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故事

——《国际歌》的作者之一欧仁·鲍狄埃的孙女向斯大林要歌曲版权使用费,斯大林同志说:“我只知道有一个国际共产主义战士欧仁·鲍狄埃,不知道他还有要版税的孙女。”

旭日阳刚不能唱《春天里》了,据说这是汪峰本人提出的要求。

这件事儿听起来很遗憾。我刚听到汪峰版的《春天里》时觉得歌写的还行,但唱的比较矫情,只不过是一个小资产阶级在回顾人生时的一点感慨而已,但我听了旭日阳刚版的《春天里》,一下就被震住了,感觉这首歌就是给他们写的一样,感到了歌曲的内在力量。汪峰版的《春天里》可以让这首歌流行,旭日阳刚版的《春天里》可以让这首歌进入人心。或者说,《春天里》本身是一首很劳工阶级的歌曲。

对于汪峰提出的要求,我认为是对的,首先,他有这个权利提出这样的要求,如果旭日阳刚在街边唱这首歌,汪峰可以不主张自己的权利,但现在进入到一个商业层面了,性质已经发生变化了。

知道“摇滚乐”这个词怎么来的吗?跟版权有很大关系。当年有个DJ叫艾伦·弗里德,主持一档“月亮狗”的节目,很火,结果有一天他被一个乞丐告了,乞丐说“月亮狗”是他的艺名,擅自使用他的艺名还不给钱,侵犯了他的权利。弗里德只好把节目名字改了,想了半天,从黑人俚语里面找了一个含义不清的词——摇滚乐。我们应该感谢那个乞丐,逼着弗里德想出一个好词,不然我们今天形容某一种音乐叫“月亮狗”就不会让我国官方胆战心惊了。

好多人觉得汪峰太小气了,我不这么认为,他能做的都做了,包括邀请旭日阳刚与他同台演出,而且在春晚之后才提出自己的要求。在商言商,主张自己的权利是个好习惯,如果所有人都有主张自己权利的意识,这个国家还有救。况且况且况且……如果能摊在桌面上谈谈这个问题,旭日阳刚可以通过授权继续唱这首歌。

如果这个头开好了,以后歌手翻唱别人的歌曲,就会有一种自觉的意识,先获得授权,是对人的一种尊重。只是旭日阳刚作为农民工,他们演唱这首歌的经历比较特殊,没有人能预测到他们一步走向商业化。

去年比较红的《传奇》,王菲翻唱没有向作者支付使用费,潘美辰、周笔畅、周华健、费玉清在演唱会上唱这首歌也没有经过授权。这个习惯很不好,这不是没有作者民间歌曲。

我在腾讯微博上做了一个调查,大部分都能理解,比如:
○适当维权还有有必要的。不过我估计国人将同情弱者。
○我觉得汪峰这么做是有原因的:1.版权2.旭日阳刚的变化可能偏离了他们最初的初衷,汪峰或许是对这个最有意见。想想汪峰都邀请他们参加演唱会难道还会小气的不让他们唱他的歌吗?
○是啊!看到很多傻F骂汪峰我觉得不可思议!
○可以理解啊,他们已经具备名人效应了,不应该再用别人的作品去进行一些宣传和商演。
○是对旭日阳刚的鼓励和尊重,他们可以走自己的路线了!!!
○更有甚者,说什么旭日阳刚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首歌。这完全是逻辑混乱的表现,你听没听过和汪峰要不要维护自己权益之间有什么关系?汪峰没有选择和他们一块出现炒作自己,在春晚演出以后再说亲自打电话说而不是什么律师函,这事已经是非常厚道了。
○在街头唱,随便。二位既然已入道了,就该照规矩来。一码归一码。买版权。
○去年年初就被汪峰的《春天里》所深深感染。旭日阳刚也同样让我感动。但是汪峰此举不仅无任何不妥,相反值得提倡。从感情上汪峰可能应该潇洒应该大气,甚至可以和他们合唱顺便炒作自己,但道理不能反过来,汪峰没有这个义务。社会一贯的毛病就是情大于理。尊重客观事实和产权意识,非常重要。
○中国人不习惯付版费的。
○汪峰还是挺厚道的了,让他们火了过后才收回版权。
○人情与法理不分的社会现实是建设法治国家的一大障碍,这一障碍要怎么清楚呢?唉~

