我特希望陈凯歌、冯小刚、黄健翔打官司,期望某些“过度阐释事件”变成一个案例,仅仅停留在像个娘们儿一样去战斗的层次上不利于中国的法制建设和进步。

当然,上数很多论述在中国还仅仅停留在一个假设层面上,现在很多事情在法律界定上比较模糊,比如恶搞,到底是否受到法律保护?但是随着社会进步,很多东西都会清晰的。

注:上数很多内容不过是我炒冷饭(引用的背景材料在网上都能找到),结合了一些法律专家研究的成果,综述而成。鉴于本人学的法律早就忘得差不多了,在引述当中难免会出现错误和偏颇。反正道理就是这么回事,希望能引起大家思考。以后再出现类似陈凯歌、冯小刚、黄健翔之类的名人闹事的事件,也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41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小胖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5:28:35

这篇比较有意思~

小七同学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5:41:32

这大清早儿的不上街溜达去,这烂棉花还有啥好嚼的。

表弟跟您说句实话,您传达给俺们的是一种xx的精神,其他的,不于评价。

DonauYa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6:12:14

王小峰肯定也算公众人物,欢迎大家恶搞啊。

ps. 终于要验证码了……

一声言
一声言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6:20:27

恶搞本来是挺有意思的事儿,挪到中国这事儿就特没劲了。

断尾猫
断尾猫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6:43:44

三表作息真没规律

奶猪炖粉丝
奶猪炖粉丝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6:58:48

# DonauYa Says:
11月 28th, 2006 at 6:12 am

王小峰肯定也算公众人物,欢迎大家恶搞啊。

ps. 终于要验证码了……

================================

你丫应该蹬双片儿鞋光着膀子顿马路崖子,还几把上网

xixin
xixin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7:15:34

今天美国教授在课堂上讲中国的歧视,性别、年龄、身高、外貌歧视都讲了,怎么拉了这个身份歧视呢!

saya
saya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7:47:43

其实,外国人也不敢恶搞中国人,因为中国人很容易就把事情给提高到民族情感上面去…

蝶恋花
蝶恋花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8:42:46

有些媒体唯恐天下不乱.

小粥糨糊
小粥糨糊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8:47:36

有意思的事!贱出来的花样

帅小伙
帅小伙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8:54:34

呵呵,学到不少法律知识。

肥袋
肥袋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9:06:59

讨论个问题。关于家庭地址属于公民隐私,美国的电话本里可是有所有用户的详细家庭地址的。我每次去别人家吃饭忘了拿地址就上电话本上翻,换句话说,《终结者》里面的情节不是瞎掰。

acrobat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9:12:18

三表应该看过林达作品”近距离看美国”系列:《历史深处的忧虑》、《总统是靠不住的》、《我也有一个梦想》吧?里面对美国这些个法律问题有很详细的解释。不过中国法院的人都没看过,看过也当没看过,我说是法院的人,而不是法官,因为我觉得中国法院里面的人没有几个能称得上法官。

横行青海夜带刀
横行青海夜带刀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9:22:26

关键是这个公众人物隐私的底线在哪里,高院应该做出解释。

估计明星过夫妻生活,这个你不能拍吧,虽然公众也很关心这事。

abin
abin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0:02:06

但是一个官员的收入超过了合法界限,公众就有权对他的收入提出质疑;还有社会各界名人(明星、球星或其他公众熟知的人物),公众有权知道他们家住在哪里(只是他想不想知道的问题),因为公众关心他的生活,

==============================
这两条不一样吧,前者公众自然有权知道,因为他们拿的是纳税人的钱;后者因为公众关心他的生活就有权知道他们家住在哪里吗?这个理由太牵强了.直接引来的问题就是,“名人”这个界限怎么去界定,“家住在哪里”类似的问题的底线在哪里?
比如现在你王小峰算不算名人?
法律不可能去规定这个问题
说起来,不管是村长还是主席,只要是官员,公务员的身份总是好界定的,但是所谓名人,所谓轻微损害,这些没办法规定

