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青春有关的事情


就在我宣布不上电视之后,中央电视台《见证》编导张平小姐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说录我的那期节目近日播出。我不宣布不上电视,他们就一直憋着不播出来,我一宣布,他们就播出来。哈哈,用句流行的话讲,纯粹是在炒作。其实这个采访早在夏天的时候就录了,就是北京天最热的时候,影像中可以见证,我是穿着短袖衫在一家茶馆录的。北京有两家单位效率最低:一家是《北京晚报》,你一月份给他们写的稿子,登出来后第二年一月份能收到稿费,你属于快的。所以我一直怀疑《北京晚报》发稿费都是把稿费单装进一只瓶子里,然后扔进护城河,沿着没有航标的河流,漂啊漂,漂到外婆桥;另一个效率低下的就是中央电视台,过去我还斗胆敢上电视的时候,常常是在夏天的时候录一个节目,该穿棉袄的时候,外地一个朋友发来短信:“今天在嘻嘻体位上看见你了,一脸疙瘩,以后别出来吓唬人了。”

这次《见证》节目录制,话题是80年代,就是陈晓卿老师在博客上写的那个《告别的年代》,让我谈张蔷。这个我还是比较在行的,虽然在整个录制过程中我一直很紧张的哆嗦,但还是像邱少云一样尽量做到纹丝不动,楞是给扛下来了。一般我跟美女说话的时候紧张,摄像机对着我的时候紧张,那天恰好又是个美女拿着话筒采访我,一开始我说话都带着生活的颤音。后来制片人陈晓卿看了录像带后,把摄像叫来骂了一顿:“你干摄像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天天练哑铃,怎么到现在拍片子手还抖?”摄像很委屈的说:“我可是用的三角架啊,不是扛在身上拍的。”陈晓卿又把录像带倒回来重新看了一遍,明白了,不是机器抖,是被采访的人在筛糠。陈老师汗当时就下来了,这怎么办,一个小时的录像资料,可能就废了,他回头质问张平:“当时怎么不把他绑起来?”张平说:“您又没说像伊拉克士兵对付美国大兵那样,我们这么做,人家以为绑票呢。”陈老师又沉思了半天:“要不这样吧,回头领导审片子的时候,就说我们希望在制作上寻求突破,尝试用拍《有话好好说》的方式来拍电视采访。”就这样稀里糊涂混过去了,终于可以播出了。

陈老师见到我,鼓励我说:“你那天形象不错,就是说话紧张,不像今天,脸上粗糙不平。”我说:“您不知道,我去录像之前,用最细的砂纸在脸上磨了两遍。我觉得上电视的成本太高,一张砂纸要3毛钱,一次就用掉两张砂纸,以后不上电视了。”

其实,那次张平给我打电话,我正在上海采访,我觉得电话里跟她讲得特别清楚,条理清晰,她想知道的我都告诉她了,她不想知道的我也告诉她了,而且我的话神采飞扬。你想啊,一个人在外地,举目无亲,又是大半夜的,寂寞难耐,这时候正好一个姑娘打电话骚扰你,那可不说的唾沫星子乱飞。而且说了一天的话,嗓子打开了,声音也显得特浑厚,就像……就像“在非洲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狮子在追逐的猎物,远处的合欢树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苗条……”那种声音一样。可是一坐在摄像机前,就开始筛糠,如果接出来两根线,我就能发电。

关于张蔷,我觉得应该好好研究她。张蔷最火的时候,我那时候还没有录音机,电台也从来不播放她的歌,最多的时候,音像店里有14盘张蔷的磁带,但她的歌我基本上都听过,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听见张蔷的歌。我那时候上初中,情窦初开,听着张蔷的歌,隐约有种欲望的冲动,突然意识到,女人身上有种莫名的东西在吸引着我,而且是在听歌的时候感觉到的。因为张蔷的歌听起来很骚,用北京话讲就是“喇”,当时从李谷一、苏小明的歌里是听不出来这种感觉的。如果说邓丽君让大陆听众分清了歌曲的性别,那么张蔷就是让大陆的男听众产生了性欲。时代的发展就是这样,50年代,猫王扭扭屁股都是不行的,现在你就是演出的时候现场自慰大家都不当回事。什么事情都要走过一个过程,一旦潘多拉的盒子打开,接下去的事情就是变本加厉,但你如何过分,都无法超越最初的感觉。

