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死刑没啥关系

先播放一条片头广告:
光明行10月3日到7日去宁夏吴忠市进行白内障手术,曾经通过我博客捐款的同学,有没有兴趣去参加志愿者?如果这段时间有时间,请跟陈小姐报名,发邮件到她的邮箱:
[email protected]

最近橡皮常委会在讨论取消贪官死罪,争论很激烈。各门户网站原来都有这条新闻,后来不见了。其实都是瞎他妈争论,打击贪官跟有没有死刑有啥关系?

一个普遍流行的观点是,现在贪官罪大恶极的,判处死刑有震慑作用。有人老拿刘青山、张子善举例子,说杀了这两个,后来就没有人敢贪污了。我就不喜欢这种调调,这哥俩被判死刑是典型的人治,“因为贪污相当于今天171万人民币的数目,原本判死缓被毛主席亲自下令枪毙。”哈哈,原来毛泽东就是刑法。当时的社会环境对培养贪官条件不好才是后来一度没有贪官的原因,跟杀刘张二位关系不大。

我认为,你就是对贪官们动用史上最残酷的刑罚,他们也照样贪污。明朝的刑罚够狠的了吧,但是明朝的贪官最多。道理谁他妈都知道,制度有问题。仅靠严酷的刑罚来赌制度的漏洞,还颇有点精卫填海的精神啊。所以,对贪官处不处死刑,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我的祖国对惩罚贪官这一点上,确实一直没有手软,但是跟打手枪一样,要是没事就打,手总是会软的。那位男同学,你是不是身有感触?实际上,制度上有那么大的漏洞,有那么多潜规则,谁坐在那个位置上都不会坐怀不乱的。历史上中央集权的特点就是中央逐步对地方失去控制,到最后守不住了,哗啦一下。历史不就是这么死循环过来的吗?

有一个关于钱穆的故事:

钱穆10岁的时候,有一天,体操老师钱伯圭摸着钱穆的手问他:“听说你能读《三国演义》?”钱穆答道:“读过。”钱伯圭借此教诲学生道:“这种书以后不要再读。此书一开首就有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治一乱之类的话,这是中国历史走错了路,故有此态。如今欧洲英、法各国,合了便不再分,治了便不再乱,以后应该向他们学习。”

一个体操老师好多年前就看出症结了,那些人不会看不到吧。保留对贪官处死刑,实际上就是保留包青天,还是延续人治的魅力。只要杀一个贪官,百姓就拍手称快。你得给官老爷这个被歌颂的机会啊。这种做法是最好的障眼法,反正贪官挺多的,现在看谁不顺眼闭着眼睛随便拎出来一个毙了都不冤枉。我看这不是杀鸡儆猴,是杀鸡敬民。如果靠死罪能解决贪污腐败问题,那这事儿在明朝早就解决了,干吗今朝还会出现这种现象?

今朝是不会找出一个完善制度的,你试试,拿一把刀,从自己身上割下一块肉,你下得了手吗?既得利益者放弃利益,一般只能做到一点:施舍。没事给民众施舍一两个死刑贪官用来解气玩,多好啊。从这一点来讲,它的最高量刑死刑就不该被废除。

网上有篇文章,说得貌似有理有利有节,实则狗屁不通。但是代表了最大多数人民的看法,绕着事实本质说了一圈,此文叫《贪官死罪存废辩论不能回避国情现实》。我发现,凡是什么事情一说到国情,就变成扯淡了。我的祖国的国情核心问题就是不敢面对自身问题。

贵校校长徐显明认为,贪官最好是判处不减刑和假释的无期徒刑,这比死刑还让人难受,叫生不如死。但也不解决根本问题,那样各地监狱该人满为患了。或者在脸上刺字,写上贪污的数字,但又涉嫌不尊重人格,也不行。哈哈。

71 thoughts on “跟死刑没啥关系”

    • 前几天新闻涟啵里说了“要杜绝权利不受约束”,wjb最近深圳高调重提小平政改目标,这是中央要开始政改的信号吗?

      如果不学台湾80年代初开始的开放报禁党禁,什么都是白搭,再等一两代人吧!

      Reply
      • 他这几年把房价物价全搞上去了,骂他的大有人在
        这马上就下台了,估计是要给自己留点名声吧

        Reply
  1. 嗯,基本上是这个意思。每当我仰望星空,想到腐败的问题,就头疼得不行。要说来源于专制,那新加坡怎么就不腐败呢,香港英制时期,也是专制啊,但有了廉政公署也就没了腐败,这都是为什么?!
    台湾MZ到了这个份上,好像也是腐败丛生。你要是说亚洲人的特点就是腐败,从JB人种分析,那人家日本不也是好好的?!
    三表你是政法毕业的,你说说看,这都是咋回事呢?!