生于82
生于82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0:08:27

横行青海夜带刀说到点子上了
不过用“底线”不准确
“群己权界”倒是很贴切
可惜已经被用过了

种种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0:16:57

表哥,如果你跟张海豚上过床,我把你这档子事给公布了。你心里肯定觉得我这人不厚道,侵犯了你的隐私。

如果表哥并没有跟张海豚上过床,我硬说通过采访你:王小峰云:“张海豚,挺紧!”表哥肯定狠的我牙痒痒,认为我是在编造。

其实表哥并没有跟张海豚上过床,我确非承认当年我跟表哥有过私生子,而且还是表哥生的,后来表哥还有做了变性手术。
表哥可能觉得哭笑不得,这叫恶搞。

编造,披露,恶搞。应该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区别的。

shunz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0:20:21

在黄建翔的这件事上并不是恶搞不恶搞的问题吧?采访和评论文章应该是不同的,采访应该更注重被采访人的意思,如果记者随便断章取义,曲解被采访人的话,那采访还有什么意义呢?

so what
so what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1:23:48

这两条不一样吧,前者公众自然有权知道,因为他们拿的是纳税人的钱;后者因为公众关心他的生活就有权知道他们家住在哪里吗?这个理由太牵强了.直接引来的问题就是,“名人”这个界限怎么去界定,“家住在哪里”类似的问题的底线在哪里?
比如现在你王小峰算不算名人?
==============================

哈哈!其实王小峰绝对应该算是个名人!瞧瞧每天他这博有多少点击率啊!要不是这样,估计也没人跟他商量在他这博上放广告!瞧!这就是他的名人效应所带来的收入哦!(真有收入么?还真不知道。嘿嘿),看来大家应该有权知道王小峰的电话住址收入等等啦!

其实说了这么多,那都是跟美国才有效……

千潭一月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1:39:48

其实说实话一个坦荡的人是不怕任何恶搞的.如果你不是为了赚人民的血汗钱,拍了垃圾片子,人家何必用一个馒头和你恶搞?如果你不是为了担心带年轻女演员回家被记者拍到,你又何必在乎有多少人关注你? 所以其实正如三表哥说的那样,其实公众的监督权是净化当前文艺界最好的良药!

知名不具
知名不具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2:12:08

表哥,新星出版社的《言论自由的反讽》不错,把美国言论自由的发展脉络理得很清楚,美国的言论自由度比我们现在要高,但也没有某些人想象的那么夸张、无限度,这个东西,很多时候,是社会变化在法律上的映像。
我估计有人又要说中国和美国不是多和少的问题,而是有和无的问题,这种把问题推向极端化的思维方式,我无话可说。

三个表带
三个表带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2:45:11

字写的挺多的,麻烦!下次写简练些!

不一定
不一定
Member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3:02:08

林达的>对美国公民言论自由有比较详尽的说明.我这段时间正好看这书.

F.
F.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3:20:27

其实三表的理论很清晰,就是作为公众人物以知名度获利的同时也需付出隐私权代价,这是一个交换,如果不希望有这样的交换退役辞职放弃自己公众人物身份即可。

简单说,就是又当表子,又立牌坊是不行的。不过你可以在当表子与立牌坊之间选择。

F.
F.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3:24:56

不过毕竟不是判例制,公众也无法通过什么“参议员”发起提案。光通过高院的司法解释实在无法与存在于法官脑袋里的“自由裁量权”相抗衡啊。

更何况民事案件中需要的“惩罚性赔偿”也不存在于王土之上。

三言两语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3:25:46

精彩。。

咸蛋超人
咸蛋超人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5:53:52

“我想你大概能猜出一个结果了:肯定会引起一场官司。”
—————–
能有什么官司?
直接抓去关监狱!
没啥好审的

语文教师
语文教师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8:46:07

布置作业:
写一篇命题作文:《色情业在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和谐社会中能发挥怎样的作用》

文轩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9:18:05

大愚小,小愚大。全面忽悠!