当然也有很多傻逼般的真知灼见,也摘录如下:
○没有旭日阳刚我根本不知道汪逢!!!
○看来汪某没有多高的思想水平,还是一俗人!
○小心眼!…这个人从大闹机场就看出他不是好东西…
○已经出了名的汪干嘛和咱农民工哥们儿过不去啊?是人家上春晚唱了,还是你么有上眼气啊?人家不容易,虽然版权是你的,但是不要和那些劳动者过不去…因为你和我们大家一样,都是陌生城市里的一粒尘,有啥了不起地…再说大家都不传唱你的歌,你能红到哪里啊?谁知道你是那根葱啊?放人一马才是皆大欢喜…
○汪峰企图把旭日阳刚埋在这春天里。
○这汪峰太TM2啦。小人!我以后不会听他的歌啦。
○看来汪峰明显急了 忿忿不平 旭日阳刚再唱下去就比自己红了。
○对汪峰竖起中指。
○我们能唱么?我唱关你么事?别人唱红了不让别人唱了,么意思?
○我要说旭日阳刚或是他们背后的推手成功的借这个话题又炒作了一把身价。
○商演的时候该交的版权费不少给就唱呗。全国人民都唱国歌也没见田汉出来发表意见啊。
○汪峰羡慕嫉妒恨?

148 thoughts on “春天的故事”

  1. 旭日阳刚应该唱的是《国际歌》!!!不是《春天里》!

    不唱《国际歌》那能过度到《春天里》!!!

    Reply
  2. 作为已经公开的作品, 而且汪峰也已经许可他们在春晚演唱了,这样他们理所应当拥有他们的表演(作品演绎)权. 我认为旭日阳刚可以继续演出,但必须支付汪峰相关著作权的使用费. 而汪峰全面禁止旭日阳刚在任何场合使用该作品,无形中也侵犯了旭日阳刚已经拥有的表演权. 理智的做法是双方坐下来商谈详细的使用费的支付方式.

    Reply
  3. 1.先普法再说了,
    2.娱乐圈是不是就是一堆有着光彩色泽的垃圾?
    3.是不是有些好人进了这个圈以后,好的没学到,也变得不计手段地夺取名利了。是不是人本来就是善恶一身,也许诱惑足够大,或者筹码很足时,恶向胆边生了?我这个猜测很邪恶。
    4.两个光膀子男人,以后的路怎么走呢。从翻唱到创作,一个优秀的音乐团队在哪里呢。这样的难度是不是等于让鸡像老鹰一样飞起来。

    Reply
  4. 如果现在两个光膀子男人还是迫于生存,在违法的情况下翻唱歌,应该怎么办。
    一边是生存一边是法治,二选一,选哪个呢。

    Reply
  5. 说之前没听说过汪峰,看了旭日阳刚才知道春天里,那是你文盲
    说农民工唱唱,没必要给钱,那是你法盲
    说汪峰小气,看人家火了就出来要钱,那你是流氓

    Reply
  6. 这个事情,会不会和唐俊那个,有得一拼。
    我们是要结果正确呢,还是过程合法或者符合道德。
    只要唐成功了,管他以前是不是捏造学历。
    只要旭日阳刚成功了,管他版权呢。

    Reply
  7. 我觉得旭日阳刚象是改编者,象是把小说改编成电影,反过来把原本藉藉无名的小说带红的那种。
    既然谈到钱,就不能不细细深究一下了。不知道法律在这方面有没有规定,音乐作品的重新演绎,虽然并没有改编成电影、电视、剧本等其他完全不同的形式,但是较小的改动,是不是也可以享有类似改编权的权益?比如,原唱是男声、英文,改成了其他的器乐、女声、中文。
    如果说没有这种权益,旭日阳刚确实使这首歌获得了新的效果,汪峰也确实有所受益。将来,版权工作完善了,汪峰在这首歌上大有进帐,他们俩岂能说是毫无功绩?
    如果说有,那么应该怎么公平划分呢?翻唱者的收入要交给创作者多少?翻唱者可以唱多长时间?可以在什么情况下进行演唱?

