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卖大米

去年,我在博客上卖过喜德大米,该大米引进日本优质水稻品种“越光大米”。今年9月份,我去了一趟喜德,到他们的大米种植基地了解了一下情况,当时正好赶上收割季节,同时也了解了一下当地的生活状况,回来后给喜德的一所联合小学发起募捐活动,有很多同学热情参与。现在,大米已经加工出来了。

应该提一个人,阿苏解放,一个彝族小伙子,这些年他通过种植越光大米,希望能改变彝族山区贫困落后面貌,他做了很多实验,在不同海拔地区种植,最后在喜德县的联合村种植成功。当地农民通过种植越光大米,销售的收入可以让更多的孩子上学。由于喜德地处山区,没有太多经济价值较高的农作物,农民只能靠天吃饭。这几年,农民通过种植越光大米,已经让不少孩子上学了。阿苏一手种大米,一手办教育,他还在县城开办了一个日语班,不少学生毕业后开始到日企工作。但是当地政府似乎并不支持阿苏用这样的方式改变贫困现象,而是希望能民种植烟草,实际上烟草的收入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

我看到的情况是,喜德很多地方并不富裕,属于典型的贫困县。我去的联合村,农民住的房屋比想象的还差,多数农民住的是土坯房。在一个阿妈家里,我看到他们住的房子阴暗潮湿,屋内的光线除了一盏昏暗的电灯之外,你可能想想不到,另一处光源是房顶漏出的光,下雨漏水就是常事了。但这位阿妈坚持让儿子念书,墙上儿子的奖状是她的希望。

不多说了,你吃的是大米,也同时和他们一起品尝希望。

购买喜德大米的同学请往这里走
顺便不太友情提示一下,该大米从日本引进,抵制日货的爱国贼们请止步。

这是等待收割的越光水稻。


阿苏老师在算着今年的收成。


该水稻种植过程中不使用任何化学肥料和农药,这是稻田边上的农家肥。


这是种植水稻用的山泉水,跟我们在城里和的矿泉水差不多。


这位阿妈的家。


这是她加漏光的天花板。


这是她上初中的儿子的奖状。


这是当地的孩子和他们的生活环境。

72 thoughts on “继续卖大米”

  1. 今年涨价了,给稻农的收购价格有没有同步上涨?另:同意楼上观点,应该在南方增加一个据点,低碳!

    Reply
  2. 晕倒!原来昵称可以同名的呀?

    竟然发现有个跟我一样的昵称!可偶是第一次回复这篇日记呀!

    Reply
  3. 三表,如果你非要说,你是现场拍的,并且老农民亲口告诉你的,那谁也没办法反驳你了,就像周正龙说,我是现场拍到的,你要说我的老虎是假的,你丫去拍一个再来质疑我,嗯哼?

    农家肥一般是不堆放在田边的,一般都是放村口,家里猪圈,牛圈,鸡圈附近,这样方便平时继续添加,也方便沤粪或者点火烧粪。这是其一。

    农民再傻,也不会傻到用松针覆盖农家肥的,因为松针那玩意儿,不容易腐烂,和农家肥一起带到了田里,会扎脚。庄稼也怕这个松针,扎庄稼也会死的。

    更何况,农民本身种的就是水稻,用这个水稻秸秆覆盖在农家肥上,才是最合乎逻辑的。

    还请三表哥有勇气再次订正一下,不是什么大事。

    Reply
    • 为了你的质疑,我又询问了当地的负责人,他们回答是,确实用来沤肥用的。你看到的是松针,但里面是牲畜粪。我想你说的也有道理,松针不易腐烂,但是松针可以让里面的肥料发酵吧,这样更有劲儿。当然,在村子里我确实也看到猪圈牛圈口堆放的农家肥。以我在农村的生活经历,我觉得这样做是有道理的,第一,可以减少有机肥的风化和营养流失;第二,可以掩盖难闻的味道;第三,可以让它发酵。等使用的时候,把上面一层松针去掉,用来烧火,里面的肥料撒到稻田里,各有各的用法。至于用稻秆作肥料,你看到的是水稻还没有收割,收割完之后他们可能会按你的说法做。但与这种松针肥仿是并不矛盾。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