损友

老六平时在饭桌上说过好多名言,比如“都是一片浮云”,丫在饭桌上说了六年,“浮云”这个词也没流行,一个叫“小月月”的虚构人物竟让它变成流行语,可见,语言的流行跟国民平均弱智有极大关系。当然,老六说过的名言,基本上都可以登在《纽约客》《时代》前面的名言录里面。他平时的工作就是①编辑《读库》、②饭局、③创造名言这六件事(估计算术不好的人会挑错的)。他说过的名言跟小强老师说过的废话一样多。

老六还说过一句话:“朋友就是用来羞辱的。”从我认识老六的那一天起,就发现一个现象,他周围的人总爱用最犀利的语言挤兑他,老六相当享受这种氛围,就象某些明星面对粉丝跟过年一样。众人也越来越不客气,几乎是照着《爱经》七十二式变着法地向老六发难。然后老六马上说出下一句名言:“来搞我吧,我没有体味儿。”再往后,我认识的人当中,几乎就没有说话积嘴德的,大家都喜欢把快乐建立在周围朋友的痛苦之上。一般没有心理承受能力的人,早就落荒而逃了。

有一次,有人问罗老师:“你为什么那么自恋?”罗老师反诘道:“你见过自恋的人自嘲过吗?”我正好路过葡萄架下,听到了这句话,走出葡萄架,我想,这句话有道理,以我走南闯北的经历,我发现自恋的人的确不敢自嘲,他们每天花大量的时间舔自己的羽毛,如果你跟这类人开玩笑,他马上变成周立波,从裤裆里跳出来。

当然,中国地大物薄,地大了什么鸟都有,南方人和北方人在贬损上还是有差别的,南方人一般比较含蓄,相对自恋程度高一些,经济越发达自恋程度越高。以我的观察,南方人在朋友间相互贬损的方式以暗箭居多,北方人放的都是明枪。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当然,自卑、自恋的人是不适合周围有损友的。

我经常在博客里损的人基本上是我周围经常见的朋友,但也不是所有朋友我都会损的,这需要前提的。第一,要非常熟悉,熟能生巧,也能生默契,下手就会准一些;第二,这个人身上一定要有一种气质,什么气质呢?就是他让你觉得你不损他都对不起他,比如老六、土摩托、陈晓卿、罗老师、小强老师……他们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让你忍都忍不住想痛下杀手的犯贱气息,你一见到他们就能看出来,你不下手,天理难容。第三,这些人心胸开阔。

有一次,跟老六吃饭,老六用撒娇和幽怨的口吻嗔道:“您都好久没有在博客上搞我啦。”然后伸出兰花指:“讨厌!”我想起来了,那段时间我一直挤兑土摩托和小强老师。就这一句话,堪比李清照的《声声慢》。当然,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犯贱的人各有各的贱术。老六一般是求羞辱,但是把自己放在一个娇羞的状态上,总是娇滴滴羞答答的;小强老师纯粹是受虐狂,你半天不搭理他他会主动找上门让你修理他。事实上我们都懒得搭理他,就想把他晾在一边。没见过此情此景的人不知道啊,小强老师那个急啊,那时候浑身肉皮子发紧,心理唱着:“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如果说小强老师是M,那么陈晓卿就是S,他从来都是用招惹别人的方做开场,力求受虐。实际上他更享受受虐。用柴静老师的话讲就是:“他上来先假装给你一拳,当你只是想想该不该搭理他的时候,他早就躺地上等着你踹他了。”我们魔羯座的人就是说话这么精准。土摩托又是另一样,他从来都是在争辩科学真理的时候享受受虐的快感,理科生与文科生不一样的就在于此,即便在受虐的时候也要讲究科技含量。罗老师是这样,他喜欢施虐,用他的东北口语天赋把他所有想挤兑的人杀个片甲不留,但是他总会有逻辑缺陷,在施虐的时候往往会遭到意外的报复,然后他会自嘲的语气说:“像我这么有语言天赋的人现在都没词了。”

所以后来我博客就分出一个类别:挨个祸害。常常把我们周遭这人的德性写出来。当然,这是一种默契的结果,话说到什么程度是有讲究的。而且,我从来不会在博客上透露任何人的隐私,如果你认为是隐私,那是大错特错不要来,侮辱我的美,这还真不是你的Style。我喜欢编造,文学就是这样。

但是也有很多问题出现,不了解的人会通过自己的想象来判断我说的那些话,他想象什么呢?其实就是想象自己与朋友交往时发生这样的情景时会是什么样,然后推断出我们也这样。那在我看来,你就是在判断自己与周围朋友之间的关系,不小心露出隐私了吧,嗯哼。李宗盛老师说:“关于我们的事,他们统统都猜错。”就是这样。只有经常看我博客的人才知道我说的那些故事是什么意思。

