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炜辞职了

我有个同事,叫苗炜,他有个爱好,喜欢从三联辞职。上次他辞职,我在博客上曾送别他一次,可是硬盘还没凉,他老人家又回来上班了。

最近他又辞职了。多年来,苗炜一直纠结于欲走还留的境界里,为自己徘徊的人生多了一份徘徊——这才叫文艺青年。去年他跟人谈转会,上午谈完,刚出办公室,中午我就知道了。本来说这事还要保密,这年头通讯这么发达,谁保的了密啊。第二天见到苗炜,向他求证,他说为什么你的秘密就包的那么好,我怎么就不行呢?其实他的商业价值到这个份上了,这消息能成为新闻,自动就能长腿跑出去。

对于媒体界这么大变动,小强老师失落地躲在角落里咒骂着微博,是微博让他失去了独家新闻的先手。今天见到小强老师,他佯装不知。其实他可难过了。他的手机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发出一条短信了。最近,每次他听到一些独家消息,都先上网看看,发现微博上已经传了快一个星期了。

苗炜的去意徊徨已经萦绕好多年了,这次看上去是真的走了,每次他离开三联都很坚决,不过我坚信,苗炜会像一只飞去来器,不管抛出去有多远,他还会回来的。每次他离开三联,我都会在博客上写一段文字,用来怀念他。我相信,这些文字将来能凑成一本书。

41 thoughts on “苗炜辞职了”

  1. 想起在东东枪老师的微博看到的一句话“一个真正自由的社会是:没有任何英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一个废物。”

    没什么比喻形容,就是突然想到了。

    Reply
  2. 还不知道苗炜干啥去,春天了,大家都叫春啦。我身边的很多人,在这个季节躁动不已,然后毅然辞去待遇丰厚,前途光明的工作,开始了创业之旅……

    Reply
  3. 一个“中国梦”的样板—《财经》这篇报道昨天在中国境内各网站上已难以点开,可能已遭封杀,故借宝博存学笑里没教的发家教材:
     中共青岛原市委书记杜世成、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等高官腐败案中同时牵涉到的一名“公共情妇”,其发家、穿梭官场要员,运作钱权交易的全过程,最近在中国媒体披露下完整浮出水面。

      以深度报道闻名的《财经》杂志,在最新一期刊物中揭露原为越南难民的法裔女子李薇如何通过早期烟草官员夫婿的关系,慢慢接近云南、广东、北京、青岛的高官,最终编织成一张下联资本作手、上达官场显贵的伞状网络,打造个人的财富版图。

      由该刊副主编罗昌平操刀的这篇长文,将李薇及其联络网形容为“公共裙带”。根据该文,目前与杜世成同在北京秦城监狱服刑的多名落马高官,包括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最高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王益、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都曾在李薇的人脉交际网内。

      文章介绍了李薇与他们各人结识的经过,交代各人给她帮助,还不具名引出两名曾提携过李薇的高官。按一般规律,中国国内媒体不具名报道往往意味着所指涉的人尚在高位。

      《财经》称,2001年李薇由于牵涉到李嘉廷案,曾与李的情妇徐福英一同被专案组调查,幸运的是她涉案不深,侥幸脱险。

      之后,李薇避居北京,一度销声匿迹,依托“建设部主要领导”藏身于该系统。同年,她随人远赴湖北,此人再将她介绍给同为高干子弟的陈同海,并且将她托付给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在首创集团获得一份闲职。

      李薇事后转向青岛,多次提携她的上述人士,也嘱咐老部下杜世成多加关照。

    打通官场脉络

    关联资产近百亿
    贪腐高官共享情妇,这个话题不是第一次在媒体上出现。在2008年至2009年间,当杜世成与陈同海先后落马时,舆论界已普遍非议这三者间的不伦关系与“腐败联盟”。

