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台

昨天下午在网易微博出了一次台,话题是理想主义。但是感觉问问题的人都是现实主义的——都比较急功近利,想知道其实自己稍微动动脑子就能知道的答案。多数问题通俗易懂,算不上问题,至少我采访的时候不会问人家“你对这件事怎么看”这样的问题。看来这个环境确实把人都变成了猴急猴急的了。这些文打我做了一些整理,个别回答作了一些修正和补充,你们就当一些无聊的废话看吧。

雎鸠:自《小强历险记》和《十面埋妇》之后,怎么这两年不生产作品了。群众需要这样的电影!
答:明年会给你带来一部新DV。

真汉子雅芝姐:为什么今天的主题这么清新文艺,好恶心哦~~~
答:快去吐。

雎鸠:《沿着瞭望塔》有理想主义情节,那么请问这里的理想主义与罗永浩所践行的理想主义,是一种类型吗?
答:殊途同归。都是做想做的事。只是我书里面写得更缥缈一些而已。

陈雄基:我非常喜欢阅读你博客上的文章,但看到你以个人品牌为名的网店,启发了我想开间以个人品牌的网店,不知是否可行?
答:任何人只要努力都可以做好。虽然这句话大家从来没当回事。

飘漂5678:你的新书印了多少册?你估计能卖多少?
答:我估计能卖2000。

夏小G是个没这没那的没男: 我一直以为“吻加抱”是山寨表哥~~
答:以后做你的压寨表哥。

流水纪:王老师最近都在听什么华语唱片?
答:我一直听的华语唱片包括邓丽君、罗大佑、黄舒骏、崔健、李亚明、凤飞飞等。

毕小漁:为什么你的“不许联想”里面,都叫黑猩猩呢?
答:我是根据他们留言体现出来的智商来命名的。

缺点点:HI,HI,三表哥,您看到我了么?
答:看到了,你赶紧把衣服穿上。

响指:老师你酒量好不的?
答:我能喝2两啤酒。

张伯伦sm:如果郭德纲骂你,郭德纲又被有关部门收拾了,郭德纲又装孙子了。请问在这个过程的中间,就是郭德纲被有关部门收拾了,南方周末如果采访到你问你的看法,你怎么回答。
答:装孙子与被收拾是两回事。很多人一同情他被收拾就忘了他装孙子。

三俗代表团团长:出书是寄托一种梦想,梦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你说怎么估计具体能卖多少啊….我觉得这样回答比较好点…是吧…老师.
答:那不是我考虑的事情,我只管把事情做出来。可能人们都太习惯用一种世俗标准去判断别人的成败了,于是很多人都得抑郁症了。

夏小容安:你觉得自己是个理想主义者不?你的理想主义怎样炼成的?
答:当年我可理想主义了,超级大拧把。后来生活变得现实了,但心里还有一种理想主义情结,只是时时刻刻遏制它,不让它作祟。

面朝大海:三表哥看盗梦空间了吗,怎么看装逼犯和文艺青年的关系?
答:没看。关于装逼犯,是人们出于自己的判断标准去衡量别人的说法。歌词大意就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是一种互逼行为。

7u6:现在的快男比赛老师最看好哪位?
答:他们还在办呢?

飘漂5678:您老是在博客里祸害陈老师,您对他的感情是不是又爱又恨?
答:你会恨你的宠物吗?

猪小萨:老师,我一直觉得罗大佑长得特别像吸毒的残疾人,请问老师我该如何纠正这种错误的印象?
答:当你照镜子发现自己像个吸毒的残疾人,你就对别人没有这种印象了。罗大佑是个诗人,如果余秋雨老师评价罗大佑,他会说:一个用流行音乐书写大情感的诗人。

夏小容安:写小说对你意味着什么?
答:对我意味着可以一下写出那么多字来。

陈雄基:能否给我现场编一段 #短故事大赛 ,其实我最想看到的是你写的短故事。
答:我不会写命题作文。

贾行家:当年,我是看着您和章雷先生发表在《音像世界》上的连载文章上了贼船秸秆儿而起的,一直没想好该向谁讨还青春血债。您现在仅仅把音乐作为爱好了么?
答:咱们都是一船上的人。

叫我微微:王老师,面对罗老师那种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猛读数月地摊励志小说,修炼出山后百毒不侵的方式,您认为值得向现在广大青年朋友们推广吗?为什么?
答:因人而异。所以我一直觉得所谓成功学就是害人学,错误不是那个写成功学的人,而是看成功学的人。