    Reply
  2. 三表说得好!
    对于贪官来说,死或不死,风险成本是相等的。
    如果不能有效法治,严刑也无用。

    Reply
  3. 因为我们还处于机械团结社会,所以还不是恢复性制裁。前面一个原因解决了,才会给后面的制裁方式的转变创造条件。

    Reply
  4. 嗯,最近正在读张灏关于幽暗意识的书,挺好的。

    他说,基督教有一个很高明的看法:人就是人,不是神,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神。任何一个人在没有制约的权力面前,都会自我膨胀。所以,最要紧的是首先解决如何制约权力的问题,而不是杀这个杀那个。

    Reply
  5. 可能唯一有效的办法是挑一个县归新加坡管,10年后挑两个县归新加坡管,20年后挑四个县归新加坡管,三代后中国历史有望走上正道,贵敝孙子都有新加坡护照出国跟影视红星一样方便

    Reply
  6. 嗯,贵校校长徐显明,现在乔迁成了鄙贵校的校长了。该生目前致力于将鄙贵校建设成中国最有“瞧你那德行”的大学。

    该生来了之后,还给鄙贵校的校园道路改了一串名字:宪法大道,自由大道,etc。满校园都是敏感词呢。

    Reply
  7. 今朝是不会找出一个完善制度的,你试试,拿一把刀,从自己身上割下一块肉,你下得了手吗?

    思路对了!妈的!

    Reply
    • 同排。
      体操老师,几类分子,“反动派”,可能是劣币驱逐的良币。或者只是新一轮死循环开端的池鱼。

      Reply
  8. 方舟子的最新微博由其爱人代发:“我是方舟子的爱人,代替他发布这条微博。刚才在北京住所附近,方舟子遭到两个埋伏歹徒的辣椒水和铁锤袭击,受轻伤。方舟子两袖清风,铁骨铮铮,为民除害,无怨无悔,更无所畏惧。期待北京警方早日缉拿凶手,更期待中国社会不再需要方舟子以一己之力抗拒群魔的那一天。”———————-
    跪求有关领导迅速作出指示,有关部门马上行动起来,最快地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此刻,我宁肯人治社会发挥高效的强大的威力!法治万岁!

    Reply
    • 到现在为止,北京警方也没有给出个说法,事情进展到啥程度了总该通报一下吧?到现在为止,有关领导也没有一个出来就方先生遇袭事件出来走两步。
      都说人治不靠谱,果然!那我指望人治就更不靠谱了。唉,人在激动时智商会降低,要不昨天我咋能那么天真呢?
      激动平复后我就琢磨,法律保障好的制度呢,还是进化出好的制度,该制度的规则本身就系统协调(基本完善全面公正不自矛盾多方制衡受整个社会监督防惩结合自我进化不断趋向完美)呢?
      大雁红的吃法无论红烧还是清蒸都不错,关键是怎么把这大雁打下来。
      谁有高见?

      Reply
  9. 没错, 那些叫嚣着用重典的人如果他们上台本质和他们反对的贪官不会有太大区别, 甚至更專制. 不能建立起一個权力制衡的合理制度, 依靠任何刑法都是没用的~

    Reply
  10. 三表哥一针见血啊!!
    “凡是什么事情一说到国情,就变成扯淡了。我的祖国的国情核心问题就是不敢面对自身问题。”严重同意!!

    Reply
  11. 据说菲律宾的制度还是比较完善的, 三权分立啊,选举啊,,,,

    都跟奥巴马的祖国差不多。结果那个国家的操行,你们都看见了吧?

    所以三表的祖国的问题还不光是制度。。。

    所以这事儿。。。。还是只好作罢。。。。

    Reply
    • 菲律宾是有菲特色的美国民主制度:

      1946年独立后实行美式民主的菲律宾,一度被视为“东方民主橱窗”,但马科斯的独裁,令菲律宾民主制度不可逆转地沉沦下去。马科斯上台后,为了敛财,总统府甚至明文规定,每进口一箱鱼罐头必须给总统1500比索的“捐款”。此后,大小公司争相让马科斯家族的人充当保护伞,以非法牟利。1984年世界银行的一份秘密报告指出,1978~1982年世行给菲律宾贷款137亿美元,其中31亿美元“不知去向”。

      菲律宾的病症爆发了:贪污腐败泛滥、司法不公、贫富悬殊、国家负债达到极限、银行业瘫痪、投资退缩。

      菲律宾的世袭政治家族们则在过去的上百年中和军队培养了良好的共生关系。并借此培养出了二百多个“政治世家”,现任总统阿基诺三世、他的前任阿罗约、前任的前任拉莫斯,都来自菲律宾的“政治世家”。而再前任,是阿基诺三世的母亲阿基诺夫人。“世袭家族们只对名声感兴趣,而非执政能力。”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研究员塞维利诺说。

      Reply
  12. 我认为中国的“民间媒体”,250写作,特别突出的有两种思维方式,一种叫“三联系思维”,一种叫“南方系思维”。表哥的思维方式,或者说码字风格?就是典型的“三联系思维”方式。南方系不说了,看南方周末之类的,就知道。什么是三联系思维,你只要看看三联出版的各种书刊就知道了,当然,最好你订一份三联生活周看。曾经对南方周末、三联周看之类的报刊挺迷恋的,虽然觉得贵,还他麻期期不落的买。现在觉得她们都不贵了,但却开始烦了:老是那个调调,你有点新意成不?与屎俱进呵。

    表哥也是,你码点新花样出来大家看看,行不?