六翼天使
六翼天使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19:29:26

牧师那个案子,其实还有许多细节问题需澄清,并不仅仅因为他是名人。

这个牧师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经常在媒体上谴责同性恋、滥交、一夜情,并对这些公众做出道德评判。注意,因为这个,他受到很多人的憎恶。因此,是这个牧师自己选择了这样一种境地:他明知他的言论会受到公众的厌恶而仍然发表这些道德言论。

所以,公众对他无恶意地恶搞并不构成侵权。这需要两个条件:
1、恶搞并非恶意(而公众由于厌恶他的道德言论做出的恶搞并不被法院认为恶意);
2、这种恶搞其实是他自己选择的。

以上说法为方流芳老师侵权行为法课程上的观点,也许我理解有误。

辣妹
辣妹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21:36:22

跟我想的一模一样!!!
赞一个___

咸蛋超人 Says:

11月 28th, 2006 at 3:53 pm
“我想你大概能猜出一个结果了:肯定会引起一场官司。”
—————–
能有什么官司?
直接抓去关监狱!
没啥好审的

潜水常客
潜水常客
2006年11月28日 2006-11-28 22:08:19

经常潜水来看三表哥的博客,很过瘾!今天上来冒个泡,先问个好!
“这里的“国家领导人”往往被理解成最高级别的领导人,如果我们这么理解,国家领导人和一个村长在受法律保护上就存在着明显差别,都是政府官员,干嘛不拿村长当干部呢?”

据我所知,没有村长这一职务,平时大家经常叫的其实是村民委员会主任,而村民委员会主任不是政府官员,是基层群众自治性组织的民选代表,详见http://www.hnnw.net/policy/zonghe/cunweizuzhi1.htm

镜子
镜子
2006年11月29日 2006-11-29 9:14:30

来过了。

moon
moon
2006年11月29日 2006-11-29 9:25:21

没学过法律,但是看多了法制国家的电视剧,尤其是法庭戏之后,常常会觉得,为什么人家P大点儿事都可以在法庭上辩论,而中国天大的事都是政府一个文件规章说了就算。和圣旨有什么区别?就算解决的好,人心所向,但是如果不是依法律之力,这种随意性是很可怕的。

强烈同意三表的观点,不管纠纷的结果如何,解决纠纷的过程,是依照法律、道德、长官意志、口水……,这很说明问题。举个小例子,比如我们加班,如果规章制度规定,加班怎么着怎么着,既然签了合同我们承认了这个规定,我们加班是我们倒霉,可是没有任何规章,说加班就加班,一样是加班,后者让我们很不爽。大环境小环境全是一套评价标准一种潜规则,真让人绝望呀。

sigma
2006年11月29日 2006-11-29 12:48:33

提示一下表哥,从理论上讲,确实不能拿村长当干部,我国基层政权系列是到乡镇一级的,村委会属于村民自治机构,镇长是公务员,而村长不是。

素晴
素晴
2006年11月29日 2006-11-29 13:31:24

表哥我来转个异曲同工的:
http://news.qq.com/a/20061126/000511.htm
江南时报:教师发短信表达意见怎么成了诽谤
2006年11月26日10:00   江南时报 
沸沸扬扬的“彭水诗案”刚刚尘埃落定,最近媒体又曝光一起“短信狱”案件。据报道,两个月前,安徽省五河县第一中学的两名教师,只因通过短信向县里有关部门领导表达对学校人事安排的不满,被定性为“诽谤一中代校长及县委领导”,被降级、撤职,拘留10天、罚款500元。当地公安机关还表示,将根据案情和涉案人员的表现,“保留对其进行刑事处罚的权力”。

我国《宪法》明确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显然,这两位教师以“打油诗短信”的方式谈论公共生活,不过是一种表达与批评。而且,《治安管理处罚法》明确规定,诽谤行为指的是公然(公开、当面)侮辱他人或捏造事实诽谤他人。两位教师的短信内容纯属对公共事务的批评,不存在捏造事实的情节,显然不构成对某个人的诽谤。