杨不过:很多人说你骨子里是个犬儒主义者,为何你还为此洋洋得意?
答:我从来没想过自己属于什么主义的人,那是别人安在我身上的草标而已,以便搞图书馆学的人分类。

人要讲道理:刚去了你那网店,衣服能不能做大点,给胖子一条出路嘛!
答:那的浪费我多少布料啊。

飘漂5678:卖不过老罗会不会很郁闷?
答:在我前面的畅销书做就太多了,易中天、于丹、郭敬明……如果我天天这么想他们比我卖得多,那我早上吊了。

猪小萨:老师,说实话,您在心里是不是觉得自己比很多人NB,并以此而自喜?
答:我经常想到的是我比昨天的自己牛逼一点了,就特开心。我在博客上写过一篇《学习》,你可以找来看看,就知道答案了。

杨不过:有人说你就是中国网民的宠物,王小峰老师对此如何评价?
答:是女网民吗?

彩蝶计划:写书真的是一个很辛苦的事儿,怎么能静心一点呢?
答:你觉得你为什么没去犯罪呢?

夏小容安:你最喜欢的小说家是谁?
答:王朔,塞林格。

毕小漁:我看了书,觉得是剧本。很适合拍一个B级的公路片,表哥导了那么多dv小电影,啥时候导个大的?
答:等我的祖国电影没有审查制度的那一天。

筱雅or小鸭:您和刘瑜老师是怎么认识的哇?她是去清华了么?抱歉问这么拐弯的问题哈。
答:因为我欣赏她的文字,于是就认识了。

天才辉:老师,您能讲讲出书需要必备的所有条件是什么吗?
答:只有一条:努力。

迟耳:三表,你为什么老在博客里挤兑陈晓卿呢?
答:你说呢?

lennon:你喜欢看锵锵三人行么?
答:我的祖国不允许我的小区收看凤凰卫视。

nami1031: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答:我更相信一夜终情。

飘漂5678:你的T恤女装卖的多还是男装卖的多?感觉男的比较有勇气穿出门。
答:我们都活在一个没有勇气的年代。

夏小容安:你也是个做媒体的,你觉得作为一个媒体人,神马东西最重要?
答:职业操守

陈雄基:我特爱好写作,计划写本爱情类的小说,想出版,有什么好的方法能够实现这梦想?
等你写到第五本,一定能出版。

飘漂5678:女性作家你比较喜欢谁的作品?
李清照

飘漂5678:你卖T恤给你带来的快乐多还是烦恼多?做服装很烦的,夏天过去你还打算卖T恤吗?
答:当然喜忧参半,压了那么多钱啊。

响指:你如何评价苏阳和杭盖这两个乐队,愿意说说么?
答:听他们的音乐还知道是中国人的。

7u6:写书的风格会偏向那个风格啊~!!
答:你是先决定你的性别再出生还是出生之后决定自己的性别?

飘漂5678:你博客里讲会去南京杭州签售,有具体时间表吗?
答:似乎是10月份。

WINSY:为什么还不结婚呢?
答:我的祖国人民干吗那么喜欢关心别人的婚姻问题?碍你吃饭还是碍你睡觉了?

7u6:现在还有什么没有实现的愿望吗!~
答:我发现我实现的都是当年没想过的事情。想过的事情都没实现。

青蔡:据说很多搞纯文学的都不待见公共知识份子,表哥你把自己归到搞纯文学的还是公知那堆?您有不待见这方面的问题吗?
答:这类问题我从来不去想,就像我无法在出生前决定自己的性别和名字一样。你们为什么总是问一些不是问题的问题?

夏小容安:你跟土摩托是不是有奸情?
答:上次不是你也参与了吗。

风吟446:谈谈左小祖咒怎么样?
答:我很喜欢左小老师的文字。推荐他的新书《忧伤的老板娘》。

周忠强:你平时上1984BBS吗?
答:不上。

王中王小王子:表哥你有关注国内的摇滚乐队么,比如腰乐队。
答:不太关注。

风吟446:三表哥有给《独唱团》2投稿吗?
答:还没写完。

贾行家:您能再用一条微博的篇幅概述一下眼下中国大陆摇滚乐么?任何角度都成。
答:我国的配音艺术一直繁荣昌盛。

雎鸠:老师对《我的奋斗》这本书怎么看,小可指的是中国作家写的那本。
答:我能看明白罗老师的意思,但是多数人当相声脚本去看了。

卓石:三表兄,作为一个比较知名的媒体人,你经常在博客里爆粗口,骂人傻逼,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
答:对此我在博客上回答好多次了。

7u6:最近几年的选秀比赛老是有什么看法吗!~? 欣赏那位!~~
答:我的电视只看体育频道。

夏小容安:你觉得你这个人最有特点的是什么?
答:最有特点的就是我跟谁都不一样。这又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叫我微微:王老师,您的上网时间是如何分配的,可以透露下吗?
答:真正在网上看东西的时间大约1小时左右。