    Reply
      • 表哥呵,你没到三联的时候,俺就觉得三联不错,买书都只买三联和中华书局的。你到三联以后,俺觉得你的风格就是三联的风格,你就代表三联了呵。谁叫俺曾经是你的愤屎呢?三联风格,就是表哥你这种250风格,骂郭二爷的风格,还有你们东北的滚刀肉风格。。。。多着呢,俺无法穷举。甭生气,嘻嘻。

        Reply
  13. 段子:某市常委们开会讨论一笔款子到底是用来改善小学的条件还是改善监狱条件,开始分歧很大:分管教育的常委强调的是照顾“花朵”,分管政法的常委却提醒要有利于改造“害虫”,争来争去没法统一。一直未发言的市委书记最后提问:同志们,大家是否认为——这辈子,咱们这班常委——还有机会进小学吗?市委书记的话犹如晴天霹雳,犹如醍醐灌顶。沉默片刻,常委们意见高度统一:改善监狱环境!

    Reply
  14. 只要存在专制,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在这个宪法<党章的国度,在这个以坚持某利益集团独裁为四项基本原则之一的国度,法治是个笑话

    Reply
  15. 只要存在砖制,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在这个宪法<党章的国度,在这个以坚持某利益集团独栽为四项基本原则之一的国度,法治是个笑话。靠,不许联想比G F W还狠。

    Reply
  16. 在网上看来一个小故事:

    宇文泰是北周开国的奠基者。当他模仿曹操,作北魏的丞相而“挟天子令诸侯”之时,遇到了可与诸葛亮和王猛齐名的苏绰。宇文泰向苏绰讨教治国之道,二人密谈 三日三夜。
    宇文泰问:“国何以立?”
    苏绰答:“具官。”
    宇文泰问:“如何具官?”
    苏绰答:“用贪官,反贪官。 ”
    宇文泰不解的问:“为什么要用贪官?”
    苏绰答:“你要想叫别人为你卖命,就必须给人家好处。而你又没有那么多钱给他们,那就给他权,叫他用手中的权去搜刮民脂民膏,他不就得到好处了吗?”
    宇文泰问:“贪官用我给的权得到了好处,又会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苏绰答:“因为他能得到好处是因为你给的权,所以,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好处就必须维护你的权。那么,你的统治不就牢固了吗。你要知道皇帝人人想坐,如果没有贪官维护你的政权,那么你还怎么巩固统治?”
    宇文泰恍然大悟,接着不解的问道:“既然用了贪官,为什么还要反呢?”
    苏绰答:“这就是权术的精髓所在。要用贪官,就必须反贪官。只有这样才能欺骗民众,才能巩固政权。”宇文泰闻听此语大惑,兴奋不已的说:“爱卿快说说其中的奥秘。”
    苏绰答:“这有两个好处:其一、天下哪有不贪的官?官不怕贪,怕的是不听你的话。以反贪官为名,消除不听你话的贪官,保留听你话的贪官。这样既可以消除异己,巩固你的权力,又可以得到人民对你的拥戴。其二、官吏只要贪墨,他的把柄就在你的手中。他敢背叛你,你就以贪墨为借口灭了他。贪官怕你灭了他,就只有乖乖听你的话。所以,‘反贪官 ’是你用来驾御贪官的法宝。如果你不用贪官,你就失去了‘反贪官’这个法宝,那么你还怎么驾御官吏?如果人人皆是清官,深得人民拥戴,他不听话,你没有借口除掉他;即使硬去除掉,也会引来民情骚动。所以必须用贪官,你才可以清理官僚队伍,使其成为清一色的拥护你的人。”
    他又对宇文泰说:“还有呢?”
    宇文泰瞪圆了眼问: “还有什么?”
    苏绰答:“如果你用贪官而招惹民怨怎么办?”宇文泰一惊,这却没有想到,便问:“ 有何妙计可除此患?”
    苏绰答:“祭起反贪大旗,加大宣传力度,证明你心系黎民。让民众误认为你是好的,而不好的是那些官吏,把责任都推到这些他们的身上,千万不要让民众认为你是任用贪官的元凶。你必须叫民众认为,你是好的。社会出现这么多问题,不是你不想搞好,而是下面的官吏不好好执行你的政策。”
    宇文泰问:“那有些民怨太大的官吏怎么办?”
    苏绰答:“宰了他,为民伸冤!把他搜刮的民财放进你的腰包。这样你可以不负搜刮民财之名,而得搜刮民财之惠。总之,用贪官来培植死党,除贪官来消除异己,杀贪官来收买人心,没贪财来充实国库(实己腰包),这就是玩权术的艺术。 ”

    哈哈,有意思。。。

    Reply
  17. 那王老师觉得中国贪腐的症结在哪里?仅仅是权力不受限制决定的吗?跟中国的政治文化有啥关系?如果学习西方就能解决么?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