现在我看唱片的封面设计,越来越露骨,像我这么流氓的人,看着都有点脸红,歌曲唱得越来越骚,可听着无动于衷,歌曲打动人分为两部分,有些歌词虽然写的很糟糕,甚至是废话,但是配上合适的音乐,就立刻不一样了,它有种力量化腐朽为神奇。现在的音乐,都在化神奇为腐朽,不听真是一种幸运。

张蔷早就上过《时代》周刊,她在中国唱片史上创造的很多奇迹一直被我们忽略了。比如,她没有什么演出,也没有人给她做宣传,报纸上看不到张蔷的名字,但是她的磁带销量将近2000万盒。为什么她有如此大的市场?除了当时的音像制品发行商的大环境比较好之外,我认为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当时中国人的欲望在萌动,改革开放,物欲、性欲、精神上的欲望都在同时出现。这也是为什么1988年人体画展如此轰动的原因。而张蔷,她仅仅是用声音就把人们内心潜在的某种欲望给撩拨出来了。

那时候,很多人家里还不具备洗澡条件,洗澡都去父母单位的浴池。我就去我爸爸单位的澡堂子,大家知道,澡堂子里的音响效果特别好,每次洗澡,都能听见有人唱歌,唱的就是张蔷的歌,你想想吧,此情此景,就跟《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那段洗澡的场景一样,我当时脑子里想的乱七八糟的,一边偷偷看着旁边的人身体上的特征标志,一边想,赶紧长大吧,到时候接近女人就没人管了。

后来我长大了,可以接近女人了,但是再也找不到接近女人时可以听的歌曲了。我为什么要做乐评人?就是因为可以逼着自己听很多音乐,为什么要听这么多音乐?就是想找到一种音乐听完后可以接近女的人,中国的听完了没找到,就听外国的,美国的听完听英国的,英国的听完了听欧洲的,欧洲的英完了听亚非拉的,地球上的都听完了,还是没找到。

所以我现在不写乐评了。

90 thoughts on “和青春有关的事情”

  1. 你老流氓里面的大仙基本90后連接可以有病毒
    因為我兩次從你的博客進出瑞星跳出病毒
    難道大仙病毒性感冒
    要傳染

    Reply
  2. 呵呵,来三表哥这里这么久了,都在潜水,今天为了庆祝三表哥上《TIME》年度任务,在此留个言,纪个念。

    很喜欢三表哥的文字,不过我也替你捏了把汗,呵呵,中国这个地方啊……

    Reply
  3. 我拿什么唤起你久远的记忆

    从广播到电视,
    从电视到web1.0,
    从web1.0到web2.0,
    我们身处不断变化的社会,
    音乐在变,
    人也在变,
    经历着岁月的变迁,
    也经历着流行音乐的更迭
    流行成为怀旧经典的时间越来越短,
    曾经的四大天王,
    曾经的beyond,
    曾经的伤感王子,
    曾经的情歌王子,
    曾经的哥哥姐姐,
    曾经的优客李林,
    曾经的一切一切,
    而今的Jay时代压过了曾经的港台雄风,
    大陆的风又在向何处吹呢?
    我低头向山沟的年代已经不复返,
    当你听到这首歌的时候,
    我已经在遥远的澳大利亚了,
    还有谁能记得曾经的张蔷?

    附给大家一则消息:
    央视《见证》节目张蔷专辑首播及重播时间
    首播:2006年12月21日深夜1点。(中央电视台一套)
    重播:2006年12月25日下午2点。(中央电视台十套)

    请各位想收看的蔷迷准时收看!

    Reply
  4. “就是想找到听完后可以接近女的人音乐”
    ————————————————
    校对完毕

    Reply
  5. 筛糠?没觉得。感觉挺良好的嘛。一个央视,不用跟她客气,该上就上呗。
    和有些人想法不一样,我咋觉得《见证》这个节目播出时间选的那么合适呢。

    Reply
  6. 人一牛B起来,大概就有点不可一世.这位三个表仁兄也同样如斯.所以,他敢写出一文.如果你不喜欢有人浏览你的博客,你可以限量观看,甚至,索性关了它.如何把来这里观看阅读的人视同弱智?一般来说,是凡认为别人是弱智的人,一定是他首先大脑出了问题.尊重别人,正是尊重你自己.
    ============================
    回复:如果你非把自己往弱智堆里面搁我也不反对,我就这么写,从一开始写字的时候就这样,二十来年了,改不了了.