      地方报纸也曾援引网上消息说,陈同海将李薇介绍给杜世成,李薇再通过后者渗入房地产界。本期《财经》披露的其中一个情节是陈同海在2004年一手操纵中石化持股的泰山石油退出泰山房地产有限公司,将所有股份转让给李薇分别控制的两家供公司。

      一个半月后,由杜世成亲戚负责,有国资背景的青岛黄金海岸大酒店有限公司,再受让泰山地产的75%股权。就这样,在几个高官与国资背景部门间运作一个转手,李薇就净赚2亿元(人民币,下同,3892万新元)。

    凭借过人手段打通官场脉搏后,李薇顺利进入土地开发、石油等垄断性行业,例如借力持有北京城区183家加油站的股权;获得青岛1000亩地等。

      《财经》说,她最终在“在北京、青岛、深圳、香港及海外成立了近20家公司,涉足烟草、地产、广告、石油、证券等多个行业,关联资产近百亿元。”

    李薇脸庞修长、弯眉大眼、鼻梁端正、肤色白皙

      然而更让具传奇性的是李薇的离奇出身。根据报道,李薇本为越南难民,其父有法国血统,因避战乱,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

      按照华人的习俗算法,肖兔的李薇今年48岁。她在青年时代就通过烟草转卖展示了善交际的本领与经商头脑。

      据报道,李薇早年也曾拎着箱包挤火车、住招待所,或顶着安全帽出入泥泞工地。她到33岁(1996年)才拿到了第一个合法的身份证件,之后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再通过丈夫引见,迅速接近本地高层。

      出身贫寒的李薇应该是很早就了解官场资源的重要性,大约1993年起,她就与偶有返乡的红河老乡李嘉廷相熟,当时她走的是“身边人路线”,即与李的情妇徐福英及李的儿子李勃亲近。
    此外,她在33岁获得深圳身份证前,也通过一名安全部门高官帮助,请托时为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长郑少东协助她先在广东惠来县落定户口。

      1998年,李薇利用香港回归的特殊政策期,在香港设立公司,成功办理投资移民。据《财经》报道,她又与郑少东的同乡兼密友——香港“公海赌王”连卓钊搭上线。

      《财经》形容,身高一米六五的李薇颇具混血之姿——脸庞修长、弯眉大眼、鼻梁端正、肤色白皙。她喜留直发,通过亮丽的色彩与飘逸的布料来表现身体曲线。在性别意识仍然森严的权力体系里,借衣着展现另一种优势。

      不过,这种运作也有风险。李薇在2006年10月因涉嫌逃避缴纳税款被警方控制,同年12月杜世成被立案审查,隔年6月陈同海被免职。

      杜世成被控受贿626万余元,按照法院认定的数据,杜世成向李薇输送利益“至少1亿元”,最终他因举报陈同海立功,被判无期徒刑。

      陈同海被认定受贿1亿9573万余元,创下中国官方处理并公布的贪腐案件数额之最。

      杜、陈二者,与上述多名落马贪官仍在秦城监狱服刑,李薇则在2007年获释。

      据《财经》报道,她的多数资产仍然得以保全,尤其是在中国司法无法触及到的海外,甚至被调查的四年间,部分资产仍有增值。文章担忧,在信息不透明的大环境下,李薇卷土重来亦未可知。不过,在该刊大胆的封面故事长篇报道后,信息应该是透明了许多。

    Reply
  4. “苗炜会像一只飞去来器,不管抛出去有多远,他还会回来的。每次他离开三联,我都会在博客上写一段文字,用来怀念他。我相信,这些文字将来能凑成一本书。” 真逗!@!

    Reply
  5. 不过我在想人做决定的时候,特别是两边的选择相当,难以取舍的时候,是很纠结的,有些痛苦的。
    有时,可选的种类越多,我们越痛苦。
    选定之后,还可以变更的,痛苦+痛苦。

    Reply
  6. 王老师也辞职吧,集资买艘船在公海上开个电台,本人中音混厚富有磁性可以当主打DJ。实在干不下去就当海盗了,叫马勒比海盗。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