因此,当地政府官员若能抛弃一己之私而以民生计,对于这种针对公共生活的批评,不但不应该打压,反而应该鼓励。一个人不能指望其他人都能说出正确的观点,如果只是因为有些观点不合自己的心意而对其横眉怒目,甚至施以严厉的惩罚,那么他将永远失去改正自己的机会。

孔子云,“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这句话我们同样可以引申为:若想建立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每个人都应该活得有尊严,都可以合法地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公共生活的观点。现代社会,没有谁会怀疑公共空间对于一个国家成长的重大意义,而公民对公权力长期坚持负责任地监督,也是一个社会获得进步的关键。进一步说,只有国民有尊严,国家才会有尊严。

无疑,无论是互联网,还是短信,对于中国公共空间的建设来说都意味着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而先后两起因为发短信而被拘、被罚的事件,也表明“短信狱”的出现并非偶然。具体到五河县的这起案件,它同样暴露出我们的公共生活里究竟存在着怎样的不足。

如当地电视台报道所说,“短信发送范围涉及省市委及有关部门的领导,尤其在五河县范围内,从县领导到中层局级干部,大部分都收到了类似的短信”。如果五河县的公权力可以被光明正大地监督,为什么民众在行使自己的批评权时,却选择了短信,选择了“偷偷摸摸地公开表达”?而这种偷偷摸摸最后又被定性为制造谣言。

更令人不解的是,其中一位被拘教师,作为县人大代表,为什么他没有以人大代表的身份站出来质疑此事,而是同样选择了偷偷摸摸写打油诗?他是否忘记了自己究竟有着什么权力?正如有法律专家指出,人大代表具有人身特别保护权,对人大代表实施逮捕或拘留,必须履行严格的法律程序,否则,执行逮捕或者拘留的机关就是违法,应当受到法律追究。问题在于,就在公安机关对其实施拘留时,他仍没有申明自己有着怎样的权力,而是依靠某位细心警察偶然的发现,在报告上级后才被暂时释放。

回想起上个月,当全国媒体开始关注“彭水诗案”后,重庆警方很快向外界承认秦中飞写短信针砭时弊被拘是桩错案。转天下午,秦中飞便拿到了国家赔偿。应该说,彭水县公安局、检察院在舆论压力下立即承认秦中飞案属于错案,并予以赔偿,体现了法治的进步。与此同时,它也向我们讲明一个道理——只要一些地方官员失去“胡作非为的勇气”,想要实现法治,而且是有效率的法治也并非难事。在此意义上,民众更应思量的恰恰是:谁给了这些官员“胡作非为”的勇气?

秦 关

都说中国人的法治观念淡薄,可是不淡薄又怎么样? 连表哥你这学法律的都跑媒体玩儿去了,谁来信任法律?谁来帮老百姓解释他们的权利?

盈风
盈风
2006年11月29日 2006-11-29 21:35:28

本来在美国,人人可以骂总统,但不敢骂老板,在中国是都骂不了。。。。。。

康宁
2006年11月29日 2006-11-29 21:44:20

您是在说重庆那个诗案吗?那事情很荒唐的,更荒唐的事情,记者都没有写出来,我去采访的时候,被派出所的人跟踪了好久的……

elogin
elogin
2006年11月30日 2006-11-30 17:25:10

如果小刚纯粹以自己的导演才能赢得公众的关注,也因此他导演的电影比较有票房,那么公众凭什么理由去知悉他的个人生活?
比如博主,大概也会想自己是因为自己的笔勤和才能 博得这么多博友,成为博界的名人,不愿意自己的一些隐私被公之于众和恶搞吧?

飘渺幽谷
飘渺幽谷
2006年12月04日 2006-12-04 17:51:12

恶搞!!
我十分讨厌这个词 不知道多少的公共人物遭受不应有的心灵创伤 现在的记者不知道有多少记者心灵有多么畸形

恶搞受法律保护!有些人真的太无辜了
这只能助长的那些心里变态的家伙

我到没到恶搞的好处

刘原2.0
刘原2.0
2007年01月12日 2007-01-12 17:18:44

我可以搞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