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丫现在有敏感区吗?

“8·27”摇滚怒放在我看来像是一株千年铁树,总算开花了。但是等到它下一次开花,又要等上千年。数学好的同学你们不用掰着手指头算了,我这是文学,修辞而已。

之前采访这次演唱会,发现它确实是一场20年来从来没有的演唱会,从投资就能看出来,600多万的制作费,几乎到顶了。然后每个人都会选择几首可以让人合唱的歌曲,可以想象,今天晚上,在工人体育场,这个标志性的场地,除了经常出现的全民齐声骂“傻逼”之外,还会有一组摇滚金曲响彻它的上空。任何一个跟随中国摇滚走过来的人,都可以沉浸在这个“老炮文工团”制造的激情之中。甚至我相信,这是中国摇滚最后的辉煌,你错过了,就要再等上千年。可能唯一让人郁闷的是,每个人都会一次次把你撩拨起来,但是三首歌之后就会换人,你一晚上也到不了高潮。

这是过去20年摇滚的精华总结,当然,你可以把信、齐秦忽略,不是我瞧不起他们,是他们的路数跟整个摇滚的调子不太搭。但是,你想过未来20年中国摇滚吗?还能凑出这样的一个阵容在20年后的工体怒放吗?不可能!

第一,无论如何,这20年来的摇滚歌迷和摇滚乐队要感谢一样东西:唱片。是唱片给人们带来一共公共记忆,是唱片给音乐家不断作阶段性总结,是唱片这种非常具有质感的东西把人与音乐的全貌全部展示出来,是唱片作为一种传播载体让更多人对音乐和音乐背后的人有一个全面认识。如今,唱片在它步入30年工龄后马上就要下岗了,将来还会有一种音乐公共记忆吗?如果没有,你还会去共同喜欢一个歌手或一首歌吗?可能你会说,为什么我非要通过唱片去记住他们?有互联网,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听到更多歌曲,想听哪首就听哪首。但是这只是你的消费习惯的改变,它和当年美国单曲时代完全不同,单曲时代能出现猫王,互联网单曲时代不能。而且,一张完整的唱片你才能分辨出哪首歌你喜欢哪首歌你不喜欢,公共记忆就是这么来的。互联网时代不会再有这样的对比机会了。音乐本来就是抽象的东西,当它具象化的部分因互联网时代被抽离掉之后,它还剩下什么?还有,免费还会让他们一掷千金去制作一张精美的唱片吗?不会了。于是你听到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20年后的工体,可能是张玮玮抱着吉他唱《织毛衣》。

第二,你看看“8·27”的阵容,老炮文工团无一例外都在走下坡路,他们最黄金的时代早就“岗威斯问”了,那“二炮文工团”现在有如何呢?很不幸,现在30岁左右的“二炮们”,既没有完全享受到唱片时代共同记忆的好处,也没有赶上数字时代正常游戏规则带来的好处,他们是一代实验品。摇滚的回光返照也许会持续一两年,之后又会是什么呢?我不敢想象20年后,六七十岁的崔健带领老炮文工团再次出现在工体的舞台上,他们相互搀扶,合唱一曲《最美不过夕阳红》?相信互联网能给人们带来好音乐的人们,你能听到《老鼠爱大米》和《爱情买卖》,这是最近五年通过互联网走红的两首原创歌曲,20年,一共会出现8首这样的歌。

第三,分众时代,人们追求的都是个性,谁跟谁都尽可能不一样。这意味市场越来越小,当然,每个人都可以从一个自私的角度来反驳我的观点,从个人口味角度讲,一点错没有,从市场角度讲,这就是灾难。20年后,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崔健这样的摇滚歌星,但是这20年不会出现一个崔健这样的摇滚歌星——就像你和你们家春春现在的关系一样。当然,这一点错都没有,未来的消费就该是这样。

第四,我始终认为,摇滚乐这玩意儿一定是在社会变革最剧烈的时代才最活跃,在和谐年代,它没什么魅力可言。20年前他们赶上了,有病呻吟和无病呻吟的区别在于此。当然,你还可以说,有快感也可以呻吟,不见得有病才可以呻吟。问题是,你丫现在有敏感区吗?

我也学聪明了,我改支持互联网免费下载了,支持唱片消亡。站在大众消费的立场上至少是安全的,至少你们是认可的,至少你们看着不会生气,哄孩子玩谁不会啊,反正我又不出唱片。

42 thoughts on “你丫现在有敏感区吗?”

  1. 即便敏感区不强烈,王朔这样的高手一出手,也能立刻高潮,而且连绵不绝。
    再出一个迈克尔杰克逊吧,这种天才以前能产生,以后也没理由不产生。
    至于其他各种因素,会比天才本身更有作用?
    拭目以待吧!

