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阳刚

反正年过完了,可以说点难听的话了。

这几天我在研究“旭日阳刚”。当初他们的视频在网上火起来的时候,我感觉是,在这个年代,灰姑娘随时可以成为白天鹅,丑小鸭随时可以变成白雪公主,旭日阳刚也不例外。我的印象是,他们粗糙的质感恰恰弥补了当今光鲜文化里缺失的东西。总吃海鲜人们早晚会吃腻的,更何况那些海鲜本来就是拿皮革做出来的牛奶呢。所以,当旭日阳刚出现,让人感觉特别不同——粗糙、真实、质朴、理想、底层……一切当今流行文化中不具备的东西几乎一下在他们身上都体现出来了。他们感动很多人的秘诀也在于此,比起那些靠炒作绯闻、索取掌声、编造人生来引起人们关注喜爱的明星们,旭日阳刚显得不合时宜地感动了感动在傻逼们明星圈套里的那些人了。

显然,旭日阳刚是关注经济学的典型案例,他们被关注到上了春晚,甚至一些老艺术家都愤愤不平,我们艺术家一辈子都上不了春晚,两个民工凭什么。关于这种心理不平衡,或者关于旭日阳刚怎么被国家媒体利用,不是我想在这里讨论的,换你的话你也一定这样乐于被利用。这种成不了赵忠祥的绕颖心态很不好。

我想说的是,旭日阳刚成名之后怎么办?其实也不是我该操心的事儿,人家爱匝地就匝地,与我无关。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说说,因为这个案例对于虚假的文化娱乐现象来说太典型了。

记得2005年采访超女的时候,我向9个采访对象问了一个问题:“你想成为明星吗?”没有一个人干净利索对回答我,都是顾左右言他,支支吾吾。于是我反复问这个问题:“你想成为明星吗?”连问了三遍之后,她们统统都招供了,并且很坚定地说:“想!”就是,不想成为明星的该去参加水库工地劳动竞赛,而不是参加电视选秀比赛。任何人,但凡做的事情可以能让他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未来的街头上有星光闪耀的可能,他一定会有点小梦想的。旭日阳刚也不例外,至少,从现在的影响上来看,他们已经成为明星了。

这年头成为明星很容易,被公众熟知且能将知名度转化成商业利益就是明星。但成名跟成功是两回事,旭日阳刚如果想成功,前面的道路是很艰难的。

第一、靠翻唱一首歌成名,这一步的门槛很低,谁都能做出来。但接下来怎么走,门槛就高了。你看那些选秀歌手,现在还活跃的有几个人?一种是本来就有点本事的,不靠选秀将来可能也会靠别的出来;一种是压根就没戏,但是选秀把他给推到这个位置上了,就像执勤一样,到点下班。第二、你千万不要相信,在我的祖国是有娱乐产业的,如果你不明白我的这句话可以类比一下:在我的祖国是没有民主的。你就豁然开朗了。如果你还不明白,请去第六号屠宰场报到。目前的中国,任何所谓的产业,都是一个皮囊,支撑这个皮囊最重要的基础是没有的,为什么没有,我以前在博客上说过一万遍了,我们是拿人家资本主义的结果来操作,走捷径,超英赶美。要知道,所有结果都是有原因的,机制也一样,您不能像上帝有光于是有了光那样简单,会遭报应的,结果肯定是上帝说有光于是走了光。这种报应的直接牺牲品就是从事这个行业里的最前排的人,想想在过去的那么多年,有多少人死在这个走光机制下。

也就是说,娱乐这个行业从来是不会给想成名的人一种安全感的,它的淘汰机制很残酷,不行你就滚蛋,没人再记得你。西方就是这样,纯市场说话。我们还不如西方,因为我们连市场都没有。西方让你死的时候还告诉你死因,我们这边让你死的时候一律是死因不详。当然,每天都有很多不怕死的人往里跳。悲观地说,再过一百年吧,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当年弄了一缸榨菜,却没挣到钱,但是你挣到钱了。所以你孙子的孙子的孙子会有一个好结果的。

