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10

最近一段时间没怎么写博客,也没什么原因。因为平常总写,有两天不写,就会有人善意提醒:该更新了。本来正想更新,但是看到提醒之后,就不想写了。你又不给我开稿费,我干吗听你的。

(一)
趁着放假,我脑子里想的都是写小说的事儿,因为《沿着瞭望塔》让我知道,我其实还可以写这么长的字,就下决心再写一个。我的习惯是,写之前会跟很多人说这个故事,一来可以丰富故事情节;二来如果有人见多识广,我故事讲一半他就说人家塞林格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写出来了,我也就不费那个神了;三来我讲出来可以让人知道,如果谁剽窃了我的创意,我可以找人作证,把剽窃的人用板砖拍成郭敬明。这样我觉得挺好。比如几个月前我想到了一个故事,写我最熟悉的周围这帮老男人,书名叫《饭局》。饭局上经常出现的人一共有十个,老六、陈晓卿、小强、柴静、老罗、土摩托、王小山、牟森、非非,还有我。后来,就有人失踪不参加饭局了,再后来又有一个人不来了,饭局日渐冷落。开始大家还唏嘘感叹,到后来就二连三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大家就开始变紧张了,不知道下一个六合彩会中到谁头上。最后,饭局上只剩下我(反正谁写最后剩下的是谁),我来挨个揭开谜底——原来如此。想完这个梗概之后,我兴奋的一白天没睡觉。结果跟人一说,人家说,你想到的人家早就写出来了,那个写《东方快车谋杀案》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写过一本《无人生还》,讲的就是老六、陈晓卿这帮老男人如何一个接一个失踪的故事。你说我要是不跟人讲一讲,是不是不小心就“抄越”郭老师了?

(二)
我们校长江平先生最近出版了一本口述自传《沉浮与枯荣》,推荐大家看看。由于种种原因,书中有5万字被无情地删掉了,但这本书仍然可以去考验当今出版的言论底线。我相信,总有一天,那些被拿掉的5万字会重见天日。我上大学期间,江平先生被免去了校长职务。如果说我大学期间还有什么遗憾的事,还真不是我没有认真把法律学好,而是毕业证上的校长签名不是他。但是,那一届的同学心里都很清楚,他才是我们真正的校长。江校长说过一句话:只向真理低头。在一个真理与谬误并存的祖国,有时候认识很难去辨别真谬,因而少了很多敬畏感,但我坚信,真理是不会被谬误熔化的。如果说,我学了四年法律真正学到了些什么,可能就是在我走出学校后才发现口袋里还揣着一个指南针,不至于让我迷失。时隔20年,慢慢让我明白了老校长这句话,我注定不会在法学领域有什么作为,但是不妨碍我用这句话指导我的人生。尤其在当下,向真理低头是件多么难得事情。

(三)
放假期间,实习生魏玲同学打电话告诉我,她考上了北大和人大研究生,恭喜魏玲同学,我建议魏玲去北大,人大的新闻观有问题。魏玲同学是跟我实习时间最长的实习生,来自陈晓卿的母校中国广播电视大学,从她上大二,我就带着她。没事她就说,想考研究生。我觉得文科生多上一天学都是浪费生命,劝她毕业赶紧工作,现在大学什么都学不到,而且越学越傻。但是魏玲还是坚持要考研,这都是现实给逼的。不像我们那时候,毕业后找工作还挑三拣四的,现在毕业能找到一个工作就不错了。魏玲这孩子来自一个小城市,身上有一种韧劲儿,让她去做的事情从来不马虎,她做过一个激光手术治疗近视眼副作用的报道,采访很难突破,换我的话,就放弃了,但她坚持下来了。后来又去农村去采访农民诗人,准备工作做得非常仔细。相信她将来做了记者,会有出息的。这孩子唯一不足的是,每次带她出去采访,约好见面的地方她总找不到。有一回,去海淀黄庄采访,我让她到海淀剧院门口等我,过一会儿,她电话打过来了:“老师,我在海淀医院门口,怎么没看见你?”

(四)
昨天是约翰·列侬诞辰70周年。过去我们总记得住他的祭日,而不记得他的生日,最近怎么开始记住他的生日了?好好奇怪哦。列侬老师我很喜欢,当然,如果他活着,他可能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会在领奖的舞台上唱《给和平一个机会》《权力属于人民》。列侬一生都是个和平主义者,他用最无力的方式反战,宣传和平。也许他所作的一切都微不足道,不如他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让人记得住,但是他做了,这就够了。

(五)
今天也是个特殊的日子,双十节。而且今年的双十节很有趣:10/10/10。看上去很二进制。这似乎注定了台湾的命运,这二进制不是被大陆进就是被美国进。台湾人民大概不会拍一部《见过孙大爷》吧?

