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相信名人?

我记得90年代有个北京爵士音乐节,搞了好几年,我看过几次,有些乐队都很牛逼,但是观众越来越少,后来就停办了。现在想想,能现场听到“布雷克兄弟”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后来,村上春树老师的书被翻译到中国,一次,一位女生抄了很多名字问我:“你听过这些乐队的音乐吗?”我看着纸上名字,心想,该女生一向对流行音乐没兴趣,那些60年代的摇滚乐或者爵士乐与她何干,便说,大部分听过,又问她干吗问这些人。她没说什么,后来我知道,她在看村上的小说,这些音乐家的名字都在小说上出现过,因此,她好奇。

再后来,连盗版唱片上都写着“村上春树最喜欢的乐队”,就像现在某些书上的腰封:“余秋雨大师含泪忒贱。”再后来,我就能听见很多人说喜欢爵士乐了,后来还蓝调什么的。某种程度上讲,村上老师对普及爵士乐功不可没,他一个人抵上五届爵士音乐节。这就是我们喜欢相信名人的结果,爱屋及乌也好,相信某种光环的安全感也罢,不然干吗厂家喜欢找明星作形象代言人呢,明明知道这产品跟明星没啥关系,但你就会因为他是个明星而对该产品产生好感,哪怕他胖的流油,但你依然相信他代言的减肥假药有效果,哪怕他头发都快掉光了,但你依然相信他代言的生发药水可以让你青春重生……我们都相信名人。

本来,名人是你的外设想像,想来想去就当真了,自己这一步就是骗自己,等他骗你的时候还不一骗一个准儿。名人又是怎么让你相信的呢?他们通过媒体信息传播在你头脑里形成一个颇有好感的具象,这时候,名人就不是名人了,他代表着一种看不见的东西,时常在你心里起催眠和暗示作用,诱导你去消费他以及跟他有关的东西。

在我的祖国,名人包括:演艺体育界从业者、专家学者、媒体从业者(比如电视主持人)、作家、丑陋的政客以及试图通过媒体让公众认知的大傻逼和二傻逼们。事实上,在我的祖国,恰恰是这些人是最不可信的。一个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祖国,一个诚信失去底线的祖国,这些公共人说嘴里吐出的都是假牙。但公众都具备一个像天生丽质一样的天生信任心理,在一个有原则和底线的别的祖国,你可以放心去信任,但是在我的祖国,这种信任就以为你随时可能付出代价。

前几天媒体开始揭露李一老师,其实他不过是过去常态欺骗的翻版,跟胡万林、张悟本、唐骏等家伙没啥区别,只是换了一个马甲你就不认识了。李一跟他的前任们还略有区别,他依托那些公共人物,比如樊馨蔓、张纪中、马云、李亚鹏、敬一丹……通过这些人,他形成了一个坚实的内核,这个内和足以随时发生裂变,把自己的影响力炸开,杀伤力是很强的。

整个我的祖国,连草都算上,都缺少精神归属感,所以就要去搞些自助信仰,但我的祖国从古至今就不是一个宗教普及的国家,宗教信仰在这里从来就没有正常过,也没有通过宗教信仰来确定一个正常、善良的价值观取向。你看那些在佛像面前虔诚似铁的人,未必就是一个好人。宗教信仰在这里体现得很功利性。比方说佛教,它告诉人们通过通过修炼感悟变成一个积极面对人生的人,可是这东西实际上跟我们的传统儒教某些方面是矛盾的,儒教是教你善恶合一,这就是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坏的原因之一,当然,跟某个怕提教人变得更坏也有关系。这样,宗教信仰在我的祖国就变成了一个笑话,如果传播宗教信仰能使自己变得富有,那它不是宗教,是卖方便面的。

李一老师就看到了这一点,虽说道教一直处在边缘化,但对于普遍缺乏归属感的祖国人民来说,抓住稻草就能活命的心理,让道教从边缘进入中心。道教自古以来名声就不好,李一老师倒是确实遵循了这一教派的理念,发扬光大——道可盗,非常盗。那些名人,信不信某类宗教我是一直持怀疑态度的,正是因为宗教被人民功利化,用得着了信信,用不着了扔到脑后,对改变人性来说是不起作用的,甚至连约束自己的力量都没有。我倒是见过几个有钱的主儿,信佛或者信基督,多是因为之前作恶太多,怕死后下的地狱太深,琢磨着用信仰来为自己赎罪,或者希望自己能再发大财。有时候虔诚是会显灵的,其实你不信什么它也会显灵。当然,这些名人会把自己的经验之谈告诉别人,这一点是很有效果的。别人马上就会误读:你看他因为信什么,所以就什么了。如果我信的话,也会那什么。于是就形成了那什么的传播效应,而那什么的核心,类似李一这样的角色,尽可坐享其成。你说这那什么多那什么啊,什么玩意儿啊。