我觉得旭日阳刚这对组合好好弄一弄,一定能成功。我国的文艺战线上已经有多少年没出来这么爷们的男人了。但是,如果按照音乐娱乐行业从业人员的智商,他们从来没见过把一个草根弄成功的。他们就会把一个傻逼弄成大傻逼。

我能想象得出,旭日阳刚很快就会出专辑,他们身上的质朴会因为知名度的不断提高而慢慢消失,但是他们还会向公众传达那种草根的标签,而且仅仅剩下标签。你会发现,他们已经跟过去彻底不一样了,他们真的就会像《春天里》歌词描述的那样,一语成谶。

他们的言行举止很快会跟你见到市面上任何一个明星一样,如出一辙。也会有小报记者报道他们的绯闻,他们的经纪公司也会不失时机地进行炒作。总之,一切拙劣的娱乐圈伎俩都会出现在他们身上。甚至我更邪恶地想像,这哥俩有一天会因为分赃不均各奔东西,他们的婚姻家庭也会因为成名后遇到危机。如果有一天这个环境再对他们釜底抽薪,那就会更加悲剧。当然,即便他们遭遇各种问题,他们的物质生活质量会比现在好得多。

善良的人们会问:你干嘛这么乌鸦嘴?人家好好的你盼人家不好?我说:不,不是我乌鸦嘴,是这个环境到处都是乌鸦嘴。比如嫌贫爱富、虚荣心、享受成名、过河拆桥、见利忘义、此一时彼一时……这些老祖宗总结出的成语不是随便说出来的,都是乌鸦嘴文化的精髓。我倒真的想看到他们在成名之后的与众不同,那时候他们不仅是外形上的爷们儿,更是心理上的爷们儿,这才叫纯爷们儿。前提是,他们明白,他们能判断,他们能抵御住诱惑。这事儿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做到的。

是旭日阳刚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还是命运受别人摆布,这是个问题。他们来自社会最底层,想再到上层混,好多东西两眼一抹黑,相当长时间他会受别人摆布,而且是两厢情愿。当他们的商业价值被榨干之后,就被抛弃,搞不好还会变成笑谈。

如果他们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还要看得更长远一些,对两位农民工兄弟太难了。这需要境界的。你看那些受过正规教育成名的人都不知道哪边是北,旭日阳刚也不是神仙,他们的命运从现在开始就是被裹挟着走。在我看来,这哥俩与那些教出来的明星最大不同是内心免疫力差。

如果他们有创作能力,并且借助这个机会好好施展自己,坚实地站在蓝领阶层,或许还有救。但是他们可能没有独立这个概念,初衷想的都很简单,现在是走一步算一步,走到哪儿还不知道。反正一切就靠悟性了。

Suede乐队的Brett Anderson老师说过一句话:“那些被盛誉冲昏了头脑的人,也许当初并没有把成名看得很重,也许他们并没有准备好成名,再也许他们从未预料到成名之后的结果。”

Bob Dylan老师也说过:“被关注是一个负担。耶稣把自己钉在十字架上是因为他发现自己被关注了。所以我经常失踪。”

有很多很多老师都说过类似的话,都是警句。什么叫名言警句呢?就是在你每次读到的时候都拍案叫绝启迪人生但从不当回事的那些话。

一切都是事先设计好的陷阱,陷阱里有诱人珠宝,跳不跳的权利都在自己手里。

希望我说的这些话纯属个人臆想,都不会变成现实。

75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木槿
木槿
2011年02月22日 2011-02-22 9:08:36

从这篇文来看,你是喜欢他们的。希望他们走的更好吧。
当我看着他们每次出来唱《春天里》,看他们受到采访,也有这样的担忧。虽是杞人忧天,还是会去思考这样一个组合的发展。虽然不知道发下下去是好是坏,但他们会改变。我想,这是很正常的。惟愿他们能抓住最宝贵的东西,别丢掉。。。