小勃怡情:峰哥,俺想问下王小山是你兄弟吗(*^__^*)
答:异父异母的同胞兄弟。

猪小萨:老师,您是不是特喜欢The Simpsons?您最喜欢里面的谁?哈哈~
答:废话,当然是找我画出来的Bart。

夏小容安:你有没有一个类似于人生目的的东西?比如说我活这一辈子到底为了神马啊啊啊
当然有,活着的目的就是开心。

飘漂5678:你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情是什么?
答:就是看着你慢慢变老。

泡蔡冒个泡:那您能用一篇微博的篇幅评论一下我国目前的专栏写作吗?
答:在江郎才尽的道路上黔驴技穷。

退疼O秋雨贱如酱油:王老师有没有比较喜欢的还不算是什么老炮的国外乐队•••••••••
答:1970年以前出来的都喜欢。

煞清爽:王老师您好:《独唱团》第二辑的字会大一点吗?第一辑的字确实看得挺费神。
答:去问韩寒。

飘漂5678:你现在手头有几个相机啊?莱卡有吗?喜欢莱卡吗?
答:等有一天我想装逼了,一定买莱卡。

夏小容安:每天上多长时间网?吃饭睡觉写小说之外都做什么呢?
答:跟你差不多。

亮硕:带了3块表,请问你平时带手表吗?是什么品牌的??
答:有手机干吗还带手表?

飘漂5678:我觉得你的小说基本上就是一部私人听音乐史,会打算写续集吗?
答:不会。

缺点点:挨个祸害能算您人生中的主要乐趣么?
答:人生的乐趣在于你能发现这个乐趣在哪里。

夏小容安:你20岁的时候有什么理想?
答:赶紧离开学校,我不喜欢读书,当时想找个工厂当工人。

二丫:三老师我还有个问题,你的书里写的列侬遇到王菲并喜欢上她,可列侬80年死时王菲应该才十一、二岁,这什么情况?
答:看来你是当历史书看的。

三毛的撒哈拉:请问您平时说脏话吗?
答:有女孩的时候不说。

泡蔡冒个泡:经典阅读和快餐书籍之间何去何从?
答:如果你还为这事纠结,说明你压根就是个不想看书的人。

天才辉:那老师您认为什么样的书籍有市场,所谓没有市场的文章怎样才能使之成为市场呢?一个好的想法的基本方向应该怎样去找呢?
答:你去抄一本市场上的最畅销书,你就知道市场了。

退疼O秋雨贱如酱油:王老湿,能简单讲讲什么叫做 摇滚市场化么?这样玩摇滚的能生活么?
答:在一个商业时代你还问这个问题,好像在文明时代你还在问:衣服是什么?

则卷小羽:如何看待拜金女?
答:喜欢钱是人类共有的特征。

风吟446:刚看完《沿着瞭望塔》,很不错!不过我觉得写的有点泛,好多东西都一带而过,好些人的出现好像也只是为了凑一下阵容,三表你怎么看?
答:有些话无法直说,只好用意象化的方式解决了。

青蔡:那您介意女孩说脏话吗?
答:不介意。

加加林:表哥你的书 沿着瞭望塔 如果被剧透了,还有让人看下去的可能么?
答:那取决于你。

泡蔡冒个泡:就练习写字换钱的把式来说,多读更重要还是多写更重要?
答:对你来说都不重要,你只要学会钻营就行了。

囧字头:三老表,你博客里的音乐播放器是啥牌子?
答:好像是佳能公司提供的尼康播放器。

贾行家:据很多时尚人士说公共场合不带表是一种个人信息不全——您怎么看时尚界和时尚界发明出来的生活方式?
答:他们时尚界就是事儿逼。

飘漂5678:你还打算继续写长篇小说吗?
答:以后专写长篇小说。

闷骚女流氓:不许联想的“音乐时间”会继续不定期更新吗?
答:原来的空间被墙了。如果有人提供空间,我就继续更新。

小曼小西:三表叔,你喜欢leonard cohen吗,如果喜欢,打算11月去柬埔寨看他的演唱会吗
答:想去。但是门票太贵了。

风吟446:张楚最近给人感觉好像又入世了,参加各种音乐节,还玩艺术,对于这个你怎么看?
答:那你觉得他该干吗?饿死?

