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气质

我一直很敬畏诗歌,自从把写字当工作以来,我唯一不敢碰的就是诗歌。上大学时,曾经写过一首诗,给我同学孙国栋看,他说不是诗。这是我写的第一首诗,也是最后一首。人要有自知之明,如果把那首诗贴到博客上,会有很多人说,你真不适合写诗,还是拍电影去吧。哈哈。

诗歌语言是经过提炼出来的,提炼是需要智慧和情怀的,还需要一种解读世界的奇特方式,这就是所谓的诗人气质。这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年轻时读那些80年代诗人的诗作,受到不少启发,所以,我对诗歌的理解就停留在80年代。那是中国当代诗歌的黄金时代,之后就没有诗歌了。就像那时候还有书法,现在没有一样。

大学时,常翻看《五人诗选》,当时读出来的文学味道比较多。后来再翻看,读出的价值观的东西比较多,那个年代的人就是这样,有那样的氛围,有那样的魂魄。现在是个灵魂出窍的年代,灵魂被大换血,智慧被小聪明取代,情怀被情欲取代,诗歌被段子和菜谱取代。这样的环境,怎么能有诗歌?如果有,那一定不是诗。

没有诗歌是一个民族的不幸,当然,我们这个民族一直就很不幸,诗歌沦落到文学边缘,也是必然。所以说,这个民族在让人无法察觉中失去了某种气质,它少了一种纯粹。而文字或文学慢慢变成游戏,还有人敬畏文字的力量吗?

这几年能进入公众视野的诗歌事件,有“日破云涛万里红”,有“仰望星空”,有“纵做鬼,也幸福”,有梨花体,最近又有“羊羔体”……诗歌只有不是诗歌的时候才会被人关注。这也不是劣币逐良币,而是诗歌本身的没落。

最近车延高老师的诗歌获得鲁迅文学奖。我发现,在我的祖国,所有文学奖都像评职称一样。这可能是从一开始我们对成绩成就的理解上就有问题,我们总是带着自私的方式去认可被人的成绩,所以,在今天各个领域的评奖都变成了笑料,我们从来不确定评判标准,而是在评判手段上下工夫,评奖也就失去了它本身该具备的影响力。我们总羡慕人家奥斯卡、诺贝尔、格莱美,那是人家有标准,我们从来都把评奖当成评职称去操作。文学领域的奖,和电影领域的金鸡百花一样,它包含着双重功能,意识形态和利益。当这两样东西通奸,跟二奶扶正一样。

车延高的诗歌获奖,正好跟这个年代的人集体智商、集体气质相吻合,车延高正好是这个平均值。所以应该恭喜车延高,丫就一这个时代的李太白开水。

57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
hi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4:58:53

朱力叶
朱力叶
Reply to  hi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6:16:54

把第一第二自然段去掉,至少去掉第一自然段,这篇杂论看起来就顺眼多了。
有时候您让人觉得您不招人喜欢,那是您总喜欢把自己当排头兵。

李三多
李三多
Reply to  朱力叶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23:05:58

人家愿意,又不卖文,又不评奖

城市小流氓
城市小流氓
Reply to  朱力叶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9:54:29

获得鲁迅文学奖的高老师诗歌;
似乎:
还不如金鸡巴(花儿)奖能娱乐大众!
还不如超男块女能创造废碳的广告效果!
难道:
就是长途汽车站公共厕所隔板上的即兴文学,来了一个印刷版而已?
我们的皇家宣传委员会就那么堕落?

城市小流氓
城市小流氓
Reply to  城市小流氓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9:57:05

金鸡百花奖也成了250?(金JB)

jessicangel
jessicangel
Reply to  朱力叶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16:44:44

我也同意朱力叶的看法。侧面说明三表哥相当自恋。

小欧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5:08:49

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写诗的人,一般都有远大理想的人。

h
h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5:13:45

诗歌被段子和菜谱取代

我会写菜谱 |o|

Emilllllllly
Emilllllllly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5:35:56

现在太多个人或组织以玩文字“游戏”为荣了,烂俗到家了。
总觉得,诗歌不可能大众化,大众化的肯定成不了诗歌。
表哥是个纯粹的写字的人,期待读到表哥的诗。

anchor
anchor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5:42:07

“诗歌被段子和菜谱取代”猛地让我联想到晓卿,真不应该

tttt
tttt
Reply to  anchor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20:18:53

吉野家

anchor
anchor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5:47:26

车延高的诗感觉‘飘’且‘炫’,其他人以为呢?