喝稀粥穷开心
2011年02月22日 2011-02-22 21:43:52

表哥,旭日阳刚估计会昙花一现。虽然我很喜欢他们。他们一定会走到那些过气的不入流歌手中去。因为他们无原创,无基础,没技巧。

我这几天看了好多遍筷子兄弟的男艺妓回忆录和老男孩,md多次湿了。表哥有空有心情请写点东西,关于筷子兄弟的和老男孩的。

我只要有电脑,一般每天都过来看几眼表哥的字。表哥的字很多时候把我想说说不出来的话说出来了,挺过瘾。

木星猩
木星猩
2011年02月22日 2011-02-22 22:25:53

突然想到张靓颖,我多喜欢她啊!可惜翻唱的都太经典,听了一张专辑就没忍心再多听(可能有好听的我错过了),一直想着如果就近把她换成台湾某歌手某乐队,那该如何的惊艳!多么可惜~~~~要大规模持久的杀伤力,没两把刷子让人忧心啊~~~~~
我怎么这么没眼光现在才发现这博客,泪奔啊~~~

柒猫猫
柒猫猫
2011年02月23日 2011-02-23 11:24:12

前两天看到负面新闻已经开始一大堆了
再继续观望观望
我感觉比较悲观

李小野
李小野
2011年02月23日 2011-02-23 11:39:24

怎么说…这两个人的确是很少见的man,只是他们的确没啥底蕴…表示不看好…

就为这贴单单注册
就为这贴单单注册
2011年03月05日 2011-03-05 0:23:49

我的老家在河南,也就是黄河之南
很早那就有了历史,历史上那叫中原
说实在那里人都挺不错,当然也有一些混旦
其实大家都一样,哪都是有一些好人,也有一小撮坏蛋

为了更多挣钱,很多人都跑到了外面
有些人习惯了狡猾,也有人成为杰出青年
也和他们一样,我也早早卷起了铺盖
很早就来到了丰台,后来才知道那也算是北京的西南

住过硬邦邦的水泥立交桥下,急的有时候也直接大马路边
最后找到一个巨大的四合院里头,租下着最小的那一小间
外头是经常不三不四的邻居,屋里是经常不着四六的停电
总共住过六个地方,最后全都被一一拆迁

说起来算是在首都,其实完全就是混着
生活上一直紧巴巴,最急的时候还卖锅换钱
所有的东西都舍得拿走,最后只剩下一件木质器件
那是一把老家买的吉他,多年来上面的油漆都被我摸得亮光闪闪

这个更多的就是我的爱好,其实和崇高的信仰无关
因为我又破又哑的嗓子,不给多少劲就能轻松把屋顶唱翻
很小我就发现了这唯一的特长,那时乡亲们也都爱看我的表演
只有唱歌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在飞,实际上的我却十分腼腆

北京城有个地方叫公主坟,那儿不远就是巨大的西客站
南来北往的人特别多,有些人和我一样有很多的空闲
所以那儿的地下通道,总是显得热闹非凡
终于有了那么一下,我操起我的吉他开始了一段表演

多的时候几十,少的时候两元
多多少少我倒没在意,但我总算是飞了
本来在北京我就像路边小广告,忙忙碌碌的你们也没谁多看过两眼
可我这一吼呢,这黑黑的地下通道,就好比那无边的蓝天

不但唱的来劲,我还找到了哥们
东北小伙长的可比我帅气,吉他呢,也比我会弹
干脆一唱一和,给多少钱我俩也都对半
我俩乐在其中,当然你们看起来说那叫共同患难

有了那么一天,我俩也都唱完
可能是那天多挣了几十块,也可能是情绪释然
买了几瓶燕京和红星,还要了一盘平时舍不得吃的肺片
喝到光了膀子后,那种情绪更加的明显

“那就开始录吧”,我对朋友说道
他打开了山寨手机,我也点着了香烟
。。。。
后来这一下可不要紧,把你们所谓的激情点燃

我俩爆炸的原因很多,也被你们总结的眼花缭乱
实际上呢远没那么复杂,其实它很简单
或许你们长期生活在不自然的状态下
哪怕是一点自然,就叫你们觉得新鲜

网络真是个神奇的玩意,相距万里也能把它拉短
当然在更多的时候,网络这东西会违背自己本来的意愿
其实每个人都是个复杂立体的动物
可在无情的显示器跟前,大家都被强行的压扁