风吟446:现在音乐节越来越多了,感觉快要烂了!你怎么看?
答:能不能不要问我怎么看的问题吗?我怎么看对你也没多大意义。

夏小容安:喜欢你的工作不?
答:越来越不喜欢。

迟耳:你介意被你的女粉丝调戏么?
答:指不定谁调戏谁呢。

王二狗娘养:有人说,8O后9O后骨子里情商低下,太注重自我感受,对待信念、真理的追求单纯从自身喜好出发,是理想迷失的一代,请问王老师如何看?
答:我一直觉得他们是被试验的一代。

陈雄基:其实很多名人都是用微博来发下广告,而非使用为交流与通信工具,你认为呢?
答: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陈晓卿:您是如何克制自己的反人类情绪的捏?
答:每次我想到你从树上下来的比较晚,就克制住了。

许诺:请问三表老湿最喜欢《塔》自己写的哪个人物,限男性。女性肯定四丽君~~
答:我喜欢迪伦这个角色。

幸福萱言:我是一个小杂志的记者,如果遇到话不多的采访对象时,你会怎么办呢?
答:我经常遇到,后来干脆就跟他聊怎么做炸酱面。

麦子不死:在可见的将来,有打算自办杂志么?
答:过了那个理想的阶段了,当初想过,但是现在媒体环境越来越恶劣。言不由衷的事情最好还是少做。

青蔡:现在很多老师都兼职解答读者情感问题,三表哥你有此打算么?
答:我讨厌这类Q&A。

风吟446:为什么会觉得80、90是被试验的一代,按照自己的喜好(在法律或道德框架内)去追求一些信念和理想难道有错吗?我觉得社会还是多元一点好。
答:你以为你真的是按照你的喜好成长和做事的吗?

近八成网友:谈理想。。 有人说活得有意义才叫人生。。你觉得呢,你活得有意义吗?
答:不管人生的意义如何,你得先活的有意思,这是前提。至于意义,那是你死后别人谈论的事情,你操什么心?

Tux:你的书怎么卖那么贵的
答:也有5块钱的书供你选择。

国产凌凌漆:你是怎样看待处女情结的捏?
答:这种人应该先让他去操帐篷。

三俗代表团团长:有机会我们喝两杯80度的烈酒…如何?
答:想杀我直接说。

夏小奶奶:生活没了理想,或是理想彻底破灭了,怎么办
答:如果你的理想是一次性的,那就苟且活着。如果是跟韭菜一样,你就让它长出来。

小曼小西:三表叔,作为一个写小说的人,你内心里憧憬过诺贝尔奖吗?
答:我想过买诺贝尔瓷砖。

风吟446:“你以为你真的是按照你的喜好成长和做事的吗?”这句话问的好,我从来都没从这种本源的角度去思考,能往深说一点或者往开点一下吗?
答:一百多字你能让我说到什么程度?

50 thoughts on “坐台”

  1. 大周末的早上睡不着,跑到表哥这里来转转。看了这些问题,我表示很蛋疼,虽然我没有那啥,呵呵。表哥,真是难为你了。。。

    Reply
  2. 从来没留过言,因为不想当黑猩猩!
    可这回,我必须得留了!
    有关我的内条!
    后半句被篡改了!
    我被祸害了!
    哼!~

    Reply
  3. 我若见到了三表,也肯定忘了命题谈话的主旨,直接奔三表的个人问题去了。
    朋友如果没有婚配的话,确实没碍着别人,可这一点不耽误别人替他瞎操心,好朋友就更来劲了。至于朋友是否喜欢,那是次要的问题。
    个人问题当然不仅仅是婚姻问题。
    真的粉条子,憨啊!

    Reply
  4. 我很喜欢本篇博客。读睿智的话,就好比在加班的此刻给自己做个忍俊不禁的脑体操。谢谢。

    Reply
  5. 陈晓卿:您是如何克制自己的反人类情绪的捏?
    答:每次我想到你从树上下来的比较晚,就克制住了。

    Reply
  6. 如果你的理想是一次性的,那就苟且活着。如果是跟韭菜一样,你就让它长出来。

    谢谢您的这句话~~

    Reply
  7. 坐台? 咋看到这题目,还真是惊了一把。
    这些问答,都不错,算是生活小调味品了。
    感觉,口才真不赖,呵呵

    Reply
  8. 表哥真的不是盖的,这个”我国的配音艺术一直繁荣昌盛。”、“在江郎才尽的道路上黔驴技穷”说得真具有领先水平,一不咯吱你笑二不命令你笑三不他自己先觉得好笑,提问的孩子们可真幸运。

    要是把六哥陈老师罗老师弄一堆儿搞个老男人集体出台的纪要,简直就是又一本《他的奋斗》,当然很明显六哥的六六粉明显年纪要显得比猩猩稳重,但又比陈老师的黑派要青春……至于罗老师的螺丝,简直就是一网打尽,包括曾羊羊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