    如果处处都有详细的规定就好了。

    Reply
  8. 为什么会有旭日阳刚这种事情发生?从在’我要上春晚”出名,到春晚因为激动有些跑调,再到被汪禁唱,一直我都觉得是个这个社会的小人物的悲剧,未来也没有什么可欢喜的。
    他们为什么打动人?因为他们触动了人们的某些神经,引起了某些共鸣。
    还是支持汪峰,但也希望旭日阳刚两位离开春天里还能走好。

    Reply
  9. 小三:
    第一次听到“旭日阳刚”版的“春天里”,我也有被震撼的感觉,

    后来一搜索才知道原唱是汪峰,听说上春晚“旭日阳刚”的吉他还是

    汪峰送给他们的。另外说点别的CCTV9挺好看的,这么靠谱的台早就该

    +有了。

    Reply
  10. 1,这两农民工唱下去能红吗?不太可能吧,那唱功充其量就是一般卡拉OK水平,
    2,之前火了是因为那个光膀子的视频震撼到了一部分人,结果着正装弄到春晚去就啥味都变了,春晚的本意是要显得这个人民的舞台是多么的有包容性,其实是把这两农民工给害了,现在这两人估计正做着发财梦呢,以为从此脱贫致富了,回去做回原来的工作改干嘛还干嘛才是王道,
    3,汪峰是正确的,与利益无关,讲的只是规则,国人如此的不上进就是这类意识太薄弱,几乎无,
    4,那些骂汪峰的人是些什么人哦,都不会思考问题的,感觉这个我们的祖国这类人太多了。

    Reply
  11. 这个事情还没完全被弄清楚之前,大家先别激动。出了这个事情,王旭和刘刚一直在微博里给汪峰道歉,里面应该有一些误会或者。。不知道。

    Reply
  12. 我觉得汪峰在意的更多的不是版权和费用。
    本来很正常、健康,为了理想和信仰真诚的唱“春天里”的两个善良的人,在一接触到名利之后的变化让汪峰失望了。
    这事是汪峰看走眼了,他以为他们可以是一路人。其实他不知道,他们在真诚的唱那歌的时候的确是他愿意认同的那种状态。但一旦有机会往名利场爬了,什么坚持,信仰都不重要了。
    这应该是做摇滚的人最反感的状态了吧!
    摇滚乐可以商业也必须商业,但是你不能为了商业一点底限都没有。
    旭日阳刚打的是太极拳,汪峰练的是拳击。他们玩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套路……

    Reply
  13. 三表哥,我喜欢听二手玫瑰的春天的故事。
    旭日阳刚刚开始还真的挺像梁龙唱的那样,但是后来就变了味道了。
    这些可以理解,如果是我我也会变。很多时候我们埋怨我们假装理想假装愤怒是因为我们没有,一旦可以通过某些手段拥有之后,很多人会变。
    所以我欣赏和佩服那些真正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做音乐的,不光光是做摇滚的(但其实在我看来,做摇滚的可能真的存在更多这样的人。)。

    Reply
  14. 我觉得有一点问题是,汪峰为什么不跟春晚讲版权呢?应该也想让这首歌红吧,红了以后开始主张自己的权利。这种做法倒也无可厚非,人总是要为自己考虑。不过如果这样,就干脆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现在开始要维权了,不用做出仁至义尽的样子,没必要。

