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名

昨天坐车路过工人体育场,看到体育场外面的广告牌子上,有劳尔做的广告。很早以前,我家能收来凤凰台,当时看西班牙足球联赛,解说员一口一个“拉乌”一口一个“拉乌”,“乌拉”我知道,“拉乌”我就不知道鸟。后来对照中央电视台的解说,我才知道,其实说的一个人,我们大陆人称之为劳尔。再后来,我听到现场西班牙语解说,好像他的名字发音更像“拉乌”,而不是“劳尔”,“劳尔”的发音完全是根据英文的发音翻译过来的。与此类似的还有“齐达内”,我记得有一段时间黄健翔主持节目的时候把他念成“齐丹”,后来也随波逐流念成“齐达内”,似乎这个发音是按意大利语翻译过来的。一看就知道中国体育界会外语的人不多,而会外语的人里面基本上都会英语,其他语种的人会的少。

有一次出差去上海,看上海电视体育频道的节目,主持人唐蒙把法国队前锋亨利念成了“昂利”,这是我听到的最正确的念法,因为法语里面,H开头的单词“H”基本上都不发音,凡是姓氏,你念的时候直接念“H”后面的音节就行了,把它看成一个单独的字去念。我们念成“亨利”,大概是按照英语发音习惯,你不能说“昂利”在英超踢球就把他念成“亨利”,那他要是在韩国踢球会念成什么呢?孙继海也在英超踢球,是不是英国电视评论员把孙继海念成“三继海”?李铁念成“李太”?我估计有这个可能,因为好多汉字的发音外国人咬不准,只能找一个类似的发音来顶替。但是字母文字的国家好像不会出现太严重的问题。

很多外国人的名字翻译成中文往往让人找不到北。80年代香港有支足球队,里面有个球员叫山度士,一听就是大山里踢出来的孩子,妈的后来我才知道,人家叫桑托斯,香港人管切尔西叫车路士,管贝克汉姆叫碧贤,管比约克叫碧玉……前几天看一本台湾人翻译的书,里面涉及到一些希腊神话中的人物,本来希腊神话的人物名字都起的非常怪,都是什么*****斯,结果被这个老兄一翻译,我完全找不到北了。

你想想,外国人名字翻译成中文,两岸三地有三种翻译方法,以我手头的台湾出版物为参考,我发现,台湾在这方面没有一个标准规定,你喜欢翻译成什么就翻译成什么,所以一个人的名字能翻译出千奇百怪“三十六法”。有时候看出二里地之后才突然醒悟,原来说的是克林顿啊。然后我还得回头把前面的文字再看一遍。香港那边就更乱了,翻译基本按照粤语的发音,上来就跟你说有个摇滚女歌手叫“碧玉”,你能找到北么?所以你必须往北边找,找到了快到北极的地方,你就能找到冰岛了,找到冰岛你就找到碧玉了。

足球界有文化的人不多,所以见到老外就随便叫人的名字,后来走出去引进来之后,这个问题就更严重了。比如,原来国安队引进了一个球员叫“冈玻斯”,其实不就是“坎波斯”么,西班牙语国家叫这个名字的人多了去了,非要给人整出俩名字。还有那个教练阿里·哈恩,还有叫阿里·汉的,搞得我一直以为中国队请了两个教练。同样类似的情况出现在拉登和拉丹的身上。

但从拉登问题上,能看出一点,什么时候媒体强势,它所命名的名字就能在公众当中占据主导。本·拉登,以前我们在报道中,一直用“拉丹”,但是这个名字并没有深入人心,直到“911”这一天,这个名字才深入人心,他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形象一下子跃到可以和斯皮尔伯可相提并论的高度。为什么呢?因为在这一天,拉登导演了一部大片,而最快最全面报道的就是凤凰卫视,他们用直播的方式不间断报道,内地能看到凤凰卫视的观众都忘记还有中央电视台了。陈晓楠在电视里一口一个拉登,一口一个拉登,本来就不太熟悉的“拉丹”在24小时内立刻被替换掉了。所以后来,你看内地媒体的报道,凡是新华社出来的消息,还是拉丹,其他媒体就不讲究了,一会儿拉登,一会儿拉丹,搞得一些街道大妈都晕了:“听说现在世界上有俩恐怖分子,可厉害了,一个叫拉登,一个叫拉丹。”嗯,还一个叫拉客,哥仨呢。