其实吧,有一个简单的没法在简单的道理,是我们一直忽略的,那就是,人一旦成为名人,就离人越来越远了,慢慢就长出一张画皮,并且让你习惯、适应,只是偶尔在你不经意间,他突然现一下原形,当然,每次人家可不是白现的哦。

那些名人可能不愿面对自己助纣为虐的事实,一方面它可能是整个画皮过程中的既得利益者,摘不清自己,另一方面可能自己也被绕进去了,绕的有点走火入魔。但他们都不会去想这样的事实,他们对如此相信他们言行的公众是什么影响。当然,我倒一直希望,如果从进化论的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让那些不会动脑子的傻逼多多上当受骗,最好连小命都搭上,慢慢这类人就会在进化过程中被淘汰掉,大概到了201000年,也就不会有什么宗教信仰这东西存在了。

44 thoughts on “为什么相信名人?”

  1. 宗教信仰这个东西,只要是智慧生命,大概都会有的,肉身总有力所不及的时候,信仰外力也就在所难免

    Reply
    • 我还真是满怀疑的

      我认为宗教信仰这种东西是社会性动物才会产生的
      因为个体独自无法生存,具备与生俱来的依赖性,而当个体处于弱势或者危机的时候,就很容易需要一个精神的依赖。而相比之下一生独来独往的动物信仰宗教的倾向应该很差

      有一个很老的笑话么
      你给狗吃的,狗认为啊你一定是神,所以神要赐给我吃的
      你给猫吃的,猫认为啊我一定是神,所以要给我上贡吃的

      Reply
  2. 第一次这么及时地看您的博文,一定要留个脚印,必须的.
    每天都来,第一次留言,当一次猩猩,哈哈.
    非常欣赏您的文章,包括三联杂志,包括朱伟的文章.

    Reply
  3. 话说闹总善于营销包装小清新,占星准不准谁也说不准,集结了一帮“小朋友”互相友爱状
    数次被爆抄袭,依然淡定自得删贴不回应

    好吧,以上不是重点
    重点是,三表哥,您和土摩托一面说不信星座,一面不还是给人打了好几次广告。。。
    作为媒体从业者,你们这样合适吗

    这评论是不让发吗?

    Reply
  4. “但我的祖国从古至今就不是一个宗教普及的国家”

    这个可商榷。北周时期,佛教就是因为太普及,影响到皇权统治,当然明显的体现是赋税收入方面,于是有了北周武帝的“废佛”运动。废佛之前,全国人口不过360多万,约900万口,而当时生活在4万多所寺院里的僧尼就约300万人,全国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是出家人,这个算得上是普及了吧。

    Reply
  5. 世界各地的信仰不同,各个国家的发展程度、文明程度也不一样,大家可以比较一下信天主教的人占多数的、信基督教占多数的和信伊斯兰教占多数的已及信佛教的人占多数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

    Reply
  6. 《将心比心》
    范 伟:大妈长的慈眉善目的
    黑 妹:嗯,大妈你福相啊,你说你是不是得信得啥吧
    高秀敏:我信良心
    范 伟:大妈,你要信良心的话那就好办了,你凭良心说这衣服兜里是不是揣了一沓子钱?
    黑 妹:你还问啥呀,这不大妈给咱送钱来了吗?
    范 伟:大妈,你是我亲妈,亲奶,太奶,祖太奶
    高秀敏:哎得,得了,一会儿我变成兵马俑了

    Reply
  7. 冯小刚聪明在他能利用王朔这样比自己聪明的人;李一聪明在他能借助马云这样比自己大得多的影响力的人发挥影响力,高明。

    寄生在三表的博客里,能红的话是不是也算一种小聪明呢?学习冯小刚、李一好榜样,向三表的深处进发!

    Reply
    • 我有一朋友L,L有一同事W。我还认识一女孩T。
      W和T因我和L的阴差阳错下一见钟情,才7天,T就想用自己的积蓄和父母过河的钱(其父母想与她一道生活)买房,直接挂名W、T。

      L告诉我,W并不靠谱,其父母绝对指望不上。我想T太冲动了,不但自己上当还要捎上其父母,老头老太太辛苦一生到头来还得晚景凄凉?于是我说,咱们应该设法提醒T。

      L说,不管,啥样的父母教育出啥样的孩子,上当了也活该!