你看,我每次在博客上写老男人,都会有个呆子留言说“你一定爱上了某某某”,你又泄漏隐私了,你的“基”楚挺好,加油,我看好你哦。

老六给我的《不许联想》写了一篇序言,至今有人见到我还问:“你真的每天跟女网友聊几十万字吗?”我真想告诉他们,请在百度知道里面输入“修辞”二字好不好。

53 thoughts on “损友”

  1. 这些天花了些时间,慢慢翻阅表哥的博客。
    博客真是奇妙的东西,在这里看表哥生活里的点点滴滴,然后再从这里点击过去,看看陈晓卿、土摩托、老六他们在干什么,看完博客还有微博。
    表哥是个长情的人。身边的朋友们,几年前在的,现在依旧还在。我喜欢这里的欢喜热闹和温情。

    Reply
    • 同上,大一从同学那里到三表网站,也跟你一样之后关注他和小黑土摩的等三表的朋友的生活博客,看到很多乐趣和男人间的友谊,上网有时就不会那么闷啦

      Reply
  2. 说实话我觉得没自信得人是最不好相处的人种人之一,随便说个啥都可能伤害着他们. 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一帮能互相羞辱的朋友阿,急死我了。

    Reply
  3. 喜欢这种浑身充满受虐气质的损友群.你多幸福啊,他们多快乐啊.痛苦的人一般都装深沉,绝对不会这样打滚儿求剑.

    Reply
  4. 周立波可不能三个代表南方人啊,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
    一辈子没几个最佳损友活得该多孤单啊,南北皆如是吧

    Reply
  5. 十年前的少林足球用过 为横么没流行?想来那时人们还处于学习网络的阶段 大约是07年左右你太有才了流行起来时 进入了发浪阶段

    Reply
  6. 你是啥样子的人决定你身边的朋友是啥样子,也别怨别个没有娱乐精神,首先,你是否经得起娱乐呢?其次你有这样的娱乐才华么?你有精神劲儿去每天更新自己的博客,码几千字就为了损一个损友?这样敬业是可敬的,但不是你我能效仿的,那得多闲啊?哈哈

    Reply
  7. 一开始我看到三表这么多挤兑朋友的文字,
    我在想,(因为我这些日子对心理学有兴趣),难道真像德国人说的,只有性和攻击才是人生的两大动力么。就像流行的文字一样,千把年流行下来的,往往内含攻击或者性,内容平和清淡的就失传了。就像少年寺一样,讲佛法,本应该清静,偏偏有些人还会武功,攻击来攻击去,结果,发扬光大,本国不算,还流传到到外国了,像印度的不讲攻击的,结果失传了。
    我有些不理解啊

    Reply
  8. 还有,看起来像唯心的,就是人眼中的世界,是头脑中的世界。头脑里没有,就是在眼前,也是看不到的。
    ——关于隐私猜测。

    Reply
  9. 贱嗖嗖的老六,终于培养出来一个嗖嗖贱的小三。

    像俺们这样还属于原始社会的人民,就喜欢,

    风在叫,马在跑,皮鞭在咆哮,皮鞭在咆哮。。

    白花花的大腿啊水淋淋的X,这么好的地方哥哥却只翻书去。。

    Reply
  10. 你看,我每次在博客上写老男人,都会有个呆子留言说“你一定爱上了某某某”,你又泄漏隐私了,你的“基”楚挺好,加油,我看好你哦。

    老六给我的《不许联想》写了一篇序言,至今有人见到我还问:“你真的每天跟女网友聊几十万字吗?”我真想告诉他们,请在百度知道里面输入“修辞”二字好不好。

    哈哈 这总结好

    Reply
  11. 我还以为最后一句又得破口大骂呢。“……好不好”,看来表哥你愤怒得都有些无奈了。呵呵。

    Reply
  12. 哈,好玩儿,但不能同意三表老师对罗勇浩的服软啊。谁说自恋的就不能自嘲哦?俺给您提供一个现成的反例,奏是同一锅银,兼备自爱、自恋、自卑、自嘲等德行,噢,还有自暴自弃~~奏是俺本银。

    Reply
  13. 关于创造名言,想多两句嘴,你们的生活高雅,情趣高尚,你们掌握着媒体话语权,但是你们少装人民语言的创造者行么,即使是你们先说了几年又怎么样,你怎么知道别人以前没这么说过。还有个黄集伟天天给你们收录各种俏皮话,个个都像孔孟似的,今儿个这个说了些什么,昨儿个那个又说了些什么,然后就是新语文的代表了。就你们那些玩意,高中生里都说剩了,任何一个国家的网络语言站在最前端都是年轻人,谁也别装语言的创造者。

    Reply
  14. 倒时差晚上失眠中,把我看的笑的不行,不喜欢微薄钟情博客是有原因的,字里行间都是生活的乐趣。

    Reply
  15. 活得有意思是最大的本事!祝三表兄新年快乐!衷心祝福你能真的生活得象我从你的修辞文章中所想象出的那样有意思!

    Reply
  16. 真巧啊。最近一直单曲循环李志翻唱的那首《在那遥远的地方》。尤其喜欢那句“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表哥也在听??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