中国在出版方面有个外国人名译名手册,虽然有这个,但是没有人按照这个标准去翻译,除了新华社等比较大的媒体,一些新兴的媒体都是按照自己的习惯去翻译。不过,即便这样,也经常出错,比如美国总统里根,本来该翻译成“雷根”,结果不知道谁翻译成了“里根”。巧的是,非洲有个政府要员的名字叫里根,来中国访问的时候,我们只好强行把他翻译成“雷根”。还好,总算把“根”留住了。

比如国内某支球队请了一个俄罗斯教练涅波姆尼亚奇,人家刚一到中国,中国没文化的足球记者就给这个老头起了一个中文名字“涅姆”,据说,外国人的名字发音超过三个音节的这些记者都记不住(皇家马德兴除外),涅波姆尼亚奇,多么高难度的名字啊,于是记者就称呼他“涅姆”,这老头听半天没明白,然后告诉记者:我的简称叫“涅波”,你还记不住的话,回家想想你怎么对你媳妇的——捏波。很多记者不这么启蒙,是没记性的。

以前我们翻译外国的人名地名都比较笨拙,看三十年代的中国文人的文章,常常看得一头雾水,所以每次看到一些人名和地名,都要瞄一下下边的注释,不然就晕了。谁能想到“翡冷翠”是弗罗伦萨呢,我还以为是耳坠呢。

有段时间,中国人给外国人起名字都按照咱中国人的姓氏习惯,比如“白求恩”,上初中的时候,我们班有个姓白的就特自豪,觉得这位国际共产主义战士跟他是本家,祖上有这么一个人,比出现白崇禧、李白还光荣。你知道邓莲如、晏文士、叶卓志、易纨士、傅全、夏扶礼、罗感恩、李承恩、司登德……这些人么,他们既不是中国人也不是韩国人,他们不是美国人就是英国人。有一本小说叫《飘》,里面的人名全是按照中国人姓氏习惯翻译的,什么郝思嘉啊,白瑞德啊,其实有点不伦不类,后来也没有人用这种方式翻译外国人名了。很多在华工作的外国人,倒是喜欢起一个中国名字,一般都是三个字,比如张春花、何玉莲、吴长富之类的。

如果都这么起名字,也比较热闹,比如,列农可以叫“刘半农”,吉米·亨德里克斯可以叫“韩信”,米克·贾格尔叫“贾志国”,保罗·西蒙叫“席慕蓉”,克里斯蒂娜·阿吉莱拉叫“阿凡提”……这样,这些人名字念着就亲切多了。

87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occerer
soccerer
2006年12月20日 2006-12-20 23:32:10

如果真按照法语来,Henry应该叫昂黑或者昂犀。既然要用法语语法解析人名,总不能只解其一,不解其二吧?

Boating
Boating
2006年12月20日 2006-12-20 23:40:19

应该是艾滋病还是爱滋病,应该是伟哥还是万爱可还是威而刚

如果
如果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0:13:42

soccerer Says:

12月 20th, 2006 at 11:32 pm
如果真按照法语来,Henry应该叫昂黑或者昂犀。既然要用法语语法解析人名,总不能只解其一,不解其二吧?

就是,法语里r发h音滴。。。

辣妹
辣妹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0:15:04

haha !!笑喷了!

真是乐死人___

“比如美国总统里根,本来该翻译成“雷根”,结果不知道谁翻译成了“里根”。巧的是,非洲有个政府要员的名字叫里根,来中国访问的时候,我们只好强行把他翻译成“雷根”。还好,总算把“根”留住了。”

恍惚
恍惚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20:34

带三个表的,不许联想都能引出这许多,联想了还得了?

scanning
scanning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51:39

第一次看到刘别谦,还真以为是个解放前的老艺术工作者

佳人
佳人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5:34:47

邓莲如不是英国人,是中国血统的中国人。香港回归前,她曾任职香港政务司,是港英政府中任职最高的中国人。(尤德当港督时)她的丈夫是英国人。97香港回归后,邓与丈夫移居英国,现持英国护照,可算英籍华人。

