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表哥。。。貌似方舟子骂过你脑残哦

我写了一篇关于方舟子的文章,就有人在博客后面提醒我,歌词大意是:人家骂你脑残,你还挺人家。其实骂我的人太多了,骂我脑残的人已经铺天盖地了,反正但凡在网络上有点名气的人,批评我,一定会有人以超光速的方式在我博客后面提醒我:某某某写文章骂你了。意思是,你这种点火就着的人还不回击他一下?有些是非搬运工平时真忙。你关心点正事好不好?妈的!你以为你在旁边喊雄起我就听你的?

然后你在旁边看热闹,你买票了吗你?

从我写博客那天我就要求自己,不跟任何个体的人类打嘴架,因为我觉得太没劲了。互相骂了半天,也没有什么结果。顶多我在博客上修理一些具有典型意义的傻逼而已。至于某个博主,谁要愿意骂我就骂,我不接茬,骂对了改之,骂错了了之。其实我特怀念当初有个人专门开了一个骂我的博客,开始写的挺勤快,后来就不认真了,每次我都去看,不更新我也像你们一样催促他:该更新了!

一个最基本的观点是:任何一个人在另外一个人眼里都有毛病。你得允许别人说你好坏,所以,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那是他的权利,哪怕他说的不对,那也是一种记录。话再说回来,谁又真正了解谁呢?我最喜欢一些交警这样说我:你真不适合写新闻,你还是写乐评吧;你真不适合拍电影,你还是写新闻吧;你真不适合写乐评,你还是写博客吧;你真不适合写小说,你还是拍DV吧……我真的啥都不适合,但我都干了,还挺快乐。快乐是自己创造的,幸福是别人给你的。话说回来,我的鸡巴真不适合你那款逼,你就别凑到跟前把腿劈开了。

76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384j
384j
2010年09月01日 2010-09-01 11:46:50

感兴趣究竟哪款逼适合三表的鸡巴

AN11
AN11
Reply to  384j
2010年09月01日 2010-09-01 12:53:19

他喜欢的那款逼他用老虎钳也撬不开,所以愤愤然的焦慌了。

AN11
AN11
Reply to  AN11
2010年09月01日 2010-09-01 12:54:46

否则他还不天天为下半身配对去,哪有空寂寞空虚的确天天在博客上焦慌??

AN11
AN11
2010年09月01日 2010-09-01 12:50:58

你严重侮辱了我的情商,侮辱了我的剧情,对不起!你也将被我毫不客气的猥琐一次。

AN11
AN11
2010年09月01日 2010-09-01 13:04:55

你能解释一下,你那叫嫉妒吗?

三表公公,比下贱,也不看谁跟谁比啊?

220
220
2010年09月01日 2010-09-01 14:52:15

我的鸡巴真不适合你那款逼,你就别凑到跟前把腿劈开了。

simka
2010年09月01日 2010-09-01 21:55:15

说的太对了,这世间人无完人嘛,要是个人都十全十美了那就不是人了,那是神,并且是带着翅膀的!

哈哈
2010年09月01日 2010-09-01 23:07:41

我也可以写吗?哈哈,真过瘾

add
add
2010年09月01日 2010-09-01 23:26:30

王三俗~~

1968@东北
2010年09月02日 2010-09-02 0:32:35

咋整的,表哥莫非真是个中年猥獕男?看着不像啊!

左寂
2010年09月02日 2010-09-02 1:21:46

说得痛快!哥们这回没说寂寞说了三个代表的活动原则!

猴子
猴子
2010年09月02日 2010-09-02 1:30:29

以前看不许联想,老是被气的七窍生烟,现在看的倒觉得非常痛快。
是三表变柔和了,还是俺入报社3个月变彪悍了=_=

阿童木
2010年09月02日 2010-09-02 12:22:41

三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咋说他都行。

贝贝
贝贝
2010年09月03日 2010-09-03 7:30:41

单纯赞最后一句

外东北
外东北
2010年09月03日 2010-09-03 15:45:53

再次看了看那个叫“王四表”的网友所翻的旧账。
对于旧账,比较大众的说法(之所以不称为观点,是因为大多数人都人云亦云)是:过去的就过去了,不要再提……
我却喜欢温故而知新,也总能常故常新。
自揭伤疤,痛彻骨髓我也不心疼自己,谁让丫当初犯错误了?
痛就是对自己的惩罚,痛就能让我长记性。
四表所翻的这个旧账的意义则在于能让我们发现事情的来龙去脉,尽可能地还原事情的真相,更好地认识方先生和三表哥。这样,我们做粉条子的也能做个明白。
我眼里的真相是:方先生理科思维,原则性强,较真到“傻”、有时简直就“不知好赖”,这常导致原本方先生的支持者叛变。这些人就跟看哪科老师不顺眼就讨厌学哪个科目的中学生差不多。但方先生“傻”到不会去争取他们,不会听取好心人“统一战线”的建议。三表则文理兼备,灵活机动,常能抓住别人弱点进行调侃,生动的比喻常使笔下的人物活色生香,看了你就能发现他已经跳出问题说事了,谁还能拿原来的问题去较真呢?只有不解风情跟不上思维的理科生才会这么干。土摩托当然不会,常在三表边上站,哪能不被熏过陶啊?个人觉得,三表调侃时把自己归为纯文科生,意在说明大家都在用半边脑袋思维,他也不例外,这已经是很“公平”地跳出单方的局限说事了。纯理科则不会这么看,他们看到的仍然是对方在说自己的局限而不是另外的问题。
理科生和文科生在追求真理的目标上是不矛盾的,过程中,教条的理科生不解文科生的风情,纯属大路上的小插曲。
如果谁不知道真相,即便是认为三表和方先生那次就结下梁子了,三表此次出来说话,你是不是应该发现三表不计前“嫌”呢?有真相洁癖的人在真理面前只讲是非,是不计“恩怨”的,这样的胸襟是最宽广的。
要知道,可不是所有人都不计前嫌的,这次梨花教主就跳出来要“方先生应该公布被袭视频及相关证明材料,否则,说被袭就是不科学的……”,诗人在此时超乎逻辑的讲逻辑折射出了什么呢?
对比一下,差距是不是很大?
这样,无论咋看,三表都是可爱的;正看,方先生也是可爱的。

外东北
外东北
Reply to  外东北
2010年09月03日 2010-09-03 15:49:33

土摩托当然不会,常在三表边上站,哪能不被熏过陶啊?
———————————————–
修改成:土摩托当然不会,常在三表边上站,哪能不被脱过鞋?

微风轻拂
微风轻拂
2010年09月04日 2010-09-04 20:10:28

表哥呦,你有时候真的好厉害啊!

不过,也乐死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