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事件

柴静老师今年要出本书,之前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柴大观人》。结果柴老师骂了我一顿:“你瞧你起的名字多难听,怎么卖啊。”我说要不叫《柴禾妞儿》吧。柴老师欣然同意。所以,《柴禾妞儿》很快就出版了。

但是现在遇到一个问题,导致这本书迟迟不能出版,就是序言。一般,一个作者出书,都会煞有介事找个人作序,这年头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太多了。但柴静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要给她做序的男人,已经从中央电视台旧址排到新址了。为啥呢?因为柴老师人缘好,老六在一篇博客里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作为中央电视台的同事,那些老男人们当仁不让要给柴老师写序言,据说白岩松五易其稿。李仑老师则是在柴静还没写字的时候就早早把序言准备好,一直封存在某工商银行的保险箱里。崔永元以威胁的口吻说,你要不让我写序,我就失眠。陈晓卿也当仁不让,说:“我是你们中央电视台里最有文化的人,看的书比你们的总和还多,所以序言这件事非我莫属,书是白纸黑字,柴姑娘很白,你们懂我的意思的。”

柴静的朋友听说她要出书,也都磨拳擦脸,跃跃欲试。老六阴阳怪气地说:“嗯哼,这件事你们老男人就别争了,我作序最合适,过去柴姑娘帮过我不少忙,该是木瓜报琼瑶的时候了。”土摩托一听就急了:“我出书的时候柴静给我写序,她出书自然由我来写序,这么说我也是木瓜。而且,你们这些文科生能给柴静写好序吗?”冯唐说:“你们这些人当中有几个可以称作理科生又是作家的?柴静出书,要有一个理科作家来写序言最正宗。”半天没吭声的罗永浩老师说:“你们这些没有幽默感的人,还好意思给人家写序,读者能看下去吗?写序这件事学历不重要,要考虑到市场,你们谁的书卖的比我多,人家柴老师出第一本书,不能这么毁人家。作序这件事儿,你们都让开。”

截至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三十多个人宣称要给柴老师的新书作序,这让出版社尤其是柴老师十分为难,她说:“我不就是出本书吗,干吗抢着要给我写序呀。”得罪谁都不好,毕竟大家都一片好心。最后我给柴老师出一个万全的主意:让每个人写一段,每段不能超过500字,后面的人接着往下续,前后还要连贯,看看最后能写成什么样子。陈晓卿一听,说:“谁先谁后?”他知道,这帮老男人都喜欢给人刨坑埋雷,写着写着系一个扣儿,让接下来的人解,什么损招都出得来。陈晓卿说:“要不这样,按级行政别高低排序,我作为中央电视台的一个副处级干部,在你们当中级别最高,应该第一个写。”土摩托一听就不干了,作为连中国绿卡都没有的人,他肯定会排在最后。这个理科生说:“我认为要按姓氏笔划,我是三划,我排第一个。”老六一听,不干了:“你也配,也不数数你的‘袁’字有几划,还排在我的‘张’字后面。”

反正到底谁先谁后,又争论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按出生年月日先后,早生早投胎,排在前面。有什么不服的回家各自找父母算账。柴姑娘新书的序言归属问题告一段落。最后,你们将在柴静的新书《柴禾妞儿》中看到署名“集体创作”的序言,你可以根据文字风格判断出出自谁的手笔。当然,可以肯定的是,最好看那段是罗老师写的,最难看那段无疑属于土摩托。

好了,柴老师昨天生日愉快。魔羯座的人就是与众不同。

51 thoughts on “序言事件”

  1. 这样一来柴姑娘省事了,还写什么书啊,直接来一本《那些给柴火妞写序的男人》,管保卖过老罗。

    Reply
  2. 柴姑娘作为我们临汾人,为什么就那么白呢?
    上次和老六在西安喝酒,老六说都是因为。。。

    Reply
  3. 要是每个人那段都由各自用钢笔书写就更好了……起码三表哥起跑是领先了罗老师很多。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