THIN
THIN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5:55:46

鲁迅如果知道这事
会作何感想

刘乱弹
刘乱弹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6:02:33

鲁迅获悉异常鸡冻,一下气活了;再看评委会的颁奖辞,又气过去了。

阿当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6:07:50

丫就一这个时代的李太白开水到渠成功上位

扯你夫
扯你夫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6:13:00

梨花体的很多诗,第一次看到就着迷了,很亲切、很具体、很有张力… 太抓人心了

玲玲
玲玲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6:14:29

“常常想,月亮去世以后/还会有谁翻我家的院墙/还会有谁穿过玻璃进来,踮着脚/很轻很轻,把唐诗宋词搁在前朝的枕边”“只剩下想象了,坐在跨越千年的门槛上/我已经把《诗经》抄了一个世纪/王羲之研的墨,是灯光以外的每一个夜”;“孩子,你躺热的床震垮了/爹只能给你修简易的坟/移一棵树作记号/爹百年后,这就是咱们会师的山头/那时,你用灵魂背我老了的灵魂/咱们一同去看那些新建的村落/一同用风吹动稻穗和高粱/在血已经开成花的地方/对视而笑,一起说/好/今年的庄稼长得真好”

  珠穆郎玛峰之颠
  有我从天空借来的一片片雪花
  这里除了洁白还是洁白
  种子是去年播的,没有亲戚
  寒冷中生出冰肌玉肤的雪莲
  风天天醉,来了又走
  把唯一的孤独和空寂吹透
  我不惧怕冷,向往温暖
  太阳低头的时候
  我跟着一滴水走出冰川
  身后站着依依不舍的公主
  不回头,现在只想认识草原
  我的天目正穿透花海,看见了
  牦牛移动毡房的另一朵云彩
  这里生活着一群温暖的洁白
  我叫它羊群
  它是雪山转了基因的孩子

我觉得还不错!

朱力叶
朱力叶
Reply to  玲玲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6:23:42

若有永恒 为何人有限而天地独无穷
若有不朽 为何心中烈火 敌不过强暴的风
若有存在 为何屈辱于死亡的无可选择
若有尊严 为何却有永恒 存在 与不朽

我觉得也不错!

haha
haha
Reply to  玲玲
2010年10月26日 2010-10-26 10:04:49

好一般,真的好一般。请对比下王说的《五人诗选》里的诗。

多多玛
多多玛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6:48:03

把你的影子撒上盐
挂在屋檐下风干
老的时候下酒

槐玉
槐玉
Reply to  多多玛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21:02:43

这个比喻很久以前有个学生写作文的时候就用到了

珊珊
Member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7:03:48

没见过三表淫过诗···

扯淡
扯淡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7:40:29

惟一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原中国人——高行健,让国内所有文学奖蒙羞。

后后
后后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7:45:11

运水车

睡冬
睡冬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7:50:33

嗯,价值观,嗯,纯粹,嗯气质,嗯,智慧,嗯,情怀。哈哈哈哈。我咋就那么痛苦呢?表哥教教我咋高兴,好不?

wishyouwerehere
wishyouwerehere
Member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8:11:08

haha
这年头哪有什么诗人啊,都是湿人。

看侃再去打酱油
看侃再去打酱油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8:14:42

车书记获奖使很多人增强了信心增加了勇气。

不如学牛去犁田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8:15:54

《嘿休嘿休》
梨花
体香洋溢
在暗流
的音部
我愿作
你的
羔羊沉默
不语
梨花和羔羊恋爱了
哇,噢,嚒
酱紫

晓枫
晓枫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8:40:44

你也太把这奖当回事了,鲁迅奖本来就是搞平衡的产物,中国文学奖最具权威性的是茅盾文学奖。

母猴子
母猴子
Reply to  晓枫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16:44:42

我们伟大的朝代把一些该严肃的东西都娱乐了,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当真?好一个负责任的大锅。

xingye7444
Member
Reply to  晓枫
2010年10月26日 2010-10-26 12:53:42

天朝知道啥叫文化吗?干啥使的?还有睾丸没有?脊梁都歪到怀仁堂了吧。

猫车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19:11:14




ouou
ouou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20:58:31

六月天
温度在30℃附近徘徊,汗水在肌肤的纹理中穿梭。
看着自己教的孩子们坐在教室里,过着那紧张的中考。
我找不到自己的心情,懵懂的大脑,让我过不了心理关。

六月天,一套又一套短袖牛仔裤与长裙。
炫丽了阳光的色彩,也平和了忙碌的慌张。
在黄昏的微风里,说着以往留在记忆里的片段。
听流水的声音,闻桅子花香,细数时光。

可是,离别,该怎么说,言语才不会空洞。
一个人的空间里,安宁而寂寞。
蚊香缭缭,夜色沉静。

2010年06月22日

这算不算诗歌?

M
M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21:00:38

诗人的黑夜

昨夜,贫穷的诗人读了一个富有诗人的诗
合上诗稿又是一个黑夜
他坐着诗人的马想要复活
复活在黑夜的马厩里
像极了耶稣诞生时的所有细节
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贫穷
情人、王位、写诗的笔 都没有
他沉湎于活命,其他什么都不管
他没错过每一刻活命的机会
和每一个今天与明天交接的秘密
可是他早已经死了
腐烂的肉体埋在城市的喧嚣和荒诞中
绝望的诗稿自我焚烧
贫穷的诗人啊
多么渴望复活
依靠诗句的力量
和黑夜远离人类的女王

契丹海
契丹海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21:38:31

我们总是带着自私的方式去认可被人的成绩。

第六段,是不是xxxx方式去认可别人xxx,而不是被人?三表叔叔好,我第一次当猩猩。

secretary
secretary
Member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21:52:19

没有censorship,不久的将来会有的,三表说“相信未来”

我是马赛克
我是马赛克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22:01:30

三表这回的文章好诚恳啊。

h
h
Reply to  带三个表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10:08:53

楼上是二百伍!ha ha.