      放任T上当遭受淘汰吗?良心上过不去啊!

      Reply
      • 可他也有局限,你知道在哪里么?

        本文大体认可,但最后一段关于宗教之言不敢苟同。

        所有的宗教其实都饱含了对这个世界认识的知识,所谓哲学由此而出。三表对宗教无甚研究,恐怕连书籍都未曾深究何来知见?

        恐怕是知见魔的见解吧!

        譬如,我最近看了佛教的一些经典,才发现唯心也好,唯物也好,相对论的观点其中都有。中国道教的阴阳易经也是相对论的老祖。西学里很多东西相比之下逊色苍白并且妖魔鬼怪。到

        宗教讲究的不只是你信,而是要行而证。烧香,磕头那只是一种修行的初入戒定的方法,并非唯一也非必行,完全看修行人自身情况,不能因为众生的迷误而否定宗教的哲学。只因看到一些错误的知行方式就否定宗教,那不但是贻误他人耶是贻误自己。宗教的哲学是这个世界的根本学问,到20100年也好,201000年也好,恐怕其他事么都没有了,也不会没有宗教哲学。希望三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要不贻误众生,靠这些老本恐怕是要不够了,要说宗教的不是,还得精进勤学更上一层楼才是。

        Reply
        • 有些话可能是说顺嘴就流出来的。可是俗话说祸从口出,口也也由此而成,可见说顺嘴也并非好事。

          Reply
        • 最后说一句,行而证,证到的就是你自己的觉悟,不会使他人的觉悟,说到底,是让你相信你自己,从自己内在找力量。

          Reply
        • 西学虽然和国学和佛学比幼稚很多,但其可取之处在于给了多数智力平庸之人以台阶上行,虽然说方向错误,但还是有回转余地。但是西方社会自轻宗教后就越来越妖魔化了。
          同样,如果国学发展也轻宗教的话也很可能会容易妖魔化。
          最后反而贻害于人。

          人至少要了解这天地间都存在着些什么。而不是被某种某位拽着走。

          30岁以前一直都是受的西式熏陶,但现在转入东方境界学习。这事为何,显然,东方哲学更有高度。

          Reply
    • 为什么要信仰三表???迷信任何人都是不可取的。表哥有时候也偏执得可怕,还信仰他呢。以我浅薄的认知觉得,信仰真人都容易走火入魔被人操纵,傻得可怕。

      Reply
  8. 俺当年也傻兮兮去找挪威的森林,一听,呀,吵死了吵死了。还有伍佰的那个,一听,呀,难听死了难听死了。下载了一批Beatles,hey jude ,yesterday 和let it be是迄今还会唱的。因为i am sam记住了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

    其实,人们向往的,是一种“更高雅更先进”的文化吧。借此来粉饰自己的自卑感,趋之若鹜,寻找心理认同。

    Reply
  9. 相信名人,因为没有监督机制。以前报纸敢随便曝光某些人吗?现在还不是因为有网络,才能揭开某些人的真面目

    Reply
  10. 贵国不同时期的特色有不同,无论是“因言废人”也好,还是此次李一事件的“因人废言”,都不停的在昭示“不明真相”又“容易轻信真理”的大多数。
    郭、李二人的遭遇,当说明有关部门在给列位名人杀鸡儆猴。。。说话小心,注意举止,记得“主旋律”~

    Reply
  11. 儒教教人“分辨”,道教佛教教人“和合”。前者为入世之学,后者为出世的智慧。
    有时候懂“科学”有“文化”,就很难反省“倨傲”了,现在尤其为甚哦。

    Reply
  12. 不过单说爵士乐的话,的确很好听
    “他一个人抵上五届爵士音乐节”说的没错
    至少在咱们这个国度,爵士乐是相对边缘的音乐
    有了村上的推广,很多人得以了解国境外还有这么多优秀的音乐
    喜欢的人自然就继续喜欢下去了
    剩下的以装逼为目的的伪爵士迷也就剩个嚷嚷的份儿

    Reply
  13. 不知道中国还有没有正义道德了。
    大家都在去研究如何赚钱,如何花,如何逃避。
    都是个鸡巴!
    如果中国有美国那样的体制,说不定我们都不是这样了。
    本身它的体制有问题还说什么8090叛逆。
    而在他的这种体制下各种各样的恶都在以不同形式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根本就是一垃圾,一泼妇在bb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