后来我们就完全不由自主了,不由分说就被绑上了轮船
自己连汽车驾照都还没拿到,可感觉就像把飞机一下子开上了天
就这么飘飘然飘飘然了几个月,对于我两来讲,却像是过了十年
直到有那么一天,就把这飞机开进了春晚

春晚啊春晚,没有春晚,你叫老百姓还怎么过年?
全世界最大的一张嘴,一到那天晚上却对着几亿人嗷嗷叫着春天
场面越来越大,可笑声越来越假,所有节目甚至相声也除了歌颂什么也不干
可我念念不忘的,是马季老人家现场点着就抽的那根香烟,那种潇洒真叫艺术家的范;

我不得意?那我绝对虚伪还瞎话连篇
可你说我把所谓的梦想实现?那我却是更强烈的反对这个观点
我哪敢有过什么梦想?这词儿这个对我说来不仅奢侈,也显得那么遥远
相比较那么多的是非,我宁愿在公主坟那儿飞上蓝天

脚底下是越来越大的舞台,装修的也是越来越光鲜
甚至还有了主持人的托场,还有那一对对那种期待共鸣的双眼
下面是越来越多的人山人海了,一个接一个更大的场面
可我再也找不到那天的情绪,只剩下为了表演而表演

成功这个词,说实在话我很讨厌
因为它没有什么标准,很多还是虚的,最直接的衡量就是多少多少钱
这种算法简单易懂,早就成为我们现在生活中向往的标签
你们或许也把这个标签贴在我俩的脑门上,还拿着计算器替我两算算

其实也不用那么费心,我俩一直都很简单
就冲我俩这初中文凭,想事哪里会有那么长远?
你们总结的那么多闻所未闻的文化含义,我两其实都觉得扯淡
我俩感觉最强烈的,也就是起码目前解决了吃饭

解决了这个跟随我半辈子的问题后,我俩也想到了事业发展
事业发展?说起来可够牛逼,可什么是事业?什么又是发展?
是叫自己活着更舒服?还是挣更多的钱?
就这么想着想着,不知不觉我就飘的越来越远

前天我在方庄上了一宿的网,也和网友聊的挺欢
可一回到白天的生活里头,我的心里却是越来越感到混乱
说起来可真TM的奇怪
看着越来越丰富的电视节目,我却越来越觉得厌倦
网络上遇见的熟人越多,生活中我就越感到孤单

你们说我装逼,其实我也并不生气
或许装逼也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中的一个手段和目的
你们说我变了,这个我就不太同意
或许我没有顺着你们的想象,让你们觉得有了点距离

其实我也不知道如何结束,只是有点着急
强加给我的标签,我也不大乐意
今后如何唱歌,还有所谓路线?我也没了主意
但是非要我代表农民工,那对现在的我,那才是绝对纯正的装逼

可大伙都觉得我是民工天然代表,当官的慰问我也算是丫安抚了一把基层民意
其实我也看出来了,自己早TM就变成了一简单工具
我已经觉得心态已经完全不对,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懒得还是不懒得继续装下去
还真应了汪老师说的那句话,这下可算是有名了,我却无所依

我也不知道如何开始的,或许一开始就是身不由己
我俩从春天里走来,我俩应该再回到春天里
说白了还是那句老话
你丫从哪来,你丫就该回哪去。。。

trackback
2011年03月05日 2011-03-05 8:21:41

[…] http://www.wangxiaofeng.net/?p=7159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闹闹爸爸 Like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post. […]

苏格拉菲
苏格拉菲
2011年03月30日 2011-03-30 22:17:06

咋觉得美好的东西出现后就会被我们自己毁掉!