    Reply
    • 你这实在有点恶意揣测的意思,按照这种逻辑,他真跟春晚要了版权,你肯定还得说风凉话。

      Reply
      • 没有啊,我其实都之前都不知道汪峰是干嘛的,何来恶意呢?我就很钦佩马未都老师,人家就是不甩春晚,不稀罕自己东西上春晚,不给合理的版权费宁肯不上。汪峰吧,自己歌上春晚不讲版权,然后跟俩农民要版权,怎么都觉得有点那个…

        Reply
  15. 旭日阳刚曾经是弱势群体,但那是他们还只能通过网络视频、地铁街道展现自己的时候,而现在一方面享受着明星的待遇,一方面还戴着“弱势农民工”的帽子,这纯属挂羊头卖狗肉。既然旭日阳刚不愿意回去拉车搬砖而要进入文艺圈,那就拜托请按照正儿八经的规则办事,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您那“弱势”的过去已经是八辈子以前的事了,便宜也总有占够的时候;汪峰的大度成就了你们的鲤鱼跃龙门,你们也该放下自己的变脸游戏了。

    法律就是法律,公正的法律是对所有公民一视同仁的,“弱势”并不能成为法外开恩的理由,就如同并不能因为孝顺母亲而抢劫他人成为那两兄弟逍遥法外的理由一样。“弱势群体”、“孝道敬老”、“目的高尚”等,不足以让一个正义的法律天平向某些人倾斜。

    Reply
  16. 的确,当一个经历辛酸的人,不守规则的时候,就会引起同情。

    但同情心不一定要和遵守规则对立起来的。

    可以坚持遵守规则,然后对可怜人赋予额外的同情。

    天朝人总是很怕遵守规则,因为,天朝的风气是思维都习惯于极端化了,很难有合理的思考。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两个非死一个不可,习惯了。

    支持您那句“…旭日阳刚可以通过授权继续唱这首歌。”,比较合情合理。

    Reply
  17. 天朝的风气是不愿承认规则,不愿遵守规则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很怕承认错误。

    为什么呢?

    因为在这里,承认错误的后果并不会被给予一条新的路走,然后吸取经验,更上一层楼。

    相反有可能会被就此打入深渊。

    于是,这里的人们都不敢犯一点错,但人哪能不犯错呢?于是,错了怎么办?不承认呗。

    不承认错误的骨牌效应就是,不承认规则的存在,接着自然就习惯于不会遵守规则了。

    Reply
  18. 旭日阳刚的背后是优酷网,优酷这种靠放盗版视频起家乃至上市的公司有什么版权意识可想而知。

    Reply
  19. 如果说什么因为旭日才让汪峰更有名之类的逻辑,那就是说当年郭四娘是对的,郭四娘可是被当庭判负的人,一定程度上已经臭大街了,怎么现在换了个事情,大家居然又糊涂了。。。。

    Reply
  20. 我个人非常喜欢汪峰和他的歌,虽然旭日阳刚唱的很纯真,但不知他们是否意识到春晚这个舞台其实真的不属于他们,他们只不过是一点点缀而已,我敢肯定明年的舞台上绝对不会再有他们,不过既然你上去了,也被商业话了,该付出的还得付出,附版税总比付出良知合算吧!支持汪峰,同情旭日阳刚,鄙视春晚!

    Reply
  21. 如果我是汪峰,我就把这首歌送给旭日阳刚,不为别的,就为有人可以唱好这首歌。
    汪峰这次的方向走的不对。
    版权这玩意儿重要吗?真的重要吗?在这里真的真的重要吗?

    Reply
  22. “商演的时候该交的版权费不少给就唱呗。全国人民都唱国歌也没见田汉出来发表意见啊。”傻逼也是需要境界的,一般人傻不过这牛

    Reply
  23. 支持汪峰的都是有正版意识的,上来就骂的就是平常习惯盗版并且希望一辈子都有盗版用的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