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呢

我妈妈家住在亚运村附近,旁边就是奥运村,现在,那个著名的鸟巢离我家的直线距离不到300米,站在楼上,可以一目了然。
这地方原来是稻田,还有荷花,我家刚搬过来的时候,一片田园景色,偶尔还能听取蛙声一片。
后来,北京拿下了奥运会的主办权,这片地就被划出去了,说要这里弄出一个奥运村。我就跟我妈说,回头您就在楼上看奥运了。
就在我琢磨着怎么拿个小板凳坐在楼上看奥运的时候,突然,在我家和鸟巢之间出现了一个卵巢——一个商务写字楼。这个楼正好把奥运村挡住,鸟巢在这栋楼建成后变得犹抱琵琶半遮面。
没多久,楼开始建了,有二十多层。我平时回家次数不多,知道旁边盖楼,也就不再注意。有一天,我妈突然跟我说:“这个楼盖不下去了,好像没钱了。”
不会吧,我就不相信,回头奥运场馆都修好了,旁边留一个烂尾楼,这不是咱好面子的中国人的办事风格啊,拿纸糊也得糊出个楼样来。后来我发现,这栋楼真的就烂在那里了。晚上看着这片楼群,黑黢黢的,没有原来那样灯火通明的劳动景象了,看来真没钱了。
我这时幸灾乐祸的心理开始油然而生,对,就给丫烂在这里,拖到奥运会开始,这才叫牛逼呢。
又过了一段时间,大概快一年的光景,这眼看奥运会迫在眉睫了,这栋楼还是没动静,看来这个承包公司挺牛逼的啊。前不久,我发现,这里又热火朝天了。我妈说,他们又有钱了。莫非是潘石屹投钱了?然后把它变成Soho奥运城?我听着觉得蹊跷,直觉上觉得背后有点不靠谱的事情发生。
随着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被抓,这座叫做七星摩根中心的建筑停建原因才浮出水面。
原来如此

32 thoughts on “我说呢”

  1. 知道你家在哪住了,哈哈!我常走北辰西路,时常感慨这一大饼戳在奥运村旁边到底算个啥?半截子工程戳这N年了没动静了,眼看08就到了,丢得起这人?不是有钱了,是形象问题。类似的还有广安门附近的“中环广场”,呵呵

    Reply
  2. 说的是呢,怎么就没有个性呢 ,万官皆贪,但都他妈的一个德行,一个套路,一个思想,一个路线,一个方针,就不知他们包的二奶、三爷,有没有共享的?是不是我党在官员选拔制度与条件上出了偏差,是不是某项选拔标准已经异化了,实际意思已成了在贪污腐化是不是能保持一致之类的?

    Reply
  3. 用十年时间考验群众忍耐度等于渎职

    ——————————————————————————–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4月11日02:04 华夏时报

      本报昨天报道了马连道中里12户居民家10年不见阳光的事情,今天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叙述了一遍,里面讲到了这12户居民为了讨回自己的阳光权,10年间数百次地往返开发商及其主管单位、规划委、消防局和法院等部门之间,除了几乎每年拿回来一张“答复意见函”之外,“夺走”他们阳光的“南侧贴建项目”依旧岿然不动,一晃就是10年。

      10年时间怎么就拆不了一座涉嫌违规的“挡光房”?在2002年北京市某部门给居民

    的答复意见函上,笔者看见,“对于您反映的问题,我们认为应由广外住宅合作社负责解决”,在2005年同样是该部门给居民的答复意见函上笔者看到的还是:“建议您与相关建设单位协商解决有关问题。”“广外住宅合作社”即“相关建设单位”,他们一手制造了这样一批没有阳光的“黑屋子”,如何与他们来“协商解决有关问题”?这样的答复跟没有答复有什么区别?

      “挡光房”一日不拆,12户居民就依然见不到阳光。当然,相对于北京市上千万人口而言,12户居民只是一个小数目;外面反正是灰蒙蒙的,您见不到阳光又算得了什么呢?不过,气话可以如此讲,有关部门肯定不会这样想。四道口事故发生后,北京市的副市长刘志华曾经怒斥有关部门“拆个工棚都死人,管理人员干吗去了”,由此足可见我们的政府和城市管理者对人民群众利益的高度重视。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让12户居民见不到阳光这样的一件小事10年得不到解决,只能归咎于一小部分人的失职或者说“渎职”。

      12户居民的阳光当然还算不上人民生命财产和国家经济建设的重大损失,但给它加上10年的时间,却实实在在地损害着政府和百姓的鱼水关系,破坏着国家机关的崇高威信。这种“渎职”即使无法定罪,也不能纵容它继续无休止地考验着人民群众的忍耐度极限。

    Reply
  4. 估计咱们上海市的前任市长陈良宇同志,和北京的副市长刘志华同志的革命交情不错嘛~~~~应该是经常交流感情,互相切磋切磋………
    要不然杂的干出来的人模狗样的事都差不多的拉~~~~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