(六)
本着写博客虎头蛇尾的原则,我再说一句,因为要给三联600期写稿子,写不下去,只好先写博客。

52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李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2:38:34

三表哥这么晚还没睡呀

城市小流氓
城市小流氓
Reply to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10:33:02

我学了四年法律真正学到了些什么,可能就是在我走出学校后才发现口袋里还揣着一个指南针,不至于让我迷失。

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里,上面这句话才是学生们必须学懂的一条“子路福音”。

elnino
elnino
Member
Reply to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12:44:09

(七)2010年10月8日也是个特殊的日子,诺 贝 尔奖委员会将2010年的和 平 奖颁发给中国公民刘 晓 波。

胡小楚
胡小楚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2:39:41

指南针

猪头猪脑
猪头猪脑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2:49:07

但愿所有黑猩猩都能从重重迷雾中找出可以低头的真理吧。

猩猩堆满天
猩猩堆满天
Member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3:06:25

「最近怎么开始记住他的生日了?好好奇怪哦。」
不为死去一个人而悲哀,因为诞生一个人而高兴。

X
X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3:19:59

终于正经写点东西了

猜火车
猜火车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3:26:42

事关拖拉机,原来很多德高望重的老师都有这个毛病,俺也就欣慰了。能说吗,除了习惯使然,也许这既是自我加压也是自视过高的一种病态心理表现~~

august3
august3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3:29:25

只向真理低头。

august3
august3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3:30:22

愿我只向真理低头

李三多
李三多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5:42:42

列侬随意地把草稿纸送给整天追随他们在房间里18岁红粉丝。他说,小姑娘,也许有一天,这张纸意味着什么。40年后,这张纸被以50万美刀收购。《给和平一个机会》,很巧的是,汽车刚刚通过酒店门前,我们正说到这人,收音机正好传出相同的曲子。

南东山
南东山
Member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6:35:50

拍《见过孙大爷》吧?应该不会,当年推翻万岁泼婆是苦力小贩烟花女海内外人士捐钱出力丢命争来的,辛酸史人尽皆知,没法暗箱操作捧大爷。拍“1010屁民争“倒有可能

NC
NC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7:41:32

点到为止

玲玲
玲玲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8:22:40

很想去作激光近视手术了,考察了一段时间,问过一些朋友,感觉是安全的。三表哥这么一说又有疑问了。如方便请把魏玲同学采访的文章或材料发出来好吗?谢谢。 刚搜索只找到河北一个叫魏玲的医生说这手术很安全。

HuMeng
Reply to  玲玲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16:52:00

这是我之前看到的一篇关于近视眼手术的文章,没有去证实,了解一下吧http://woshao.com/article/6d1b7a84c85111df8ddb000c295b2b8d/

玲玲
玲玲
Reply to  HuMeng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17:51:59

这样的文章看过很多了,不过还是谢谢!
最想了解400多度近视、角膜正常的作lasik得后遗症的可能性的数据。

cocoran
cocoran
Reply to  玲玲
2010年10月12日 2010-10-12 3:08:10

刚想帮你查一下文献的,结果发现校园网DOWN了,这个手术我记得是日本人发明的,高度近视的人还是不建议做,我不是学眼科的,具体也不怎么清楚,比方说“高度近视”是怎么定义的,你可以用谷歌学术查查,你不必看全文,看摘要就好。

一点感想
一点感想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9:40:23

我们校长江平先生最近出版了一本口述自传《沉浮与枯荣》,
————
消息很灵通,呵呵,那是夏红童鞋整理滴。没想到删了这么多文字。

你的粉
你的粉
Member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10:17:18

第二节让我莫名其妙的看出了眼泪。表哥,全国人民的表哥!
嘿,表哥请放任我煽煽情哈。

trackback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10:50:14

[…] 今早上看三表哥的一段文字:“今年的双十节很有趣:10/10/10。看上去很二进制。这似乎注定了台湾的命运,这二进制不是被大陆进就是被美国进。台湾人民大概不会拍一部《见过孙大爷》吧?”看得我差点连早饭都喷出来了。 […]

ben
ben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10:57:33

你这个《饭局》好好谢谢可以拍部电影的。

Firm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11:13:16

博客比较能扯淡

柏笑琉
柏笑琉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12:06:27

三表哥,英九总统刚刚发表演说,國民華中要做“受人尊敬让人感动的国家”,这个小小绿岛很悲情的,你不要冷嘲热讽人家二进制,人家也没办法,人家容易吗。人家现在没有绿岛监狱的李小剥夺得和平奖。

我是狒狒
我是狒狒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12:38:36

好多人来看三表的博客就是被一篇推荐宣传来的,卖点就是更新比较频繁,就是那个“每一次点刷新都能刷出新文章”的那篇。不过三表还是很够意思的,一篇博客其实包含了六篇短文,也算没辜负猩猩们的期望啊!

HuMeng
Reply to  我是狒狒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16:54:22

我第一次来这里是因为看到说这个博客备案通过了,所以来看看是什么个情况,然后就……

富贵
富贵
Member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14:31:49

关于读书和找工作那段真是~~~~谁叫咱都赶上了呢……

haha
haha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15:58:48

三表连实习生都开始祸害了。。

暖暖
暖暖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16:37:56

大表哥,你写周记丫,而且是散文式的,

cervantes
cervantes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16:41:34

8号晚上就听说了,所以来看看三表。

微尘
微尘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17:46:37

我也超喜欢约翰.列侬,喜欢《给和平一个机会》还有那个叫什么《image》,歌词写得多赞。他死的时候俺还没出生,长了很大之后才知道

越甲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19:53:06

十全十美日么?