    Reply
  7. 看来这个就叫做代沟,我不喜欢张蔷,因为我有记忆的年纪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但是等我长大了,记得有一次同一首歌她出来唱了“爱你在心口难开”(不知道有没有写对),觉得这个女人很俗,爆炸头,紧身裤,紧身衣,把她本来已经很丰满的身材展露无遗,我不喜欢这样的风格,感觉时光倒回了。看来大家的品味不同。

    Reply
  8. 嘻嘻体位目光就是犀利,“英国五名妇女被谋杀案”新闻里总是突出被害人的职业特殊性,直奔下三路而去。英国伦敦警察局发言人也只说Women而已。

    Reply
  9. 重播:2006年12月25日下午2点。(中央电视台十套)
    —————————————————-
    啥破时间,没办法,求视频
    PS:看过了黄金甲,在张的烧钱片里是最好的,有空的可以去电影院看看

    Reply
  10. 这位朋友(对牛皮者说):
    你管人家写什么呢!不爱看不来便是了。好比人家承包的责任田,人家想种什么都是人家的自由,你能说就得种玉米或者谷子棉花么?他就喜欢种辣椒!!!可哪怕人家种草呢,那也是人家的自由啊!

    呵呵呵,随便一说,莫生气。

    其实文笔锋利些才有个性才有血性才有看头,若是成天文明礼貌、八容八耻的,反倒恶心人。

    ******* ******** ******** ******** ***
    对牛皮者说 Says:

    12月 22nd, 2006 at 6:33 pm
    人一牛B起来,大概就有点不可一世.这位三个表仁兄也同样如斯.所以,他敢写出一文.如果你不喜欢有人浏览你的博客,你可以限量观看,甚至,索性关了它.如何把来这里观看阅读的人视同弱智?一般来说,是凡认为别人是弱智的人,一定是他首先大脑出了问题.尊重别人,正是尊重你自己.

    Reply
  11. 嘻嘻!我说朋友(闲庭信步):你别瞎校对了!别把正确的意思给校对不通顺了!

    人家这里的“乐”读le 不读yue
    “音”当然通另个yin

    haha :)!!!!

    **** ******* ***** ******* **** *******

    闲庭信步 Says:

    12月 22nd, 2006 at 5:36 pm
    “就是想找到听完后可以接近女的人音乐”
    ————————————————
    校对完毕

    Reply
  12. 1、“一向如此?改不了。”那大抵是属于一种什么本性了。
    2、你牛B,并不意味着你有可以污辱他人的权利。即使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弱智者。

    Reply
  13. 表哥!俺bf上个月回国,俺叫他给俺带回一本三联了。这是在看你的BLOG后第一次买三联。看那上面严肃的文字和这里的文字,觉得表哥你变身太神速了阿!!!

    Reply
  14. 看见三表哥上电视了,果然,别人说话都很有力气,听表哥说话要音量开大一杯,不然听不清。。。。

    Reply
  15. I read about you in Time magazine. Didn’t think that sarcasm, irony, and self-deprecating humor was possible in the Chinese culture. Glad you’re proving me ignorant after all. I guess pain is funny everywhere.

    Reply
  16. 有意思
    真他吗的太有意思了
    怎么会这么有意思呢
    还能不能再有意思点
    达到最有意思那就更好了
    要不就没有意思了

    Reply
  17. 终于让我捸到你啦,死人,我现在算知道了你为会喜欢张蔷,而对我喜欢的汪明荃一点不感趣。哼哼告诉你,《见证》本来也找我了,后来编导张平看到我之后说:你是七十年代的人吗?呵呵,我茫然了!!!!于是乎让你露了脸感谢我吧年轻人!!!

    Reply
  18. 第一次听到张蔷的歌是在我初中一年级.听到后的感觉就是晕了…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只是想听她的歌….她给了我们某种不曾有过的感觉…有了一种冲动….然后我便开始了所谓的初恋….很多难忘的东西.一直到今天再次听到那些隐藏在心里的旋律时……得到的是无尽的伤感…对年少时的追忆…..谢谢你张蔷..我终于又听到了能让我心痛的声音了……………………………………………..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