我是马赛克
我是马赛克
Reply to  带三个表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10:24:19

什么个情况,这个ID是谁?你妈妈没教你学过说人话吗?以你这种说话水平,真替你妈妈难过。

h
h
Reply to  我是马赛克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10:46:51

ha ha.

佛挡杀佛
佛挡杀佛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22:14:26

中国目前文学最好成就不是诗歌什么的,是“段子“这么个文体。

小溪再来
小溪再来
2010年10月24日 2010-10-24 23:07:56

姜昆李文华《哺乳诗》
甲 “呵,月亮,白色的妖精,
你在夜晚才上班,
瞪着仅有的一只眼睛。
是秋波?是感情?
我糊涂了,阿耳忒弥斯神的精灵!“
乙 这就是他的月亮诗。
甲 我妈说话了:“孩子,你糊涂,我可明白了。你小子病得不轻。大晚上的你净弄点妖精呀,灵魂呀,鬼呀神的,你吓唬我,仗着我有点胆,不然,养你这么个孩子,非吓出神经病来不可。”
乙 你这孩子让老人多费心呀。
甲 说完话,我妈眼一闭,退却了。
乙 那是不愿意理你。
甲 怎么理呀,世俗草妇对崇高的艺术不懂。呵,胜利引起我自豪的欢呼:“倒水——”

还真楼主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1:34:29

如果 鲁 迅 先生泉下有知,会来把这奖项的冠名权取消!—- 你们真 TMD !居然用我冠名的奖项拿来行贿贪官污吏 !-

卡尔皮蛋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9:22:12

表哥不仅胸太软,心尖子上的肉也是挺软和的。诗人们如果坚持灵魂被不换血,拒绝小聪明,保持并丰富自身的情怀——即使环境不乐观,那也一定会写出诗来的。

Dancy
Dancy
Reply to  卡尔皮蛋
2010年10月27日 2010-10-27 15:37:34

同意。

千禾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10:57:04

回来留个言。
我爱诗歌,纯粹的文字。

jessicangel
jessicangel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16:34:17

我却觉得前些年的打工诗人郑小琼很有诗人气质。我很爱她的文字。诗本身没有堕落。我们现在的评奖体系不能为真正的好诗铺路。

老罗
老罗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21:58:46

在今天各个领域的评奖都变成了笑料,我们从来不确定评判标准,而是在评判手段上下工夫,评奖也就失去了它本身该具备的影响力。我们总羡慕人家奥斯卡、诺贝尔、格莱美,那是人家有标准,我们从来都把评奖当成评职称去操作。
所以应该恭喜车延高,丫就一这个时代的李太白开水。

偏执的理智
偏执的理智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22:24:18

我不太喜欢诗,但是却有喜欢的诗句,活了25年,喜欢的就只有几句诗而已。上学的时候老师说某些诗很美,我是没觉出来,我觉得诗中用那么浓缩的语言去压那个韵,想表达的其实就是那么点事。尊重诗的人认为诗是一种情怀,不尊重诗的人认为它就是一种游戏。
顺便说一句,我是从接触第一首现代诗之后,才开始不喜欢诗的。

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2010年10月25日 2010-10-25 23:23:45

拱产盛世无诗人,只有湿人。

赫赛汀
2010年10月26日 2010-10-26 8:13:08

不能因为一个人的某次否定就放弃了对诗歌的追求吧,只要自己喜欢写,就写写看嘛,发出来大家看看,帮你鉴赏一下。

鲁迅活过来
鲁迅活过来
2010年10月26日 2010-10-26 11:25:20

一个小娃子,展开翅子在空中,
一手搭箭,一手张弓,
不知怎么一下,一箭射着前胸。
“小娃子先生,谢你胡乱栽培!
 但得告诉我:我应该爱谁?”

鲁迅先生的《爱之神》节选
不知道够不够评鲁迅奖呢

浅薄的人从来不缺少嘲笑别人的理由

外东北西南
外东北西南
2010年10月26日 2010-10-26 16:39:22

俺也曾写了不少“诗”在一个本子上,后来烧了。
再后来,我看到了梨花体,我后悔了。

听说
Reply to  外东北西南
2010年11月03日 2010-11-03 14:16:16

可以再回忆一下,成为一个新的体

Dancy
Dancy
2010年10月27日 2010-10-27 15:40:20

最好的东西在民间。书法也好,诗也好,有人自己玩,可以玩得不错。但是咱们都不知道。我最近正好认识了一位书法家兼诗人。很有古意。

辉
2010年11月04日 2010-11-04 20:55:31

这时代还有诗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