佳人
佳人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6:00:17

要说翻译人名闹的笑话,那可太多了。北美的中文媒体,特别是“星岛日报”,记者与编辑的水准最差,在同一篇新闻里,他们把加拿大的总理(Jean Chretian)翻成:克里田,克里纯两个名,把后来的另一位总理(Paul Martin)也翻成两个名:马丁,马田。同一篇新闻里呀,你想想。还有,我们温哥华岛上有个小镇,叫“Nanaimo”,通译:乃耐磨。可人家星岛的编辑哥们,把它译为:奶奶毛。登在报纸上呀。这让我想起来二十多年前在中国上学时,当时罗马尼亚的大国民议会议长勒杜列斯库访华时,一报纸将其议为:勒肚裂撕裤。

问号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7:45:03

“碧贤”这词第一次听是看港剧,然后一直不明白他到底是谁.
后来认识一个香港朋友就学了些粤语.自己慢慢琢磨出来了.
贝克汉姆——贝的快速粤语发音——-音译成普通话.最后是变成碧贤.
关键是硬要把粤语音译成普通话就会找不到北.

齐达内准确地发音分三部分,ZI发音介于”齐”和”兹”,DA发”达”的音,NE.最后E不发音.N就发字母N的音.

问号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7:51:41

Zinedine翻译的还行.
但关键是E结尾的时候,E一般都不发音的.
ZI,NE,DIN三部分,最后DIN近似于”丹”的发音.

beyking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8:56:59

广东和香港都是按白话的发音来翻译的,所以按国语的念法读白话发音的文字,就真的摸不着北了

如何开始
如何开始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9:49:23

港人管“大卫·科泼菲尔”叫“大卫·考博文”~

如何开始
如何开始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9:51:11

还有,管“杰克逊”叫“米高·基逊”。

DonauYa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0:11:37

大陆:布什
香港:布殊
台湾:布希

茶壶盖盖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0:17:14

SWAROVSKI--施华洛世奇
这号翻译就让我觉得别扭

巧克力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0:50:10

上来就跟你说有个摇滚女歌手叫“碧玉”,你能找到北么?所以你必须往北边找,找到了快到北极的地方,你就能找到冰岛了,找到冰岛你就找到碧玉了。
————————————————
最喜欢的就是她了,后来才知道比约克和碧玉是一个人,然后就再不敢研究了,因为当我知道了以后,顺便看到很多人都在模仿她,东施效颦,其中包括王菲,我怕再找下去找出个李鬼来,不过我对自己的耳音有十足的信心,哈哈

