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是无所谓曝光组合的

前几天去了一趟新华社,这还是刘洋老师张罗的结果,刘洋老师是我们单反团公关部副部长(部长空缺)。刘洋老师到北京参加金话筒奖活动,我觉得他们主持界应该把“金话筒”改成“金话桶”,谁说的废话多谁获奖,结果刘洋老师获得了提名。刘洋老师说他联系好我们单反团跟新华社摄影部的老师们交流一下摄影心得。要求把自己拍的照片带过去让老师们点评一下。我没好意思把自己的照片带过去,觉得自己拍的不好,问题自己很清楚,但有些困惑,希望老师们能指点一下。上了一课收获还是很大。

在新华社门口,我有点感慨,作为一个首都新闻界的记者,我竟然从来没有进过新华社。当年做记者曾梦想着有一天能到这个单位工作,第一次走进新华社,还是觉得挺新鲜的。我第一次走进中央电视台就没什么感觉。

老师们挨个点评了我们的习作,一致认为,叶蓓老师的摄影水平最高,很有摄影天才,说假以时日,能成为女大师。叶老师谦虚地说:“我还有什么要改进的地方吗?”新华社的老师说:“以后拍照注意一下曝光组合。”叶蓓问:“啥叫曝光啊?”老师们赶忙改口说:“哦,天才是无所谓曝光组合的。”

这次去新华社摄影部,我还有个收获,就是见到了摄影部的张燕辉老师。二十多年前,他拍的一张照片登在了《人民日报》上,那上面有我,当时我没见过他。几天后,我见到一个拿着相机的人在拍照片,一聊天,才知道他就是前几天拍那张照片的人,他给我留了名片,说回头跟他联系,给我冲一张照片。但后来就失去了联系,直到前几天再次见到张老师。

36 thoughts on “天才是无所谓曝光组合的”

  1. “哦,天才是无所谓曝光组合的。”
    两种人是只凭感觉摄影的,一种是初学者,另一种是天才型大师级的,看来叶老师是这两种成分的混合物啊,而且搅拌得特均匀,哈哈。

    Reply
  2. 二十多年前,他拍的一张照片登在了《人民日报》上,那上面有我,当时我没见过他。几天后,我见到一个拿着相机的人在拍照片,一聊天,才知道他就是前几天拍那张照片的人,他给我留了名片,说回头跟他联系,给我冲一张照片。但后来就失去了联系,直到前几天再次见到张老师。

    俗语说:人还在,心未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不知那些摄影部的草了泥马的老师们,这些年在那个圈里,吃的什么草料,如何看望窗外的天空?

    Reply
  3. 叶蓓老师,是哪个丫???难道是唱《B小调雨后》的那个?年纪貌似不够被称为老师的干活

    Reply
  4. 王小老师贱贱地向组织靠拢,先向新谎社靠拢,接着向嘻嘻提味靠拢,再接着向百度,向新浪。。。。。

    显然王小老师一直在进步。

    Reply
  5. 韩寒一针见血:

    “另外,这是一栋好好的大楼,外表并不显得破旧,我并不明白它围着一圈在翻修些什?”

    我的爸爸在这小区的二号楼,我知道为什么要翻修。这是因为开发商要在小区前面造高楼,说是要在静安区这黄金地段造“经济适用房”,因为“经济适用房”要档教师楼,故为安抚教师公寓居民而换窗户并装饰外墙。居民是弱势群体,不管你愿不愿意,那些人就是开工了。

    Reply
  6. 三表,你跟叶蓓很熟的,请问她的名字是读叶bei(去声)还是pei(入声)?
    当年听《纯真年代》的时候就纠结这个事儿。

    Reply
  7. sometimes art is all about passion and expression, though basic skills are still needed for doing so. Given that a modern DSL camera has advanced technology to fill in the gap, all you need is passion. aperture and shutter speed combination can be decided by camera itself. now get yourself a sense to observe things.

    Reply
  8. 三表,你跟叶蓓很熟的,请问她的名字是读叶bei(去声)还是pei(入声)?
    当年听《纯真年代》的时候就纠结这个事儿。

    以前听过刘蓓的专访,据说这个字在名字里都读BEI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