    Reply
    • 到底是我们敏感区消失了,还是调情的人能力差?
      自称炒作教主的张一一煞费苦心地炒作,吵吵的那才欢实呢,可到现在也没给大众整出啥高潮来,靠着骂韩寒也没得逞……
      王朔从来不说自己炒作,一出声就让媒体和大众直接高潮,连前戏都省了。
      同样是炒作,差距咋就这么大呢?能单方向地说我们没有敏感区吗?

      Reply
  2. 关于摇滚。
    我觉得听摇滚的可比一部分唱摇滚的纯粹多了。
    这玩意也不一定是在社会变革最剧烈的时代才最活跃的。只要搞摇滚的人在思考,生活确实给他带来了思维火花,那搞下去还是有点意义的。
    至于有些乐队连歌词都在装的,就没啥必要听了。

    Reply
  3. 让齐秦消失吧!
    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唱了多少年了啊,现在看见他出场就换台,太可怕了!

    Reply
  4. 全国性的明星总是会有的,就算是没有唱片的唐朝也有李白杜甫呢?
    表哥就不必为古人担忧啦

    Reply
  5. 我是听儿歌磁带长大到16岁的,现在的儿歌越来越难听了,词作者都跟傻x一样。怪蜀黍开一个唱片鉴赏课吧。因为,在没有欣赏到美丽之前,人对美丽的认知是0的。

    怪蜀黍一对一授课,有周考,月考,学期论文。学不好呢,修理那些傻瓜吧,这是你的长项嘛。

    Reply
  6. 要我说,中国的摇滚确实和欧美差距很大,这不是艺术细胞什么决定的,这是一个国家的环境来决定的。特别是美国,那种真正的自由奔放,不是我们能体会到的。

    Reply
  7. 既没摇也没滚,呻吟如唱京剧花旦般拉好几拍,据老爷子说也能听出敏感,敏感区会随时代转移,估计将来是耳听不足,得配脚底骚痒才有动感

    Reply
  8. “崔健、郑钧、汪峰、许巍、朴树、何勇、张楚、唐朝、齐秦、信、黑豹、Beyond黄家强、爽子,8·27将在工体演绎“怒放摇滚英雄演唱会””

    除了齐秦和信,郑钧、汪峰、许巍、朴树、黑豹、Beyond黄家强也该剔除吧, 爽子算哪只?

    这群人还不如现在的周云蓬、小河、万晓利、李志、张玮玮及台湾的林生祥呢。

    Reply
  9. 郑钧、汪峰、许巍、朴树、黑豹当年的也是无病呻呤的货吧,一不留神,就向主流、金钱和CCTV投诚了。

    唱片的死亡是正常的,但不一定就说没活路了。

    Reply
    • 鲍家巷多少号也是摇滚吗?我比较不太清楚,就记得幸福的子弹之后就是越飞越高为改革开放叫好了……当年红星出的那些碟我记得叫1号2号这样下去的,深圳必须到正规的店去买,当时圆岭鞋城旁边有个中阁音像店能买到;同一时期除田震的那两张,还有摇滚歌手纪念邓丽君的一张,开头就是一群伪坏小子扯着嗓子“送你送到小村外……”

      朴树是摇滚啊?这个我更糊涂一些,自己孤陋寡闻吧,白桦林?还有个什么summer雪?

      Reply
  10. “我始终认为,摇滚乐这玩意儿一定是在社会变革最剧烈的时代才最活跃,在和谐年代,它没什么魅力可言”——我说不出比表哥这更精辟的话,请允许我深表同意吧!摇滚的激情也许表面源于愤怒、但更深的还是忧虑、恐惧和不安吧?比如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比如革命路上不知站哪一个队?

    原来不是我一个人杞人忧齐秦和信的天!我一直在想他们入选的理由——我觉得是哪怕嗓子已经包不住了,但人家那还是不用伴奏带地现场献唱而不是卡拉OK?

    忍不住要穿越一下,我还是那么那么地热爱X-Japan,因为1989他们从地下走上舞台正式出道时我还是学生,这个月13号这几个平均年龄超过44岁的老男人还在开盛大LIVE,还不是缅怀,是那种做一场就少一场、指不定哪天就挂了的,玩命的玩那种!

    Reply
  11. 此文不太像三表体啊。现在还有必要从互联网下mp3吗?好像有人以前发过不止一篇文章说mp3音质入不了它的法耳啊。话说mp3诞生后的这些年,有什么歌值得下载吗?之前的那些值得下载的,都有CD卖。

    Reply
  12. 科技稍稍发展,生产力水平再提高一点,人类一小部分生产力就可以满足基本物质生活,普通人半个小时的劳动力能满足作为生物生存的需要。

    音乐不再是一门产业,音乐爱好者在网络上聚集,喜欢创作就创作,喜欢欣赏就欣赏,喜欢传播就传播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