呜哇呜哇呜啦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1:07:23

没那么夸张吧,比如“郎世乐”“崔思痛”这样的译名,我觉得也还行啊

拉叮蚊
拉叮蚊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1:17:20

翡冷翠是意大利语的音译:Firenze
英语译过来才是“佛罗伦萨”Florence
~~~
hoho,偶是学意大利语的~

拉叮蚊
拉叮蚊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1:19:07

余光中还写过:
孔子可以叫 JOHNNY KONG(仲尼)
杜甫可以叫 JIMMY DU (子美)……
-_-b

火中莲
火中莲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1:47:40

汉语学不好,翻译出来一样出大笑话,关于也门李敖写过一个段子:也,女子阴也,新生代的国民党是无知的,当然不识“也”字,所以过去把阿拉伯西南的国家Yemen翻成“也门”,幸亏读过古书的于右任发现了这一荒唐,在《中央日报》上投书建议,后来才改为“叶门”,有趣哉,老K!

海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1:50:41

台灣媒體把萨达母.候塞因譯為—-海菲.

海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1:53:26

陶杰:英译菜牌

大陆人民都在勤学英语,与国际接轨了,香港还那么落后,叫人很窝心。

中国一家三星酒店餐厅的菜牌,中英并列,以简体字,北方土话结合中国剿嘉父伞钩磁:樱胛狥uxk to fry the cow river,因大陆简体,一个「干」字,与「干」字相通,一时成为国际美谈。

译得出色,但也有不够科学的差不多先生成份:Cow是母牛,干炒牛河,没严格规定只准干母牛的肉,公牛和牛仔都可以平等地干,因此为求精确,中国以男权为上,排列次序,干炒牛河全名应为Fuck to fry the bull, cow or ox river。

同一餐牌,还有许多样菜的英译也很令人感动:

上汤云吞:Top Soup Cloud Swallows

日式海鲜汤乌冬:Black winter in type seafood soup in day

西式炒饭:Western fashion fried rice

猪扒汤??:The pig picks the noodle soup(注:「扒手」叫Pick pocket)

黑椒牛柳丝炒意粉:The black cow silk fries the idea powder

三丝汤意粉:Three silk soup idea powder

余此类推,如果还有兰州刀削「面」,英译应为Orchid Zhou knife cut face。

如果还有「干」烧伊「面」呢?这一句洋人看来比较易懂:Fuxk burn her face,因为「伊」,中国古文泛指女性: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在巴金鲁迅一类的中国新文学作品,也有类似「伊底眼睛,像一翦淡淡底流水」之类的句子。

至于「干」,也就是所谓的Fuck,这回事情,怎样会烧掉她的脸孔的,是因为太过剧烈,娇喘而脸泛红晕,看上去就像火烧的诗意譬喻,还是SM玩滴蜡而炙烧伤了,则可由观众按不同的教育和品味自行领会。

随吁中国国力的和平崛起,汉语主导世界,甚至有一天干倒英语,是很自然的事。英文汉译,不一定要拘泥英文文法,汉式的逐字对号入座,一百多年前当华工去金山当苦力时就有了,例如「好久不见」,今天叫Long time no see,已经成为英语世界正常的讲法。

李安的电影《饮食男女》,英文名Drink,eat,man,woman,也译得很好,深得美国人对唐人街菜牌印象的神髓。在香港,「爱国爱港」称为Love China, Love Hong Kong,南丫岛也逐渐有许多鬼佬接受了。

什么时候连汉字人名也可以直译,令外国人了解华人取名的含意?英译《红楼梦》,就曾把黛玉直译为Jade。譬如陶杰,叫Pottery hero,温家宝,叫Warm home darling也很好,还有马师曾,叫做Horse teacher Donald─因为在香港,「曾」就是「当奴」的同义词了。

瞳瞳
瞳瞳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3:14:00

学过阿拉伯语的都知道,拉登念起来是“拉丁”:)

七把叉
七把叉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4:55:33

罗纳尔多——朗拿度
施瓦辛格——阿诺舒华辛力加

满城尽是按摩乳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5:26:56

我们宿舍有个哥们非常喜欢RAUL,我们就叫他老二,刚好哥们还是山东人,就叫他”二哥”
以前在高中踢球的时候,有个哥们叫任坚强,不知怎么老觉得这个名字别扭,原来是颠倒过来的缘故,”强奸人”

阿暴
阿暴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7:24:44

我看三表咋这么顺眼呢~爱死他了。

rain
rain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17:51:55

虽然那么多人留言了,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再插一句:
笑死我了~~~~~~~~~~~~~~~~~~

celia
celia
2006年12月21日 2006-12-21 20:15:24

我听说过一个好玩的中译英,据说是有一年的高口试题:“富贵不能淫”,有一些考生翻译成the rich can not have sex。

贺同学
贺同学
2006年12月22日 2006-12-22 8:50:02

郑重声明:Henry的发音应该是“昂瑞”!!!!不信可以去听解说……

豆腐乳
豆腐乳
2006年12月22日 2006-12-22 13:23:17

现在经常在媒体上听到的“路线图(roadmap)”也是没文化的
凤凰卫视先叫出来的。他们就没听说过中文有个词叫“蓝图”?

佳人
佳人
2006年12月22日 2006-12-22 17:40:32

讲“roadmap”不是没有文化,遍布美加的书店,加油站,便利店都有这种地图卖。我今年4-5月间与朋友开车横穿美国,从西雅图一直开到首都华盛顿,一路上靠的就是我在温哥华买的这种路线图。这种专门标出高速公路的路线图,就是专门为旅行者用的。

fatyo
fatyo
2006年12月23日 2006-12-23 14:51:16

“管贝克汉姆叫碧贤,。。。”

是碧咸,三表哥。

苹果粉
苹果粉
2006年12月24日 2006-12-24 16:25:13

hollywood
香港淫翻的叫:荷里活;
大陆翻 好来坞 挺好.

Live
香港叫: 拉阔;
大陆: 现场直播;

北大一教授弄过一个”门修斯”笑话.
他老人家没把”门修斯”的中文本名孟子给认出来.
从而让中国古代先哲弄了个双胞.

Austina
Austina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2:09:57

英超解说员从来念的都是‘昂瑞’,李铁开始加过‘李太’,后来改过来了

大师吉祥
大师吉祥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21:24:13

我听过的最不靠谱的是”阿诺舒华辛力加”美国加州州长的名字.

假装遗忘
2009年08月01日 2009-08-01 22:36:17

白求恩原来这么来的么……
好吧我承认我看到该翻译为 席慕容 那里就直接喷了……
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