日落昆仑
日落昆仑
Member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20:40:16

我想我喜欢看你博客,除了有趣(你和你那帮狐朋狗友打情骂俏以及等等等等)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你在第二部分里说的那些,我们周围有趣的人很容易遇到,可是心中理想不灭的人是那么的少。你有江平这样的好校长,我没有,我比你早几年毕业,我的理想是经历,是书,音乐,时代氛围以及我的好同学共同给予我的,很不幸,我没遇到什么好老师。

willwong
willwong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21:21:46

江平先生的最重要价值不在于法学学术领域,
而在于他对通过法学教育对中国法治的推动,
以其本人的德望风骨感召着他的学生,感召着有法治信仰的人,
他的良知让他拒绝选择做机会主义者,拒绝出卖自己去换取高官厚禄。
这点是最难做到的。

以江先生的资质禀赋,如果在台湾,在法学领域,他成为王泽鉴这样的大师级人物是毫无疑问的。

黑门书路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21:58:44

个人觉得剥夺了老六排行第六的权利,是对他的蔑视。

凉拌三丝
凉拌三丝
Reply to  黑门书路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10:47:32

六哥最近的博客写得很贱,十分了得,值得一书。

tttt
tttt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22:40:06

三十节

睡觉的树
睡觉的树
2010年10月10日 2010-10-10 22:50:35

为了江校长的书而来,都是缺货呢!有其他的猩猩知道怎么买到么?麻烦告诉一下!

丫丫
丫丫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0:16:06

做不到的。。。
我们会向亲朋至爱低头,向权贵和财富低头,向深爱和绝美低头,向欲望低头,甚至,首先,我们都会向生理需求低下头
哎~~~~~~~~~~~~

默默
默默
Member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8:08:06

江校长的书卓越和当当都缺货,遗憾!淘宝上有卖,加上运费的话相当于原价,不过有就很好了,呵呵~~

higashiko
higashiko
Member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9:49:00

关于列侬老师生日的问题,相信很多人都是通过谷歌提醒的。

bxlx
bxlx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10:29:08

可以反过来想,饭局上剩下那个人开始调查,最终发现落入了所有人的圈套。。。不过这就成《东方快车谋杀案》了,哎。。。

猫车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10:36:27

我毕业时校长已换成了徐显明,在校四年都很少见到他。看到毕业证上他的名字,我总想起所谓的第四代人权——和谐权。

无地自容
无地自容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11:07:58

表哥,2010和平奖得主是你老乡吧,连长相都很近亲呢,嗯哼。

cold_eye
cold_eye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12:18:07

我那年是大一,凑了回热闹,事后一度以为自己真错了。一晃21多年,自己出国也有10余年,红朝似乎一切依旧。那奖,不知能否敲开DCZZ一点点的裂缝?

BBG
BBG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14:15:33

三表,三联发过准分子手术副作用的报道吗?是在哪一期?专题或文章的题目叫什么能告诉我吗?我媳妇现在老吵吵着要做准分子,我不同意,但又拿不出什么好的理由。

porsche
porsche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14:25:50

跟着小峰老师的实习生,错不了。女孩十有八九都是路痴,这点毋庸置疑

tristan
tristan
Member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16:44:35

我们都小心翼翼的揣着那个指南针,凭他惊涛骇浪大雾弥天。。。

shorer
shorer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18:42:25

魏玲是俺高中同班同学,才女一枚:)
祝贺她考上北大!

PS:淄博不算小城市,小心400万淄博人民追杀三表叔,哈哈!

潜水的白猩猩
潜水的白猩猩
2010年10月11日 2010-10-11 23:59:25

三表哥,我想知道您觉得RUC的新闻观问题出在哪
CUC又如何呢

漏网之风
2010年10月12日 2010-10-12 8:13:56

如果谁剽窃了我的创意,我可以找人作证,把剽窃的人用板砖拍成郭敬明。
哈哈
形象

老妖婆
老妖婆
2010年10月13日 2010-10-13 21:48:25

【本来正想更新,但是看到提醒之后,就不想写了。你又不给我开稿费,我干吗听你的】真是反人类精英啊,说的话都这么牛B,一般人只能在心底的声音,精英大喇喇的就说出来 无他,只是想说,如果大家都这么敢说,应该会和谐很多吧

Faye
Faye
2010年11月15日 2010-11-15 14:01:31

想找您以前一个贴子,找了一下没找着。就在这里问吧。
记得您说,您读大学那时候,脑门上一直刻着十万个为什么的表情。这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因为我脑门上也刻着十万个为什么,刻了三年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
和一个很多年没见,最近一阵子常常见到的一个朋友说话,他觉得我现在心情很压抑。被他一说,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在这个状态里太久了。可是人一旦突破了某个安全的临界点以后,就很难再重新找到安全的感觉了。觉得很累。不知道怎么找到出口。
说得太严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